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16

 卷十五 小倉山房詩集
卷十六
卷十七 

卷十六(庚辰辛巳编辑

瞻園十詠為託師健方伯作•石坡编辑

平泉三品石,堆作一家春。不假嵯峨勢,真如蘊藉人。峰低安放穩,路曲往來頻。想見公餘暇,臨風倚角巾。

瞻園十詠為託師健方伯作•梅花塢编辑

環植寒梅處,橫斜畫閣東。一輪明月照,滿樹白雲空。春到孤亭上,香聞大雪中。要他花掩映,新製石屏風。

瞻園十詠為託師健方伯作•平臺编辑

老眼三朝闊,平臺四角方。因山分上下,望遠入蒼茫。得盡青天月,鋪勻碧瓦霜。謝公詩興發,獨坐詠清商。

瞻園十詠為託師健方伯作•抱石軒编辑

一軒當石起,緊抱丈人峰。花月分窗入,煙蘿合戶封。坐憐紅日瘦,行覺綠陰濃。鳥問幽棲客,人間隔幾重?

瞻園十詠為託師健方伯作•老樹齋编辑

(從前樹為屋掩,公拓出之,得舊礎,果其地也。)

老樹得春先,亭簷遮幾年?數椽移向後,萬綠盡當天。葉密雨聲聚,枝高日腳懸。新基即舊礎,暗合古賢緣。

瞻園十詠為託師健方伯作•北樓编辑

北斗掛高樓,江山一望收。白雲簷外宿,清露檻前流。遠樹深藏寺,風窗易得秋。飛花雜松子,終日打簾鉤。

瞻園十詠為託師健方伯作•翼然亭编辑

山頂翼然亭,登臨見杳冥。炊煙離瓦白,高樹出牆青。海鏡明初日,江燈落遠星。台城千萬雉,拱列似圍屏。

瞻園十詠為託師健方伯作•釣臺编辑

春波二月平,垂釣足幽情。古石連雲瘦,疏花映竹清。萍開鱗有影,絲細水無聲。久坐不歸去,溪頭月正明。

瞻園十詠為託師健方伯作•板橋编辑

渺渺煙波處,亭亭見板橋。橫陳如待渡,小臥欲當潮。屐齒苔痕滑,春晴水影消。杖藜扶我過,隔岸有花招。

瞻園十詠為託師健方伯作•稊生亭编辑

(有古樹枯而復生。)

黍谷陽和轉,枯陽竟長稊。春風如隔世,去鳥復來棲。樹解輪回義(公有《輪回說》),亭留瑞事題。知公多雨露,溝壑起烝黎。

瞻園十詠為託師健方伯作•竹深處编辑

嫋嫋碧琅玕,虛窗八面看。搖風青欲滴,聽雨晝生寒。綠鳳迷春影,飛塵掃畫闌。恐教司竹監,難數幾多竿。

寄盧雅雨觀察编辑

淮南聞說泛流霞,七十神仙鬢未華。千里風人齊進酒,二分明月正當花。紅橋燈影宵移艇,《白雪》春聲晝放衙。擬指平山向公祝,萬枝松當海籌加。

一江秋水隔瓊卮,遠望卿雲有所思。末座每將名士待,陳書深以古人期。松筠性在留春久,猿鶴身閑上壽遲。寄語旗亭女郎口,紅牙添唱卷中詩(時演《旗亭新譜》)

上元前一夕訪嶽水軒不值编辑

新年訪故人,故人飲酒去。回車戀月明,升堂且小住。蒼頭擎明燈,春盤供寒具。公然主人翁,三枝小瓊樹。聲聽雛鳳清,語協查梨趣。坐久樹無煙,歸遲草有露。仍踏野田還,梅花白前路。

題武午橋《相馬圖》编辑

天生良馬無人相,牛羊日坐麒麟上。午橋司馬氣不平,自取銀河洗眼障。南遊滄海西蓬萊,朝朝高坐看龍媒。不將金馬門前式,劃取驪黃以外才。至今蕭蕭霜滿鬢,猶把丹青圖八駿。曾看天廄有龍無,搖手風前怕人問。我知此意常自憐,相牛相彘終天年。

