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26

 卷二十五 小倉山房詩集
卷二十六
卷二十七 

卷二十六({己亥庚子编辑

正月二十二日出門作编辑

衰年作事當收棋,檢點遊裝有所思。江上風花趁春日,家鄉弋釣憶兒時。殘書看慣隨身帶,愛子初生負繈隨。自笑此行緣底事,西湖還欠幾行詩。

秦園编辑

為高必有因,為園必有藉。美哉秦家園,竟把惠山借!入門先見水,得樹便忘夏。縱橫兩石橋,屹作天河跨。紆轉山徑曲,琮琤泉響瀉。濕衣嵐翠飛,打頭松子下。得意在丘壑,忘言到亭榭。我來四十年,品題殊未暇。底事忽留詩,再遊心再化。

第二泉编辑

清絕形難比,源深取不窮。知名不知味,來往一杯同。

雨夜泊嘉禾訪陳梅岑秀才,次日喜晴,同遊煙雨樓、三塔寺编辑

久輟牙琴感索居,一朝親叩子雲廬。船衝急雨剛停槳,手握詩人便起予。嬌女抱來冰雪似,華堂指點火焚餘。卅年世好三年別,說到深情海不如。

相約鴛湖打槳行,萬金難買此宵晴。一樓煙雨人初到,三塔風光水正生。桃尚留花待殘客,柳如招我過清明。白頭愛話悲歡事,紅盡桅燈未入城。

入武林城作编辑

肩輿望見聖湖煙,觸目情生故國天。不是還鄉是尋夢,一丘一壑總纏綿。

雖名故土全無屋,且喜殘春尚有花。笑挈姬人住僧舍,不成孤客不成家。

安排遊計首頻搔,客裏光陰怕寂寥。晴日尋山雨尋客,不教孤負一春宵。

成見年來久不存,麻鞋隨處踏芳塵。朱門蓬戶無分別,祇要能容自在身。

西湖德生庵小住编辑

遊山如讀書,少年力不努。垂老意愴然,亟亟還思補。我本西湖人,久離西湖土。當其家居時,頗為一城阻。及乎宦遊後,更覺相思苦。今乃白頭來,卜寓在湖所。有如久饑人,見物思盡取;又如矍鑠翁,余勇必盡賈。朝將湖煙吞,暮把湖月吐。行湖一枝筇,蕩湖兩枝櫓。湖意亦歡迎,浪花如雪舞。

月夜斷橋獨坐编辑

一輪月,一個我,半夜斷橋相對坐。湖光照月月增清,月色當湖湖更大。滿湖煙起將山蒸,山容若睡喚不應。我亦下橋覓歸路,緊認僧庵一點燈。

孤山编辑

一山自起伏,不藉群山扶。既不傍城郭,又獨占裡湖。頗似皋夔世,別有巢由徒。宜乎數千年,獨居處士逋。自呼梅為妻,自畜鶴作孥。雖捐茂陵稿,恰修《薦賢書》。倘非際明盛,寧肯效區區?我攜影獨來,一僮一僕無。問我胡為然,也學孤山孤。

登六和塔编辑

一塔表江清,觚棱夕照明。盤旋看下界,絕頂見平生。乍上微嫌黑,彌高轉不驚。縱教吹落地,也有半年程。

遊紫雲、金鼓諸洞编辑

看山恃一筇,有境我必到。垂老戒在得,山靈莫相笑。初尋紫雲幽,再探金鼓奧。涔涔石乳滴,蹀蹀仙鼠跳。古藤高槃空,丹槃低設灶。穴深不可測,誘我往前導。忽然一梁橫,故意將人拗。喜無玄霜侵,永辭白日照。偉哉真宰心,戛戛喜獨造。鬥險乃出奇,因空始見妙。寄語世間人,頑石猶有竅。

