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27

 卷二十六 小倉山房詩集
卷二十七
卷二十八 

卷二十七(辛丑编辑

遣興雜詩编辑

老妻怕我開書卷,一卷書開百事忘。手把陳編如中酒,今人枉替古人忙。

新年無計慰衰翁,春日尋春小苑中。拜領東皇無別物,綠梅花上過來風。

小步閑拖六尺藤,空山來往健於僧。栽花忙處兒呼飯,夜讀深時妾屏燈。

抹月批風意自如,有時此老亦拘拘。歡場獨靜因除酒,閑裏生忙為著書。

休焚沉篤防花妒,且住笙歌讓鳥吟。開卷古人都在目,閉門晴雨不關心。

枕上推敲忘夜長,苦吟人與睡相妨。無端窗外風濤急,生恐蛟龍走上床。

歲月堂堂秋復春,山花山草逐時新。有時獨坐還自笑,回憶少年如古人。

《牽車圖》编辑

許滄亭觀察繪圖,將一家人物器用盡置車上,主人負長繩曳之而走,有持鞭者暗中笞督,蓋亦借圖醒世之意。

全家置一車,主人牽以走。車中坐妻孥,車傍立僕婦。車頭載尊罍,車尾曳箕帚。更有暗中神,持鞭督其後。雖休勿能休,自辰直至酉。日暮途窮時,精神難抖擻。猶有眷戀心,一步一回首。試問牽車人,何如車上狗!狗態尚安閑,汝身能逸否?但願繩忽斷,牽覆車中酒。或者醉糟中,一笑且放手。

遊蘇州得五律六首编辑

風花三月半,我駐虎丘車。娛老常攜妾,消閑更帶書。上山筇竹健,擪笛水窗虛。借寓誰家宅?樊川杜牧居(謂開周)

遠訪支硎寺,輿夫識我不?轉輪高殿活,洗缽小池幽。香火諸天盛,凡心一拜休。觀音無別樂,受盡美人頭。

小立三叉路,輕衫忍薄寒。萬峰初過雨,一客獨憑欄。柳葉成陰易,花枝出色難。額羅如許仄,應作服妖看(近日蘇州女子抹額不滿半寸)

聽雪寒山下,亭台入畫圖。樹深禽語亂,雨久瀑聲粗。曲折雲廊轉,高低石磴鋪。女兒多半怯,伸手索娘扶。

靈岩渺天半,形勝稱堯宮。玉殿松雲色,金鈴寶塔風。太湖來掌上,飛鳥去煙中。歸讀《瀧岡表》,榮華想畢公(秋帆中丞祖塋在山之側)

吾宗有賢者,卜宅古楓橋。愛詠《小園賦》,時將大阮招。書香同萬卷,酒量讓三蕉。且學堂前燕,年年宿一宵(謂漁洲)

贈吳孝侯编辑

延陵家世小仙風,卜築秦淮古巷東。杖履自稱黃髮叟,丹青愛寫白猿公。五侯門第裾常曳,一笛《梅花》曲未終。我得君為方外友,溪山不復訪盧鴻。(吳以畫猴得名,故有第四句。)

供芍藥數十枝,終日對花獨坐编辑

我寧負人不負花,花開時節常歸家。今年出門語芍藥,留花待我歸來誇。果然歸時花正盛,槃紅爛紫騰雲霞。折花卅枝膽瓶供,高低位置圍屏遮。照影遠安琉璃鏡,護風近障輕容紗。《霓裳》爭舞月殿女,香珮盡解吳宮娃。華鬘之天化人國,神魂雖蕩思毋邪。人生長得對花坐,比拖金紫誰為佳?況我衰年急行樂,看春生怕斜陽斜。此樂豈可使卿共,為花辭客客休嗟。譬如桓子受女樂,不朝三日何妨耶!

