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齋隨筆 (四部叢刊本)/四筆卷四

四筆卷三 容齋隨筆 四筆卷四
宋 洪邁 撰 景宋刊本配北平圖書館藏宋刊本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弘治活字本
四筆卷五

容齋四筆卷第四十五則

    今日官冗

元豐中曽鞏判三班院今侍右也上䟽言國朝景德墾田百

七十萬頃官萬貟皇祐二百二十五萬頃官二萬貟治

平四百三十萬頃官二萬四千貟田日加辟官日加多

而後之郊費視前一倍以三班三年之籍較之其入籍

者幾七百人而死亡免退不能二百是年增歳溢未見

其止則用財之端入官之門當令有司講求其故使天

下之入如治平而財之用官之數同景德以三十年之

通可以餘十年之蓄矣是時海内全盛倉庫多有椿積

猶有此懼慶元二年四月有朝臣奏對極言云𭧽在乾

道間京朝官三四千貟選人七八千貟紹熈二年四選

名籍尚左京官四千一百五十九貟尚右大使臣五千

一百七十三貟侍左選人一萬二千八百六十九貟侍

右小使臣一萬一千三百十五貟合四選之數共三萬

三千五百十六貟冗倍於國朝全盛之際近者四年之

間京官未至増添外選人増至一萬三千六百七十貟

比紹熈増八百一貟大使臣六千五百二十五貟比紹𤋮増一千三百四十八貟

小使臣一萬八千七百餘貟比紹熈増七千四百貟而今年科舉

明年奏薦不在焉通無慮四萬三千貟比四年之數増

萬貟矣可不爲之寒心哉蓋連有覃霈慶典屢行而宗

室推恩不以服𣲖近逺爲間斷特奏名三舉皆值異恩

雖助教亦出官歸正人每州以數十百病在膏盲正使

俞跗扁鵲持上池良藥以救之亦無及巳

    欒城和張安道詩

張文定公在蜀一見蘇公父子即以國士許之熈寧中

張守陳州南都辟子由莫府元豐𥘉東坡謪齊安子由

貶監筠酒稅與張別張悽然不樂酌酒相命手冩一詩

曰可憐萍梗飄蓬客自歎匏𤓰老病身從此空齋掛塵

榻不知重掃待何人後七年子由召還猶復見之於南

都及元符末自龍川還許昌因姪叔黨出坡遺墨再讀

張所贈時其薨巳十年泣下不能巳乃追和之曰少年

便識成都尹中歳仍爲幕下賔待我江西徐𡦗子一生

知己有斯人兩詩皆哀而不怨使人至今有感於斯文

今丗薄夫受人異恩轉眼(⿱艹石)不相識況於一死一生卷

卷如此忠厚之至殆可端拜也

    和范杜蘇四公

晉相和凝以唐長興四年知貢舉取范質爲苐十三人

唐故事知貢舉者所放進士以已及第時名次爲重謂

之傳衣鉢蓋凝在梁正明中居此級故以處質且云它

日當如我後皆至宰相封魯國公官至太子太傅當時

以爲榮凝夀止五十八質止五十四三朝史質本傳亦

書之而新五代史和凝傳誤爲第五以登科記考之而

非也社祁公罷相以太子少師致仕後以南郊免陪位

恩連進至太子太師年八十而薨⿱⺾⿰𩵋禾子容𥘉筮仕爲南

京判官杜公方里居告以平生出處本末曰子異日所

至亦如老夫及⿱⺾⿰𩵋禾更踐中外名德殊與之相似集中有

謝杜公書正叙此事其罷相也亦以太子少師致仕進

太保年八十二而薨昔賢謂貴人徃徃善相人以所閱

多之故也此二者併官爵年壽皆前知異矣

    外臺祕要

外臺祕要載制虎方云到山下先閉氣三十五息所在

