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四 小倉山房詩集
卷五
卷六 

目录

卷五(丙寅戊辰编辑

春柳编辑

已讓梅花一著先,尚傳芳訊早春天。驟開青眼如相識,拋得黃金便少年。十里遠遮江店小,半生閑抱酒旗眠。東皇有意相憐惜,莫使橫陳大道邊。

牽雲曳雪滿關河,如此纏綿奈客何!學舞幾時才長大?倚闌終日作嬌波。春閨離恨風前遠,故國斜陽笛裏多。自笑青袍人照舊,那堪重唱《叛兒歌》。

靈和殿裏舊心情,移種江南百感生。腰折難禁春雨重,花高易惹晚風驚。也知上苑長離別,不管何人且送迎。聽說輕狂聽惱懶,亂梳頭發過清明。

嫋嫋鵝黃貼地柔,秋千扶影出牆頭。受風身比群花活,照水眉生滿鏡愁。古渡有誰嘶白馬?酒家無處不青樓。千條萬緒情難盡,舞到黃昏尚未休!

秦淮小集座有歌郎,上元許令目懾之,郎亟引去,余迂許憐郎而調以詩编辑

五月蟠桃花事新,眾仙同日詠宜春。傳呼驚聽劉安到,口斥嫦娥避寡人。金燈紅照柳千行,風動珠簾鳥忽翔。惆悵秦淮花兩岸,南河春色北河霜。

秦淮襍詩编辑

春愁原屬杜司勳,況復繁華領白門。六代雲山一河水,爭禁人到不消魂。

《金縷》飄殘《玉樹》終,流珠人去彩雲空。只留幾點漁陽鼓,打出燈船面面紅。

放衙時節蔣山青,看卷紅旗出訟庭。傳語前騶莫嗬殿,沿河方愛管弦聽。

無緣打槳送春潮,有意搴帷認板橋。深夜風停街柝靜,隔牆還有一枝簫。

楊枝婀娜竹枝柔,百囀流鶯唱未休。高寫零丁招客賞,清商幾部屬蘇州。

春風無力酒旗低,十幅湘簾一剪齊。遮莫游魚吹雪上,琵琶聲急水亭西。

家家脂粉墜殘紅,無數眉痕學遠峰。水為情多流不去,秋來處處長芙蓉。

丁福王元態各清,康郎風調更橫生。使君便是《群芳譜》,能與凡花辨小名。

鷹師霍霍意氣粗,諸王啞啞白頸烏。前船丹珠歌《小海》,後船青溪載小姑。

籠袖驕民隊隊過,茶坊到處喚廝波。貪花風雨偏來往,半是齋娘半浪婆。

幾番邀笛坐胡床,消受青奴一味涼。擬奏尊官乞恩假,河陽潘令種花忙。

都知錄事局全差,且向東京記夢華。一語殷勤勸楊柳:惜春人去莫飛花。

宿陶紅棲隱寺題壁编辑

層樓高閣倚雲開,舊識禪堂老辨才。寺為迎官將徑掃,我因呈佛帶詩來。馱經白馬西廊係,照壁紅燈小吏催。一局殘棋一窗月,招僧同賭菊花杯。

逾月再至見江孝廉和章,喜疊前韻编辑

蕭寺重遊笑口開,多情江令費詩才。偶將鴻爪留痕在,不料牙琴渡海來。殿角燈孤僧影小,江山秋早磬聲催。兔葵燕麥應憐我,前度劉郎又舉杯。

冬月又至則和章盈壁矣,再疊前韻编辑

野花開盡筆花開,《小雅》才兼《大雅》才。三度弦歌傾耳聽,一村珠玉上牆來。僧知避俗門多閉,人不能吟鳥亦催。我願大行鄉飲禮,遍酬詞客一金杯。

雨過编辑

雨過罷焚香,梅花落印床。原非棲枳棘,爭敢薄淮陽?有誌為民母,無心學吏商。只嫌空鹿鹿,方寸舊都荒。

挽施曼郎(有序)编辑

蕪湖秀才施曼郎,有衛玠之稱,工詩愛潔。讀余《春柳》詩,屢寄聲道意,病不果來。死後,其友秦澗泉索詩以弔。