覺老编辑

行時躑躅坐瞢騰,自覺今年老不勝。藏物怕忘憑筆記,看山雖好讓人登。宵眠不待更三點,晝食曾無粟半升。大概衰翁何所似?春來殘雪曉來燈。

送史婿偕鵬姑還溧陽编辑

我年如婿小,簪筆明光宮。特奉天子詔,學於文靖公。公方作塚宰,絳帳開春風。月課諸詞臣,命擬疏一通。我時習翻譯,技癢獻雕蟲。公大加擊節,逢人誇終童。從此許升堂,執經相追從。三朝問文獻,六部談兵農。至今心胸間,昭然如發蒙。其時少司馬,恩蔭官郎中。每於鯉庭趨,得親公子容。長安一為別,山左重相逢。命作《治河記》,南衙酣金鍾。迢迢三十年,雲泥隔數重。忽然蹇修來,欲以婚姻通。公卿能下士,此意古人同。卿雲照小草,女蘿附蒼松。齊大不敢辭,楚國遂乘龍。今年二月春,館甥倉山東。芳蘭如解意,花開並頭紅。江梅亦相賀,萬朵香雲濃。婿貌既美好,婿性尤明聰。勉旃繩祖武,勳業垂隆隆。當年門弟子,此日孫婦翁。先師如有知,九原笑未終。

鵬姑貌中下,天姿頗和柔。媞媞七歲時,脫口詠「雎鳩」。字學衛夫人,揮毫作撇勾。書讀宣文君,音義相谘諏。將笄失所恃,於爺更綢繆。脂粉放妝台,縹緗堆兩頭。我欲考奇字,命渠字書求;我欲聞異聞,喚渠《齊諧》搜。征典代祭獺,分韻替拈鬮。公然女記室,風雅冠士流。一朝嫁公子,江上掉蘭舟。蕭蕭白髮翁,觸目生離愁。丁寧復丁寧,辟槃不能休。善承公姥意,好偕娣姒遊。相府作羹湯,敬慎毋愆尤。藏我數行字,當作奩贈收;揮我衰年淚,當作珠璣投。婿也誦餘詩,謂其是也不?

碧紗櫥编辑

三丈吹綸障熱風,詩隨人住碧紗籠。青蠅白鳥遠相看,奈此蕭然白髮翁!

病中戲作编辑

我不願來而忽來,我不願去而忽去。不知來自何方,去從何處。此中自有真消息,天不能言我代說。只等盤古老翁依舊活,我來尋我自然得。

衰年雜詠编辑

支硎山下看花還,又看真州競渡船。行樂不教遲一刻,光陰知是夕陽天。

作字燈前點畫粗,登樓漸漸要人扶。殘牙好似聊城將,獨守空城隊已無。

長短衣裳闊狹冠,卅年變換太無端。幸虧守定當初式,古樣重當時樣看。

泮水風光閬苑春,記來事事總銷魂。妙人那得來優孟,把我平生演一番。

同榜同官屈指稀,門生門下又孫枝。三朝舊事填胸滿,獨立斜陽說與誰。

結習由來掃未除,一燈猶自課三餘。隨抄隨摘隨忘記,偏記兒時讀過書。

半刻清談覺氣差,未行三步想呼車。空留兩隻婆娑眼,貪看人間霧裏花。

三尺遺書楹下藏,半生甘苦最親嘗。名山事業憑誰付,學識之無七歲郎。

真州竹枝詞编辑

流過揚州水便清,鹽船竿簇晚霞明。江聲漸遠市聲近,小小繁華一郡城。

誰家結構好樓台,水榭雲廊幾處開。底事銅魚管風月,終年不見主人來。

都天會起賽神忙,兒女沿堤盡點香。絕似嫦娥頒令甲,一齊月色著衣裳。

最好城河水二分,開窗終日鳥聲聞。參天兩岸樹陰合,中有人家住綠雲。

一過清明玉笛飄,釵光鬢影上輕舠。只須守住東關路,花去花來早晚潮。

板橋宛轉采虹垂,沙淺潮平艇過遲。郎忽相逢妾難避,大家都是落篷時。

連朝分付小篙工,隨意閑遊但聽風。難得吟聲花外落,水窗圍坐幾詩翁(謂吳正民諸君)

何必桃源放槳行,此中仙景足幽清。何時小購三間屋,閑倚雕闌過一生?

自嘲三絕编辑

官量原如酒量,千杯半盞殊科。我是人間小戶,十年官已嫌多。

飲酒樗槃度曲,人生遣興三條。我竟一齊不解,公然樂過終朝。

遊戲貴人席上,支吾年少場中。賴是天機活潑,不然誰理衰翁?

新涼编辑

人皆愁久暑,我卻怕新涼。味似官初罷,情疑寵不常。晨昏難適體,衣服屢開箱。安得彈琴客,先教奏《履霜》?

