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 寶刻叢編 卷二 卷三

  欽定四庫全書
  寶刻叢編卷二
  宋 陳思 撰
  京東東路
  青州
  周為齊國秦置齊郡漢屬北海千乗後屬齊國北海樂安兼置青州晉屬齊國濟南樂安北海隋並廢之大業初復置北海郡唐武徳四年曰青州天寶元年曰北海郡陞平盧軍節度皇朝淳化五年改鎮海軍政和元年曰齊郡今縣六 益都 夀光 臨朐 博興千乗 臨淄
  後魏鄭道昭哀子詩
  延昌四年金石録
  後魏宣武皇帝御講詩
  延昌四年金石録
  後魏堯廟碑
  正光元年八月金石録
  東魏張烈碑
  文字磨滅以事考之葢張烈也按北史列傳烈為家誡千餘言臨終勅子姪不聽求贈但勒家誡立碣而已即此碑是也其卒𦵏年月殘缺不可辨傳亦不載惟青州圖經稱卒於元象中云金石録
  東魏賈思同碑
  思同與其兄思伯後魏書皆有傳云青州益都人今其墓乃在夀光縣而思伯之碑亡矣興和二年五月立金石録
  北齊牟道志等造寺碑
  青州刺史牟道志功曹劉徽逺天保元年嵗次庚午六月己未朔二十九日丁亥建復齋碑録
  北齊臨淮王造像碑
  武平四年嵗次辛巳六月乙未朔二十七日辛酉建臨淮王者婁定逺也復齋碑録
  北齊常將軍廟碑
  在臨朐縣諸道石刻録
  唐雲門山投龍記
  唐北海大守趙居真撰序言天寶𤣥(⿰黑戈)嵗下元日居真投金龍環壁於此山有瑞雲出洞中有聲云皇帝夀一萬一千一百嵗葢天寶中𤣥宗方崇尚道家之説以祈長年故當時諂䛕矯妄之徒皆稱述竒怪以阿其所好而居真遂刻之金石以重欺來世可謂愚矣碑字行書天寶中立金石録
  唐鶺鴒頌
  唐明皇撰并行書天寶中立金録
  當皇祐至和之間余在廣陵有勅使黄元吉者以唐明皇自書鶺鴒頌本示余把玩乆之後二十年獲此石本於國子博士楊褎又三年來守青州始知刻石在故相沂公宅集古録
  唐龍興寺長明燈頌
  唐邵貞撰王則行書并篆額永泰元年五月金石録
  唐心經
  唐竇鞏書元祐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唐幡竿頌
  唐竇鞏撰并書長慶四年十月立金石録
  密州
  戰國時屬齊秦置瑯琊郡漢属瑯琊郡及髙宻城陽二國後漢属瑯琊郡北海國晋属城陽郡元魏属髙宻復置膠州隋開皇初郡廢五年改膠州為宻州大業初復為髙宻郡唐武徳五年曰宻州天寶元年曰髙宻郡皇朝開寶五年陞安化軍節度今縣五 諸城安丘 莒縣髙宻 膠西
  秦瑯琊䑓刻石
  秦李斯篆書在諸城縣東南百四十里秦始皇二十八年南登瑯琊大樂之留三月乃徙黔首三萬户瑯琊䑓下復十二嵗作瑯琊䑓立石頌秦徳䑓基三層層髙三丈在瑯琊城東南十里上有始皇碑文字剥落寰宇記
  秦始皇二十六年初并天下二十八年視巡東方海上登上瑯琊䑓出曰樂之忘歸徙黔首三萬家䑓下刻石頌秦徳焉二世元年復書其旁今頌詩亡矣其從臣姓名僅有存者二世詔書具在自始皇帝二十八年嵗在壬午至今熈寧九年丙辰凡千二百九十五年而蜀人蘇軾來守髙密得舊紙本於民間比今所見猶為完好知其存者磨滅無日矣而廬江文勛適以事至密勛好古善篆得李斯用筆意乃摹諸石置之超然䑓上夫秦雖無道然所立有絶人者文字之工世亦莫及皆不可廢後有君子得以覽觀焉蘇東坡右秦瑯琊䑓刻石在今密州其頌詩亡矣獨從臣姓名及二世詔書尚存然亦殘缺熙寧中蘇翰林守密令廬江文勛模搨刻石從臣五大夫作夫夫秦山秦篆亦如此金石録
