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17

 卷十六 小倉山房詩集
卷十七
卷十八 

卷十七(壬午癸未编辑

元日编辑

將老戀韶光,當春重元日。晨興整冠裳,焚香坐密室。黃梅香尚幽,白雪清未畢。念此良辰晴,敷天齊道吉。觸景如逢新,懷舊若有失。逝者幾何年?公然四十七。久辭待漏霜,空對書雲筆。履端人未來,筮日吾始出。珍重此寸陰,不覺搖兩膝。吟成今年詩,開卷此其一。

題王少林《北征集》编辑

江左烏衣客,河梁白馬行。采花金穀樹,聽雨洛陽城。古跡歸遊子,中州得正聲。遙知年少目,不讓賈生名。

愛汝新詩好,傷予舊雨寒。阿戎如此秀,大阮不同看。風斷山陽笛,花開謝氏蘭。憐才兼憶昔,掩卷淚闌干(傷孟亭先生)

棟在中席上贈樹齋、雨林兩公子编辑

與君未見已相思,況復雙攀玉樹枝。外戚恩榮同扈駕,建安兄弟各能詩。西園水暖班荊早,東郭燈紅散酒遲。難得雲龍征逐處,江南三月落花時。

吳歌宛轉管弦聞,綺席同陪棟使君。白羽扇涼詞客寫,紫羅囊好雪兒分。偶來天上春將去,並坐花間鳥戀群。我欲吹簫招子晉,遠陪雙鳳入青雲。

題樹齋《贈別胡郎》詩後编辑

聽唱《驪歌》別阿儂,搖鞭無奈管弦終。桃花昨夜相思淚,背著春山獨自紅。

花滿春堤月滿鞍,紅兒相送小長幹。老夫萬種風懷淡,只覺人間別最難。

魚門極愛萬柘坡遺集,余讀之,中有《與袁子才聽雨》之作,愴然感舊,為題一詩编辑

偶翻亡友《欒於集》,中有同吟我姓名。二十年前春雨夜,九重天外化人城。雲敖品逸宮商冷,鸚鵡才高福分清。難得心香最供奉,未曾傾蓋一程生。

贈陸、鮑兩秀才编辑

人間竟有雙珠樹,天瑞真同五色雲。惆悵貞元老朝士,風懷棖觸少年群。

名士翩翩半渡江,清才若個最心降?侍中風貌南朝重,何偃長明是一雙。

題陳梅岑詩卷编辑

元郎秋夕清都夜,都是吟成十六時。似爾一編清似雪,論年還更小微之。

試罷籀書九千字,更聞成誦《十三經》。對君不敢低頭看,恐是瑤光第六星。

寄樹齋、雨林编辑

恨事如流水,都來三月中。人間送公子,天上別春風。班馬數聲響,落花滿地紅。所思人不見,燈影小樓空。

擁髻吳兒舞,題襟楚客狂。才當歡笑處,已是別離場。扈蹕程應緩,懷人夢可忙?知君射飛鳥,不忍向南望。

後會寧無日,前期未可知。心如一輪月,光照兩瓊枝。羽便宜通劄,官閑好寄詩。年年東海水,流不盡相思。

與師健中丞相見宮門,別後卻寄编辑

投簪久不到丹墀,為訪皋夔立片時。握手教同中貴坐,低聲私詠見懷詩。老臣身健龍顏喜,元首恩深雀弁知(公新賜孔雀翎)。未敢掃門非我懶,眷隆多半下朝遲。

酒友歌编辑

與程荊南同遊惠山,飲惠泉酒大醉。荊南作《泉酒行》笑餘,余作《酒友》歌轉笑荊南。

隨園先生枉生口,能食能言不能酒。獨醒人間四十年,天降酒星為酒友。酒友酒友程荊南,酒車騰酌日再三。糟漿之氣衝鼻起,百步之外人先酣。與餘同下蘇州道,一月忘修杜康廟。望見前村賣酒旗,口雖不語心先笑。惠山泉碧酒材良,賜汝一壺恩渴羌。君言主人不先客不舉,強餘嗑嗑醮半觴。頃刻玉山頹不住,頭若崩雲眼墜霧。無福能交顧建康,有心欲殺孫主簿。還君漉酒巾,封君酒藏吏。君量大如取兗州,我量小如守欹器。豈徒割席拒華歆,將縛衣冠射蔣濟。

偶作编辑

晴太溫和雨太涼,江南春事費商量。楊花不倚東風勢,怎好漫天獨自狂!

