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七(庚午辛未编辑

挽副憲趙學齋先生(名大鯨,杭州人)编辑

日斜庚子歲匆匆,星隕湖山半夜風。直道一生形顧影,文章四海水朝東。烏台人去黃封在,紫府仙歸絳帳空。爭奈九原難瞑目,庭萱百歲淚猶紅。

手把山陽笛一枝,素車入哭酒盈卮。還家已在聞哀後,知己終思未遇時。老屋半間無宿草,招魂滿壁有殘詩。滄桑細與郎君說,涼雨黃昏鬢欲絲。(枚送王卿華詩一聯云:「風懷似我能憐我,客路逢君又別君。」公逢人誦之。)

慰廣文虞東皋以老被劾编辑

從古廣文先生官不飽,鎮日盤堆苜蓿草。先生時愁苜蓿清,苜蓿還嫌先生老。先生獵纓而坐歎且籲,將使搏熊逐麋鬥力乎?若然甚矣吾衰也,否則伏生轅固方登車。我道君毋憂,麥禾各有秋。君不見迦陵宰相公同年,身拖紫綬歸黃泉?又不見孟亭太守公同官,方掛角巾尋古歡?貴者先亡賤者在,閑中歲月君須愛。種成桃李滿人間,收得桑榆歸物外。先生聞之大喜酣千鍾,自署「城南老禿翁」。放手劃成岣嶁字,開懷吹出黃農風。忽聞天子南巡詔,白頭又照煙波笑。想作飛熊學太公,廣張三千六百釣。(先生將獻詩)

題《張憶娘簪花圖》(並序)编辑

康熙初,蘇州倡張憶娘色藝冠時,好事者蔣繡穀為寫《簪花圖》。一時名宿尤西堂、汪退穀、惠紅豆諸公題抃裙褶幾滿。亡何,圖被盜。跡之,在揚州巨賈家。繡穀子盤猗以他畫贖還。余至蘇州,事隔五十餘年,開卷如生,惜無留墨處矣。為五絕署之紙尾。

百首詩題張憶娘,古人比我更清狂。青衫紅袖都零落,但見真珠字數行。

五十年前舊舞衣,丹青留住彩雲飛。開圖且自簪花笑,不管人間萬事非。

想見風華一坐傾,清絲流管唱新聲。國初諸老鍾情甚,袖角裙邊半姓名。

身後揚州又往還,芳魂應唱《念家山》。《蘭亭》肯換崔徽畫,贖得文姬返漢關。

當日開元全盛時,三千宮女教坊司。繁華逝水春無恨,只恨遲生杜牧之。

姑蘇臥病编辑

一床高臥闔閭城,五月黃梅聽雨聲。楚客心孤應有病,吳宮人住豈無情。風多樹影當窗弄,夜短燈花到曉明。肯放襟懷肯行樂,中年已見雪千莖。

病中謝薛一瓢编辑

先生七十顏沃若,日剪青松調白鶴。開口便成天上書,下手不用人間藥。口嚼紅霞學輕舉,興來筆落如風雨。枕秘高呼黃石公,劍光飛上白猿女。年年賣藥厭韓康,老得青山一畝莊。白版數行辭官府,赤腳騎鯨下大荒。故人忽罹二豎災,水火欲殺商丘開。先生笑謂雙麻鞋,為他破例入城來。十指據床扶我起,投以木瓜而已矣(命以木瓜代茶)。咽下輕甌夢似雲,覺來兩眼清如水。先生大笑出門語:「君病既除吾亦去!」一船明月一釣竿,明日煙波不知處。

謝吳令魏濬川問病编辑

故人旌節駐三吳,肯辱高軒為病夫。隔歲雲泥分吏隱,對床心跡共江湖。鴻飛碧海煙波淡,雨過黃梅木葉粗。更有閑情談玉石,問君曾得水蒼無?

