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七 小倉山房詩集
卷八
卷九 

目录

卷八(壬申编辑

出山詞四首(正月十二日作)编辑

天涯有客賦長征,身要從容馬不停。故節又從江左認,《移文》應向北山聽。梅花送我開如雪,春草留人綠滿庭。攬轡揮毫緣底事?幾行《僮約》付園丁。

十載青雲別鳳池,笑人鄧禹遍京師。重看傀儡登場日,又到邯鄲入夢時。白下笙歌催祖道,東山猿鶴問歸期。沿塘新種芙蓉樹,待得花開看是誰。

出門身在百花前,難免花枝笑獨眠。南陌馬衝紅杏雨,竹樓書鎖綠楊煙。長拋春色偏正月,小住名山合四年。薄宦心情江上水,好風吹處便開船。

飛沙漠漠傍雕輪,情在蒼生累在身。此去愧非初嫁女,再來原是謫仙人。雲興海嶽思為雨,花別桃源怕誤津。聽說金陵諸父老,望儂如望隔年春。

余正北上而魚門來寧應試治行已具不能小留路寄此詩编辑

高唱《驪歌》路正遙,忽逢舊雨過蓬茅。盡拚此夕同君話,難改行期把客拋。芳訊叮嚀千里寄,奇書交易兩家抄。臨歧雙枕殷勤贈,要我時時夢故交(蒙貽雙枕)

葛嶺遇雪编辑

葛嶺風高雪作花,瑤台頃刻遍天涯。油衣半漏終輸瓦,鬥笠微鳴類撒沙。一個馬嘶紅叱撥,千村竹舞白題斜。故山猿鶴應憐我,如此嚴寒不在家。

元夕過關山嶺雪不止编辑

車鈴遙答五更鍾,石磴千條掛玉弓。匹馬獨當迎面雪,四山齊送打頭風。衣敲旅店花爭落,火爇寒天色不紅。誰信今宵是元夕,燈光一點白雲中。

滁州雪更大编辑

環滁山忽空,化作水銀海。我坐破車來,郭索似籠蟹。罩頭雲英英,劈面風灑灑。非鹽頻糝衣,似箭必穿鎧。高下{屯}篅簸,傾危鬼谷捭。離婁夾眸看,師曠躅足駭。掀淖思欒鍼,作霧疑張楷。遠望炊煙起,知有村落在。小憩撲衫褲,一刻千金買。偶得束縕火,當作妻孥待。擁抱不忍離,良久蘇醒乃。自笑臥雪人,走雪業已呆。甘棄郢中歌,來受田父紿。宜幹滕六怒,玉戲終日每。未見腳行春,先見手承頦。我乃噤簹坐,嘿嘿念真宰。想憐拙人拙,面目太綍獬。故把珠玉妝,增我髮眉采。又恐熱官熱,前途將有悔;故把冰涼境,使我心腸改。春風雖無言,吾意已領解。

定遠喜晴编辑

過盡江南路不平,今宵才喜見春晴。青山送我回頭遠,紅日迎人對面生。殘雪野田千點白,夕陽茅屋半間明。征夫暫免泥途苦,水驛風亭好記程。

大風過鳳陽编辑

大風龍虎氣,殘雪鳳陽城。自有聖人出,竟無青草生。寒陵飛野火,古殿對春耕。歎息渡河去,臨淮月正明。

王莊又雪编辑

人日束行裝,上元動馬首。出門六日餘,嗬凍不離口。飛沙疾於鳥,飛雪大於斗。紅日如故人,相別竟已久。偶然露半面,不肯終卯酉。今宵宿王莊,寒氣先上手。果然雪又飛,飄飄灑枯柳。雪片向南來,我身向北走。苦鬥此寒威,十旬常八九。須念行路難,此景年年有。不從羈旅中,苦樂寧知否?但記故鄉時,圍爐飲春酒。