題蔣申吉《蘇州竹枝詞》编辑

百首新詩紀土風,風光寫盡一年中。分明小坐橫塘雨,吳語零星聽阿戎。

廿載通家話最長,白頭相見感滄柔。能言慶曆升平事,端賴屯田墨數行。

楓橋有懷编辑

枕上釵痕暈未消,水邊蘭槳送歸潮。雪花點盡楓橋路,中有情人憶昨宵。

昨宵霜重錦衾寒,左臂隨郎枕未安。時與阿侯爭阿母,沒分身處教卿難。

五月五日竹嶼山房即事编辑

五月五日橫塘槎,欲泊不泊詩人家。詩人愛客不見客,尋客似尋菖蒲花。一行名紙來相請,主人先在歌場等。迎得開元鶴發翁,紅兒都把花冠整。就中飛燕尤輕盈,與餘相識如有情。調笙舊按鶤弦譜,橫笛新翻《水調》聲。滿堂詞客齊招手,清盧所矚君知否?留得當場壓隊花,那愁似海東家酒。親挽嚴妝坐綺筵,冠纓欲掛倍纏綿。詩境重開鋪錦地,春心欲鬥水嬉天。曲終送客高樓宿,樓上垂楊晚煙綠。竹響才消歌吹音,夢回還照金花燭。明朝搖櫓泛餘杭,曳雪牽雲別陸郎(調璞堂)。彈指人生能有幾,客中如此作端陽!

舟近錢塘望西湖山色,因感舊遊编辑

久客還鄉夜不眠,望鄉長自立帆前。一痕山送西湖色,萬種情深故國天。舊宅蕭條傷往事,此身生長記華年。遙青已接還遮住,可是蘇堤幾點煙?

隴上作编辑

掃墓先為別墓愁,此來又隔幾經秋?每思故國期還趙,忍向重泉說報劉。華表風前烏繞樹,紙灰煙裏客回頭。懷中繈抱今斑白,地下相看也淚流。

冷泉亭遲荊南不至,題石上而歸编辑

飛鳥暮歸山色裏,懷人心斷水聲中。君如來取春泉飲,定有相思味不同。

孤山范公祠是少時肄業之所,重過有作编辑

舊遊真個似前生,水榭風廊到眼驚。滿樹黃鸝應識我,當年聽過讀書聲。

曾擒蟋蟀傍西牆,曾捉楊花過野塘。今日教儂理前事,不知何故沒心腸。

物換星移三十秋,輕塵短夢水西流。道人不是無尋處,山上萋萋土一丘。

斜陽不改舊山門,堤柳依然對酒尊。只有西湖比前冷,照人頭發作霜痕。

韜光寺编辑

左旋竹色繞,右折竹徑昏。萬竹綠成海,一峰青當門。我來逢日暮,石磴滋苔紋。微覺暗泉響,不見銀河奔。誰知鳴竹腹,百道相糾紛。九天落珠璣,僧廚瓦上聞。小憩金蓮池,寒玉浮氤氳。湖光窮目力,海影搖窗痕。誓畢向平願,來陪金仙群。同持碧鸞尾,日掃青天雲。

湖心亭登台望月,同程、錢兩秀才作编辑

湖心更深春月朗,一亭如雲飄水上。水精宮有三人來,同踏空濛神惝慌。鮫綃萬重煙裹樹,竹笛一聲漁動槳。亭旁露台高百尺,雕欄上接廣寒廣。登台欲捧爛銀盤,白榆曆曆指諸掌。月如開戶光無邊,星豈叛天去成黨。九州地缺琉璃補,半夜潮生篷櫓響。疑乘紙鳶身欲飛,怕觸銀河頭不仰。此時高唱《升天行》,衣裳飄飄作雲想。但見萬川印為一,那信人天還有兩。仙乎仙乎如相招,風車一下吾其往!