  漢安平相孫根碑
  碑云府君諱根字元石又云遷郸長雍奴令換元氏考城令諫議大夫拜議郎遷安平相年七十有一光和四年十二月乙巳卒金石録
  漢故安平相孫君之碑𨽻額君名根嘗為諫大夫議郎謁者出宰四邑刺荆州相安平以靈帝光和四年
  卒此碑體髙而勢逸字    碑絶不類惟華山
  漢孫根碑隂
  碑隂云中軍督孫𤣥象孫彦龍大中孫者考舍人孫延叔等可辨者二百四十四人異姓纔十之一中軍督似非漢官又有大中十四人不知何官字畫苟且尚不及魏末諸刻殆類吳晉間下品書札爾似是孫根後裔多譜其名於上世之碑隂也復齋碑録
  漢孫嵩碑
  孫嵩字賔石碑在安丘縣南四十里墓前寰宇記
  漢王章碑
  在安丘縣西南四十里墓前寰宇記
  魏管寧碑
  管寧字㓜安東筦朱虚人也自黄初至青龍末徵命十至輿服四錫俱不應命碑在安丘縣西十二里墓前寰宇記
  魏邴原碑
  邴原朱虚人也碑在安丘縣北五十里墓前寰宇記
  東魏膠州刺史祖淮碑
  天平三年十月立碑云君膠州平昌安丘人也六世祖逖又云其卒贈膠州刺史按後魏永安中分青州置膠州刺史隋開皇五年改密州焉金石録
  隋大業造像碑
  在莒縣諸道石刻録
  唐寶願寺彌陀像碑
  無書撰人名氏字為八分書開元十三年正月之吉作頌在苢復齊碑録
  唐丈八佛靈迹記
  唐龍興寺碑
  唐净土院銘
  三碑並諸道石刻録
  齊州
  春秋戰國皆属齊秦属齊郡二漢属濟南平原東郡晉属濟南郡領平夀下宻膠東即墨祝阿五縣而以平夀為郡治宋為濟南郡兼置兾州後魏改為濟州隋開皇初郡廢大業初州廢置齊郡唐武徳 年曰齊州天寶元年曰臨淄郡五年曰濟 郡皇朝治平二年陞興徳軍今縣五 歴城 禹城 章丘 長清 臨邑
  漢趙相劉君碑
  碑云君諱衡字元宰濟南東平陵人也又云拜趙相在位三嵗拜議郎年五十有三以中平四年二月戊午卒其四月己酉𦵏其餘文字完好者尚多衡墓與碑在今歴城縣界中古平陵城傍墓前有石獸制作甚工云金石錄
  唐徐州都督房彦謙碑
  篆額唐李伯藥撰歐陽詢分書碑以貞觀五年辛卯三月庚申朔越一日辛酉立復齋碑録
  彥謙𤣥齡父也在隋任司𨽻刺史出為涇陽令卒官不大顯而隋書立傳二千餘字葢修史時𤣥齡方為宰相故也在今章丘縣界中世頗罕傳碑隂具載彦謙歸𦵏恩禮儀物之盛太宗遇𤣥齡可謂厚矣金石録
  唐房𤣥齡神道碑
  唐禇遂良書在龍山鎮訪碑録
  沂州
  大周東鎮沂山碑
  房晉撰韓景陽八分書長安四年五月立金石録
  唐崔仁縱碑
  正書無書撰人名氏神龍二年金石録
  唐脩東鎮沂山記
  唐范正則撰并八分書天寶元年二月金石録
  登州
  春秋牟子國戰國属齊秦属齊郡二漢晉属東萊郡元魏置東牟郡隋属東萊郡唐置登州天寶元年曰東年郡今縣四蓬萊 黄縣 牟平 文登
  秦之罘山刻石
  秦李斯篆圖經云在牟平縣西北九十里之罘西頂上訪碑録
  凡二十一字文與史記所載二世詔同而不完或傳其文刻於片木麻温故學士得之於登州海上疑後人所傳模也集古録目
  秦篆遺文纔二十一字云於乆逺也如後嗣焉成功盛徳臣去疾御史大夫臣徳其文與嶧山碑泰山刻石二世詔語同而字畫皆異惟泰山篆為真李斯篆爾此遺文者或云麻温故學士於登州海上得片木有此文豈杜甫所謂棗木傳刻肥失真者耶此論非是蓋杜甫指嶧山碑非此文明矣之罘在秦屬東萊今屬登州金石録
  後周秦始皇碑
  大象二年立在不夜城即今文登縣訪碑録
  田使君徳政碑
  文登石橋記
  蓬萊閣靈應碑
