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六 容齋隨筆
卷七
卷八 

目录

孟子書百里奚编辑

柳子厚《復杜溫夫書》云:「生用助字,不當律令,所謂乎、歟、耶、哉、夫也者,疑辭也。矣、耳、焉也者,決辭也。今生則一之,宜考前聞人所使用,與吾言類且異,精思之則益也。」予讀《孟子》百里奚一章曰:「曾不知以食牛幹秦繆公之為汙也,可謂智乎?不可諫而不諫,可謂不智乎?知虞公之將亡而先去之,不可謂不智也。時舉於秦,知繆公之可與有行也而相之,可謂不智乎?」味其所用助字,開闔變化,使人之意飛動,此難以為溫夫輩言也。

韓柳為文之旨编辑

韓退之自言:作為文章,上規姚,姒、《盤》、《誥》、《春秋》、《》、《》《左氏》、《》、《騷》、太史、子雲、相如,閎其中而肆其外。柳子厚自言:每為文章,本之《書》、《詩》、《禮》、《春秋》、《易》,參之《穀梁氏》以厲其氣,參之《孟》、《》以暢其支,參之《莊》、《》以肆其端,參之《國語》以博其趣,參之《離騷》以致其幽,參之太史公以著其潔。此韓柳為文之旨要,學者宜思之。

李習之論文编辑

李習之《答朱載言書》論文最為明白周盡,云:「六經創意造言,皆不相師。故其讀《春秋》也,如未嘗有《詩》也。其讀《詩》也,如未嘗有《易》也。其讀《易》也,如未嘗有《書》也。其讀屈原、莊周也,如未嘗有《六經》也。如山有岱、華、嵩、衡焉,其同者高也,其草木之榮不必均也。如瀆有濟、淮、河、江焉,其同者出源到海也,其曲直淺深不必均也。天下之語文章有六說焉:其尚異者曰,文章詞句,奇險而已。其好理者曰,文章敘意,茍通而已。溺於時者曰,文章必當對。病於時者曰,文章不當對。愛難者曰,宜深,不當易。愛易者曰,宜通,不當難。此皆情有所偏滯,未識文章之所主也。義不深不至於理,而詞句怪麗者有之矣,《劇秦美新》、王褒《僮約》是也。其理往往有是者,而詞章不能工者有之矣,王氏《中說》、俗傳《太公家教》是也。古之人能極於工而已,不知其辭之對與否、易與難也。『憂心悄悄,慍於群小』,非對也,『遘閔既多,受侮不少』,非不對也。『朕堲讒說殄行,震驚朕師』,『菀彼桑柔,其下侯旬,捋采其劉』,非易也,『光被四表,格於上下』,『十畝之間兮,桑者閑閑兮』,非難也。《六經》之後,百家之言興,老聃、列、莊至於劉向、楊雄,皆自成一家之文,學者之所師歸也。故義雖深,理雖當,詞不工者不成文,宜不能傳也。」其論於文者如此,後學宜誌之。

魏鄭公諫語编辑

魏鄭公諫止唐太宗封禪,中間數語,引喻剴切,曰:「今有人十年長患,療治且愈,此人應皮骨僅存,便欲使負米一石,日行百里,必不可得。隋氏之亂,非止十年,陛下為之良醫,疾苦雖已乂安,未甚充實。告成天地,臣切有疑。」太宗不能奪。此語見於公《諫錄》及《舊唐書》,而《新史》不載,《資治通鑒》記其諫事,亦刪此一節,可惜也!

虞世南编辑

虞世南卒後,太宗夜夢見之,有若平生。翌日下制曰:「世南奄隨物化,倏移歲序。昨因夜夢,忽睹其人,追懷遺美,良增悲嘆!宜資冥助,申朕思舊之情。可於其家為設五百僧齋,並為造天尊像一軀。」夫太宗之夢世南,蓋君臣相與之誠所致,宜恤其子孫,厚其恩典可也。齋僧造像,豈所應作?形之制書,著在國史,惜哉,太宗而有此也!