龍井编辑

龍厭西湖喧,別選藏珠宅。澄泓一井泉,搖漾半天碧。葉墮鳥銜去,魚行人不隔。時方迎六龍,崖磴加開闢。穿竇浚靈源,爬沙出奇石。瀑布九天來,散作千處白。噴珠隕雜花,灑面亂飛雪。傾耳聲洋洋,琮琤碎環璧。台高石柱寒,松古蒼煙積。試茗人忘歸,水明天不夕。

飛來峰编辑

奇山虛空飛,落地偶然借。愛此西湖佳,不歸成久假。我來入洞行,低頭甘出胯。濯濯蓮花垂,隱隱哀湍瀉。魔降獅吼伏,甲蛻龍戰罷。陰崖飛蝙蝠,丹梯聳雲架。疑是誇娥移,左股痕未化;又疑巨靈擘,仙掌分太華。容卿數百人,空洞殊可訝。毛發漸淅灑,方午已疑夜。萬古不見日,四時寧有夏?隙小初漏天,雲生又補罅。前穴風雨聲,再探心已怕。

玉泉觀魚编辑

玉泉何澄清,銀河移在地。戢戢萬魚頭,空行渺無際。紅鱗金陸離,白小影搖曳。窺客若有情,銜花儼相戲。池間荇藻長,風定水煙細。可惜夕陽沉,鍾聲雲外至。春山生睡容,遊客有歸意。回首波聲微,淡月僧門閉。

岳武穆墓编辑

岳王墳上鳥聲悲,半是黃鸝半子規。鐵像至今長跪月,金牌當日早班師。清宮客少王思禮,前進兵輸來護兒。公本純臣無底恨,可憐慈聖茹齋時。

阿奴编辑

阿奴碌碌竟何之,如此江山兩鬢絲。過去雄心消易盡,送來老字例難辭。尊前春到花能覺,身後名傳鬼不知。寄語人間行樂者,信陵公子是吾師。

九月十九夜编辑

漏轉三更萬籟空,霜華滿地樹搖風。老鴟窺戶幹笑去,中有一燈坐一翁。

望山公嫌枚蹤跡太疏,賦詩言志编辑

不是師門意懶行,尚書應諒草茅情。聽來官鼓心終怯,換到朝靴足便驚。老眼書銜愁小字,詩人得寵怕虛名。閑時每看青天月,長恐孤雲累太清。

向平婚嫁事匆匆,今歲光陰道路中。一字不曾忘訓誨,終年只當坐春風。月臨秋水增顏色,松抱青山托始終。若戀荒莊栽小草,頻來敢負蠟花紅!

送潘宇情宰贛榆编辑

潘郎頭白賦彈冠,珂馬蕭蕭臘月寒。捧檄莫嫌行路遠,栽桑好作種花看。郡分東海風煙古,地過黃河氣象寬。此去陰平吾舊治,遺民可有問袁安?

錢東麓少司農典試江南,其尊人香樹尚書來看榜發编辑

令子衡文地,尚書弭節臨。雲山懷舊曆,桃李認新陰。代畢趨庭事,兼催赴闕心。聖明如有問,老健是恩深國瑞兼家慶,如公古所難。龍門高膝下,鳩杖重朝端。秩膳官支俸,天書帝問安。門生都隔代,羅列當孫看。

聞香亭舉京兆编辑

喜鵲清晨噪屋端,驚聞捷報自長安。姓名豈有傳抄誤,科第從來後起難(先閱題名紙,「樹」字上誤多一「心」字)。玉樹新陰秋爛漫,花磚舊影日高寒。阿兄宮錦多年忘,今夕開箱帶笑看。