  三碑諸道石刻録
  萊州
  春秋為萊國戰國属齊秦属齊郡二漢為東萊郡晉為東萊國宋為東萊郡後魏兼置光州北齊後周皆因之隋開皇初郡廢五年改州曰萊州大業初州廢置東萊郡唐武徳四年曰萊州天寳元年曰東萊郡今縣四掖縣 萊陽 膠水 即墨
  後魏鄭羲碑
  魏史列傳與此碑皆云羲滎陽開封人碑又云歸𦵏於滎陽石門東十三里三皇山之陽而碑乃在今萊州南山上磨崖刻之初余得羲碑於 之南山其末有云上碑在直南二十里天柱山之陽此下碑也因遣人訪求在 縣界中遂模得之羲之卒𦵏滎陽其子道昭永平中為光州刺史為其父磨 刻二碑焉按地里書後魏皇興四年分青州置光州領東萊郡隋文帝時罷郡仍改光州為萊州云碑以永平四年金石録
  後魏鄭道昭登雲峯山詩
  永平四年金石録
  後魏天柱山東堪石室銘
  鄭道昭撰永平四年金石録
  後魏鄭道昭碑
  諸道石刻録
  北齊雲峯小題記
  鄭述祖撰河清二年五月金石録
  北齊天柱山銘
  在今萊州膠水縣初後魏永平中鄭道昭為郡守名此山為天柱刻銘其上至北齊天統元年其子述祖繼守此邦復刻銘焉碑以天統元年五月立金石録
  唐膠水令徐公徳政頌
  唐王懷恵撰馮靈仙書開元十六年正月金石録無慍
  萊州刺史姚汭為買石立碑無競東萊人墓在掖縣界中金石録
  濰州
  春秋戰國皆属齊秦属齊郡二漢為北海郡晉為濟南國元魏復置北海郡北齊改郡曰髙海隋開皇初郡廢十六年分置雄州大業初州廢属北海郡唐初置濰州尋廢属青州皇朝以青州北海縣置軍後陞為濰州政和元年曰北海郡今縣三 北海 昌邑 昌樂
  漢逢童子碑并隂
  刻畫完好碑云童子諱盛字伯彌薄令之𤣥孫遂成君之曾孫安平君之孫五官掾之長子也其後題光和四年四月五日丁夘立舊在濰州昌邑縣近嵗移置郡中云
  逢童碑隂題云右家門生右縣中士大夫凡十三人有督郵𩐁敏賔𩐁后升司文叔盛姓字按𩐁與司文姓氏盡皆不載今誌於此金石録
  
  人家門生四人後二人刁真解子逢信伯䑓致和三年徐修之遷於倅治之墨妙亭復齋碑録
  漢涼州刺史魏元丕碑
  文字殘缺族系名氏皆不可考其粗可見者察孝廉除郎中尚書侍郎右丞卒於光和四年而其額題涼州刺史魏君碑金石録
  漢故涼州刺史魏君之碑篆額碑損其名有其字曰元丕在朝為郎中尚書侍郎左右丞出刺涼州以靈帝光和四年卒故吏雲中守門生曹

  漢博士趙傅逢君神道
  在北海縣東二十里漢博士逢汾墳前雙石桂篆書訪碑録
  漢逢府君墓石柱篆文云漢故博士趙傅逢府君神道唐李利渉編古命氏北海逢氏有名絲字子繡者為漢趙王傅其孫萌不仕王莽葢前漢時人今逢君北海人又為趙傅疑其是也而濰州圖經云北海縣有逢汾墓云汾好學以徳義聞徵為博士趙王傅卒門人執衰絰者數百𦵏於寒亭南四里今此篆文既不載其名皆莫可考然圖經所載逢君事首尾甚詳疑絲與汾兩人前後皆嘗為趙王傅未可知也故併載之以俟知者金石録
  漢外黄令徵試博士
  篆書漢故外黄令徵試博士缺 復齋碑録
  漢故瑯琊相王君神道
  篆文九字復齋碑録
  漢逢君殘碑
  諸道石刻録
  東魏逢元彦造像碑
  北齊造石像碑
  河清二年九月金石録
  唐陽城郡太守趙公奭碑
  唐馮用之撰韓擇木八分書衛包篆額天寶八載五月五日建在北海縣復齋碑録
  唐尊勝經石幢銘
  唐崔恁撰王士則八分書天寶九載六月金石録
  淄州
  春秋戰國皆属齊秦属齊郡漢属濟南樂安國後漢因之晉属樂安國後魏置東清河郡北齊郡廢隋置淄州大業初州廢併入齊郡唐武徳元年置淄州天寳元年曰淄州郡今縣四 淄川 長山鄒平 髙苑
