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寶刻叢編 卷一 卷二

  欽定四庫全書
  寶刻叢編卷一
  宋 陳思 撰
  京畿
  東京
  開封府春秋時為衛陳鄭三國之境戰國時屬魏秦属三州郡漢属陳留河南潁川淮陽郡東漢改淮陽為國陳晉属陳留滎陽潁川元魏属陳留許昌東魏分置開封郡兼立梁州北齊罷開封郡周改梁州為汴州隋開皇初罷陳留大業初罷汴州分入滎陽等郡唐武徳四年復立汴州梁以周建國陞為東京開封府後唐復為汴州宣武軍晉復陞為東京開封府漢周及皇朝因之今縣十四 開封 祥符 尉氏 陳留 雍丘 封丘中牟 陽武 酸棗 長垣東明 扶溝 鄢陵 咸平
  石鼓文互見鳯翔
  舊在岐陽孔子廟世傳周宣王刻石史籕書大觀中自鳯翔遷入辟雍後入保和殿諸道石刻錄
  石鼓文初不見稱於前世至唐人始盛稱之而韋應物以為文王之鼓至宣王刻詩爾韓退之直以為宣王之鼓在今鳯翔孔子廟中鼔有十先時散棄于野鄭餘慶置于廟而亡其一皇祐四年向傳師求于民間得之十鼓乃足其文可見者四百六十五摩滅不可識者過半余所集錄文之古者莫先於此然其可疑者三四今世所有漢桓靈時碑往往尚在其距今未及千嵗大書深刻而摩滅者十猶八九此鼔按太史公年表自宣王共和元年至今嘉祐八年實千有九百一十四年鼓文細而刻淺理豈得存其可疑者一也其字古而有法其言與雅頌同文而詩書所傳之外三代文章真跡在者惟此而已然自漢以來博古好奇之士皆畧而不道此其可疑者二也隋氏蔵書最多其志所錄秦始皇刻石婆羅門外國書皆有而獨無石鼓遺近錄逺不宜如此此其可疑者三也前世傳記所載古逺奇怪之事類多虚誕而難信况傳記不載不知韋韓二君何據而知為文宣之鼓也隋唐古今書籍粗備豈當時猶有所見而今不見之耶然退之好古不妄者余姑取以為信爾至于字畫亦非史籕不能作也集古錄
  歐陽文忠公以為今世所有漢桓靈時碑往往而在距今未及千載大書深刻而摩滅者十猶八九此鼓自宣王時至今實千有九百餘年鼓文細而刻淺理豈得存以此為可疑余觀秦以前碑刻如此鼔及詛楚文泰山秦篆皆麄石如今世以為碓臼者石性既堅頑難壞又不堪他用故能存至今漢以後碑碣石雖精好然亦易剥缺又往往為人取作柱礎之類葢古人用意深逺事事有理類如此况此文字畫奇古決非周以後所能到文忠公亦以謂非史籕不能作此論是也金石錄
  歐公集古所錄其文可見者四百六十有三磨滅不可識者過半今資古所錄其文可見者四百七十有四磨滅不可識者十二三葢余先世所蔵本猶在集古之前也
  國朝崇寧中蔡京作辟雍取十鼓置講堂後余嘗見之辟雍廢徙置禁中而岐下有摹本殊失古意併錄之以見三代書蹤非後世摹冩所能及也資古紹志錄石鼓十篇大抵為漁狩而作甲言漁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言狩乙癸言除道皆言為田狩而除道戊言策命諸臣己言享社而皆有事于田狩也辛言漁狩而歸也十篇而次以十日者後人之次也石鼔不見稱於前代至唐始出於岐陽先時散棄於野鄭餘慶取置於鳯翔之夫子廟堂而亡其一