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工商貨幣策

對工商貨幣策
作者:邱真孫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954

問:夫貿遷化居,資貨以通,守位聚人,理財為用。故龜貝贍於夏殷,金幣富於周漢。頃國弗崇侈,而府無盈儲,賦不加厚,而黎庶彌貧,實由貨重物輕,以臻斯弊。若有單子推權之宜,賈生斂散之術,其具陳之。

對:臣聞哲王之統俗也,陳貨洪範,通有無之用;取市噬嗑,致交易之所。至乎九府立其法,資幣諒其宜,蓋理本救人,而輕重隨代。故周景鑄金,穆公規其實;漢文造幣,梁傅議其違。雖貫朽費濫,而市非物輕;粱肉不匱,而家非貨重。何者?淳樸既散,澆偽成俗,惰農奪其歲功,徇利昧其日用。所以負販盈廛,分穀布野。崇朝思餐,則物不得貴;爭利因阜,則貨不得賤。故弋綈雖禦國之所先,烝人乃乂邦之攸本。故賈誼慷慨陳力農之戒,仲舒殷勤明重穀之說。今宜思五土之宜,勤三時之務,教養殖人,常課田畯。重遊適之賦,輕力穡之役,師李悝於魏邦,式蔡癸於漢代。用能遺穗委畝,紅粟露積,垂拱岩廊,擊壤衢巷,詠歌升平,豈不盛歟?臣學不師古,識昧政化,勉酬枉問,敢獻瞽言。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