宿州道中编辑

問路沙何闊,思鄉草又生。客填茅店雜,火傍馬頭明。雪色遙爭市,河聲欲進城。拖鞭共僮僕,彈指記春晴。

出江南界编辑

村煙搖碧水拖藍,馬上離離夢正酣。忽見戍樓題字處,始驚身已出江南。

歌風臺编辑

高臺擊築憶英雄,馬上歸來句亦工。一代君民酣飲後,千年魂魄故鄉中。青天弓劍無留影,落日河山有大風。百二十人飄散盡,滿村牧笛是歌童。

泣下龍顏氣概粗,子孫世世免全租。有情果是真天子,無賴依然舊酒徒。父老尚知皇帝貴,水流如聽築聲孤。千秋萬歲風雲在,似此還鄉信丈夫。

茅店编辑

薄暮投茅店,昏昏倦似泥。草聲驢口健,簾影客頭低。幾仄燈依壁,風停柳臥堤。故鄉何處望?斜月亂山西。

黃河编辑

昆侖山頂星如火,飛落青天路莫探。九派濁流橫海內,一條衣帶界江南。清雖有日人難待,塞竟無時浪正酣。手拔長茭乘月去,滿堤官柳碧毿毿。

途中清明编辑

芳草萋萋動客情,傷春傷別過清明。幾村綠樹初遮屋,一路青山半繞城。麥隴祭殘鴉競立,野塘風過水爭鳴。潘郎再得河陽郡,只種桃花不送迎。

東阿道中编辑

春慵人倦脫驂遲,齊魯風情筆一枝。荒塚有碑頻勒馬,酒家無壁不題詩。難禁屈突蔥三斗,且試何郎餅半規。滿路白楊如削鐵,四叉樓上夕陽時。

沙溝编辑

沙溝日影漸朦朧,隱隱黃河出樹中。剛卷車簾還放下,太陽力薄不勝風。

登嶧山编辑

嶧山高六里,氣與泰岱通。我行鄒魯邦,登茲最高峰。拒日留殘雪,破崖挺孤松。方截紫瑪瑙,圓堆青芙蓉。如以萬彈丸,拋撒青天中。千鈞借寸勢,枕籍停虛空。元氣相扶持,終古青濛濛。下視九州土,炊煙白幾重。天形依水盡,目力與雲窮。時當正月會,玉帛慶神功。遊人萬點蠅,穿插玉玲瓏。不見秦王碑,亦無《禹貢》桐。石爛字跡滅,廟荒莓苔濃。歎息滄桑變,長嘯淩天風。

山泥编辑

山泥淋漉陷征車,撲面驚沙恨有餘。此際故園三月半,萬花圍住一樓書。

寄盱眙尹莊念農(名經佘,為本州陳慕楷所劾,欽差舒公昭雪之)编辑

黃河堤邊紅鯉魚,三十六鱗能寄書。我欲寄書向何處?盱眙之山有名姝。名姝曾被蛾眉妒,鴆鳥為媒向天訴。天公不信遣鳳凰,為洗浮雲出秋兔。年年雜佩贈瓊瑤,往歲相逢興更豪。愛儂詩句親身寫,累汝羹湯隔夜燒。秦淮八月秋水清,徐郎樂府新製成。一人一騎一行劄,南山之南來相迎。邯鄲琵琶漁陽鼓,蹇姊征歌雪兒舞。讓出秋風白玉床,留人那管孤眠苦。秋去冬來雪滿街,綺筵瑤席更重開。座上不知三鼓盡,飲中爭聘八仙來。兩人真是《柘枝》顛,兩意都愁別可憐。留得弟兄真面目,畫圖還倩李龍眠(嚴景為白描兩照)。於今身作西飛雁,君與梅花同不見。滿眼橫飛塞北沙,回頭忍說南皮宴。丁丁鈴鐸聲蕭瑟,似為征人訴離別。離別何妨再見君,見君未定知何日。當日相逢太盡歡,今宵歡盡難為憶。三十里外夢魂中,猶把君杯看明月。