皇祐四年向傳師求於民間而得之十鼔於是乎足信知神異之物終自合耳大觀中致之辟廱後復取入保和殿經靖康之變未知其遷徙否世言石鼔者周宣王之所作葢本韓退之之歌也韋應物以為文王之鼔至宣王刻詩不知二公之言何所據見然前代皆患其文難讀樵今所得除漫滅之外字字可曉但其文不備故有得而成辭者有不得而成辭者焉然篆書之始大槩有三皇頡之後始用古文史籕之後始用大篆秦人之後始用小篆樵自續汗簡攷古尚書纂分音之韻作象類之書其於古今文字粗識變更觀此十篇皆是秦篆秦篆者小篆也簡近而易曉其間有可疑者若以也為殹以丞為丞之類是也及攷之銘器殹見於秦斤㞼見於秦權正如作越語者豈不知其人生於越作秦篆者豈不知其人生於秦乎秦篆本于籕籕本於古文石鼓之書間用古文者以篆書之所本也秦人雖創小篆實因古文籕書加減之取成類耳其不得而加減者用舊文也或曰石鼔固秦文也知為何代文乎曰秦自恵文稱王始皇稱帝今其文有曰嗣王有曰天子天子可謂帝亦可謂王故知此則恵文之後始皇之前所作也或曰文則爾也石鼓何義乎曰古人制器猶作字也必有所取象若尊若彛若爵之類是也皆是作鳥獸形而自其口注其受大者則取諸畜獸其受小者則取諸禽鳥先儒不達理於尊彛則妄造不適用之器而畫以鳥獸形爵雖象爵而又不適用宣和間所得地中之器為多故倣古而鑄祭器因以賜大臣其制作不類於常祀之器應知先儒之説多虛文也近陸氏所作禮象庶㡬於古乎其於禮圖固有間矣欵識之用則亦如是而取諸器物商人之識多以盤周人之識多以鼎盤鼎雖適用之器然為銘識之盤鼎不必適於用也但象其器之形耳石鼓之作殆此類也嗚呼鼎鬲逺矣世變風移石鼓者其立碑之漸與然觀今中原人所得地中之物多是盤鼎鐘鬲南粤人所得地中之物多是銅鼓其間有有文字者有無文字者然皆作鼔形此由其風俗之所用也南粤多銅錫故其鼔以銅岐周多美石故其鼔以石此又由其土之所出也或言楚蜀之地中間亦有得銅鼔者南粤與楚蜀北連岐雍豈其所習尚者多同與鄭樵石鼔音序
  石鼓文周宣王之獵碣也唐自貞觀以來蘇勗李嗣cq=11真張懷瓘竇臮竇䝉徐浩咸以為史籕筆蹟虞世南歐陽詢禇遂良皆有墨妙之稱杜甫八分小篆歌叙歴代書亦厠之倉頡李斯之間其後韋應物韓愈稱述尤為稱至本朝歐陽脩作集古錄始設三疑以韋韓之説為無所考據後人因其疑而增廣之南渡之後有鄭樵者作釋音且為之序乃摘㞼殹二字以為見於秦斤秦權而指以為秦鼓偽劉詞臣馬定國以宇文泰嘗蒐岐陽而指以為後周物嗚呼二子固不足為石鼔重輕然近人稍有惑其説者故予不得不辨集古之一疑曰漢桓靈碑大書深刻磨滅十八九自宣王至今為尤逺鼓文細而刻淺理豈得存予謂碑刻之存亡係石質之美惡纂拓之多寡水火風雨之及與不及不可以年祀久近論也且如詛楚文刻於秦恵文王時去宣王為未逺而文細刻淺過於石鼓逺甚由始出於近嵗戕害所不及至無一字磨滅者顔真卿干祿字刻於大歴九年顯暴於世工人以為衣食業摹拓為多至開成四年纔六十六載而遽已訛闕由是言之年祀久近不足推其存亡無可疑者二疑以為自漢以來博古之士畧而不道三疑以謂隋世蔵書最多獨無此刻予謂金石遺文溷於瓦礫歴代湮没而後世始顯者為多三代彛器或得於近嵗其制度精妙有馬