山神將虎來到吾前乃存吾肺中有白帝出收取虎兩

目塞吾下部中乃吐肺氣上自通冠一山林之上於是

良乆又閉氣三十五息兩平捻都監目作三歩歩皆以

右足在前乃止祝曰李耳李耳圗汝非李耳邪汝盗黄

帝之犬黃帝教我問汝云何畢便行一山虎不可得見

(⿱艹石)卒逢之者因正靣立大張左手五指側之極𫝑跳手

上下三度於跳中大喚咄曰虎北斗君使汝去虎即走

子謂人卒逢虎魂魄驚怖竄伏之不暇豈能雍容歩趍

仗呪語七字而脫邪因讀此方聊書之以發一笑此書

乃唐王珪之孫燾所作本傳云燾視母疾數從髙醫游

遂窮其術因以所學作書討繹精明世寳焉蓋不深考

    六枳關

盤州種枳六本以爲藩籬之限立小門名曰六枳關毎

爲人問其所出倦於酬應今取馮衍顯志賦中語書於

此衍云楗六枳而爲籬案東觀漢記作八枳逸周書小

開篇云嗚呼汝何敬非時何擇非德德枳維大人大人

枳維公公枳維卿卿枳維大夫大夫枳維士登登皇皇

維在國枳國枳維都都枳維邑邑枳維家家枳維欲無

疆言上下相維遞爲藩蔽也其數有八與東觀記司予

詳考之乃九枳也宋景文公賀宰相啓式維公枳蓋用

此云

    王荆公上書并詩

王荆公議論高竒果於自用嘉祐𥘉爲度支判官上萬

言書以爲今天下財力日以困窮風俗日以衰壊患在

不知法度不法先王之政故也法先王之政者法其意

而已法其意則吾所改易更革不至乎傾駭天下之耳

目而固巳合矣因天下之力以生天下之財取天下之

財以供天下之費自古治丗未嘗以不足爲公患也患

在治財無其道爾在位之人才旣不足而閭巷草野之

間亦少可用之材社稷之託封疆之守陛下其能乆以

天幸爲常而無一旦之憂乎願監苟且因循之敝明詔

大臣爲之以漸期爲合於當丗之變臣之所稱流俗之

所不講而議者以爲迂闊而熟爛者也當時冨韓二公

在相位讀之不樂知其得志必生事後安石當國其所

注措大氐皆祖此書又不忍貧民而深疾冨民志欲破

冨以恵貧嘗賦兼并詩一篇曰三代子百姓公私無異

財人主擅操柄如天持斗魁賦予皆自我兼并乃姦回

姦回法有誅𫝑亦無自來後丗始倒持黔首遂難裁秦

王不知此更築懷清臺禮義曰巳媮聖經乆堙埃法尚

有存者欲言時所咍俗吏不知方掊克乃爲才俗儒不

知變兼并可無摧利孔至百出小人司闔開有司與之

争民愈可憐哉其語絶不工迨其得政設青苗法以奪

冨民之利民無貧冨兩稅之外皆重出息十二吕恵卿

復作手實之法民遂大病其禍源於此詩⿱⺾⿰𩵋禾子由以爲

昔之詩病未有(⿱艹石)此其酷也痛哉

    左黄州表

唐肅宗時王璵以祠禱見寵驟得宰相帝嘗不豫璵遣

女巫乗傳分禱天下名山大川巫皆盛服中人護領所

至干託州縣賂遺狼籍時有一巫美而𧰟以惡少年數

十自隨尤憸狡不法馳入黃州刺史左震晨至館請事

門鐍不啓震怒破鐍入取巫斬廷下悉誅所從少年籍

其贓得十餘萬因遣還中人璵不能詰帝亦不加罪震

剛决如此而史不記其他事予讀元次山集有左黃州

表一篇云乾元巳亥賛善大夫左振出爲黄州刺史下

車黃人歌曰我欲逃郷里我欲去墳墓左公今旣來誰

忍棄之去後一歳又歌曰吾郷有SKchar巫惑人人不知天

子正尊信左公能殺之蓋此巫黄人也振在州三遷侍

御史判金州刺史將去黃人多去思故爲作表予謂振

即震爲政冝民見於歌頌史官當特書之於循吏中而