  魏孫炎碑
  在長山縣西南三十里長白山東并碑隂門徒姓名甘露五年訪碑録
  魏孫炎妻碑
  唐城門樓頌
  滄海陸沈先生撰書人名缺開元十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建
  唐立鄭司農碑
  唐史承節撰雙思貞行書開元十三年正月立金石録
  唐開元寺碑
  唐淄州刺史李邕撰并書開元寺隋所建本名正等唐初改曰大雲中宗初沙門𤣥沼重修又改曰神龍寺𤣥宗親書額改為開元碑以開元二十八年七月立集古録目
  碑初載於本寺後人移置郡廨敗屋下余為是州遷於便坐用木為欄楯以䕶之云金石録
  唐諡文宣王進封兖國公等詔
  唐𤣥宗開元二十七年詔追諡孔子為文宣王使三公持節策命陵廟加人洒掃封後嗣為文宣公正廟像南靣之位弟子東西列侍追封顔子為兖國公閔子等九人為侯曾子等六十七


  唐淄川郡述徳記并詩序
  記崔器撰序崔尚蔣渙王晃等撰詩李邕撰天寶十載九月立復齊碑録
  唐平盧節度薛平紀績述
  唐栢元封撰八分書無姓名篆額長慶三年三月金石録
  唐醴泉寺誌公碑
  在鄒平縣長白山上訪碑録
  唐髙苑令袁仁徳政碑
  碑缺不見立石年月在本縣訪碑録
  唐裴行機徳政碑
  在髙苑縣諸道石刻録
  鄭司農碑
  崔潜撰分書無年月諸道石刻録
  唐餞小魏使君詩
  唐劉思穆碑
  顔神廟碑
  三碑諸道石刻録
  周廣教院長老和尚碑
  淮陽軍
  春秋戰國属宋魯秦属薛郡漢属東海郡後漢為下邳國晉宋因之梁為武州及下邳郡後魏為東徐州後周為邳州隋開皇初郡廢大業初州廢復属下邳郡唐置邳州後州廢属泗州又属徐州皇朝置淮陽軍今縣二 下邳 宿遷
  漢祝長嚴訢碑
  政和中下邳民耕地得之碑云惟漢中興夘金休烈和平元年嵗治東宫星屬角房月建朱鳥中吕之均萬物慈射又云伊歎嚴君訢字少通兆自楚莊祖考相承招命道術治嚴氏春秋馮氏章句又云㓜為郡掾史㑹稽諸暨尉烏程毗陵餘暨章安山陰長以病去官後為丹陽陵陽丞守春糓長舉孝廉遷東侯相下邳祝長典牧十里所在若神其後有銘銘為五言頗殘缺難讀云金石録
  山陰長陵陽丞春穀長東牟相祝長年六十九以威宗和平元年卒其云嵗治東宫星屬角房月建朱鳥中吕之均者謂庚寅四月也𨽻釋
  苔滿字土埋龜風雨銷
  舊見無人知是蔡邕碑元祐中蘇邁書胡恭語謂此與劉寛碑同建詩為不誣予謂此固漢𨽻之上品似非中郎筆法𨽻續
  漢太尉陳球前碑
  漢故太尉陳公之碑篆額陳公名球字伯真下邳淮浦人三剖郡符五入卿寺再為三公靈帝光和二年𨽻釋
  球有兩碑皆在下邳其一已殘缺此碑差完可考金石録
  漢太尉陳球碑陰
  碑陰故吏故民凡四千人各有出錢之數陳公兩碑書法皆不精此則逺過之此碑惟存穿之下横兩列餘皆剥落矣水經云下邳陳球墓前有三碑是弟子管寧華歆等造此碑所見皆故吏故民而無管華姓名豈與劉寛碑相類其一則弟子所立乎陳公兩碑皆在淮陽莫適為先後趙氏但有一碑陰而水經謂墓有三碑似亦指碑陰為一也此碑有兩裂又與前一碑同故

  稍遷繁陽令太尉楊秉表球為零陵太守後累拜司空光和元年遷太尉坐曰蝕免復拜光禄大夫與司徒劉郃等謀誅宦官曹節等不果下獄死其卒時文字磨滅不可讀惟云年六十有二集古録
  漢故太尉陳公之碑篆額公既不得其死門人或畏憚凶焰必不敢立石雙表也兩碑之前㡬二百字可讀其末則文字凋落如晨星相望豈其間葢有憤懟哀切之語後來益有所懼而剔之乎𨽻釋
