定川遺書/卷02

 卷一 定川遺書‧卷二
卷02
 

定川遗書卷二 宋鄞 沈煥叔晦 後學鄞 張壽鏞輯

训语一编辑

  • 吾儕生長偏方,聞見狹陋,不得明師畏友切磋以究之,安能自知不足?前無大敵,短兵便為長技,甚可懼也。
  • 學者工夫,當自閨門始,其餘皆末也。今人驟得美名,随即湮沒者,由其學無本,不出於閨房用力焉。故曰工夫不實,自謂見道,祇是自欺。
  • 晝觀諸妻子,夜卜諸夢寐。兩者無媿,始可言學。
  • 啜菽飲水,貧寒所不免。惟盡其歡則可。盡歡二字,學者當熟味之。
  • 嬰兒戲於親旁,呼之則至,撫之則悦,了无間隔。學者此心常存,可謂孝矣。
  • 錢盡再來,事幾一失不可復得。李宰相絳之言也。
  • 吾儒急务,立大本,明大義耳。本不立、義不明,雖討論時務條目,何為?
  • 學者無以精神凋喪於陋巷偏僻之習。
  • 晦翁是進退用舍、關時輕重者。且願此老無恙。

(案右九條,全謝山錄袁正獻公所辑定川言行编,載入宋元學案定川學案。後一條载入晦翁學案)

训语二编辑

  • 天子必有諫官,今世牧守遂無諫者。天子不得自行一事,而牧守皆擅喜怒,无敢問者。錄事參軍,自漢至唐,事掌彈劾。此職可復修也。
  • 道德仁義,渾然無偏倚之謂成。楊墨之仁義,去道德而言之也;老子之道德,去仁義而言之也。二者皆有弊,以執一偏,不知禮也。道德仁義,理一而名二,體同而用殊。
  • 各行於其所當行,而不偏於一曲,非禮不能也。
  • 朝廷之上,不言功名之大小,則問官爵之崇卑、利祿之厚薄,此何等風俗哉?今公卿大大在朝之士,所言者皆禮,問者以是,對者亦以是。可見禮樂明於上,風俗厚矣。
  • 義是禮之变,等是禮之常。於坤乾觀變,於夏時觀常,非聖人孰能觀之。
  • 禮行不是行禮,我與神有二,不可謂之行。聖人之誠,足以感神而无间,故无往而不得其所欲。

(案右五條,見王雘軒宋元學案补遗。第一條錄叔晦語,第二至四錄定川經說)

訓語三编辑

  • 自以資稟刚勁,非所以歡庭闈。痛自砭劑(?),大書祭義:深愛、和氣、愉色、婉容数語於寢室之壁。
  • 訪求版籍,得之胥吏家,曰:是政本也,而此曹私之,不謹隄防,何以經久?
  • 或謂:姑安職,何行道?為太息曰:道與職,岂有二哉?因發策諸生,稱孟子之言曰:立乎人之本朝,而道不行,恥也。今赧然愧於中者,可無其人乎?
  • 謂其友曰:吾岂不知詭隨苟容自取光寵哉?吾朝夕兢兢,淪胥是憂,故不為也。不愧友朋,去无所恨。
  • 幹辦浙東安撫司公事,帥屬少事。同列頗以閒冷自逸,因曰:設官分職,安有閒冷者?
  • 作永元(思)陵,百司次舍,供帳酒肉之需,州縣奉承不暇。因曰:國有大戚,而臣子宴樂飲食自如,安乎?
  • 移書御史曰:修奉大事,宜先治喪紀喪。紀著明,人心曉然,知君上典禮之重,贪求自息,科擾自戢,可不煩彈治而肅。
  • 浙西帥知其贫,欲馈之豐,因所厚者言之,曰:受則傷義,拒則違俗,以既歸告之其可。即日出郊。
  • 官會稽時,故人典方面者贈以白金,反之,曰:向也閒居,賜何敢辭。今祿矣,義无兼受。
  • 每稱陶靖節讀書不求甚解,會意欣然忘食。此真善读书。

(案右十條,见袁正獻公撰行狀)

训语四编辑

  • 為學錄,同列率不敢與諸生語。喟然歎曰:將不知,兵不知,將(?)情意不接,不可之大者。
  • 嘗為司業言:學職,諸生之表,非其人不可。司業答以格法。曰:苟用格而已,一胥吏足矣。
  • 初與司業爭,或謂司業深情厚貌,宜少防之。曰:司業遇我厚,豈敢逆詐哉?既得罪,乃知下石者不獨一人,司業與焉,曰:果厚貌深情乎?亦无怨也。
  • 居太學,語人曰:天子學校,當隆師親友,循規蹈矩,以倡郡国。

(案右四條,一二見鎮海縣志本傅錄袁正献公撰言行編,三見宋元學案本傳,四見寶慶四明志本傳,錄自周益國文忠公撰墓碣)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