老將行编辑

黑肖將軍騎白馬,年年獨獵陰山下。拔劍時同霹靂爭,揮鞭慣把旋風打。手中辟地一千里,麾下偏裨半金紫。刮骨堂前召伎歌,論功殿上揮拳起。酒氣時熏甲帳中,名王擒出煙塵裏。於今蕭蕭兩鬢霜,日餌雲母彈清商。朝廷數遣問邊事,《素書》幾卷存金箱。朝聽禪白社,暮種瓜青門。圖形不去涅面痕,血甲血裳示子孫。

已涼编辑

已涼天氣病初消,小市長陵宛轉橋。裝罷金星風送月,魚山神女降弦超。

旗亭畫壁唱新詩,重托王昌寄柳枝。滿架豆棚秋有露,藕花風裏說相思。

官奴未敢呼卿字,《團扇》終須記曲名。聽說張星天上住,七條弦上鳳凰聲。

臨行编辑

臨行偏唱《惱儂歌》,惹得檀郎臉亦波。為費黃金還費淚,吃虛無奈是情何。

橫塘懷古编辑

橫塘花落吳宮晚,西施心痛紅顏損。身受吳恩報越仇,憐渠春夢如何穩。韓王進美人,疏秦乃益彰。西施情脈脈,或者為同鄉。子胥白頭諫刺刺,吳王英雄笑不答,抱著西施更練甲。苧蘿村飲合歡杯,越王顏色如死灰。

迎鑾應制编辑

一曲《南風》入舜琴,百年重見翠華臨。得瞻雲日蒼生福,欲問桑麻聖主心。鹵簿不嫌吳市小,恩波原共越江深。微臣曾作中牟令,聯袂應歌《於吟》。

鳳輦親扶聖母慈,金根紫罽耀坤儀。承歡須得江山助,教孝行看士女知。錫類高年加粟帛,采風南國補《笙詩》。宸遊五載虞廷例,只恐民間尚道遲。

黃河堤上簇金鞍,玉漏群山雪未乾。日馭豈辭千里照,天容原許萬人看。梅花不落紅雲護,春水方生御舫寬。野麥青青蠶蜿蜿,愛從此處問艱難。

聽說先皇駕六巡,迎鑾還有白頭民。松雲不改堯心舊,河海重看禹力新。慮損田禾行緩緩,怕傷物力詔頻頻。瓊林煙雨瑤池水,流到江南總是春。

自杭州赴蘇,泊船平望,曉起望雪编辑

一夜白如此,小舟猶未行。野飛花不斷,春在樹無聲。山影依天盡,沙光射櫓明。是誰掃篷背?冰玉響琮琤。

阻風五日编辑

雪似蠻溪鳶鳥墮,船如西域賈胡留。篙工半老更加懶,遊子不眠時復愁。人裹絮綿走荊棘,天將玉戲留孤舟。古杭距蘇三百里,肯信我行五日不?

寓目即書编辑

江村白沙明月中,一個鷺鷥一釣翁。鷺鷥銜魚忽飛去,釣翁猶立釣魚處。

堅冰不堅寒氣斂,客子未眠常倚檻。北斗愁人不識春,柄在東方如指點。

宋逸俊秀才《宮門待漏圖》编辑

不畫青衿畫絳袍,春明門外馬蹄驕。平生芳草思君意,讀到唐詩愛早朝。

兩兩紅燈宛宛垂,奚僮擎出影葳蕤。朝班不敘家人禮,小宋先行大宋隨。(秀才弟軼材官侍講)

似我煙波一葉輕,八年無夢入京城。曉風殘雪天街鼓,此味前生記得清。

嘲月编辑

亭西親送好斜陽,又見秋蟾一片霜。何故極明終是夜?只緣著物太清涼。

棄婦辭為王麓園作编辑

腷々膊々雞尚棲,女兒欲去烏夜啼。井中瓶落無消息,藥店飛龍有是非。是非彼此憶疇昔,華山畿上雲陽客。玉藕絲多郎性情,菖蒲花香妾氣息。只道辰星抱萬年,此生不抱前魚泣。一年一年郎意變,變在郎心妾不見。

銀漢猶橫白玉堂,秋風先到昭陽殿。郎君面上結春冰,妾欲為雲雨不成。州吁自忘終風暴,簫史空呼引鳳聲。小姑在旁不解事,猶進胡琴勸同戲。直撲金盆水不收,方知玉顏成永棄。明年新人爪不如,郎知悔過來挽車。妾身依舊無瑕玉,可惜郎成濁水魚。

薛征士一瓢招同許竹素、汪山樵、李克三、葉定湖、俞賦拙、虞東皋集掃葉莊,各賦一詩编辑

一瓢不飲好飲客,糟丘高築蘇閶門。七百斛秫曲了事,三十六封書招人。端午後七日,大開水南園。坐中衣冠何偉然,霜眉雪鬢堆璵璠。彥先揮羽扇,林宗墊角巾,王融作才語,樂令能清言。文史玄儒張旗鼓,詞波四起風軒軒。癲本何妨盛德事,樂亦不憂兒輩聞。疑是張樂洞庭野,帝台石上觴百神。又疑雲仙傳《真誥》,靈蕭墨會來紛紜。誰知乃是高陽里中小集耳。季和為主,太丘為賓。元方執杖,慈明捧尊。膝上最小荀文若,亦復秀眉長頰朱點唇(一瓢外孫陸郎)。潛虯除手令,括頸無車輪。但知文字飲,各醉葡桃春。共算坐中春秋七百二十有三歲,早已上壓中丞蘭台聚,下繼香山九老群。只愁太史多事作妄奏,卻喜此夕雨腳不斷無星辰。

