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四(甲子乙丑编辑

○就聘南闈舟中作编辑

海氣衝人愁未已,江風吹我出愁城。滿船秋色渾無賴,一路衣冠漸有情。遠岸潮平帆影直,中天月墮酒旗明。短篷穩臥潼陽吏,不向前途道姓名。

○到江口编辑

金川門外駐蘭橈,枕上誰家紫竹簫?兩度秋光來白下,一生風味愛南朝。銀砂落日無王氣,血戰餘聲有怒潮。滿眼琳宮好雲物,蘆花剪雪正千條。

紅牆蕭寺小門開,片片斜陽落葉哀。海色夜涼雙雁語,江心人靜一燈來。風搖逆水青天動,鍾打空山白浪回。擬挾金尊吹玉笛,高歌先上鳳皇臺。

○入闈编辑

仙樂嘹嘈沸綺筵,滿街宮錦曉風天。紅裙莫訝簾官少,道掛朝衣已六年。

敢雲眼似光明燭,且喜心如不動帆。帶入闈中示同伴,當時落第淚痕衫。

○分校编辑

沉沉棘院華堂開,戰酣萬蟻鱗甲來。主司峨冠南面坐,簾官梯幾東西排。一十八人眼如漆,一十八枝筆植鐵。硃字迷離照眼紅,疑是諸生心上血。披砂撿金金未收,暗中默禱心中求。榜後但聞舉子怨,此時誰識簾官愁。百鳥叢中一鶚見,再拜親標某官薦。朱衣可得點頭無,偷眼還看主司面。孫山以外雖漫漫,我誓加墨心才安。紅勒欲下不輕下,訓誨還當子弟看。可惜一卷文超群,《五經》紛綸並大春。主司搖手道額滿,怪我推挽何殷勤。明知額滿例難破,額內似渠有幾個?獄底生將寶劍埋,掌中空見明珠過。吁嗟乎!科名有命文無功。君不見,李方叔、蘇文忠?

○與商寶意司馬宿王禹言太史齋中,臨別奉贈编辑

鸞飄鳳泊一千年,流水行雲意灑然。但使人間喚生佛,勝教天上作頑仙。

烏衣巷裏解鳴珂,月下彈箏燈下歌。半榻梅花同日別,一官偏惱兩人多。

新將錦石搗流黃,應索琅琊繡裲襠。寄語青溪張好好,好風果屬往來商。(公納秦淮張姬,故調之。)

千行《水調》入秋雲,一卷文傳記錦裙。欲使青蓮低首拜,南朝只有謝將軍。

三更風卷紫羅紗,春雨盈盈損蠟花。為我當年惆悵事,自敲檀板撥琵琶。

蓬海升沉話寂寥,江州司馬莫蕭騷。詩人都到青雲頂,誰領湖山訪六朝?