融鄭𤣥所不知者又詛楚文筆蹟髙妙世人無復異論而歴秦漢以來數千百年湮沉泉壤近嵗始出於人間不可謂不稱於前人不錄於隋氏而指為近世偽物也予意此鼔之刻雖載於傳記而經歴亂離散落草莽至唐之初文物稍盛好事者始加採錄乃復顯於世及觀蘇朂叙記尤喜余言之為得也則夫隋世之不錄又無足疑者况唐之文籍視今為甚備而學者不敢為臆説自貞觀以來諸公之説若出一人固不特起於韋韓也而韋應物又以為文王時鼓宣王刻詩言之如是之詳當時無一人非之傳記必有可考者矣小篆之作本於大篆丞殹二字見於秦器固無害况㞼字従山取山髙奉丞之義著在説文字體宜然非始於秦也唐初去宇文周為甚近事語尚在於長老耳使文帝鐫功勒成以告萬世豈細事哉宜時人共知之况蘇朂之祖邳公綽用事於周文物號令悉出其手豈得其賢子孫乃不知其祖之所作者乎嗚呼三代石刻存於世者壇山吉日癸巳刻與此耳而吉日癸巳無所考據獨此鼓昔人稱説如是之詳觀其字畫竒古足以追想三代遺風而學者因可以知篆𨽻之所自出好異者又附㑹異説而詆訾之亦已甚矣其鼓有十因其石之自然粗有鼓形字刻於其旁石質堅頑類今人為確磑者其初散在陳倉野中韓吏部為博士時請於祭酒欲以數槖駞輿致太學不從鄭餘慶始遷之鳳翔孔子廟經五代之亂又復散失本朝司馬池知鳳翔復輦至府學之門廡下而亡其一皇祐四年向傳師搜訪而足之大觀中歸於京師詔以金填其文以示貴重且絶模拓之患初致之辟廱後移入保和殿靖康之末保和珍異北去或傳濟河遇大風重不可致者皆棄之中流今其存亡特未可知則拓本留於世者宜與法書並蔵詎可輕議也㢤紹興己夘嵗予得此本於上庠喜而不寐手自装治成帙因取薛尚功鄭樵二音参校同異并考覈字書而是正之書於帙之後其不知者姑兩存之以俟博洽君子而質焉復齋碑錄
  自周至戰國遺文見於金石者不過三數祐陵悉萃之保和寳䕶甚至用金填鼔文以絶模拓一旦干戈擾攘四海横流冺焉無復遺蹤良可哀歎施宿石鼔音䟦
  秦祀巫咸文互見鳯翔
  舊在鳳翔府廨今歸御府秦以前遺蹟見於今者絶少此文出於近世而刻畫完好文詞字札奇古可喜金石錄
  秦篆俗謂之詛楚文葢楚兵來代而禱神之詞也首稱穆公與楚成王有盟好而楚王熊相倍十八世之約以世家推之楚自成王十八世而至頃襄王秦自穆公十八世而至惠文王惠文王末年與楚數相攻伐疑當時之所作也集古錄目
  秦記巫咸文俗謂之詛楚文總二百二十六字滅及漫不可辨者三十四字以大沈乆湫文相参其滅完字適相補而以古文考之可盡讀云葉石林
  秦玉璽文
  元符中咸陽所獲傳國璽也初至京師執政以示故將作監李誡誡手自摹印之凢二本以其一見遺焉金石錄
  東方先生畫賛
  晉夏侯湛撰永和十二年書與王敬仁世以為王右軍書碑石舊在丁文簡家今在將作監官庫諸道石刻錄
  智永真草千文
  陳浮屠智永書字為真草相間末有唐虞世南小楷七十八字石在夏守贇太尉家諸道石刻錄
  世傳為浮屠智永書考其字畫時有筆法不類者雜於其間疑其石有亡缺後人妄補足之雖識者覽之可以自擇然終汩其真遂去其偽者二百六十五字不以文不足為嫌也蔡君謨今世知書者猶云未能盡去也梁書言武帝得王羲之所書千字命周興嗣以韻次之今官法帖有漢章帝所書百餘字其言有海鹹河淡之類葢前世學書者多為此語不獨始於羲之也