  唐圯橋碑
  無書撰人名氏諸道石刻録
  城東南有小沂水水上有橋楚人謂橋曰圯張良遇黄石公於下即此輿地記
  唐圯上圖賛
  唐李徳裕撰沈傳師正書永貞元年諸道石刻録
  唐圯上圖賛
  唐李徳裕撰齊推正書元和五年三月金石録
  京東西路
  南京
  應天府髙辛氏子閼伯所居商邱也周武王封㣲子啟是為宋國戰國時齊楚魏滅之三分其地秦置碭郡漢為梁國東漢晉因之元魏為梁郡後周置梁州隋開皇初郡廢十六年置宋州大業初州廢又為梁郡唐復為宋州天寳元年曰睢陽郡梁號為宣武軍節度後唐改歸徳軍皇朝景徳四年陞應天府大中祥符七缺
  秦詛楚文
  余所蔵凡有三本其一祀巫咸舊在鳯翔府廨今歸御府此本是也其一祀大沈久湫蔵於南京蔡氐其一祀亞駝蔵於洛陽劉氏秦以前遺跡見於今者絶少此文皆出於近世而刻畫完好文詞字札竒古可喜元祐間張芸叟黄魯直皆以今文訓釋之然小有異同金石錄
  治平中渭之耕者得之於朝那湫傍熈寧初蔡挺於正為渭帥乃徙置郡廨其辭正與巫咸文同而字體亦相類惟大沈久湫神名與後稱堯劑楚師巫咸文云克⿰楚楚不同者二字葢亦當時同刻之文也葉石林
  碑蔵故樞副敏肅蔡公屋壁實熈寧戊申後七十一祀嵗在敦牂故第燔毁武畧大夫汶陽李伯祥來宰宋城雅好古文徙置郡廨屬予以嵗月紀於碑隂首夏戊午前府從事代郡畢造記葢紹興八年本碑䟦尾
  漢山陽太守祝睦碑
  碑云君諱睦字元徳其下遂闕滅不能成文惟其官夀年月可見云賔於王庭除北海長史云云遷常山相山陽太守年六十有八延熹七年八月丁巳卒睦有二碑皆在今南京虞城縣此碑不見世次而後碑則頗完集古録
  兖州
  襲慶府大都督府春秋戰國為魯邾二國之境秦置薛郡二漢属魯國太山山陽郡晉属魯郡山陽兼置兖州宋属魯郡太山髙平魏后為晉郡北齊改為任城郡隋開皇三年郡廢大業二年改兖州為魯郡唐武徳初克徐圓朗復曰兖州天寳元年曰魯郡后陞太寧軍節度周降防禦皇朝建隆元年復太寕軍大中祥符元年陞都督府令縣七 瑕丘奉符 泗水 龔邱仙源 莱蕪 鄒縣
  秦泰山刻石并二世詔
  李斯篆在奉符縣泰山頂上訪碑録
  小篆之法出於秦相李斯斯之相秦焚棄典籍遂欲滅先王之法而至已之所作則為萬世不可朽之計何其愚㢤按史記秦始皇帝行幸天下凡六刻石及二世立又刻詔書於其傍今皆亡矣獨泰山頂上二
  世詔僅在所存僅十字耳今俗傳嶧山碑者史記不載又其字特差大不類泰山存者其本出於徐鉉又有别本出於夏竦家自唐封演已言嶧山碑非真而杜甫直謂棗木傳刻云余友人江休復謫官於奉符嘗自至泰山頂上視秦所刻石處云石頑不可鎸鑿不知當時何以刻也其四靣皆石無草木而野火不及故能若此之乆也然風雨所剥其存者纔數十字而已集古録
  大中祥符嵗真宗皇帝東封此山兖州太守模本以獻凡四十餘字其後宋莒公模刻於石歐陽公載於集古録者皆同葢碑石為四面其三面稍磨滅故不傳世所見者特二世詔書數十字而已大觀間汶陽劉斯立親至泰山絶頂見碑四靣有字乃模以歸文雖殘缺皆首尾完具不可識者無㡬於是秦篆字本復傳世間矣碑既出斯立模其文刻石自為後序謂之泰山秦篆譜云金石録