銀袍鵠立曉風清,定有人呼小宋名。遲我十科成後輩,多君一戰振家聲。花開荊樹遙分氣,雁到青雲不讓行。只恐煙羅騰冷笑,叔疑子弟又為卿。

送魚門舍人入都编辑

省郎簪筆侍彤闈,彩躭乘風向北飛。深喜故人從此貴,恰憐知己自今稀。長卿家破官才得,翁子才高願豈違?忍住頭顱未成雪,聖明時際莫言歸。

雲龍蹤跡記前因,海內論交子最親。山館夜涼分聽雨,水窗花落共傷春。聯床尚作同遊夢,上馬頻驚欲去身。此後蕭齋風月冷,再懸陳榻恐無人。

幽燕此去路迢遙,往日鴻泥跡未消。判事莫談溫室樹,遷官穩戴侍中貂。十行漢詔揮新墨,一卷唐詩補早朝。想見上林煙柳外,季良長鬛影飄蕭(舍人多髯)

中年容易動深情,況唱《驪歌》與客聽。折柳路從江上盡,斷腸人對暮天青。霜鴻羽健秋千里,桐樹心孤月一庭。妻子不知緣底事,臉邊來問淚星星。

題蘇州太守孔南溪壁上编辑

白下閑雲吳下過,偶來燕寢脫煙蓑。十科進士同年少,三守名邦異政多。明月上窗花送影,涼風穿樹酒生波。好將魯國孤裘誦,付與金閶士女歌。

舟中作三韻詩四首编辑

昨日逆風打船頭,舟人背纜如背牛。今日順風送船尾,布帆一日行千里。昨日非拙今非賢,艙中有人笑向天。

良馬晝行夜不行,櫓聲日夜無留停。居家避客門常閉,舟中開門客不至。人生三萬六千場,惟有舟中日最長。

前年尋春春不得,枉住蘇州嚼冰雪。今年尋春春更杳,美人如雲隔仙島。造化小兒笑未終,除卻此事難惱公。

東家鴟梟鳴可怪,欲殺無刀心不快。西家狐狸蹲上屋,欲射無弓心不樂。老僧枯坐發愁歎,不見容易不聞難。

哭座主留松裔少宰编辑

十年前別淚先彈,原恐衰年再見難。幾度信來傳老病,恰欣人到說平安。今朝絳帳真零落,他日黃壚更渺漫。白髮彭宣想廬墓,玄堂當作後堂看。

哭徐芷亭方伯编辑

萬里黔關二品身,一行遺表泣孤臣。老懷怕數同年客,天意先亡古道人。花下馬蹄留舊跡,水邊楊柳換新春。相思曾有詩千字,不及傳箋倍愴神。

癸未元日编辑

歲首百事忘,天晴萬花喜。元日如今年,人生能有幾?隨眾披新衣,澄懷觀妙理。阿母扶上堂,同拜尚有姊。女兒各倩妝,嬌甚不成禮。四鄰爆竹聲,中旦猶未已。傅坐伺過客,來者亦數起。喜界編年詩,怯增坐席齒。吾生自有涯,節序何時止?欲作迎春行,先從探梅始(唐人元旦飲客號曰「傅坐」。見《緯略》。)

新正四日望山尚書召飲,四鼓方歸,次日將此夕言論賦詩呈覽编辑

正月四日春風新,尚書折簡招幽人。幽人家住雲深處,白雲帶入朱門去。燕寢凝香靜不嘩,香梅開遍後堂花。為憐盧植傳經學,特領彭宣拜絳紗。侍兒手卷流蘇帳,夫人出見東廂上。身受金閨曠代恩,果然玉立天人樣。天家頒到御廚珍,仙鹿黃羊味絕倫。一餐得飽先生饌,余瀝還沾聖主春。醉步西園待新月,飛花爭繞郎君筆。(下缺)

 卷十六 ↑返回頂部 卷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