○殘雪编辑

捲簾殘雪望無窮,世事方知色即空。萬片落花何處去,數聲流水一年終。陰陽爐炭思玄化,冷淡生涯怕熱中。逐漸闌珊誰護惜,為渠容易惱春風。

一夕天風洗素妝,六宮粉黛減容光。早教醞釀成霖雨,敢為飄流怨太陽。湘水自沉青玉案,山人還戀白衣裳。遼城鶴去無多日,收拾蓬萊萬斛霜。

北斗離離柄指春,散花天女尚留痕。心虛解脫汙泥累,身隱能全日月恩。江上一蓑誰把釣?酒家雙屐自關門。蹇驢此際詩情好,半在山橋半水村。

一別青天路已遙,江山容得幾瓊瑤?敢橫要路招人掃,且學輕冰著雨消。去有後先分冷暖,住無高下任飄搖。輸他柳絮顛狂甚,轉得因風上九霄。

風前無計挽神仙,目極齊州九點煙。涓滴暗添春水色,數峰留到夕陽天。人來銀海初分界,鳥踏龍沙漸有邊。惆悵玉鉤斜畔路,年年羽化泣嬋娟。

連日開窗白渺漫,今朝紅出小闌干。風前粉蝶分飛易,笛裏《梅花》不落難。素女歸時春半夜,玉山頹處日三竿。幽人擬踏層冰去,六月峨嵋頂上看。

相看心跡喜雙清,家本蓬萊舊玉京。已逐樓台生厚薄,尚嫌黑白太分明。瓊漿早識來時路,膏雨常留去後名。記得水精簾下事,梁園回首不勝情。

○哭季父健磐公编辑

瀟湘秋色粵江煙,拜別西堂夜雨天。遠隔風沙家萬里,亂傳生死信三年。蓮花幕底黃金盡,桂樹山頭白骨懸。慟哭寒雲虛設位,東山小謝倍淒然。

○送三妹於歸如皋编辑

好扶花影上雕輪,珍重高堂最愛身。一日尊前分手足,十年門內失詩人。同騎竹馬憐卿小,略贈荊釵笑我貧。惆悵官羈難遠送,大雷書寄莫嫌頻。

○哭蔣靜存編修编辑

文場誰復援蝥弧,楚些空招宋大夫。九陌花開同立馬,五更春好忽啼烏。琴書零落空堂冷,兒女參差小鳳孤。分手河梁才幾日,音塵渺渺隔黃壚。

春蘭秋菊自英華,走馬千年白日斜。死解玄言王輔嗣,生能經世賈長沙。塵封玉署如椽筆,霜冷官家賜葛紗(和上《消夏》詩,賜葛二匹)。多少詞臣盡回首,一時愁對上林花。

明知路十原難老,爭奈山松悵失群。一榜少年今剩我,九原才子又添君。荀郎阿鶩春誰嫁,稚子南州路隔雲。遙寄清商三調曲,聲高要使彼蒼聞。

○即景编辑

牙簽雜與簿書排,欲索新詩每誤開。搖蕩風簾花萬點,一庭梅雨帶秋來。

○李昌穀有馬詩二十一首,余仿之作劍詩编辑

不試千秋寶,高懸萬物驚。羞隨健兒去,斬刺立功名。

太乙下龍堂,閶門匹練光。六州爭聚鐵,難鑄雪肝腸。

斷柄蝕胡沙,長梢鋸鐵叉。陰晴頭欲現,新舊血交花。

白走一條煙,三更風滿天。生王頭不貴,何必煉神仙。

爾欲吳王我,魚盤殺氣多。誰知劉節度,飛電繞身過。

棄擲莓苔裏,光能射斗牛。當作犁耙用,神鋒讓曲鉤。

徒報嚴仲仇,不濟荊卿事。笑指雷公爐,純鉤識羞未。

似雪消塵念,如松耐歲寒。摩挲日三五,當作美人看。

耳熱悲歌處,平生最憶君。橫磨十萬口,交付與朱雲。

永斷不平事,甘心死匣中。世間諸將老,若個識雌雄。

小隊逐黃獐,琅琊鐵裲襠。君王懷老物,臣是舊幹將。

爪發爇淋漓,猿公雜嘯啼。但求名器就,誰解惜夫妻。

玉勒騎飛馬,金刀掛在身。坐來無一語,知是報仇人。

海角飛殘月,空堂作亂波。南山北山處,被髮有人磨。

事急方求子,洪爐不煉銅。夫人小匕首,誤認作青龍。

半夜孤燈坐,空梁一頭墮。笑問薑伯約,膽可如升大。

聖鐵含灰古,焦銅帶血新。鑄時頻禱祝,切莫賜忠臣。

氣走蛟龍窟,心爭日月光。文章奇絕處,人道太鋒铓。

材大難為售,高鳴笑爾勞。中原千萬戶,個個用鉛刀。

傾城求一見,想見古時尊。縱使無情鐵,能教不報恩。

虜平歸塞早,雪大上天遲。棄擲風塵裏,猶能斬亂絲。

開匣秋風起,藏身片語無。方知至神物,舒卷任風胡。

○放歌三首编辑

萬物化灰泥,灰泥畢竟有。灰泥日積地日高,青天摩挲應在手。歲華去我如飛煙,我思其誤在從前。盤古力爭不肯老,至今美色人人好。

十二萬年天壽短,羲和持鞭不肯緩。開闢以前安可知,我恨不得親見之。願持竹一竿,下搜黃澒後,上搜青雲端。地盡天窮搜不止,此竹削成天外史。

子有衣裳須曳婁,子有車馬須馳驅。英雄百事百不理,朝朝暮暮歌《山樞》。君不見軒轅黃帝上天時,當時萬物爭相隨?黃帝哀號不開口,留下人間一杯酒。

○沭陽移知江寧,別吏民於黃河岸上编辑

五步一杯酒,十步一折柳。使君乘車行,吏民攀車走。父老泣且言:「使君無他奇,虎不渡河蝗亦飛。只有小大獄,十日無留遺。」胥吏泣且言:「使君無他好,不察淵魚矜苛廉,不容抱牘施奸巧。每日放衙歸,無事關門早。」我聞此言感知己,兩年自負如斯耳。斜陽策馬一回頭,哭聲漸遠河聲流。