  史記載秦始皇帝及二世皆行幸郡縣立石刻辭今世傳泰山篆字可讀惟二世詔五十許字而始皇刻辭謂已亡莫可復見宋丞相莒公鎮東平日遣工就泰山摹倚墨本以慶歴戊子嵗别刻新石親作後序止有四十八字歐陽文忠公集古録亦言及人江鄰㡬守官奉符親到碑下纔有此數十字而已余以大觀二年春從二三鄉人登泰山宿絶頂首訪秦篆徘徊碑下其石埋植土中髙不過四五尺形制似方而非方四面廣狭皆不等因其自然不加磨礱所謂五十許字者在南面稍平處人常所撫搨故士大夫多得見之其三面猶殘缺蔽闇人不措意余審觀之隠隠有若字㾗刮摩垢蝕試令撫以紙墨漸若可辨自此益使加工撫之然終意其未也政和三年秋復宿嶽上親以氊推從事校之他本始為完善葢四面周圍悉有刻字總二十二行行十二字字從西南起以北東南為次西靣六行北面三行東面六行南面七行其末有制曰可三字復轉在西南稜上每行字數同而每面行數乃不同如此廣狭不等居然可見其十二行是始皇辭其十行是二世詞以史記證之文意皆具計其缺處字數適同於是泰山之篆遂成完篇宋歐陽二公初未嘗到惟憑工匠所説無惟人多以二公為信故亦不復詳閲余既得墨本并得碑之形象制度以歸舊觀聞之多來訪問倦於屢報乃為此譜太凡篆字二百二十有二其可識者百四十有六今亦作篆字書之其毁缺及漫滅不可見者七十六以史記文足之註其下譜成猶壁間乆幽沉晦之迹今遂歴然秦至無義不足論然李斯小篆古今所師經千三百有餘嵗而復彰兹可尚也河間劉斯立
  秦嶧山碑
  在鄒縣山南二十里亦名鄒山秦始皇東行郡縣上鄒嶧山刻石頌秦徳李斯篆書寰宇記
  始皇帝東廵羣臣頌徳之辭至二世時丞相李斯始以刻石今嶧山實無此碑而人家多有傳者各有所自來昔徐鉉在江南以小篆馳名鄭文寶其門人也嘗受學於鉉亦見稱於一時此本文寶云是鉉所摹文寳又言嘗親至嶧山訪秦碑莫獲遂以鉉所摹刻石於長安世多傳之集古録
  唐封演聞見記載此碑云後魏大武帝登山使人排倒之然而歴代模拓之以為楷則邑人疲於供命聚薪其下因野火焚之由是殘缺不堪模冩然猶求者不已有縣宰取舊文勒於石碑之上置之縣廨今人間有嶧山碑者皆是新刻之本而杜甫直以為棗木傳刻者豈又有别本歟按史記二十八年始皇東行郡縣上鄒嶧山立石與魯諸儒生議刻石頌秦徳而其頌詩不載其他始皇登名山凡六刻石史記具載其詞而獨遺此文何哉然其文詞簡古非秦人不䏻為也秦時文字見於今者少此雖傳摹之餘然亦自可貴金石録
  漢居攝墳壇刻石二
  其一云上谷府卿墳壇其一云祝其卿墳壇皆居攝二年三月造上谷郡名祝其縣名不知所謂府卿與縣卿為何官葢自王莽居攝官名日易故史家不能盡紀也其曰墳壇者古未有土木像故為壇以祀之兩漢時皆如此金石録
  漢孔徳讓碣
  葢其名已磨滅但云字徳讓者宣尼公二十世孫都尉君之子也仕歴郡諸曹吏年二十永興二年七月遭疾不禄碑在孔子墓林中永興孝桓帝王號也都尉者宙也集古録
  漢𨽻不著書撰人名氏孔君名缺徳讓其字也孔子二十世孫仕至郡諸曹吏碑以永興中立在孔子墓林中集古録目
  孔謙碣其名不甚可辨考孔氏譜得之所謂都尉君者太山都尉宙也孔融别傳云宙有七子融之次第六載於譜録者惟有謙之名見史晨碑
  漢孔君墓碣
  在孔子墓林中其額題孔君之墓文已殘缺其前云元年乙未而元年上闕二字按東漢書自建武以後惟桓帝永夀元年嵗次乙未其他有三乙未皆非元年然則此碣所闕二字當為永夀也金石錄
  漢魯相韓勑造孔廟禮器碑
  碑云永夀二年嵗在涒灘霜月之靈皇極之日永夀桓帝年號也按爾雅云嵗在申曰涒灘桓帝永興三年正月戊申大赦改元永夀明年嵗次丙申日嵗在涒灘是矣霜月之靈皇極之日莫曉其義疑是九月五日集古録
  漢𨽻不著書撰人名氏據碑孔子舅顔氏君魯親里并官聖妃后安樂里魯相河南京人韓勑字叔節復其里中繇役以尊孔子孔子廟舊嵗車見毁於秦項之際勑修立宅廟造爼豆瑟鼓之屬吏作二輿時桓帝永夀二年也集古録目