詩成後自嫌曼衍,別呈一律编辑

來聽蕭寺黃梅雨,半是開元白髮翁。入座耆英先論齒,卷簾山翠遠浮空。虛堂風大江聲近,水面燈高塔影紅。坐有洛陽年少客,寸心傾盡酒杯中。

楊枝十六韻编辑

楊枝一朝別,琴客半年偕。鏡檻香猶在,妝台粉未揩。蘼蕪生去路,梅雨滴空階。追憶塵宵日,難忘小市街。嫈冥扶彩伴,珍髢索娵娃。子貢三挑苦,丁娘十索佳。黃金虛牝擲,白璧大庭埋。不料驚鴻態,都成嚼蠟懷。慍羝時有避,梯幾坐難挨。笑淺知情薄,燈涼使夢乖。妾生韓女病,郎伴太常齋。速贈拋家髻,看飛卻月釵。行雲原渺渺,歸鳥自喈喈。一曲《懷離賦》,余情未有涯。

泊舟平望,偕齊次風宗伯、周蘭坡學士訪玉川居士编辑

輕帆為我慰離群,得見梅花又見君。三徑苔痕藏草屋,一湖水氣濕春雲。風停篆影微微直,雨歇鶯聲漸漸聞。彈指來遊剛十載,當筵莫惜酒杯醺。

青山莊(張叔度方伯園名,家已籍沒)编辑

笙歌聲斷水雲寒,草草亡家瞑目難。我與主人曾有舊,青山不忍上樓看。

徐題客《穿雲沽酒圖》编辑

玉貌仙人衣帶斜,瓢邊橫插兩枝花。穿雲何事頻來去,天上嫌無賣酒家。

七月二十日夜编辑

寒風蕭蕭打窗急,半夜書翻床腳濕。直疑天壓銀河奔,又恐地動海潮入。披衫開門欲喚人,一峰瘦影燈前立。

題蔣盤漪詩冊(並序)编辑

盤漪書法冠時,索婦於閶門白蓮橋,號定窯觀音,亦知書,工楷法。有賈胡挾重價篡之,姬矢誌歸蔣。諸名士豔其事,贈詩如梵夾。余至蘇州,事已三稔。慕蔣之能得人也,臨行歌一詩以別蔣。

袁子買舟渡江去,蔣郎持冊索詩句。冊中名士寫名姬,是儂不可無詩處。聞道姑蘇有麗卿,蕙心蘭質擅傾城。能空冀北真無匹,才讀《周南》便有情。蔣郎沉醉酒家胡,信托黃姑問紫姑。玉杵暫迷三里霧,綠窗遙睇《十眉圖》。子南超乘先相見,十丈紅絲親引線。宋玉牆頭柳眼青,文君曲裏琴心變。妾解簪花愛墨莊,郎能提筆寫鍾王。定情不用黃金合,彼此鴛鴦字一行。微波通後靈犀動,錦字分明書鄭重。昌穀常歌泥憶雲,相如莫笑凰求鳳。智尼將嫁蔡興宗,師伯呼車故惱公。香粉樓高千蝶撼,琅玕紙好萬蠅攻。娟娟此豸坐皋台,笑說湖陽事不諧。梵蓮豈肯隨波去,仙杏終須傍日栽。一曲清簫吹鳳至,滿城紅葉送詩來。紛紛吳市傳佳話,留髡席上金釵掛。買繡爭將公子描,熏香共把觀音畫。十里桃花塢最深,年年不斷是春陰。金環照骨同磨墨,玉井敲冰共舞琴。不虛漢水三挑約,償盡柴桑十願心。婁羅曆寫綢繆記,荏苒光陰二十四。兒女成行金屋中,路人還說初婚事。阿侯抱出類芙蓉,莫愁顏色知相似。笑儂歲歲拗花看,暈碧裁紅夢轉闌。王侯將相成功易,名士傾城遇合難。輕舟明日趁春潮,腸轉車輪酒未消。極目苧蘿村在望,夕陽愁過白蓮橋。