寄周其相编辑

正月二日月未圓,橫塘之波木蘭船。紅燈晶熒船未發,有人來贈雙玉盤。盤中盈盈何所將?真珠密字三千行。下言加餐保玉體,上言努力扶君王。其餘字數細如織,半是相規半相憶。開盤讀罷中心哀,世皆欲殺君憐才。桓伊吹笛柯亭至,伯牙彈琴海上來。舟師那解《驪歌》曲,發船打鼓來相促。三更攜手別河梁,一舉風前學黃鵠。自從別後征車早,青袍日日長安道。五陵年少半相知,相知那復如君好?玉笛催殘塞北霜,春光青入江南草。月明花落最思君,思君一夜紅顏老。

和良鄉題壁詩(詩末有「篁村」二字)编辑

天涯鴻爪認前因,壁上題詩馬上身。我為浮名來日下,君緣何事走風塵?黃鸝語妙非求友,《白雪》聲高易感春。手疊花箋書稿去,江湖沿路訪斯人。

錄原作编辑

滿地榆錢莫療貧,垂楊難係轉蓬身。離懷未飲常如醉,客邸無花不算春。欲語性情思骨肉,偶談山水悔風塵。謀生銷盡輪蹄鐵,輸與成都賣卜人。

茌平題壁编辑

牛燭燒燈射酒紅,杏花村小漏丁東。春寒滿店數聲雨,明日亂山何處風。

二馬車歌编辑

兩木架車直且方,兩騾夾木馱脊梁。皮鐵鏈互擋?,蕩搖日夜聲琅琅。憶我四年竄幽谷,兩手不復知鞭韁。忽然遊興如草發,欲與此物相抵當。氍毹鋪褥身危坐,天地見我先低昂。橫搖兩尻直搖背,不許粒粟留中腸。平生傲骨矜崚嶒,一旦篩簸成秕糠。其時北風天雨雪,凍雲隆隆如壞牆。僮僕憐我手皸瘃,油衣代瓦張兩旁。須臾昏黑如載鬼,望氣不復知陰陽。我頭岑岑胸作惡,蠶眠繭中死且僵。急牽帷幔作遠視,凍死猶得瞻穹蒼。瞪眸凝望意稍定,死灰復燃神洋洋。始知平生惡曖昧,兩眼本是青天光。人生習慣成自然,二十二日安如床。村荒路滑催早起,明星爛爛夜未央。惟北有斗方若箱,惟南有箕日簸揚。僕夫唱歌我遙答,日出不覺長安長。

入都编辑

舊遊重至倍關情,何況迢迢白玉京。銅狄我摩前世物,陽休人訝古賢名。入朝門戶層層記,到眼公卿一一驚。多少上林棲息處,似曾相識有宮鶯。

曉日编辑

曉日朦朧玉殿開,觚棱回首認蓬萊。十年江海風塵吏,重踏花磚舊影來。

待漏彤廷簪筆行,摩挲金馬說前生。憐才尚有裴中令,可惜頻呼韓愈名。

望見紅雲識玉皇,天恩委曲問家鄉。宮門乍出聽人羨,何物微臣話獨長!

哭許南臺编辑

未入長安境,先聞舊雨亡。絪旌如有待,白馬正升堂。烏帽三生夢,紅蘭一夜霜。古人傳袒免,風義重他鄉。

恨我三年別,偏遲十日來。班荊人面遠,待哭寢門開。舊僕還留飯,嬌兒學舉哀。江南諸父老,雨泣向泉台。

別座主留松裔少宰十年,聚未匝月遽爾拜辭。公白髮相扶泫然隕涕,枚亦悲不自勝,泣呈一詩编辑

絳帷分手最堪悲,況復吾師頭白時。乍見又成千里別,再來難定十年期。花飛碧樹春將暮,鳥戀斜陽下獨遲。回首龍門雲在望,登車惟有淚垂垂。

少宰和詩编辑

十年前憶汝相離,正是金門待詔時。一去江南歌異政,至今閭左望歸期。恩新西地親民早,病廢燕台出餞遲。慚愧人家春正好,庭前桃李發垂垂。

赴官秦中编辑

十年辭闕竟重還,一檄文書又赴官。雙履鳧飛朝漢遠,五羊皮少入秦難。歌聲舊愛《伊涼》聽,山色新添華嶽看。傳說關中多勝跡,男兒須到古長安。

六朝雲物舊淹留,更向咸陽作壯遊。萬首詩編秦楚地,半生官領帝王州。未知兩陝誰吾土,孤負三吳說故侯。到得函關應四月,行人爭耐一春愁!