○交印编辑

前印欣已交,後印喜未至。分明宰官身,而無宰官事。人生此最樂,一刻千金貴。賓朋間何闊,張飲置歌吹。我亦愛遊閑,往來屏車騎。朝尋鍾阜煙,暮拾橫塘翠。除道哂要章,微行訪稚季。青衫有時濕,赤棒無人避。櫪馬暫脫銜,籠禽偶展翅。汲汲常顧景,匑々無所畏。小大莫從公,老子妨人戲。

○上元許令同官甚歡,薦刺亳州而部選建寧司馬,例不能留,情不能已,故有是詩编辑

十里秦淮楊柳灘,《驪歌》新唱小長幹。三遷好事聞方喜,五月同寅別轉難。江上秋聲催鼓角,車邊旗物漸班蘭。遙知一片西湖月,又被詩人馬上看。

初聞海外借班超,更說參軍薦鮑照。分野未容星兩照,書銜應綰綬雙條。一州斗大朝聽鼓,五嶺盤空暮射雕。此去鼇江定回首,子規聲裏別南朝。

官稱司馬便多情,落日青山載酒行。嶺樹秋高雙旆遠,妻孥累少一帆輕。風琴野鶴君行李,錦字花箋我姓名。安得將心寄楊柳,依依送到越王城。

○書戒石(宋高宗戒石四語太簡,衍為六章)编辑

戒爾縣尹,爾亦生民。服官而仕,於民獨親。朝食其地,暮稅其人。曰由我生死,由我富貧。垂髫戴白,爛其盈門。靜言思之,如之何勿仁。

唐虞既遠,象刑不作。《周官》既亡,府胥無祿。承符手力,眈眈虎目。官能用吏,吏如手足。吏能用官,官為荼毒。製之有道,豈曰笞樸?

其道維何?太阿在己。衡定物呈,水平浪止。不察淵魚,但除蠆尾。初或毀之,繼而自喜。彼君子兮,惠我鄰裏。吾儕小人,殺人有禮。

莫高爾門,門閉則昏。莫多爾符,符出吏呼。莫厭訟堂,吾將以為房。莫畏絲棼,非德莫如勤。不自以為聰,終無大聾。常自覺其廉,滿面沾沾。

立政勿異,求名勿專。虎不渡河,古稱偶然。兩稅無差,撫字賴焉。五聽得宜,教化在焉。八頌扇和,六管崇厚。仁在義先,理居情後。

何以寫心,單父鳴琴。無以為家,河陽種花。莞爾而笑,前有桑麻。民既信我,無所不可。我既愛民,民皆子孫。淮陽召耶,官爵大矣。桐鄉祀耶,死遺愛矣。

○于蒍于(元德秀歌於東都,其詞不傳,余為補之)编辑

五鳳樓前,日重輪兮。惟天之近,使我民與天言兮。(一解)相彼嘉禾,陳陳於倉。宛彼柔絲,龍袞緌裳。農夫之耒,蠶女之筐。何圖今日,得見君王?(二解)東都沃地,石田則有。東家豐年,西鄰或不。君所到兮,臣所告兮,未可以為概兮。臣親自炊薪,而誰煬其灶兮!(三解)供張奢儉,可以觀臣。風尚貞淫,可以觀民。勿征壤奠,而爻閭相見。勿飲瑤池,而《卷阿》賦詩。九乾之和,萬邦之歌。(四解)弘農得寶,石綠空青。大笠侈袖,高唱娉婷。臣乃病夫,以心為聲。未移二蠙,願慶三登。敬命樂工,聯袂而賡。上達四聰,天聽和平。(五解)

○府中趨编辑

巍巍天門開,朝賀有常期。沉沉長官府,晨趨無已時。束帶候雞唱,腰笏事奔馳。眾人已宛在,後至顏忸怩。坐守鼓角鳴,音響止復吹。名紙如梵夾,作字蒼蠅微。起居稱萬福,願得尊者知。尊者方欠申,起問夜何其。司閽有酒氣,傳入猶狐疑。息氣坐寒廨,閉口忍徂饑。音旨忽然下,大旱得雲霓。材官麾以肱,鳥散而雲歸。出門看白日,頹陽已熹微。明日戒更早,後日將毋遲。國事耶,民瘼耶,將軍者約耶?