  智永千文後七十八字虞世南所書言不成文乃信筆偶然耳其字畫精妙平生所書碑刻多矣皆莫及也豈矜持與不用意更有優劣耶集古錄
  世傳智永書非也葢智永陳時人而此書虎字民字基字皆闕之以避唐諱乃明皇以後人所書不然筆法本出智永後來臨摹入石爾其間二十八行字畫不類葢舊本不完國初時人為補足金石録
  五言帝京篇
  唐太宗皇帝御製禇遂良行書貞觀十九年八月金石錄
  唐窣堵波幢銘
  唐劉仲丘撰薛希昌八分書天寳四載七月立金石録
  唐懷素草書自敘
  僧懷素撰并書大歴十二年十月石在將作監諸道石刻録
  題禹廟寳林二詩
  唐㑹稽内史徐浩撰并書無年月石在宋宣獻家諸道石刻録
  唐東平王寫真院記
  唐李嵠撰大順元年立在相國寺訪碑録
  唐經蔵院西天應法禪師碑
  諸道石刻録
  淳化閣帖十卷
  太宗皇帝時嘗遣使者天下購募前賢真蹟集以為法帖十卷鏤板而蔵之每有大臣進登二府者則賜以一本其後不賜或傳板在御書院往時禁中火灾板被焚遂不復賜或云板今在但不賜爾故人間尤以官法帖為難得集古録
  唐太宗購王逸少書使魏徵禇遂良定真偽我太宗購古今書而使王著辨精觕定為法帖此十卷是也其間一手偽帖大半甚者以千字文為漢章帝張旭為王子敬以俗人學智永為逸少如其間以子敬及真智永為逸少者猶不失為名帖余嘗於檢校太師李瑋第觀侍中王貽永所收晉帖一卷内武帝王戎謝安陸雲軰法若篆籕體若飛動著皆委而弗録獨取郄愔兩行入十卷中使人慨歎又劉孝孫處見柳公權所收䟦子敬送梨帖然於太宗卷中辨出乃以逸少一帖連在後而云又一帖不知為逸少也公權唐名家尚如此顧何議著今長安李氏所收逸少帖貞觀所收第一帖著名已非逸少真蹟餘可知矣獨未知徐璹徐浩子能刻書所訪者何如耳余抱疾端憂養目文藝思而得之粗分真偽因䟦逐卷末以貽好事同志百年之後必有擊節賞我者余無富貴願獨好古人筆札每滌一硯展一軸不知疾雷之在傍而味可忌嘗思陶𢎞景願為主書史大是髙致一念不除行年四十恐死為蠧書魚入金題玉𨇾間游而不害元祐三年維陽倦㳺閣書米元章䟦秘閣法帖
  淳化中内府既博訪古遺蹟時翰林侍書王著受詔緒正諸帖著雖號工草𨽻然初不深書學又昧古今故秘閣法帖十卷中瑤珉雜糅論次乖偽世多耳觀遂以莫辨故禮部郎米芾元章筆翰妙薦紳間在淮南幕府日嘗䟦卷尾作數百語頗有條流但概舉其目踈畧甚多故諸部中或偽蹟著甚而不覺者若李懷琳所作衛夫人書逸少闊别稍以帖之類有雖審其偽而譏評未當者若知伯英大令諸草帖為唐人書而不知乃書晉人帖語之類有譏評雖當主名昭然而不能辨者若以田疇字為非李斯書而不知乃李陽氷明州碑中字之類有誤著其主名者若以晉人章草諸葛亮傳中語遂以為亮書之類是也其餘舛錯尚多書家責能書者備故僕於元章慨然古語有之善書不鑒善鑒不書僕自㓜觀古帖至多雖毫墨積習未至而心悟神解時有所得故作法帖刋誤凡論真偽皆有據依使鍾王復生不易此評矣元章今已物故恨不示之後有髙識賞予知言大觀戊子嵗六月七日西都府院東齋序黄伯思法帖刋誤序