  漢韓勑碑隂題名
  自曲成侯王嵩二百河南成臯蘇漢明二百而下共六十二人孔彪孔宙皆在列中復齋碑録
  漢韓勑修孔廟後碑
  碑云皇漢帝元永夀三年青龍建酉   升布天徳帝拜大臣曽曽𤣥𤣥云云末有府君諱勑字叔節等題名十一人闕里祖庭記有永夀三年韓勑修孔子墓碑在墓林中當是此碑復齊碑録
  威宗永夀三年立其間云修飾舊宅改畫聖像立禮樂器車輿薦席墻屋壇井皆修廟事也其云謁廟拜墓謂孔墓也𨽻釋
  漢韓勑孔廟後碑隂
  碑隂凡五列所題士大夫可辨者七十人不名者八人漢人題名有稱徵試博士者此碑一人稱徵士葢聘召而不行者自第二至第五列以其後四行直書冡下復民姓名皆羣小也故不當律令後一行云永夀三年孔從事所立𨽻續
  漢韓勑孔廟後碑兩側題名
  兩題名廣不及尺長如其碑葢是刻於兩傍者趙氏録韓君後碑亦有隂豈即此耶或别有之也大中祥符年遣翰林待詔尹熈古書七十二賢賛有鐫記在其上又有知縣廟事孔子四十四代孫景同誌之文知此在孔林而為韓碑題名較然矣石之一有唐人李肱及慶歴中辛苦渝題識嵗月皆刻於漢字之上使古   侵蝕吁可惜哉𨽻續
  漢泰山都尉孔宙碑
  碑云君諱宙字季將孔子十九世孫也年六十一延熹六年正月乙未以疾卒於家官閥甚簡又或殘缺不完但見其舉孝廉為郎遷元城令遂為泰山都尉爾集古錄
  𨽻書不著書撰人名氏孔君名宙字季將孔子十九世孫後漢桓帝時為泰山都尉以疾致仕碑以延熹七年集古録目
  有漢泰山都尉孔君之碑篆額孔君名宙即融之父也歴郎中都昌長元城令泰山都尉威宗延熹六年正月卒碑以次年七月立𨽻釋
  漢孔宙碑隂
  碑殘缺其姓名邑里儘可見者纔六十二人共稱弟子者十人門生者四十三人故吏者八人
  漢吳雄孔子廟置卒史碑
  𨽻書不著名氏其奏曰司徒雄司空戒言前魯相瑛言孔子廟褒成侯四時祠已即去有禮器無常人掌領乞置百石卒史出三家錢給饗禮元嘉三年奏制曰可司徒司空下魯相承書從事選年四十通經藝者永興元年相平等言司徒司空府除文學掾魯孔龢如牒并為賛刻於後吳雄河南人字李直趙戒成都人   姓已字少卿平原髙唐人集古録目漢碑在者多磨滅此碑幸完好可讀録之以見漢三公奏事如此集古録
  孔廟置守廟百石卒史孔龢碑無額在仙源縣威宗永興元年立碑載孔子十九世孫麟廉請置百石卒史一人掌廟中禮器魯相乙瑛書言之於朝司徒吳雄司空趙戒奏於上詔魯相選年四十以上通一經者為之時瑛已滿秩 相平復以其事上於朝嘉祐中都守張稚圭按圖經云鍾繇書繇以魏太和四年卒去永興葢七十八年圖經所云非也𨽻釋
  

  到官謁孔子冢其他文字雖完皆不可次第魯相晨有兩碑皆在孔子廟中其一碑云臣䝉恩受任符守得在奎婁周孔舊寓又云臣以建寧元年到官其一碑云魯相河南史君諱晨字伯時從越騎校尉拜以建寧元年四月十一日戊子到官然則斯碑所載名晨者葢魯相史晨也金石録
  漢故司空孔公文碑𨽻額闕里祖庭記云孔林有司空孔扶碑碑録云司農孔峡碑在仙源縣墓前建寧元年立農峡二字乃傳冩之訛其文上一半皆已淪缺僅存其下九行多者十有四字碑云孔子十九世孫則泰山都尉宙河東太守彪臨魯令僖之從昆弟也順宗紀陽嘉二年六月太常魯國孔扶為司空注云字仲淵次年十一月免詳此碑之辭乃司空當國時辟史晨之父為士曹屬東閣祭酒後三十有三年當靈帝建寧之元年晨自越騎校尉拜魯相以三月丙申受命四月戊午到官既謁見聖冡遂為司空公刻 其文云五内惨惻霰然   亡父見
  以示後昆葢是懷    非表阡納壙
  之文也趙氏以為魯相謁孔子文當是不見其額之故也𨽻續