七發编辑

枚乘作《七發》,創意造端,麗旨腴詞,上薄《騷》些,蓋文章領袖,故為可喜。其後繼之者,如傅毅《七激》、張衡《七辯》、崔勣《七依》、馬融《七廣》、曹植《七啟》、王粲《七釋》、張協《七命》之類,規仿太切,了無新意。傅玄又集之以為《七林》,使人讀未終篇,往往棄諸幾格。柳子厚《晉問》,乃用其體,而超然別立新機杼,激越清壯,漢晉之間諸文士之弊,於是一洗矣。東方朔《答客難》,自是文中傑出,楊雄擬之為《解嘲》,尚有馳騁自得之妙。至於崔勣《達旨》、班固《賓戲》、張衡《應閒》,皆屋下架屋,章摹句寫,其病與《七林》同。及韓退之《進學解》出,於是一洗矣。《毛穎傳》初成,世人多笑其怪,雖裴晉公亦不以為可,惟柳子獨愛之。韓子以文為戲,本一篇耳,妄人既附以《革華傳》,至於近時,羅文、江瑤、葉嘉、陸吉諸傳紛紜雜沓,皆托以為東坡,大可笑也。

將軍官稱编辑

前漢書·百官表》:「將軍皆周末官,秦因之。」予案《國語》:「鄭文公以詹伯為將軍。」又「吳夫差十旌一將軍。」《左傳》:「豈將軍食之而有不足。」《檀弓》:「衛將軍。」《文子》:「魯使慎子為將軍。」然則其名久矣。彭寵為奴所縛,呼其妻曰:「趣為諸將軍辦裝。」《東漢書》註云:「呼奴為將軍,欲其赦已也。」今吳人語猶謂小蒼頭為將軍,蓋本諸此。

北道主人编辑

秦、晉圍鄭,鄭人謂秦盍舍鄭以為東道主。蓋鄭在秦之東,故云。今世稱主人為東道者,此也。《東漢》載北道主人,乃有三事:「常山太守鄧晨會光武於巨鹿,請從擊邯鄲,光武曰:『偉卿以一身從我,不如以一郡為我北道主人。』」又:「光武至薊,將欲南歸,耿弇以為不可,官屬腹心皆不肯,光武指弇曰:『是我北道主人也。』」「彭寵將反,光武問朱浮,浮曰:『大王倚寵為北道主人,今既不然,所以失望。』」後人罕引用之。

洛中盱江八賢编辑

司馬溫公《序賻禮》,書閭閻之善者五人,呂南公作《不欺述》,書三人,皆以卑微不見於史氏。予頃修國史,將以綴於孝行傳而不果成,聊紀之於此。溫公所書皆陜州夏縣人。曰醫劉太,居親喪,不飲酒食肉終三年,以為今世士大夫所難能。其弟永一,尤孝友廉謹。夏縣有水災,民溺死者以百數,永一執竿立門首,他人物流入門者輒擿出之。有僧寓錢數萬於其室而死,永一詣縣自陳,請以錢歸其弟子。鄉人負債不償者,毀其券。曰周文粲,其兄耆酒,仰弟為生,兄或時酗歐粲,鄰人不平而唁之,粲怒曰:「兄未嘗歐我,汝何離間吾兄弟也!」曰蘇慶文者,事繼母以孝聞,常語其婦曰:「汝事吾母小不謹,必逐汝!」繼母少寡而無子,由是安其室終身。曰臺亨者,善畫,朝廷修景靈宮,調天下畫工詣京師,事畢,詔選試其優者,留翰林授官祿,亨名第一。以父老固辭,歸養於田里。

