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高麗王王建書

寄高麗王王建書
作者:後百濟王甄萱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1000

昨者新羅國相金雄廉等,將召足下入京,有同鱉應黿聲,是欲鷃披隼翼,必使生靈塗炭,社稷邱墟。是用先著祖鞭,獨揮韓鉞,誓百僚如皎日,諭六部以義風。不意奸臣遁逃,邦君薨變,遂奉景明王之表弟,憲康王之外孫,勸即尊位,再造危邦,喪君有君,於是乎在。足下不詳忠告,徒聽流言,百計窺覦,多方侵擾,尚不能見僕馬首,拔僕牛毛。冬初都頭索湘,束手於星山陣下。月內左相金樂,曝骸於美利寺前,殺獲居多,追擒不少,強羸若此,勝負可知。所期者掛弓於平壤之樓,飲馬於浿江之水。

然以前月七日,吳越國使班尚書至,傳王詔旨:「知卿與高麗久通歡好,共契鄰盟。比因質子之兩亡,遂失和親之舊好,互侵疆境,不戢干戈。今專發使臣赴京本道,又移文高麗,宜相親比,永孚於休。」僕義篤尊王,情深事大,及聞詔諭,即欲祗承。但慮足下欲罷不能,困而猶鬥。今錄詔書寄呈,請留心詳悉。且㕙獹送憊,終必貽譏;蚌鷸相持,亦為所笑。宜迷復之為戒,無後悔之自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