  秘閣續帖十卷
  元祐五年四月十三日秘書省請以秘閣所蔵墨蹟未經太宗朝摹刻者刋於石有㫖從之至建中靖國元年四月二十三日内出緡錢十五萬趣其工以八月旦日畢釐為十卷上之本帖䟦尾
  崇寧丙戌嵗夏調官上都寓城南昭化坊李表伯舍旅食無事因假信安劉正夫賜本自摹凡十卷用桐紙六十枚凡再浹月乃竟晴窻潔几寂無塵慮從容墳郭纎㣲弗差苐此書當時緒次間有乖舛及第十卷文陋書惡姑因其舊弗刪除去惟此卷逸少諸子書中乃有𢎞白一帖𢎞白一帖乃王方慶八代祖見湖州墨妙亭王氏寶章集書既惡甚語尤淺俗謬厠諸王間殊偽不倫故十卷中止去此一帖耳然第四卷中得四月三日問一帖尚可刪也東觀餘論
  大觀法帖十卷
  大觀初徽宗視淳化帖板已皴裂而王著一時標題多誤臨摹或失真詔出墨蹟更定彚次訂其筆意仍俾蔡京書簽及卷首刻石太清樓下施氏大觀帖總釋序
  孫過庭書譜
  羲之十七帖
  大觀二年九月奉聖㫖摹勒刋石太清樓下新增
  開封縣
  漢邊韶碑
  蔡邕書在開封縣東北五里墓前訪碑録
  漢邊讓碑
  在開封縣東北五里墓前訪碑録
  漢董襲碑
  在開封縣東北八里墓側訪碑録
  尉氏縣
  漢西平令楊期碑
  在縣西南四十里三亭鄉楊萬村墓南二十步以唐武徳四年自南遷北此
  寰宇記
  唐右庶子于府君碑
  姪孺卿撰沙門重潤分書開元十年七月復齊碑録
  唐萊州刺史于府君碑
  撰人姓名缺沙門重潤分書開元十年七月復齊碑録
  唐靈巖寺碑
  唐李邕撰并書天寶元年諸道石刻録
  唐靈州都督李公碑
  撰人姓名殘缺杜混元分書李公諱琳碑以天寶三載析木月立金石錄
  唐刺史封公徳政碑
  文字缺落惟餘首尾訪碑録
  唐征西大將軍楊僅碑
  在三亭鄉路中訪碑録
  晉阮籍碑
  在縣東四十五里阮臺鄉石馬村墓南二十步文字缺落惟首尾存訪碑録
  唐尉氏令李良清徳頌
  在縣衙公門外天寳五載立訪碑録
  唐立晉阮籍嘯䑓碑
  唐獨孤及撰在縣衙東南二十步籍每追遊名賢擕酌長嘯登此也寰宇記
  陳留縣
  漢丞相陳平碑
  在縣北二十里文字磨滅其額云漢丞相陳平之碑訪碑録
  漢大司農陳羣碑
  在縣北二十八里有碑篆文大司農陳羣墓水經
  魏河伯申碑
  在縣東北十五里訪碑録
  雍丘縣
  漢太尉髙峻碑
  在縣南五十里大善鄉墓下訪碑録
  漢執金吾髙褎碑
  在縣南五十里大善鄉墓下訪碑録
  魏征虜將軍南州刺史王思賢碑
  在縣北五十里義陽鄉墓下圖經云思賢名亮訪碑録
  封丘縣
  漢陳留太守程封碑
  在縣東二里墓下訪碑録
  魏隠士程仲碑
  程隠君墳在縣西南四里碑在墓下訪碑録
  程仲字孔禮陳留封丘人有志行明帝青龍三年徵不起景初二年正始五年徵又不就晉武帝泰始二年卒封元鄉亭侯寰宇記
  魏節婦白氏碑
  晉咸寧二年建立白氏程仲妻也二碑同處訪碑録
  隋寳善寺碑
  大業中安鄉司功程式等同修佛像立此碑訪碑録
  徐州刺史寧逺將軍程超碑
  在縣西北十六里墓下訪碑録
  中牟縣
  魏太傅鍾繇碑