南公所書皆建昌南城人。曰陳策,嘗買騾,得不可被鞍者,不忍移之它人,命養於野廬,俟其自斃。其子與猾駔計,因經過官人喪馬,即磨破騾背,以衒賈之。既售矣,策聞,自追及,告以不堪。官人疑策愛也,秘之。策請試以鞍,亢亢終日不得被,始謝還焉。有人從策買銀器若羅綺者,策不與羅綺。其人曰:「向見君帑有之,今何靳?」策曰:「然,有質錢而沒者,歲月已久,絲力糜脆不任用,聞公欲以嫁女,安可以此物病公哉?」取所當與銀器投熾炭中,曰:「吾恐受質人或得銀之非真者,故為公驗之。」曰危整者,買鮑魚,其駔舞秤權陰厚整。魚人去,身留整傍,請曰:「公買止五斤,已為公密倍入之,願畀我酒。」整大驚,追魚人數里返之,酬以直。又飲駔醇酒,曰:「汝所欲酒而已,何欺寒人為?」曰曾叔卿者,買陶器欲轉易於北方,而不果行。有人從之並售者,叔卿與之,已納價,猶問曰:「今以是何之?」其人對:「欲效公前謀耳。」叔卿曰:「不可,吾緣北方新有災荒,是故不以行,今豈宜不告以誤君乎?」遂不復售。而叔卿家苦貧,妻子饑寒不恤也。嗚呼,此八人者賢乎哉!

王導小名编辑

顏魯公書遠祖《西平靖侯顏含碑》,晉李闡之文也。云:「含為光祿大夫,馮懷欲為王導降禮,君不從,曰:『王公雖重,故是吾家阿龍。』君是王親丈人,故呼王小字。」《晉書》亦載此事而不書小字。《世說》:「王丞相拜司空,桓廷尉嘆曰:『人言阿龍超,阿龍故自超。』」呼三公小字,晉人浮虛之習如此。

漢書用字编辑

太史公《陳涉世家》:「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等死,死國可乎?」又曰:「戍死者固什六七,且壯士不死即已,死即舉大名耳!」疊用七死字,《漢書》,因之。《漢·溝洫志》載賈讓《治河策》云:「河從河內北至黎陽為石堤,激使東抵東郡平剛。又為石堤,使西北抵黎陽觀下。又為石堤,使東北抵東郡津北。又為石堤,使西北抵魏郡昭陽。又為石堤,激使東北。百餘里間,河再西三東。」凡五用石堤字,而不為冗復,非後人筆墨畦徑所能到也。

姜嫄簡狄编辑

毛公註《生民》詩,姜嫄生後稷,「履帝武敏歆」之句,曰:「從於高辛帝而見於天也。」《玄鳥》詩,「天命玄鳥,降而生商」之句,曰:「春分玄鳥降,簡狄配高辛帝,帝與之祈於郊禖而生契,故本其為天所命,以玄鳥至而生焉。」其說本自明白。至《鄭氏箋》始云:「帝,上帝也。敏,拇也。祀郊禖時,有大人之跡,姜嫄履之,足不能滿,履其拇指之,處心體歆歆然如有人道感已者,遂有身,後則生子。」又謂:「鳦遺卵,簡狄吞之而生契。」其說本於《史記》,謂姜嫄出野,見巨人跡,忻然踐之,因生稷。簡狄行浴,見燕墮卵,取吞之,因生契。此二端之怪妄,先賢辭而辟之多矣。歐陽公謂稷、契非高辛之子,毛公於《史記》不取履跡之怪,而取其訛繆之世次。案《漢書》毛公趙人,為河間獻王博士,然則在司馬子長之前數十年,謂為取《史記》世次,亦不然。蓋世次之說,皆出於《世本》,故荒唐特甚,其書今亡。夫適野而見巨跡,人將走避之不暇,豈復故故踐履,以求不可知之吉祥。飛鳥墮卵,知為何物,而遽取吞之。以古揆今,人情一也,今之愚人未必爾,而謂古聖人之后妃為之,不待辯而明矣。