謁岳王墓作十五絕句编辑

靈旗風卷陣雲涼,萬里長城一夜霜。天意小朝廷已定,那容公作郭汾陽。

遠寄金環望九哥,一朝兵到又回戈。定知五國城中淚,更比朱仙鎮上多。

一個西湖換兩宮,靖康《小雅》唱雍雍。憐他絕代英雄將,爭不遲生付孝宗。

軍令如山鳥不嘩,黑風龍虎盡呼爺。自然慈聖還宮日,苦向官家問嶽家。

歲歲君臣拜詔書,南朝可謂有人無?看燒石勒求和幣,司馬家兒是丈夫。

要盟結讚屢彎弓,翻錄和戎魏絳功。老住迷樓人不醒,趙家天子可憐蟲。

小校桓桓趙姓施,湧金門外有專祠。雄心似出將軍上,不斬金人斬太師。

要結中朝絳灌歡,分將戰艦贈同官。韓王心喜張王惱,始信人間送禮難。

允升一疏奏楓宸,與汝何干竟殺身?擬把東廂添配享,黃金鑄個布衣人。

華表淩霄落照遲,一朝孤憤萬年知。梨花寒食燒香女,纖手都來折檜枝。

不依古法但橫行,自有雲雷繞膝生。我論文章公論戰,千秋一樣鬥心兵。

五十三人命已休,秦城王氣忽然收。教渠暫緩須臾死,那數中原劉彥遊。

身後何曾有定論,《金陀》野史仗文孫。紫陽讕語瓊山繼,爝火無光照覆盆。

恰有狐疑問殿前,周歂入廟竟身顛。臾駢敵怨分明在,只恐當年事偶然。

江山也要偉人扶,神化丹青即畫圖。賴有嶽於雙少保,人間才覺重西湖。

孫秀姑墓编辑

我年八歲才讀書,大母為言孫秀姑。今年六十偶行路,得見秀姑湖上墓。秀姑生長貧家裏,槃剃便行拜時禮。郎小從師赴學堂,姑衰抱病居田里。鄰家嚴虎里中豪,望見嬋娟眼欲燒。初將軟語投梭誘,繼嗾妖童作餌挑。女兒自是女貞木,豈許纖埃汙白玉!已歌暮棘刺陳佗,重上輜車詈董卓。匪人窮怒轉成羞,道不穿墉誓不休。朝擲餅金窺浴所,暮隨鴟吻望牆頭。秀姑膽小空房怯,生恐雄狐勢漸逼。皎月當天自有光,紅蘭拒雪愁無力。層層縫裹舊衣裳,訣別慈姑掩洞房。一夕伯姬雖命絕,十旬劉表尚屍香。官吏聞之愧無狀,急擒鼠輩屍諸巷。扁表巍峨北闕來,風雲蕭瑟西湖葬。此事茫茫八十春,當時碑碣漸沉淪。寄言當事征文獻,且莫修培蘇小墳(時西湖修蘇小墳,不知小小墳在嘉興。見《武林舊志》。)

三月四日項金門秀才招同吳西林、汪槐堂諸公補修禊詩,得「春」字编辑

卅年不見故園春,一夕南還得主人。佳節已過修禊日,華堂還召苦吟身。酒邊分韻詩隨意,花下談禪鳥問津(西林、夢樓席間談禪,人多避席。)。恰好山陰儂買棹,蘭亭方欲訪前因。

贈金門编辑

之子武林秀,相逢喜不禁。惜春常速客,得句便題襟。雅抱推袁意,難忘說項心。為君歸緩緩,湖上落花深。

雲棲寺编辑

竹密不見天,竹盡乃見寺。相傳蓮池師,於此建初地。匪徒參高禪,亦且見小智。矮屋難搖風,戒嚴易蕆事。眷屬許同宿,貴賤無二味。更有終老堂,窮氓隨所寄。一切部署法,井井有條例。宜乎十方民,甘心多布施。禽學梵貝音,草帶靈檀氣。我亦如閑雲,一宿了來意。

放生所编辑

天性人為貴,庖犧見理明。傷人不問馬,宣尼分重輕。魚鱉稱咸若,未必非杯羹。陋哉西方教,兼愛徒硜硜。人物混為一,不界濁與清。我來放生所,刺目尤心驚。雞餓且啄距,牛呿半陷坑。頑鵝瘦於雀,仙鹿穢若蠅。是謂違物性,桎梏加天刑。放乃未嘗放,生不如無生。

