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詩序
作者:瞿汝稷 明朝
本作品收錄於《瞿冏聊集》和《寒山寺志

嚴道行刻《寒山詩》,命那羅延窟學人序之。那羅延窟學人曰:「寒山氏日與群有酬酢於無盡哉!」曰:「以其言之,得復證於世乎?」曰:「未也。夫棲遲於寒岩,商䠱於國清,此寒山之可見者也。小言大言,若諷若道。瀏乎若傾雲竇之冷泉,足以清五熱之沈濁;敫乎若十日之出榑桑,足以破昏衢之重幽。此寒山之可聞者也。之二者,於寒山妙莊嚴海之一漚也。有能循夫可見,而見不可見;循夫可聞,而聞不可聞。則知寒山昔未嘗示跡於始豐,今未嘗謝跡於人間也默而息,泊乎以同寂;吾蕩而趨,奚適而不與?吾俱一身蹠乎石山而無介,多身起於刹塵而非出。充吾之目,塞吾之耳,皆寒山也。而眾生各鐍其見而不見,各鐍其聞而不聞,顛冥於三苦,回環於永劫。於是寒山哀之,釋珍禦,襲弊垢,運漚和慈,勤倦告試,掊眾生之鐍,使之見,使之間,以息其崩奔,俾休於常寂。而眾生卒不能盡見盡聞也,可不大哀耶?夫既以宗於不可見,而帝於不可聞,又何欲掊眾生之鐍使之見使之聞,而哀眾生之不盡見盡聞耶?不可見矣!又何見?不可聞矣!又何聞?見於見,不見於不見;聞於聞,不聞於不聞。故聞鐍於聲,見鐍於色,眾生之所以眾生也。見於不見,聞於不聞,故不運吾目,而殫見沙界無盡也;不辟吾聰,而殫聞沙界無盡也。此所以躡寒山而遊於無盡也。欲聞於不聞,必以聞而旋其聞;欲見於不見,必以見而旋其見。此寒山之所以不能不言,而道行不能不以剞劂利生也。審於是,即以其言之,得復謵於世,而謂寒山日與群有酬酢於無盡,可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