喜門生李蕷圃檢討分校禮闈编辑

未修前輩光齋禮,且看華堂玉筍清。慚愧司東頭未白,居然門下見門生。

過保陽同金太守質夫宿周燮堂署中作编辑

人舊白頭新,天涯倍愴神。可憐談笑處,同是別離身。燈影虛堂雨,鶯聲客路春。秦關千萬里,腸轉似車輪。

江南哀庾信,儋耳老東坡。白刃餘生健,青雲舊夢多。小窗重剪燭,大海早揚波。莫靳醇醪飲,蛟龍脫網羅(質夫曾擬大辟)

欒城留別编辑

陌上花飛五夜風,文霞(人名)光映彩雲紅。碧梧翠竹三千樹,鳳鳥曾棲定不同。

一夜郵亭落月遲,輕塵短夢兩難知。臨期苦問重來日,腸斷楊花滿路時。

楊花曲七章(河南道上作)编辑

清明三月洛陽堤,滿路楊花踏作泥。一片春痕萬重雪,有人迎著上遼西。

飛花偏繞紫遊韁,輕似吳綿澹似霜。那有閑情管離別,自家離別一春忙。

無端晴雪下青天,舞罷珍珠掃作煙。一種深情天怕管,狂風吹斷又纏綿。

蕭蕭落日點蒼苔,歌罷《銅鞮》玉笛哀。畫出春如遊蕩子,風斜雨細不歸來。

枝頭小住最關情,廿四番風各自驚。化作浮萍終聚會,不知儂可有來生。

相對茫茫我欲愁,蕭郎新曲唱《涼州》。江南此際珠簾影,難免飛花入畫樓。

玉笛關山萬里雲,短長亭上最愁人。情波搖蕩心旌轉,春送行人我送春。

峽石望二陵编辑

近陝山河壯,當秋草木清。二陵南北峙,一望古今情。雁影雲中斷,西風石上生。蕭蕭紅勒馬,猶過戰場驚。

曉行编辑

帶夢坐車上,瀼露草熏。燈光雙鐸語,人影一鞭分。病馬前程緩,殘星曉角聞。僕夫愁雨至,西北有浮雲。

光武原陵编辑

滹沱河伯呼且奔,白水真人夜踏冰。凍合玻璃三十丈,陰風澹澹白日凝。中原妖氣猶未消,擊賊深入馬太驕。三日真龍旗不見,蕪亭麥飯風蕭蕭。人道蕭王遜高祖,我道蕭王較英武。五槍銅馬萬千群,不比鴻溝當一楚。白蛇當道一劍分,九日爭天太陽苦。山東兵亂伯升亡,枕上淒涼淚數行。未必中興輸草創,生來天性勝高皇。掃除四海淨風沙,遂得初心陰麗華。豈是糟糠忘故婦,免教人彘出劉家。一時馮鄧皆師友,殊勝爭功半鷹狗。扶風俠客馬文淵,刺刺西廷亂張口。兩朝天子定低昂,只在尊中一杯酒。

唐昭宗和陵编辑

長安李花十八葉,春風吹過無顏色。少陽院裏壽王來,粉破金甌偏拾得。壽王扈蹕蜀道眠,一麾曾受軍容鞭。軍容威勢竟如此,敢喚門生作天子!家奴難製付將軍,從此明堂起陣雲。岐汴爭彈紇幹雀,飛去飛來欲凍殺。(下缺)

 卷七 ↑返回頂部 卷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