見雨中喚渡者编辑

船家鎮日喚人行,雨後無人肯應聲。載得白鷗三兩隻,水紅花處倍分明。

贈撫軍王味隒先生编辑

中丞家世重琅琊,浙水緣深兩建牙。謝傅經綸多靜鎮,汾陽福力自豪華。潮聲曉應千家笛,燈影宵紅四壁花。豈獨惠民兼禮士,四方名宿走雷車。

曾蒙草奏牧秦郵,回首恩門感未休(枚牧高郵,先中丞所薦。)。一樣憐才家法在,卅年往事水東流。星雲有耀能垂蔭,蒲柳將衰易感秋。願得白頭還故里,村村扶杖聽歌謳。

清明编辑

枝枝楊柳可憐生,朵朵梨花笑不清。四十年前舊遊客,故鄉今日過清明。

月夜老姊、兩姬挈阿遲泛舟西湖,予亦追至孤山,小飲而返编辑

門外一舟泊,小僮偷棹之。舉家遊西湖,主人猶未知。愛茲明月光,亦復呼舟往。相逢孤山巔,彼此各停槳。酒家未關門,遣僕沽一壺。空明水晶宮,團圞家慶圖。小醉將舟泊,人生且行樂。月照子若妻,已成梅與鶴。

題萬九沙先生小像(有序)编辑

先生諱經,康熙戊辰翰林,任學使,罷官。乾隆元年召試鴻博,以老疾辭。全謝山作《公車征士錄》,海內凡一百八十人,序齒先生冠首,枚署尾。

今年在杭州,其季子福持遺像索題。當年丹詔召耆英,驥尾龍頭記得清。未共殿前揮彩筆,忽從畫裏見先生。春風有影須眉在,流水無聲歲月更。幸喜小同才絕世,禮堂經學繼康成。

淨慈寺回舟湖中風雨暴作编辑

一角雷峰黑,三潭雨忽狂。小舟如躭退,高浪比人長。荇藻難援手,蛟龍欲入艙。倘非風少定,幾作水仙王。

施將軍廟编辑

將軍名全,以小校刺秦檜不克,死。

一德格天閣正新,一刀殺賊乃有人。敷天冤憤仗誰雪?殿前小校施將軍。將軍煉心如煉鐵,可惜荊軻疏劍術。事雖不了神鬼驚,懸頭市上香三日。當時元奸黨滿朝,縛虎如羊氣太驕。忽然刀光狹路照,太師頸上風蕭蕭。嗚呼!三字獄,兩宮駕,總在將軍此刀下!後代聞英風,尚且有興者。君不見腦碎銅椎阿合馬!

萬松書院编辑

萬松環一嶺,書院建其巔。我昔來肄業,弱冠方童顏。當時楊夫子,經史腹便便。門牆亦最盛,濟濟羅諸賢。我每遇文戰,徹夜窮鑽研。至今咳唾處,心血猶紅鮮。何圖目一瞬,垂垂五十年。先師墓木拱,諸賢盡雲煙。我來重過此,幾席猶依然。誤欲往學舍,執卷趨師前。昔也離家遠,廿裏走槃槃;今也升講堂,一步一扶肩。昔為服子慎,絳帳時周旋;今為薊子訓,摩挲銅狄仙。逝者竟如斯,能無意自憐!羨殺丹桂花,無言但參天。

偕阿遲上冢编辑

周晬嬌兒索乳忙,抱來學拜祖塋旁。春風似解人間事,一縷香煙吹漸長。

渡錢塘江编辑

卌年前渡此江風,白髮重來似夢中。就使江神最強記,也難認得此衰翁。

禹陵二十四韻编辑

天地平成始,皇王禪讓終。一人生石紐,萬古辟蠶叢。玉鬥胸垂象,金鞀耳啟聰。尋書齋委宛,受牒作司空。地險龍門鑿,人功鳥道通。為魚援赤子,幹蠱慰黃熊。學裸姑徇俗,乘槃又轉蓬。庚辰擒水怪,豎亥步崆峒。貳負甘雙梏,將軍號百蟲。嘗聞下車泣,忍過羽山東。破石佳兒出,開山遁甲窮。勤能師子,威不赦防風。息壤波全息,扶桑日更紅。過門心淡泊,造粉事朦朧。鑄鼎神奸列,遐方玉帛同。偶然巡越甸,遽爾墜軒弓。身自跳天上,椑應葬穴中。葛繃煙露冷,陽眄水雲空。復土來蒼鳥,南風送祝融。江山猶拱侍,廟貌更穹隆。真冷懷文命,偏枯想聖躬。兩廂環嶽牧,九殿拜兒童。窆石摩挲古,《衡碑》刻劃工。微臣擎旨酒,不敢獻玄宮。