題《塞上吟》贈李觀察编辑

絳節巡宣久著名,三年遠作玉關行。身歸萬里無風色,家住中州有正聲。江上春帆桃葉軟,天山歌板《竹枝》清。如公合畫淩煙閣,蘇武台前月最明。

贈徐梅麓觀察(有序)编辑

己未冬,枚恩假歸娶。觀察轉運揚州,招陪前輩汪殿撰應銓、葉編修長揚、唐庶常建中雪夜小集。今二十二年,賓主重逢,皓然白首,同席諸公,杳無存者。感贈一律,情見乎辭。

當年花燭撤金蓮,曾過揚州醉綺筵。明月二分歌舞地,酒人一隊玉堂仙。宮袍舊影燈邊雪,宦海流光水上煙。今日相逢倍惆悵,後生前輩各華顛。

潘宇情明府見和陶吳壁上詩,書扇相貽兼餉茶荈编辑

黃梅風少雨氣濃,故人贈扇如贈風。扇面泥金書小楷,使我開讀心忡忡。賤子當年宰江邑,鄉巡野宿陶吳東。對佛張燈書古壁,登樓高詠驚秋蟲。十五六年爪痕在,鴻飛久矣忘行蹤。一朝安仁騎馬過,仰壁大笑遇此公。依章次韻和成律,遣人遠致深山中。山翁得詩驚且喜,滄桑萬感來填胸。恍若奉陪行野寺,前生斷夢重相逢。無官追想在官日,四旬非復三旬容。不覺三歎我年老,豈徒再拜君詩工。君知讀罷定消渴,更惠茶荈青絲籠。笑煮新泉試七碗,搖扇坐聽清涼鍾。

《呼龍耕烟圖》為錢相人觀察題编辑

沙飛海老煙蒼蒼,一莊荒到仙人鄉。癡龍耕倦眠不醒,有人呼叱煙中忙。落花壓肩鋤在手,碧虛金骨香桃瘦。自稱天上勸農官,封章屢向雲門奏。斬罷長鯨海上行,風敖水瑟共相迎。已騎白鳳頒天語,更捉青龍喚小名。瞳神一點秋波朗,珊瑚掛盡冰絲網。兩度璿宮斷夜弦,龍堂淚滴真珠響。於今玉女導花驄,檢校仙租碧海東。好開生地栽瑤草,莫把神倉缺正供(公榷揚州關稅,一妾同行。)。管寧皂帽空山裏,號作龍頭懶無比。高蹲羊館一千年,任汝狂呼終不起。

揚州紅橋與門生劉牧皋進士兩舟相值,次日牧皋以紅橋畫冊屬題,時將需次京師编辑

偶移雙艇過紅橋,隔水通家抗手招。小別七年人面改,相逢十月雪花飄。群仙雅會留詩冊,一客將行赴早朝。他日平山堂下酒,師生舊事更魂消。

编辑

玉匣甘藏七尺身,九秋不復試霜痕。夜深尚作嗚嗚泣,為有平生未報恩。

初寒二首编辑

久疏秋水愛斜陽,九月初寒漏漸長。夜坐不嫌人近燭,窗開忽見瓦留霜。身依燕玉堪娛老,心怯吳綿可在箱。我是家居眠未穩,天涯爭奈客思鄉。

騷人豐骨久伶俜,嗬手彈琴且暫停。秋氣中年雙鬢覺,江聲孤館一燈聽。錦衾敵雨新無力,玉酒回春舊有靈。收拾蘆簾同紙閣,負他風月在空庭。

夜立階下编辑

半明半昧星,三點兩點雨。梧桐知秋來,葉葉自相語。

答鎮江觀察錢璵沙先生見贈编辑

江頭舊雨作監司,江上閑雲慰夢思。一代交情車笠在,廿年離緒鬢霜知。家焚諫草終存史,身是傳人更有詩。多感瑤華重疊贈,彈琴想為遇鍾期。

雲龍蹤跡本前緣,彈指韶光最惘然。泮水記憐袁淑小(枚年十二,與觀察同入學。),瓊林曾讓祖生先。雞壇白酒看花日,燕市紅燈掃雪天。此際思量非隔世,回頭已是過輕烟。

客秋玉尺此衡文,隔歲傳呼耳又聞。作宦有緣偏近我,渡江無主正逢君。南衙夜宴鄉音合,東海潮聲鼓角分。恰歎俸錢最多日,孟光福總讓朝雲(公兩悼亡,只一姬侍。)