僅能不没其實故爲標顯於此巳亥者乾元二年璵以

元年五月自太常少卿拜中書相二年三月罷本紀及

宰相表同而新史本傳以爲三年自太常卿拜相明日

罷失之矣乃承舊史之誤也

    李郭詔書

唐代宗即位郭汾陽爲近昵所摇懼禍之及表上自靈

武河北至于絳州兩朝所詒詔書一千餘卷家傳載其

表語其多如是又讀韋端符所撰李衛公故物記云三

原令座中有客曰李丞者衛公之胄藏文帝賜書二十

通多言征討事厚勞苦其兵事節度皆付公吾不從中

治也曁公疾親詔者數四其一曰有晝夜視公病大老

嫗令一人來吾欲熟知公起居狀權文公視此詔常泣

曰君臣之際乃如是耶新史載其事云靖五代孫彦芳

大和中爲鳯翔司録參軍以髙祖太宗賜靖詔書數函

上之天子悉留禁中又勑摹詔本還賜彦芳即二事觀

之唐丗之所以眷禮名將相者綢繆熟復至此漢晉以

來所不及也

    兩道出師

國家用兵行師異道並出其勝敗功罪當隨其實而處

之則賞信罰明人知勸戒漢武帝遣衛青霍去病伐匈

奴去病以功益封又封部將四人爲列侯而青不得益

封軍吏卒皆無封侯者宣帝遣田廣明等五將軍擊匈

奴又以常恵護烏孫兵共出五將皆無功而廣明及田

順以罪誅獨常恵奉使克獲封侯宋文帝伐魏雍州諸

將栁元景等旣拔弘農陜城戍潼關矣而上以東軍王

𤣥謨敗退皆召還其後𤣥謨貶黜元景受賞紹興七年

淮西大帥劉少師罷湖北岳少保以母憂去累辤起復

之命朝廷以兵部尚書吕安老侍郎張淵道分使兩部

巳而正除宣撫遂掌其軍岳在九江憂兵柄一失不容

再得亟兼程至鄂有㫖復故任而召淵道爲樞宻都承

旨安老在廬遭變言者論罷張魏公淵道亦繼坐斥隆

興中北虜再動兵張公爲督帥遣李顯忠邵宏淵攻符

離失利而退一府皆貶秩是時汪莊敏以參知政事督

視荆襄東西不相爲謀乃亦坐譴古今不侔如此

    杜韓用歇後語

杜韓二公作詩或用歇後語如悽其望吕葛仙鳥仙花

吾友于友于皆挺㧞再接再礪乃僮僕誠自劊爲爾惜

居諸誰謂貽厥無基趾之𩔖是巳

    唐明皇賜二相物

唐明皇以李林甫爲右相顓付大政而左相牛仙客李

⿺辶商之陳希烈前後同列皆拱手備貟林甫死楊國忠代

之其寵遇愈甚天寶十三載上御躍龍殿門張樂宴群

臣賜右相絹一千五百疋綵羅三百疋綵綾五百疋而

賜左相絹三百羅綾各五十而巳其多寡不侔至於五

倍如希烈庸才知上恩意安得不奴事之乎冝其甘心

臣於禄山也

    一百五日

今人謂寒食爲一百五者以其自冬至之後至清明歷

節氣五凡爲一百七日而先兩日爲寒食故云它節皆

不然也杜老有鄜州一百五日夜對月一篇江西宗𣲖

詩云一百五日足風雨三十六峯勞夢魂一百五日寒

食雨二十四畨花信風之𩔖是也吾州城北芝山寺爲

禁煙遊賞之地寺僧欲建華嚴閣請予作勸縁䟽其末

一聮云大善知識五十三永壯人天之仰寒食清明一

百六鼎來道俗之觀或問一百六所出應之曰元微之

連昌宫詞𥘉過寒食一百六店舎無煙宫樹緑是以用

    老杜寒山詩

老杜春日憶李曰詩云白也詩無敵飄然思不群清新

𢈔開府俊逸鮑參軍嘗有武弁議其失曰旣是無敵又

却似𢈔鮑或折之曰𢈔清新而不能俊逸鮑俊逸而不

能清新太白兼之所以爲無敵也今集別本一作無數

殆好事者更之乎寒山子詩云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