江南才子淚如絲,來說瓊林損一枝。金谷未窺潘嶽貌,秋墳已唱鮑家詩。梅花愛好春風去,黃卷無靈白骨知。惆悵山松歌《薤露》,不同歡笑只同悲。

冬日往揚州阻風永濟寺,贈默默上人编辑

入門修竹倚雲栽,小脫朝衫坐綠苔。石幕勢吞高殿起,江帆影射畫堂開。阻風莫悵前程緩,失路方能福地來。喜對高僧頭似雪,月明同上講經台。

揚州回泊燕子磯,登亭望雪编辑

來回剛十日,船到正江晴。望雪還登嶺,貪閑未入城。寒花侵月魄,凍雨入春聲。且傍荒灘宿,孤鴻替打更。

不到千峰上,安知萬象空?高山頭既白,殘臘歲將終。絕頂荒亭雪,孤身四面風。憑闌心忽動,月起大江中。

漂母祠编辑

千金一飯尋常事,不肯模糊是此心。我受人恩曾報否?荒祠一過一沾襟。

感懷四首编辑

江城宿霧曉陰陰,偷得閑身病屢侵。萬古少圓唯月色,四時多恨是春心。少年好景風前憶,花底斜陽雨後尋。二十詞臣三十吏,名場容易感升沉。

三春何處不煙沙,兩眼能看幾片花?愁對青雲生白髮,且將紅粉當丹砂。一官奔走空皮骨,萬事艱難閱歲華。惆悵輸他貴公子,五更沉醉阿儂家。

黃鸝遙對酒杯歌,似報江南又綠波。照我忽驚新月白,回頭唯覺古人多。花無菊婢秋將近,面有髯奴老漸磨。九十日春春不少,可憐人自要蹉跎。

斷無名士不蕭騷,騎馬年年上板橋。笛裏江山懷故國,酒邊風雨送春潮。花開官署枝枝倦,鶯過清明日日嬌。安得新蒲為彩筆,盡書心事一條條!

迎春编辑

迎春莫怪春難見,好處從來過後知。隔歲梅花報芳信,倚門楊柳望歸期。無邊暖漏聲聲促,有腳青旗步步移。料得東皇非長吏,不應嫌我出郊遲。

送春编辑

《驪歌》樹上子規聲,報道東皇出郡城。久住似嫌芳草老,輕裝不帶落花行。從今時節都無味,留贈雲山尚有情。早識相逢遽相別,當初翻悔下車迎。

詠史编辑

武帝英雄主,叱吒動八荒。旌旗十八萬,遺恥雪高皇。馬來大宛國,頭懸南越王。《秋風》歌一曲,援筆能文章。汲黯老匹夫,山東一木強。作令便為恥,積薪語更剛。動請先斬臣,批鱗相抵當。當時竟殺汝,如鼠投沸湯。不冠而見之,於帝更何傷?帝終不出此,容黯老淮陽。吾嘗掩書卷,此處長思量。

儒者桓君山,彈琴天子側。偶見宋公來,慚顏深踧踖。君王愛泛聲,一彈奚足責。亡何爭讖書,叩頭竟流血。所論豈不臧,天子惡其直。毋乃意狎之,將威脅琴客。始悟宋大夫,自重立臣則。

公孫帝西蜀,馬援來叩門。為設舊交位,不忘主與賓。過車必磬折,贈衣周寒溫。援乃退而笑,子陽妄自尊。後世有蕭韶,且忘斷袖恩。士遜托心期,終招顏竣嗔。人貴如輪回,都忘前世因。長拜井底蛙,公然古之人。

子房非正士,可傳惟一椎。自見黃石公,陰險靡不為。為韓非其心,滅韓皆其計。不肯立六國,韓宗遂隕地。野雉幸辟陽,夫妻義已絕。立賢不立長,殷周有成跡。胡為召四皓,為之張羽翼?老人見厚幣,來如飛鳥捷。龍準木強人,傷哉為所劫。長陵骨未寒,殺子及其妾。北門奪軍時,四皓骨已朽。借使木未拱,能安劉氏否?報韓既不成,報漢復何有?所以子辟疆,竟請諸呂王。誰能為此謀?貽謀自子房。