階前蘭玉有清容,小謝風華更不同。秋水半篷來隱者,金焦兩點屬明公。青山影落雙旌上,白髮痕深一笛中。從此暮雲春樹裏,吟箋容易托江鴻。

與觀察兩公子遊焦山作编辑

平生五嶽曾坐嘯,惟有焦山慚未到。故人江口作監司,一舟送我窮其妙。遠望穹龜臥貼水,近看龍樹深藏廟。老僧長眉叉手迎,竹杖一枝作前導。道山高七十六丈,遊人足力難深造。我時氣勇逸興發,與兩公子頭屢掉。初行磴棧猶繭繭,繼引藤蘿頗稍稍。風窗紙漾江光白,鐵塔尖翻海影倒。掃雲亂踏落葉驚,攀巢直上烏鳶噪。最後孤亭蹲絕頂,人天萬象供淩暴。彎弧思與天公搏,升木何須野猱教。潮聲出海雲氣濕,日腳下水魚龍跳。自知吹墜不到地,飄搖應發溺人笑。久坐終懷杞國憂,瘦蛟舞入僧家灶。時修琳宮迎六龍,倕般奔忙藻兼鬧。三時未畢靈台功,六鑿初開混沌竅。石上磨崖字萬萬,文詞剝蝕堪憑吊。焦先姓與此山傳,臥穴無人空虎豹。周鼎摩挲偽可疑,《鶴銘》點竄心空悼。夕陽西下不忍歸,題名故把松枝拗。從山腹登從背下,如蟻走磨經堂奧。指小焦山示公子,可似從遊兩年少?慮人問我遊樂乎,預作詩章滿城報。

薛一瓢鐫銅杖字曰「銅婢」,屬予為歌编辑

金銅仙人辭漢主,嫁與先生作婢女。先生新娶銅山歸,兩足軒軒能健舉。婢子清瘦鑠有神,不言不笑能扶人。晝則隨行夜侍側,但見金夫不有身。既不須霍光窮褲加護惜,又不慮袁紹妒妻加髡剔。只恐葛陂遇水化為龍,轉使老人愁孤立。我聞北朝元魏立正宮,先取黃金鑄後容;又聞罽賓範國寶,亦將妃面摩青銅。先生仿古作銅杖,特教婢學夫人相。借力橫行花月天,平拖不畏江湖浪。一時名士盡有歌,祝君偕老專房多。我獨讕語君應笑,頗聞銅臭喚奈何!

野寺编辑

兩三間屋一溪水,庵久無僧佛墮幾。香灰滿地旋作風,松鼠銜幡亂搖尾。我來誤踏野葛花,驚飛蛺蝶成團起。

聽胡太史說某將軍故事编辑

野史亭邊落日低,三朝耆舊草萋萋。忽將雙耳長江洗,來聽高袪說李齊。

虎丘同錢景凱泛酒船编辑

五年不到闔閭城,簫鼓新添水面聲。為待虎丘山月上,四更猶放酒船行。

榜人中有踏搖娘,曾侍吾家臨汝郎。一種聲清銀字管,可憐吹散桂枝香(謂春圃與桂娘)

霜燈悄悄夜歸遲,折得芙蓉有所思。同是人間一池水,橫塘從古泛西施。

喜文玉至编辑

扁舟迎得柳枝娘,銀燭當筵照晚妝。仙雨著衣成酒氣,美人私語作蘭香。尊前吳發憐儂短,席上秦聲愛汝長。喜字自書三十六,剪箋擬學鬱林王。

再贈文玉编辑

霜林紅葉好陽春,邂逅橫塘賦《洛神》。久已盧家傳少婦,況兼蘇小是鄉親(玉為盧氏出姬,杭州人。)。嬌鶯喘細將沉漏,軟雪魂消乍抱身。遮莫摩登花未散,又分惆悵與詩人。

過繡谷園弔主人蔣升枚编辑

十年前叩草堂靈,曾共瓊枝坐此廳。叔寶風神臨水照,阿戎才語隔花聽。紅蘭春早香先盡,繡穀秋深客再經。索取茂陵遺稿讀,霜燈涼月淚熒熒。

書樓尚在蕭郎遠,師曠重來子晉仙。小閣塵凝常坐榻,青箱魚蠹舊吟箋。虛叨席上稱前輩,偏向人間哭少年。似此曇花眼邊過,老夫爭忍不華顛!