羌慶同音编辑

王觀國彥賓、吳棫材老,有《學林》及《葉韻補註》、《毛詩音》二書,皆云:《詩》、《》、《太玄》凡用慶字,皆與陽字韻葉,蓋羌字也。引蕭該《漢書音義》,慶音羌。又曰:「漢書亦有作羌者,班固《幽通賦》『慶未得其雲已』,《文選》作羌,而它未有明證。」予案《楊雄傳》所載《反離騷》「慶天憔而喪榮。」註云:「慶,辭也,讀與羌同。」最為切據。

佐命元臣编辑

盛王創業,必有同德之英輔,成垂世久長之計,不如是不足以為一代宗臣。伊尹、周公之事,見於《詩》、《書》,可考也。漢蕭何佐高祖,其始入關,即收秦丞相御史律令圖書,以周知天下阨塞,戶口多少,強弱處,民所疾苦。高祖失職為漢王,欲攻項羽,周勃、灌嬰、樊噲皆勸之,何獨曰:「今眾弗如,百戰百敗,願王王漢中,收用巴蜀,然後還定三秦。」王用其言。此劉氏興亡至計也。進韓信為大將,使當一面;定魏、趙、燕、齊,高祖得顓心與楚確,無北顧憂;且死,引曹參代己,而畫一之法成;約三章以蠲秦暴,拊百姓以申漢德。四百年基業此焉肇之。

唐房玄齡佐太宗,初在秦府,已獨收人物致幕下,與諸將密相申結,引杜如晦與參籌帷。及為宰相,粲然興起治功,以州縣成天下之治,以租庸調天下之財,以八百府十六衛本天下之兵,以諫爭付王、魏,以兵事付靖、勣。禦夷狄有道,用賢材有術。三百年基業,此焉肇之。其後制節度使而州縣之治壞,更二稅法而租庸之理壞,變府兵為彍騎、諸衛為神策而軍政壞,雖有名臣良輔,不能救也。

趙韓王佐藝祖,監方鎮之勢,削支郡以損其強,置轉運、通判使掌錢穀以奪其富,參命京官知州事以分其黨,祿諸大功臣於環衛而不付以兵,收天下驍銳於殿巖而不使外重。建法立制,審官用人,一切施為,至於今是賴。此三君子之後,代天理物,碩大光明者,世有其人,所謂一時之相爾。

蕭之孫有罪及無子,凡六絕國,漢輒紹封之。國朝褒錄韓王苗裔,未嘗或忘。唯房公之亡未十年,以其子故,奪襲爵、停配享,訖唐之世不復續,唐家亦少恩哉!

名世英宰编辑

曹參為相國,日夜飲醇酒不事事,而畫一之歌興。王導輔佐三世,無日用之益,而歲計有餘,末年略不復省事,自嘆曰:「人言我憒憒,後人當思我憒憒。」謝安石不存小察,經遠無競。唐之房、杜,傳無可載之功。趙韓王得士大夫所投利害文字,皆置二大甕,滿則焚之。李文靖以中外所陳一切報罷,云:「以此報國。」此六七君子,蓋非揚己取名,瞭然使戶曉者,真名世英宰也!豈曰不事事哉?

檀弓誤字编辑

檀弓》載吳侵陳事曰:「陳太宰嚭使於師,夫差謂行人儀曰:『是夫也多言,盍嘗問焉,師必有名,人之稱斯師也者,則謂之何?』太宰嚭:『曰其不謂之殺厲之師與!』」案嚭乃吳夫差之宰,陳遣使者正用行人,則儀乃陳臣也。記禮者簡策差玄,故更錯其名,當云「陳行人儀使於師,夫差使太宰嚭問之」,乃善。忠宣公作《春秋詩》引斯事,亦嘗辯正雲。