東漢恥機權,君子多硜硜。悲哉陳與竇,謀疏功不成。其時涼州反,有人頒《孝經》。意欲口打賊,賊聞笑不勝。雖無補國家,尚未遠人情。一變至南宋,佛行而儒名。希哲學主靜,人死不聞聲。魏公敗符離,自誇心學精。殺人三十萬,於心不曾驚。似此稱理學,何處托生靈?嗚呼孔與孟,九泉涕沾纓。

地道本無成,女子從夫多。妲己賜周公,《螽斯》或可歌。高褷何麼麽,掩面學太公。可憐青溪柵,夭桃啼春風。狎客既已赦,美人胡獨誅?毋乃拒晉王,逢迎獨孤歟?不格君心非,宣華即麗華。終日對阿雲,哄聲時滿家。

臺城懷古二十四韻编辑

五代干戈際,蕭梁最不同。秀才成帝業,名士有英雄。武自騎兵擅,文能金海通。雍州西伯起,白下永明終。勸進書隨例,臨軒道獨隆。瘡痍扶士女,禮樂薦蒼穹。口敕疏經義,腰圍損聖躬。新聲十篇雅,宮體一家風。妖夢中原入,禪心玉座空。嚴關矜鐵牡,茀矢喪銀童。少海光先掩,牟珠照忽窮。長戈摏魏闕,短腳犯重瞳。豈忘沉溪竹,偏頒鍛鐵工。傾葵陽獻土,射日早彎弓。婚偽求王謝,繩真縛老公。江聲搖戰鼓,文物變沙蟲。佛看君王餓,花迎野獸紅。天威雖鎮定,日角已疲癃。主父無殘颭,橋山有殯宮。舍身歸小豎,殘局泣湘東。法會斜陽外,台城衰草中。紙鳶迷信息,楝樹減青蔥。松影蒼崖古,經聲杜宇恫。唐朝八丞相,疑是報神功。

董賢玉印歌编辑

董侯夜醉麒麟殿,漢王傳璽不傳印。璽墜千年印獨存,傳觀猶帶桃花暈。雙螭戍削陰文裂,衛將軍董字堪識。想見郎官美麗時,人面玉顏如一色。郎官傳漏殿上行,顧盼能使椒風清。高皇天下一笑與,乃祖轉愧銅山輕。並後匹嫡一身兼,三十六宮難為情。大賢居位美如許,孔光俯伏單于舞。莫道和柔侍禁中,亦頗知賢薦何武。一朝龍去鼎湖天,頓首東廂狀可憐。熏香傅粉人歸矣,露眼嘶聲賊儼然。傳呼收印印早交,委命豈待金吾刀。絕勝漢家老寡婦,兩手握璽徒忉忉。漢朝家法良草草,外戚橫行母后老。不容舊寵戲金丸,翻許新皇鑄剛卯。摩君玉璽不勝情,憐君福過使災生。當時用印誅賊莽,未必書傳佞幸名。

題嚴子陵像编辑

一領羊裘水氣寒,自來自去白雲灘。教陪天子同眠易,要改狂奴舊態難。星宿張皇乾象動,君臣彼此故人看。千秋欲解還山意,只問江頭老釣竿。

古銀杏為火所焚编辑

半夜木鳴天忽曙,空山無人火在樹。槎丫散作金黃雲,九天灰落煙紛紛。黑風迸裂空心血,枝枝葉葉飛晴雪。孤根一氣共死生,倒燒直下三千尺。上焚碧落星辰散,下熏無極黃泉熱。天地焦枯會有時,人力難施空歎息。憶昔當年種六朝,曾同春薦佐含桃。摩挲嬪御青絲絡,披拂將軍白玉絛。亡何歲月如流電,到眼齊梁人不見。斡排元氣更千年,獨立江風當一面。人間用材不用長,八尺九尺皆棟樑。敗樗鉛刀易斫削,白檀上手多觸傷。爾形倔強撐宇宙,自合棄置來僧房。雲雷坎珣遲變化,魂魄光明怒太陽。一朝炫耀脫骨去,勝入灶下當柴桑。啞啞烏鵲休愴神,巢焚廈傾理所存。君不見老僧躑躅樹下悲,遮雲護日今為誰?