㓗無物堪比倫教我如何說人亦有言旣似秋月碧潭

乃以爲無物堪比何也蓋其意謂(⿱艹石)無二物比倫當如

何說耳讀者當以是求之

    礜石之毒

讀黃伯思東觀餘論内評王大令書一節曰静息帖云

礜石深是可疑事兄患喜散輙發癰散者寒食散之𩔖

散中蓋用礜石是性極𤍠有毒故云深可疑也劉表在

荆州與王粲登障山見一岡不生百草粲曰此必古冢

其人在丗服生礜石𤍠蒸出外故草木焦㓕鑿看果墓

礜石滿塋又今洛水冬月不氷古人謂之温洛下亦有

礜石今取此石置瓮水中水亦不氷又鸛伏𡖉以助暖

氣其烈酷如此固不冝餌服子敬之語實然淮南子曰

人食礜石死蠺食之而不飢予仲兄文安公鎭金陵因

秋暑減食當塗醫湯三益教以服礜石圓巳而飲啖日

進遂加意服之越十月而毒作鼻衂血斗餘自是數數

不止竟至精液皆竭迨於捐 --捐舘偶見其語使人追痛因

書之以戒未來者

    㑹合聮句

韻略上聲二腫字險窄予向作汪莊敏銘詩八十句唯

蕭敏中讀之曰押盡一韻今考之猶有十字越用一董

内韻其詞曰維天生材萬彚傾竦侯王將相曽是有種

公家江東丗繹耕壟桃谿之涘是播是孰丰厥培蓻

此圭珙公羈未𡚒逸駕思駷沈酣春秋蹈迪周孔徑䇿

名第稍辤渫䢇橫經湘沅士敬如捧蓬萊方丈佩飾有

琫應龍天飛薈蔚雲滃千官在序摩厲從㬰吾惟片言

借箸泉湧正冠霜臺過者卞悚顔顔殿戺聲氣不動顯

仁東攅巫史呼洶昌言一下恩浹千冢薫粥孔熾邊戒

毛氄媕娿當位左掣右壅公云當今沸渭混澒天威震

耀誰不憤踊遂遷中司西柄是董出關啓斾籌檄倥偬

業業荆襄將懦曰拱投𬒮電赴如尊乃勇鄧唐蔡陳馳

捷系踵佛狸歸骴民恃不恐璽書賜朝百揆參揔亞勛

賛𠕋國𫝑尊鞏督軍載西𭔃責罙重方規許洛事援秦

隴符離罔功竒畫膠拲鈞樞建使宰席亢寵還臨西州

夾道歡擁有衘未鬯病癖且尰曽不憖遺使我心懵湘

湖髙丘草木蔚蓊維水容裔維山巃嵸矢其銘詩詞費

以冗柰何乎公萬禩母聳(⿱艹石)韓孟籍徹㑹合聮句三十

四韻除蛹二字韻略不収外餘皆不出二腫中雄竒

激越如大川洪河不見涯涘非𤨏𤨏潢汙行潦之水所

可同語也其詩曰離別言無期㑹合意罙重病添兒女

戀老喪丈夫勇劒心知未死詩思猶孤聳愁去劇箭飛

讙來(⿱艹石)泉涌析言多新貫攄抱無昔壅念難湏勤追悔

易勿輕踵吟巴山犖嶨說楚波堆壟馬辭虎豹怒舟出

蛟鼉恐狂鯨時孤軒幽狖雜百種瘴衣常腥膩蠻器多

踈冗剥苔吊斑林角飯餌沉溕忽爾衘逺命歸歟舞新

鬼窟脫幽妖天居覿清拱京遊歩方振謪夢意猶恟

詩書誇舊知酒食接新奉嘉言冩清越瘉病失肬腫夏

隂偶髙庇宵魂接虚擁雪弦寂寂聽茗盌纎纎捧馳輝

燭浮螢幽響泄潜蛬詩老獨何心江疾有餘尰我家本

𤄊糓有地介臯鞏休跡憶沉SKchar峩冠慙闟升朝髙轡

逸振物群聽悚徒言濯幽泌誰與薙荒茸朝紳鬰青緑

馬飾曜珪珙國讎未銷鑠我志蕩卭隴君才誠倜儻時

論方洶溶格言多彪蔚縣解無梏拲張生得淵源寒色

抜山冢堅如撞群金眇(⿱艹石)抽獨蛹伊余何所擬跛鼈詎

能踊塊然墮岳石飄爾𦊰巢氄龍斾垂天衢雲韶凝禁

甬君胡眠安然朝鼔聲洶洶其間或有纇句然衆手立

成理如是也



容齋四筆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