薛能詩编辑

薛能者,晚唐詩人,格調不能高,而妄自尊大。其《海棠詩序》云:「蜀海棠有聞,而詩無聞,杜子美於斯,興象不出,沒而有懷。天之厚余,謹不敢讓,風雅盡在蜀矣,吾其庶幾。」然其語不過曰:「青苔浮落處,暮柳間開時。帶醉遊人插,連陰彼叟移。晨前清露濕,晏後惡風吹。香少傳何許,妍多畫半遺」而已。又有《荔枝詩序》曰:「杜工部老居兩蜀,不賦是詩,豈有意而不及歟?白尚書曾有是作,興旨卑泥,與無詩同。予遂為之題,不愧不負,將來作者,以其荔枝首唱,愚其庶幾。」然其語不過曰:「顆如松子色如櫻,未識蹉跎欲半生。歲抄監州曾見樹,時新入座久聞名」而已。又有《折楊柳》十首,敘曰:「此曲盛傳,為詞者甚眾,文人才子,各衒其能,莫不條似舞腰,葉如眉翠,出口皆然,頗為陳熟。能專於詩律,不愛隨人,搜難抉新,誓脫常態,雖欲勿伐,知音者其舍諸?」然其詞不過曰:「華清高樹出離宮,南陌柔條帶暖風。誰見輕陰是良夜,瀑泉聲畔月明中。」「洛橋晴影覆江船,羌笛秋聲濕塞煙。閑想習池公宴罷,水蒲風絮夕陽天」而已。別有《柳枝詞》五首,最後一章曰:「劉、白蘇臺總近時,當初章句是誰推。纖腰舞盡春楊柳,未有儂家一首詩。」自註云:「劉、白二尚書,繼為蘇州刺史,皆賦《楊柳枝詞》,世多傳唱,雖有才語,但文字太僻,宮商不高耳。」能之大言如此,但稍推杜陵,視劉、白以下蔑如也。今讀其詩,正堪一笑。劉之詞云:「城外春風吹酒旗,行人揮袂日西時。長安陌上無窮樹,唯有垂楊管別離。」白之詞云:「紅板江橋清酒旗,館娃宮暖日斜時。可憐雨歇東風定,萬樹千條各自垂。」其風流氣概,豈能所可仿佛哉!

漢晉太常编辑

漢自武帝以後,丞相無爵者乃封侯,其次雖御史大夫,亦不以爵封為間。唯太常一卿,必以見侯居之,而職典宗廟園陵,動輒得咎,由元狩以降,以罪廢斥者二十人。意武帝陰欲損侯國,故使居是官以困之爾。表中所載:幹侯蕭壽成,坐犧牲瘦。蓼侯孔臧,坐衣冠道橋壞。鄲侯周仲居,坐不收赤側錢。繩侯周平,坐不繕園屋。睢陵侯張昌,坐乏祠。陽平侯杜相,坐擅役鄭舞人。廣阿侯任越人,坐廟酒酸。江鄒侯靳石,坐離宮道橋苦惡。戚侯李信成,坐縱丞相侵神道。俞侯欒賁,坐雍犧牲不如令。山陽侯張當居,坐擇博士弟子不以實。成安侯韓延年,坐留外國文書。新畤侯趙弟,坐鞫獄不實。牧丘侯石德,坐廟牲瘦。當塗侯魏不害,坐孝文廟風發瓦。緌陽侯江德,坐廟郎夜飲失火。蒲侯蘇昌,坐泄官書。弋陽侯任宮,坐人盜茂陵園物。建平侯杜緩,坐盜賊多。自幹侯至牧丘十四侯,皆奪國,武帝時也。自當塗至建平五侯,但免官,昭、宣時也。下及晉世,此風猶存,惠帝元康四年,大風,廟闕屋瓦有數枚傾落,免太常荀宇。五年,大風,蘭臺主者求索阿棟之間,得瓦小邪十五處,遂禁止太常,復興刑獄。陵上荊一枝圍七寸二分者被斫,司徒、太常奔走道路,太常禁止不解,蓋循習漢事雲。

 卷六 ↑返回頂部 卷八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