閏五月二十八日買舟渡江,吳下主人沈雲卓、江雨峰招兩歌郎,為余祖道编辑

主人情重酒杯輕,親把檀槽唱《渭城》。世上別來知聚好,尊前歡盡即悲生。兩株瓊樹隨風散,五月江帆冒熱行。回首桂林書舍裏,闌干空照露華明。

雜詩八首编辑

咸陽赤帝子,商山白髮翁。千秋俱有名,兩人道不同。當時頑鈍士,貪立尺寸功。發縱為鷹犬,忍辱相追從。一旦大事定,鳥盡無遺弓。須知殺人機,即在嫚罵中。韓彭終不悟,畢竟非英雄。旁有四老人,長嘯看青穹。黃金四萬斤,列爵封上公。箕踞以相奉,棄之如蒿蓬。有時為漢來,龍見未央宮。有時舍漢去,鶴飛大海空。炎漢有興衰,白雲無始終。

韓信再入朝,噲等俱公侯。鬱鬱未一年,噲貴信且囚。使信向噲拜,噲寧知恥不?微生畝何物,高坐呼孔丘。丈夫重意氣,力欲爭上流。偶然停倦足,一落千丈溝。天命自有權,此處非人謀。朝廷兩三級,挽以十萬牛。雖有飛雲足,不如乘風舟。中流偶失船,一壺千金酬。此意不能達,皇天如冤仇。所以張子房,寧與赤松遊。

天地有春秋,來往不能了。不為拘者多,不為達者少。達者貴行樂,行樂還須早。使我明日饑,我已今日飽;使我明年死,我已今年好。不得行胸臆,頭白亦為夭。苟得快須臾,童殤固已老。

入山愁我貧,出山愁我身。我貧猶自可,所愁戚與親;我身猶自可,所愁吏與民。出處難自擇,請以詢家人。父母聞作官,勸行語諄諄;妻妾聞作官,膏我新車輪;僮僕聞作官,執鞭追後塵。我意獨不然,亦非慕隱淪。朝來見縣令,三十須如銀。勞苦未得息,大吏猶怒嗔。況我掛其冠,此骨已崚峋。從前後行船,已據要路津。而我復重來,相見殊逡巡。所恨年齒少,眾論猶紛紜:婦少難守節,日長難關門。掩耳且捉鼻,痛飲求昏昏。

幼年負奇氣,開口談兵書。擇官必將相,致身須唐虞。十二舉茂才,立志何狂愚。二十薦鴻詞,高步翔天衢。廿四入詞林,腰帶弄銀魚。八載謫江南,手板學奔趨。再擢刺史官,勳格相齟齬。一旦灑然悟,萬念都捐除。高蹈隋家園,甘心漁樵徒。琳琅羅萬帙,桃李栽千株。當軒陳古鼎,隨手摩璠璵。掛冠三十三,不肯遲須臾。民吏或留之,長行絕衣裙。一變至於此,是誠何心歟?方春行秋令,賢聖為狂且。旁觀俱咄咄,自笑亦渠渠。不知千載後,謂我為何如?

漢代有朱邑,授官於桐鄉。懷抱長者心,視民常如傷。春時巡隴畝,夏日勸耕桑。班白不負戴,歌者日相望。蕞爾小邑中,結構一虞唐。入為大司農,惻然猶不忘。謂我子孫祭,不如彼一方。其時有汲黯,亦復稱循良。考其報最績,偃然臥在床。卓哉兩君子,身尊道彌光。古今人不及,請以古較量。局促轅下駒,古人無今忙。長揖大將軍,今人無古狂。古人重撫綏,今人重趨蹌。今吏如牛馬,古吏如鸞凰。異官不異民,蒼生受其殃。三復《循使傳》,使我涕沾裳。

我愛薛征士,長吟號一瓢。重鐫《瘞鶴銘》,更作安龜巢。玉骨一把瘦,素書三千挑。孤鳳翔青天,世人不敢招。平生不負人,只負青龍刀。神駿今老矣,聞戰猶咆哮。願子采靈藥,勿憚大海遙。從來英雄人,往往淩丹霄。狼籍青精飯,留以贈知交。

我愛許子遜,巍然一碩果。此時橘中仙,當日民之爹。唐朝顯慶車,晉代洛陽火。古色最斑斕,深情笑言差。縱論至於詩,唐後無一可。出其所著作,使我袒亦左。非隨少陵遊,即入青蓮坐。(下缺)

 卷六 ↑返回頂部 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