  漢史晨祠孔廟奏銘
  魯相上尚書章其畧云建寧二年三月癸卯朔七日己酉魯相史晨長史臣謙頓首死罪上尚書臣晨頓首頓首死罪死罪臣以元年到官行秋饗飲酒泮宫復禮孔子宅而無公出海脯之祠臣輙依社稷出王家穀春秋行禮建寧靈帝年號也於此見漢制天子之尊其辭補頓首死罪而不敢斥至尊因尚書以致逹而已余家集録漢碑頗多亦有奏章患其磨滅獨斯碑首尾字備可見當時之制也集古録
  魯相史晨祠孔廟奏銘靈帝建寧二年立按永興元年孔龢碑載呉雄奏用辟雍禮春秋饗孔廟出王家錢給大酒直距此終十有七年史晨復云到官秋饗無公出酒脯之祠至於自用俸錢乞依社稷出王家榖以共禋祀此葢有司崇奉不䖍旋踵廢革也孔龢碑中呉雄奏章則云奏雒陽宫此亦奏牘乃云上尚書者郡國異於朝廷不敢直達帝所因尚書以聞也樊毅
  下民   與此同
  漢史晨饗孔廟後碑
  碑云魯相河南史晨字伯時從越騎校尉拜以建寧元年四月十一日戊子到官乃以今日拜孔子冡後有天授二年馬元貞題復齊碑録
  前碑載奏請之章此碑叙饗禮之盛其補墻垣治瀆井種梓守冢皆在饗廟之後字畫亦大小不等葢史君孔林中事不一書也𨽻釋
  漢魯相謁孔廟殘碑
  文已殘缺碑云帝命英授俾相於魯吉日令辰欽謁下缺存者八行共百七字兖州石氏題為駐蹕亭前新碑復齊碑録
  首尾上下皆碎裂餘石纔有數行前有帝命筴授俾相於魯吉日令辰欽謁十四字又云春秋蒸嘗㡬以獲福葢是謁廟之文題為駐蹕亭前斷碑此亭葢在闕里趙氏著録有魯相謁孔子碑而無其説疑即此也𨽻釋
  漢博陵太守孔彪碑
  其名字磨滅不可見而世次官閥粗可考云孔子十九代孫潁川君之元子也舉孝㢘除郎中博昌長遭太守君憂服竟拜尚書侍郎治書御史博陵太守遷下邳相河東太守建寧四年月卒其餘文字歴歴可讀以其斷絶處  難續故 録然其終始畧可見矣  字皆亡為可惜也
  歐陽公云孔君名字磨滅不可見今此碑雖殘缺而名字尚可識云君諱彪字元上建寧四年七月卒金石録
  漢故博陵太守孔府君碑篆額孔君名彪歴郎中博昌長京府丞京上缺字尚書侍郎治書御史博陵守下邳相河東守以靈帝建寧四年𨽻釋
  漢孔彪碑隂
  故吏司徒掾博陵安平崔烈字威考等十三人皆博陵人復齊碑録
  漢御史孔翊碑
  熹平元年立在冢前孔子十九世孫州舉孝㢘拜御史遷中牟洛陽令闕里記
  漢孔乗碑
  君諱乗字敬山修嚴氏春秋在孔子墓林中闕里記
  漢孔林殘碑
  篆書碑石中斷字畫磨滅不可讀闕里記
  漢御史大夫鄭宫碑
  在龔丘縣墓下訪碑録
  漢御史大夫卜式墓碑
  在奉符縣北二十五里訪碑録
  
  中侯尚書尚書僕射常山
  相山陽大守以威宗延熹七年𨽻釋
  漢山陽太守祝睦後碑
  前碑不知所立人名字兩碑所載官閥夀考年月悉同而此碑有立碑人名氏及睦氏世次云故吏王堂等竊聞下有述上之功臣有叙君之徳其餘文字亦完可讀集古録
  漢𨽻不著書撰人名氏睦故吏王堂等所立其所叙述與前碑同集古録
  漢故山陽太守祝君碑頌篆額與前碑皆在應食之逆數而上十月無甲子趙徳夫金石録識於目録之下云建寧二年六月然此碑其稍漫不可識者則十有四字其可識者三百十字而十月甲子又特全好無昏舛可信而不疑况是年六月一日辛未亦無甲子惟建寧三年十月乃正得甲子朔碑所謂其二年者元年之後二年也集古後録





  寶刻叢編卷二
<史部,目錄類,金石之屬,寶刻叢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