曹子建有《感婚賦》,余仿之作感婚詩寄省堂编辑

隨園山人事事早,只有兒生年已老。省堂孫曾繁且滋,垂老偏添一女兒。兩人老筆將毋同,我戲盍作親家公。省堂未諾顏先笑,道有奇緣為子告:當年鳴笳六詔天,閨中慘喪鴻妻賢。正逢遺掛驚心日,那有鸞膠再續弦?門外蕭蕭馬戾止,一老來修相見禮。身佩櫜道姓殷,家有初笄未嫁女。願充側室戴香纓,長捧盤槃侍君子。我急搖手謝不遑,請翁觀我鬢邊霜。已經老圃橫秋色,忍把桃花種夕陽?殷翁心事從頭說,家本金陵舊黃籍。少走滇南長百夫,漸置田廬歸不得。公能攜女到江南,好替家鄉留一脈。我感翁言許迎娶,東風吹起沾泥絮。一夕金鑾產白家,四年玉鏡思溫婿。今朝與子結天親,殷翁見解信通神。果然此老嬉遊處,安置他家女外孫。萬里合教青鳥使,一函先報白頭人。客冬臘雪紅燈映,剪刀遽作巾箱聘。秦晉絲蘿兩處牽,劉盧仙籍三生定。新春園柳叫雎鳩,高固雙雙到此遊。嬌娃抱出珠同耀,阿奶同來花見羞。人間似此婚姻樣,一笑都將媒妁忘。要知萬事總由天,半是因緣半福量。君不見《陵川集》裏有長歌,天賜夫人作宰相!

彭芝亭大司馬八十索詩编辑

晝錦堂開八秩樽,卿雲光彩耀吳門。人間元老三朝少,海內靈光一殿尊。玉尺已裁寰宇遍,金針還與故鄉論(時掌教蘇州)。《文昌雜錄科名記》,首說鼇頭兩祖孫(公祖定求康熙狀元)

領袖清華五十霜,文人中有郭汾陽。曾官樞密威常在,再宴瓊林話正長。屈指東南誰伯仲,滿朝金紫半門牆。乞歸更荷君恩重,許住平泉水竹莊。

風貌鶴同清,瀟灑何曾似六卿?樓起三層雲對坐,集成《一品》世孤行。仙郎已擅朝中貴,佛子還從膝下生(四公子尺木進士好佛)。佇看蟠桃親手采,家風真不愧彭鏗。

鯫生弱冠受恩知,也復蕭蕭兩鬢絲。冒雨常迎嚴武駕,憐才屢和樂天詩。只因路隔江波遠,未免籌添海屋遲。蒲柳倘同松柏茂,他年扶杖祝期頤(丁丑二月,公遊隨園遇雨)

謝錢觀察三伏日賜冬醃菜编辑

當暑難求膳飲鮮,金鹽玉豉話空傳。黃芽忽嚼三冬雪,赤日全消六月天。物是過時裁見貴,口因同嗜轉相憐。多公冷處留餘味,那用何曾食萬錢?

和竹西公子《歸鶴》詩编辑

老鶴飛歸月二更,滿園花作故人迎。不愁羽客去無主,但覺雲仙來有情。小步池塘尋舊伴,重看軒蓋似前生。憑欄聽得家僮報,頂上丹砂色倍明。

肯把滄桑說是非?乘風還舞釣魚磯。雲霄志在終須去,館穀恩深敢不歸!暫別梅花心耿耿,仍逢雛鳳話依依。遙知一品衣成後,更向君家身上飛。

惆悵詞邀淮樹觀察同作编辑

三月姑蘇花下行,夭桃一樹最關情。如何欲折不曾折,空惹黃鸝啼數聲。

記得人扶出畫堂,小家生長大家妝。惜春御史忘春老,盼殺驚鴻下夕陽。

莫惱遊蜂樓上遊,槁砧原本欠風流。試看夜半聽琴客,嫁得相如便白頭。

空把琅函問再三,迢迢秋水隔江南。佳人好似瑤池果,一落風前鳥便含。

十里雷塘廿四橋,吳娘遠唱雨瀟瀟。可知有個多情叟,安汝心頭尚未消。

祝史抑堂少司馬七十编辑

一片卿雲耀里閭,方瞳綠鬢七旬初。蕭曹世胄雖恩蔭,韓、范平生早讀書。九月黃花香晚節,十年司馬賦《閑居》。旁人爭把神仙比,我覺神仙尚不如。

把忠勳寫上詩,藎臣風采略聞知。治河邵父碑長在,決獄秦台鏡不疲。閩、粵蔡襄無稗政,潮陽韓愈有生祠。至今誰把廉泉飲,合浦明珠有所思。

卜築平泉月一齋,竟將鍾鼎換樓臺。許歸恩比加官重,行樂身能及健回。愛寫《黃庭》將墨試,閑聽仙鶴報花開(公臨《聖教序》,直逼右軍。)。盈盈湛露宮袍滿,新自鈞天賜宴來。