丈洲编辑

身非鳧雁水為家,日日輕篷傍淺沙。蘆荻也知官吏到,隨風吹送滿船花。

水國灘荒頃刻生,暫時弓尺欠分明。長官作奏須珍重,賦入司農鐵鑄成。

舟中畏風编辑

鎮日舟中眼倦開,雪花脈脈上輕苔。東窗關後西窗啟,猶喜風無兩面來。

晚坐编辑

晚坐碧波上,飄然白練裙。月高沙鳥語,煙盡水天分。洲荻響成雨,漁燈紅入雲。更深尤可喜,官鼓斷知聞。

閒遣编辑

瘦腳白翎老鷺鷥,對人飛入梅花枝。大江浮天月皎皎,小舟係樹風絲絲。開窗好在有山處,上馬正逢無雨時。野行十日幽趣熟,胥吏學官偷詠詩。

洲上寄同官許南台(時亦有丈洲之役)编辑

雙驅鎮日白門東,芳草催人上短篷。一夜江雲如墨色,知君同在浪花中。

好詩難與官同作,新俸常愁鶴要分。此日煙檣沙鳥外,吟聲過盡楚天雲。

莫把江租增冊上,恐教柴價長城中。東南民力今何似,不進盈餘是聖衷。

盈盈一水路悠悠,君在南洲我北洲。可有新詩來作答,只題花葉付中流。

嚴助编辑

嚴助當年上大夫,張湯小吏沒階趨。今朝湯貴看嚴拜,勉強人前手一扶。

哭鄂文端公编辑

朔風寒雨九衢昏,神化丹青失重臣。薄海盡傳遺疏稿,不才曾是受知人。魂依大袷歸清廟,星冷長河換早春。十載回天兼捧日,詔書哀悼莫嫌頻。

當年遭際遇先皇,曠古恩榮話最長。如朕親臨朝出塞,為卿眠食夜焚香。訏謨語密青蒲暖,顧命身孤玉幾涼。怎怪報恩心力盡,旁人聽也淚沾裳。

魏公風節晚香深,病革頻邀玉輦臨。五嶽祈年明主意,九原薦士老臣心。邊疆功過青天在(改土歸流事由公始),將相榮華碧水沉。他日近郊三百戶,看人編作《宰官箴》。

宮門扶杖立雲端,歎息才人向百官。我已江南逐升斗,公偏東閣費盤餐。華堂下拜千年別,綠野招魂一水寒。從此青琴愁獨抱,天涯《白雪》向誰彈(公賜餞小紅園)

偶見编辑

柳絮風吹上樹枝,桃花風送落清池。升沉好像春風意,及問春風風不知。

王孟亭飲判花軒,以幾上漢璧分韻,得「花」字编辑

一雙拱璧來誰家?淒淒古血生陰花。無心傲世去圭角,有光照人如雲霞。匹夫手冷白玉墮,公子春歸明月斜。惆悵漢庭好皮幣,十三陵寢空煙沙。

奏擢高郵牧部議不果编辑

青鳥含來鶴料符,王喬未許脫雙鳧。謫仙自愛稱郎好,不願銜書下大夫。

乾隆丁巳余落魄長安,金陵人田古農見而奇之,哀其饑渴,沽酒為勞。未十年余宰金陵,古農已為異物。求其子孫,以詩告墓编辑

欲報長安一飯恩,破牆流落小兒孫。難忘往日窮途淚,不洗青衫舊酒痕。萍水再逢風不偶,山河如夢客消魂。重泉此際應知我,玉笛親吹到墓門。

哭侯夷門编辑

天心最仁厚,往往薄騷人。不朽千年筆,難延一命身。(下缺)

 卷四 ↑返回頂部 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