  在尉氏西北三十五里鍾城南三里其地今割屬中牟碑斷折文字磨滅訪碑録
  晉潘岳碑
  在縣西北七里平秩鄉墓側訪碑録
  東魏正覺寺重修佛殿記
  東魏武定四年訪碑録
  北齊正覺寺重修佛殿記
  北齊天統三年訪碑録
  唐立頴考叔廟碑
  唐王利用撰序劉彚銘李琚八分書開元二十九年嵗次辛巳嵗復齋碑録
  唐浦孝子碑
  唐崔稱撰屈突寘八分書孝子名季通與其父良瑗相繼有至行親喪皆廬墓大歷中宣慰使李季卿以聞有詔褒美墳壠祥符中
  章聖皇帝西祀汾隂過之詔有司封其墓且禁採樵云碑以大歴三年十月立金石録
  唐冲虛真人廟記
  唐劉三復撰李徳裕八分書太和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列子觀題名
  唐李徳裕王起題名訪碑録
  中牟縣壁記
  諸道石刻錄
  陽武縣
  東魏征虜閻孝侯碑
  天平三年訪碑録
  唐陽武縣令陶公復故縣記
  唐唐衢撰鄭乃中八分書據記縣圮毁二十五年宦吏寓于佛寺貞元己夘嵗縣令陶鍠修而復之後令李倫以貞元十九年立此碑集古録目
  長垣縣
  唐左驍衛大將軍翟仵碑
  在縣東南二十五里墓側永徽二年訪碑録
  唐戎州刺史董寶亮碑
  唐李儼撰張遂隆分書咸亨四年十月金石錄
  唐長垣令鄭諲清徳頌
  在本縣衙門内訪碑録
  酸棗縣
  魏酸棗令毌丘悦碑
  在酸棗廢縣内按其文名悦字抱僖魏正光三年任酸棗令民為立碑訪碑録
  唐建福寺三門頌成碑
  唐中書舍人盧蔵用按前華州鄭縣尉吳光壁集王羲之行書建福寺在滑州酸棗縣開元中寺僧增葺之并建三門初成故曰頌成碑以開元五年正月立集古錄目
  東明縣
  魏徐州刺史韓陵碑
  在縣南二十里訪碑錄
  扶溝縣
  漢國三老袁良碑
  碑為𨽻書不著書撰人名氏良字阜卿陳國扶樂人也歴議郎符節令嘗為三老其額曰國三老袁君碑碑以永建中立集古録目
  漢故國三老袁君碑篆額在開封之扶溝袁君名良歴郎中謁者將作大匠丞相令廣陵太守議郎符節令國三老梁相以順帝永建六年二月戊辰卒其孫衛尉滂立此石滂以光和年中為相其作九卿當在靈帝之初水經云扶溝城北有袁梁碑云陳國扶樂人事與碑合惟水經誤以良為梁爾𨽻釋
  唐扶溝令馬公徳政頌
  唐崔灝撰分書姓名殘缺開元二十九年立馬公名光淑金石錄
  鄢陵縣
  漢故民吳公碑
  其額題漢故民吳公之碑碑云熹平元年十二月上旬吳公仲山少立名迹其他刻畫完好如新文詞頗拙陋書迹恠而不工然漢時石刻存者漸少而此碑特完金石錄
  宣和中知鄢陵縣穆延年得之於民間碑無其名仲山其字也漢之仕者没有遺愛其州之民為之采石鑱銘則自稱曰故民吳公匿迹韜光不答聘召作碑者體其謙晦之操故以民稱之所謂故民者物故之
  民也其字畫    筆𨽻釋
  唐立漢文範先生陳君碑
  在鄢陵廟内裴延休文訪碑録




  寶刻叢編卷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