○出東門编辑

出東門,有客從西來。客不西來,東門之車奔如雷。待來而不來,客怒作色相疑猜。(一解)芻三十車,禾三十車。隸人涅廁,楲窬與俱。罔或不供,汝則罪有餘。(二解)得斝求壺,捉雞索鳧。匪壺鳧之為取,取汝所無。(三解)門前水渾,門內水清。清以為名,其貌獰獰。大官昂首坐,小吏圈豚行。(四解)天陰雨淒淒,長跪大道左。學鴨自呼名,兩頰紅似火。指向蔡興宗,此中正是我。(五解)欲臥強之食,欲食強之饑。非所喜而笑,非所怒而笞。腰膝不自持,而況法令為!(六解)吞爾不搖牙,咀爾不擊齒。乃公喉有聲,萬口一齊止。愛之則生,逆之死。長跪啟乃公:識一「丁」字,何如挽兩石弓?(七解)

○俗吏篇编辑

勸食升米把酒止,古來作吏俗而已。矧我作吏赤緊全,請言其俗一囅然。三年沒階趨下風,九轉丹成拜跪工。金雞初鳴出門去,夕陽來下牛羊同。有時供具應四方,縫人染人兼酒漿。有時迎謁跪道左,掀公於淖猶袞裳。祝融不許子同夢,新宮半夜攸光。捕蝗那管汝曷死,劉虞露冕橫秋陽。衣服學為成慶畫,參軍來從屋漏旁。《周官》三百六十職,佛經萬劫千災殃,頃刻教汝一身當。大府文深日怒嗔,小吏文巧舞殺人。鼓吹一部肉雷響,鐵鎖千行環珮喧。高坐腰輿織路途,居家日日別妻孥。豬肝久食客無聊,重疊書來請絕交。有時切切私自語,明日出門無所去。裏保催公速下鄉,死人橫陳三兩處。

○火災行编辑

七日融風吹不止,鳥聲嘻嘻呼滿市。縣官此身如沙禽,中夜時時驚欲起。出門四顧心慘裂,天地爛如黃金色。文武一色皆戎妝,奔前滅火如滅賊。金陵太守氣尤雄,獨領一隊當先鋒。出沒黑煙人不見,但聞促水聲朦朧。水龍百道橫空射,倒卷黃河向天瀉。蚩尤妖霧青山崩,黑連烝土白石化。須臾半空飛霹靂,赭瓦頹垣如擲戟。不聞知命避岩牆,但見橫屍委道旁。春風雨滌新焦土,夜月霜淒古戰場。我聞為政無近名,水懦火烈調其平。行火所焮表火道,書其焚室寬其征。此外姝姝皆小惠,禁民夜作徒紛更。從來心如焚,不必額盡爛。果然曲突有周防,何至衣冠坐塗炭。白日青天莫放懷,朽株枯木能為難。

○捕蝗歌编辑

蟈氏燒牡鞠,本屬衰周文。螟螣付炎火,諸氓自祈神。豈有為後稷,一手一足勤。劉蘭不捕蝗,其歲乃大穰。劉澄剪蟲穢,民乃呼災殃。如何姚元之,作俑為官常?當時猶可,今日殺我。蟲子如煙,符急如火。監司節鎮浩呼洶,文武攘臂趨如風。頃刻赤地三十里,小民畏官勝畏蟲。東之丁男調向西,丁男不足佐以妻。古從三軍六十免,今搏羽孽全家啼。舊麥未斂?,新秧栽未齊。舍己而芸人,墨翟猶嗟谘。民若此,官何如?但見酒漿廚傳紛追呼。東阿大夫通苞苴,不然何以全名譽。捕盜不善波及鄰,捕蟲不善殃全村。(下缺)

 卷三 ↑返回頂部 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