鸞鳳分明跱絳霄,絲蘿偏喜結蓬蒿。想因孔李通家厚,忘卻崔盧舊族高。鬢影窗前多玉女,書聲膝下盡雲敖。遙知一盞麻姑酒,紅遍綏山萬樹桃。

置椑编辑

我有不朽在,何必形骸謀?但聞置椑語,傳自古諸侯。預凶雖非禮,藉幹終無憂。友自西蜀來,贈我楄柎木。其大可蔽牛,其堅可比玉。筮月得閏五,命彼匠慶斫。創為四阿形,賦成六合體。斑斑狸首文,鬱鬱異香起。匹如華屋成,未住心先喜。屋成人所同,一過如飄風。椑成惟我獨,偃然臥其中。大哉此居乎,歷劫恐未終。想其蟠蒼穹,豈肯入黃土?奈為賢者屈,與我共千古。且當女手卷,摩挲日三五。

題羅兩峰畫丁敬身像编辑

古極龍泓像(丁號龍泓居士),描來影欲飛。看碑伸鶴頸,拄杖坐苔磯。世外隱君子,人間大布衣。似尋蝌蚪字,倉頡廟中歸。

題兩峰《鬼趣圖》编辑

我纂鬼怪書,號稱《子不語》。見君畫鬼圖,方知鬼如許。得此趣者誰?其惟吾與汝。

畫女必須美,不美情不生;畫鬼必須醜,不醜人不驚。美醜相輪回,造化即丹青。

鬼死化為螞,鴉鳴國中在。君盍兼畫之?比鬼更當怪。君曰姑徐徐,尚隔兩重界。

和辛楣少詹《詠物》二首编辑

圓几编辑

彎環月樣几橫陳,置酒應招看月人。讓處不知誰首席,坐時只覺可添鬢。天星合璧書稱瑞,粉蝶成團影亦春。悟得轉圜行智意,朱門蓬戶好安身。

煖炕编辑

誰把春臺作睡鄉?烏曹磚上不知霜。恍疑故國眠焦土,尚記新婚坐暖床。夢惹敬兒通體熱,熏宜荀令幾重香。燕姬也像唐花樣,烘出精神覺勝常。

再詠前題索辛楣和编辑

圓几编辑

禪門說法重圓光,巧匠偷來製器良。折角定煩修月斧,供花合獻轉輪王。卿如戴笠來相稱,我愛團瓢小不妨。記得中秋好時節,大家說餅進盤觴。

煖炕编辑

氤氳一榻置蕭齋,火迫侯笑口開。昏夜至今多熱客,雨雲從古屬陽臺。槃憐鬢雪消難盡,暖覺冰人夢不來。知否清寒門外客,繩床猶是盼春回。

山鄰塗爽亭孝廉工小兒醫,園中暮、夭豚皆所診視。年九十二而卒,賦詩哭之编辑

昨日支筇訪薜蘿,今宵壚下渺山河。常迎康節花間至,看活童烏世上多。屈指已成三世佛,傷心未唱《百年歌》。他時倘有倉舒病,難向人間覓華佗。

周瑜墓编辑

天生一將定三分,才貌遭逢總出群。大母早能知國士,小喬何幸嫁夫君!能拋戎馬聽歌曲,未許蛟龍得雨雲。千載墓門松柏冷,東風猶自識將軍。

旌旗指日控巴襄,底事泉台遽束裝?一戰已經燒漢賊,九原應去告孫郎。管蕭事業江山在,終賈年華玉樹傷。我有醇醪半尊酒,為公惆悵奠斜陽。

第二番桂编辑

木犀開過小山房,第二番花較勝常。金粟似招前度客,月宮真有返魂香。(下缺)

 卷二十六 ↑返回頂部 卷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