蘭亭编辑

為有《蘭亭序》,青山屬右軍。清流猶映帶,名士盡煙雲。歎逝能無感,論書孰與群!偶然數行字,千古訟紛紛。

王右軍祠编辑

荒祠碑記永和年,東晉衣冠尚宛然。觴詠偶留《修禊帖》,安危能上會稽箋。書名太重經綸掩,兒輩分甘樂事偏。我欲奠公無別物,一籠鵝放惠風天。

西施廟编辑

人去苧蘿空,香煙恰未終。死猶存越廟,生可想吳宮?溪水浣紗影,虛廊響槃風。金錢輸一見,交與守祠翁。傳說西施祀鑒湖,一帆先自走菰蒲。三千年後情如許,可是前生范大夫?

石屋寺编辑

怪石墜空天,臥地猶露縫。一手推可搖,萬年吹不動。石旁有古寺,峨峨紺殿垂。終朝鍾鼓寂,但見鳥雀窺。肅湣留手跡(寺有於肅湣手書),迢迢三百秋。問僧僧不知,愈覺山中幽。西齋尤奇絕,懸槃接屋瓦。不敢開窗看,亂山如走馬。

吼山编辑

山頂麥開花,山腰石張口。我舟昂然來,直向口中走。其中別有天,澄泓水百畝。亦復構亭榭,高下羅八九。絕壁摩蒼蒼,似將長劍剖。斜削為鼉梁,架空拖石紐。偶然謦咳聲,千山齊一吼。水深試以篙,不知有底否。但見大魚游,吞餌幾吞手。我遊山川多,此景駭未有。為之泊舟看,自午直至酉。

禹陵大松歌编辑

我來禹陵見大松,身橫九畝疑防風。當日定為蒼鳥種,後來不受秦王封。扶桑遮日松遮雨,各護神聖安玄宮。旁有窆石形奇古,堪與千年松作伍。想見龍牽引時,呱呱後啟猶摩撫。諸侯會葬紛來朝,此松未必無枝條。蒼水使者來掛絛,百蟲將軍不敢燒。山風吹松作濤起,仿佛洪水聲滔滔。我欲呼松問禹狀,松不能言徒崛強。且折松枝滿載歸,驚誇法物商周上。

湖上襍詩编辑

浮家泛宅幾回遷(先寓德生庵,再遷陳莊。)?遷得西湖到榻前。從此欄杆憑不了,雨餘風定月明天。

月明如水浸沙堤,堤上遊行一杖攜。惹得家僮沒尋處,夜深孤坐斷橋西。

桃花吹落杳難尋,人為來遲惜不禁。我道此來遲更好,想花心比見花深。

范公祠裏藕花居,四十年前我讀書。今日再來人不識,自家一步一躊躕。

誰家愛唱《玉玲瓏》,笛自西飄曲自東。一夜蕩搖聲不定,知他船在水當中。

飛飛小艇慣穿雲,傍曉招人到夕曛。底事遊蜂頻繞槳?兒家衣是藕花熏。

煙霞、石屋兩平章,渡水穿花趁夕陽。萬片綠雲春一點,布裙紅出采茶娘。

坐看陶莊瀑布飛,珠璣吹滿芰荷衣。癡心欲向山僧說,水不流還我不歸。

遠望雲鬟意態佳,近前凝視眼頻開。豈知即是我家婦,一笑各詢何處來。

葛嶺花開二月天,遊人來往說神仙。老夫心與遊人異,不羨神仙羨少年。

花神十二最清華,齊著雲裾踏雁沙。擬向江淹分彩筆,一章詩贈一枝花。

冷泉亭上草如茵,鎮日看泉泉滿身。天竺過門偏不入,觀音應不惱詩人。

鳳嶺高登演武台,排衙石上大風來。錢王英武康王弱,一樣江山兩樣才。

六陵何處認冬青?望帝魂歸淚欲零。偏有子規不解事,聲聲啼與岳王聽。

山無佛像山才古,水有魚船水不幽。我愛九溪十八澗,把人引去又勾留。

(下缺)

 卷二十五 ↑返回頂部 卷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