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陵先生集 (四部叢刊本)/附錄槁後

附錄一卷 宛陵先生集 附錄槁後
宋 梅堯臣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附錄後序

書梅聖俞詩藁後

        廬陵歐陽脩

凢樂逹天地之和而與人之SKchar相接故其

疾徐𡚒動可以感扵體歡愉惻愴可以

察扵聲五聲单出扵金石不能自和

也而工者和之然𢫎其噐知其聲莭其

㢘肉而調其律吕如此者工之善也今指

其噐以問于工曰彼簨者𥲤者堵而編

執而列者何也彼必曰鼗皷鍾磬𢇁管于

戚也又語其聲以問之曰彼清者濁者剛

而𡚒柔而曼衍者或在郊或在廟堂之下

而羅者何也彼必曰八音五聲六代之曲上者

歌而下者舞也其聲噐名物皆可以數

而對也然至于動盪血脉流通精神使

人可以喜可以悲或歌或泣不知手𠯁鼔

舞之𠩄以然問其何以感之者則雖有善

工猶不知其𠩄以然焉盖不可得而言也樂

之道深矣故工之善者必得于心應于手

而不可述之言也聼之善亦必得于心而

㑹以意不可得而言也堯舜之時夔得

之以和人神舞百獸三代春秋之際師㐮

師曠州鳩之徒得之為樂官理國家知興

亡周衰官失樂噐淪亡散之河海逾于

百𡻕間未聞有得之者其天地人之和SKchar

相接者既不得泄于金石疑其遂獨鍾

扵人故其人之得者雖不可和于樂尚能

謌之為詩古者登謌清廟太師掌之而

諸矦之國亦各有詩以道其風𡈽性情至

扵𭠘壼饗射必使工歌以逹其意而為賔

樂盖詩者樂之苗裔與漢之蘇李魏

之曺劉得其正始宋齊而下得其浮滛

流佚唐之時子昻李杜沈宋王維之徒

或得其淳古澹泊之聲或得其舒和髙

暢之莭而孟郊賈島之徒又得其悲愁

鬰堙之氣由是而下得者時有而不純焉

今聖俞亦得之然其體長扵本人情状風物

華雅正變態百出哆𠔃其似春凄𠔃其

似秋使人讀之可以喜可以悲陶暢酣⿺辶商

知手𠯁之将鼔舞也斯固得之深者邪其

感人之至𠩄謂與樂同其苗裔者邪余嘗

問詩于聖俞其聲律之髙下文語之疵病

可以指而告余也至其心之得者不可以言

而告也余亦将以心得意㑹而未䏻至之

者也聖俞乆在洛中其詩亦徃徃人皆有

之今将吿歸余囙求其藁而冩之然夫前

𠩄謂心之𠩄得者如伯牙鼔琴子期聼之

不相語而意相知也余今得聖俞之稿猶伯

牙之琴絃乎

右宋都官貟外郎宣城梅堯臣

聖俞宛陵集六十卷今宣城太

守𡊮旭廷輔𠩄重刻也何為刻

之表先賢以儀後進者太守職

也始宣城郡政乆弛𡊮君至殚

志竭慮薙姦滌穢朞嵗之間横

民以戢良民以妥脩舉學政爰

興教化表章先賢風勵多士扵

是脩都官之墳率學諸生行展

謁之禮而詢求其文盖郡人莫

或知者及訪都官之後始得此

編遂刻以傳聖俞當仁宗朝與

韓范當歐諸公㳺聖俞詩名特

盛扵時最𥘉王文康公曙覽之

歎曰二百年無此作矣而見知

歐公尤𭰹相與尤密時盖有擬

歐梅扵韓孟者非宣城山川靈

秀之𠩄鍾歟今天下學士君子

皆知聖俞為宣之傑出顧宣之

人有不䏻知此𡊮君之心𠩄不

容巳也聖俞平生𠩄著又有唐

載廿六卷詩小傳廿卷注孫子

十三篇又嘗編脩唐書此亦後

来宣之人𠩄當知也因并及之

正統已未冬十一月乙已朔

光祿大夫少師兵部尚書兼

華盖殿大學士廬陵楊士竒題


                      宣城尤廷弼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