秋夜訪塗長卿不值,見其二子编辑

中散園林夜色深,阮公著屐來相尋。月華照樹烏鵲笑,十八年前人又到。主人不在兩郎迎,兩郎當年都未生。出門大笑問兩郎,當年何處作迷藏?

一卷编辑

一卷書開引睡遲,洞房屢問夜何其。高堂憐惜小妻惱,垂老還如上學時。

夜坐编辑

飄飄風雪夜缸凝,肅肅蕭齋硯有冰。落筆動為千古計,知心惟有一窗燈。衰翁獨坐寒梅伴,空谷高歌凍雀應。不是子雲甘寂寞,人間誰是得霜鷹!

除夕望山尚書賜荷囊、胡餅、鹿肉,戲謝四絕句编辑

風景蕭蕭歲又更,梅花門外馬蹄聲。師恩更比春光早,捧得金盤落照明。

謝玄雅愛羅囊佩,束絜高吟《胡餅歌》。不賜羔羊賜麋鹿,憐儂一片野心多。

屠蘇未進先生饌,椒酒先頒弟子行。好似歲終飛瑞雪,定飄幾點到荒莊。

尚書得韻便傳箋,倚馬才高不讓先。今日教公輸一著,新詩和到是明年。

答香亭(並序)编辑

揚州遇香亭,聯袂數日,送往彭城。餘亦東下姑蘇,畢臘始返。香亭書來道有山左之行,兼問尋春芳訊,寄詩奉曉。

萍水揚州遇阿連,已逢重別倍淒然。絕無骨肉吾將老,怕有分離汝最賢。荊樹心孤花合並,雁行力薄影仍偏。東關極目征車遠,腸斷隋堤欲雪天。

胡威相約赴山東,難免劉安唱《惱公》(妹夫胡書巢招香亭往山東,舊主人劉太守不悅。)。身重親朋爭側席,路遙兄弟更飄蓬。蕭齋侍疾情難忘,江館評花榻暫同。知否夢回薑被冷,旅人幽咽一燈紅(弟別後,予始有異鄉之感,終夕不寐。)

輕帆悔向闔閭城,不載春歸負此行。楚客風懷非昔日,吳宮花草竟虛名。思量種玉田須好,鄭重珍珠斛敢輕?就使書香少人續,孔明終望伯松生。

春晴编辑

今歲天公太有情,一冬無雪又春晴。紅梅但覺飛香久,綠草何曾借雨生!雙燕翅如迎曉日,百花心更望清明。風光似此須行樂,莫管頭顱白幾莖。

送望山尚書入都编辑

新歲春晴減薄寒,尚書應詔赴長安。三江父老攀轅送,一路桃花信馬看。嫁女妝奩添後乘,憂民豐采重朝端。君王若問棲霞事,定奏山門水要寬(山門外新開一湖)

大婚典禮重青宮,恭值慈寧祝華嵩。高啟門楣迎貴婿,驚聞天語喚親翁。均調玉燭資蕭相,鎮撫金河仗竇融。兩事難兼須引例,張溫在外領三公。

蔗漿真覺老逾甘,鄧禹生兒滿十三。行禮好同新命婦(公妾張氏封一品夫人),懷人難忘舊江南。西清應制頻簪筆,紫禁承恩許駕驂。倘奉宸遊陪御輦,上林花雨正紅酣。

送行只剩袁絲在,老唱驪歌十幾年。金屋人封馳賀啟,橫塘舟泊鬥吟箋。春雖小別花終戀,莊自長荒主倍憐。一語後堂公記問:有無雜佩賜彭宣(公愛枚賀啟,許賜雜佩。)?。

佳兒歌為李竹溪同年作编辑

李氏有佳兒,稱名自呼燧。豐頰頭嶔崎,通眉質穠粹。客秋來隨園,勝衣才七歲。其時壽萱堂,稱觴集朋輩。兒來虱其間,隅坐聽鼓吹。客密一身藏,心靈兩眼銳。不受乳母詔,寒暄吐詞媚;不並先生行,從容就賓位。能習《少儀》篇,尊壺面其鼻;能辨琅琊稻,辟咡便長跪。(下缺)

 卷十五 ↑返回頂部 卷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