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28

 卷二十七 小倉山房詩集
卷二十八
卷二十九 

卷二十八(壬寅编辑

余七齡上學,是康熙壬寅歲也。今年又是壬寅矣,感而有作编辑

兩度壬寅意惘然,七齡光景記從前。摳衣學見先生禮,買紙初裁認字箋。從此蠹魚無飽日,至今筆塚已齊肩。三朝老物誰陪我?一盞書燈六十年。

贈劉霞裳秀才約為天台之遊编辑

觥觥問字子雲家,奕奕風神動絳紗。似汝瓊枝來立雪,一時愁殺後堂花。

能界烏絲寫《洛神》,解吟紅豆學西昆。靈和殿裏風流樹,曾惹蕭郎一斷魂。

未免多情枉費才,狎遊頗被里人猜。須知玉貌張雕武,終向《儒林傳》上來。

老我頹唐色界天,熏香傅粉憶當年。自憐一往情深處,也是《楞嚴》十種仙。

空山豈是少年場,偶置花前酒一觴。多謝嚴陶兩公子,替他代饋束槃羊(子進、怡園屢惠珍羞)

負笈從師意頗殷,向禽心願許平分。天台倘共劉郎去,定有桃花認得君。

宿溧陽史少司馬紅泉書屋二十四韻(公諱弈昂)编辑

小住紅泉館,分明綠野堂。姻家新裏第,夫子舊宮牆。拔地煙巒起,盈階蘭芷香。半空開月榭,曲徑置風廊。叢桂黃雲滿,修篁碧玉涼。標題多翰墨,照耀盡天章。屏列花為障,橋橫石作梁。相公曾結構,司馬更裁量。瑞室堪成頌,龍門孰敢望。我來春正好,公喜遠迎將。面目爭先認,鬚眉各老蒼。卅年如傾刻,萬事感滄桑。何幸絲蘿托,兼誇宅相良(外孫生才八日)。諸郎都好我,排日各持觴。酒器三江俸,圖書七寶裝(銀杯鐫「兩江清俸」,架上御賜《圖書集成》。)。當官談舊政,余事問家常。作楷爭磨墨,題箋屢啟箱。更深僮半睡,坐久夜全忘。鳳蠟燒方熾,驪歌唱又忙。衰年心耿耿,後會事茫茫。門外帆將掛,閨中話正長。女兒留阿父,一日抵千霜。

謁史文靖公墓编辑

手供蘋蘩當束槃,先登華屋後山丘。九原尚想師隨會,一疏曾經識馬周。蓋代勳華雲影在,滿堂絲竹水聲愁。知公泉下猶憐我,如此英年也白頭(公為己未館師,乍見喜曰:「如此英年!」命擬奏疏一通,誇為第一。)

題史氏家藏文靖公《玉堂歸娶圖》编辑

相公歸娶大羅天,此事依稀八十年。賴有丹青作圖畫,榮華留與世間傳。

想見宮花插滿頭,珠簾十里下揚州。少年恃有天人貌,不控香車控紫騮(卷中畫公騎馬。)

卷中諸老盡題詩(謂徐葆光、郭元舒諸先生。),讀罷風前有所思。六部尚書八州督,爾時花燭可先知。

愧作彭宣拜後堂,絕無衣缽繼安昌。算來只有歸迎事,曾學黃粱夢一場(枚乞假歸娶時,公為代奏。)

過陽羨家舒亭明府外出,留詩贈之编辑

陽羨停舟暮,吾宗出未回。弦歌聽雅化,公子見清才。宴用家人禮,花同笑口開。氍毹空燦爛,不見舞人來(是日演劇未果)

訪宗人府丞儲梅夫同年不值编辑

同詠《霓裳》五十年,渡江親訪老神仙。九州細數無多客,一見誰知竟少緣。寂寂琴書通德裏,匆匆行李夕陽天。晨星碩果相思切,說與郎君倍黯然。

周孝侯斬蛟臺编辑

父老談惡蛟,將軍磨寶刀。刀光入水人不見,格鬥三日風蕭蕭。手提蛟頭拔浪起,蛟血淋漓紅滿體。兩患雖除一患存,擲刀從此讀書矣。初師陸士龍,再討齊萬年。一時文武才,非公誰兼全?孤軍陷入窮邊慘,杖節掀髯死無憾。可惜朱雲請劍遲,佞臣不與蛟同斬。鄉人高築土一丘,至今盛夏涼如秋。五百毒龍過此愁,猶恐將軍在上頭。

孝侯射虎處编辑

英雄得自由,一身射虎如射牛;英雄受束縛,五千壯士同一哭。我生跳蕩如雷顛,過此不覺心悁悁。三十三年棄綦組,從此入山不畏虎。

寓西湖漱石居戲作编辑

十幅蒲帆兩筍鞋,要從湖上走天台。譬如千里尋師去,先訪家鄉舊雨來。

坐葛嶺石橋觀新開峭壁编辑

西湖少峭壁,平遠皆一狀。只有葛嶺峰,前年才辟創。遠削鐵棱棱,近捫天蕩蕩。橫將一重橋,架以三疊浪。不許生猱登,但容飛鳥傍。其上起樓台,空濛迷觀望;其下走盤渦,湖光同滉漾。明明千萬山,到此低頭讓。人難攀作梯,我且懸為帳。月夜抱白雲,同眠此橋上。

偕楊君廷三冒雨遊三生石,車掆折矣,縛接松柴而歸编辑

遊山為雨阻,未免為山嘲。勇哉楊夫子,冒雨來相招。為言三生石,新得峰巒好。何不當奇書,同往作搜討?一重復一重,怪石果穹隆。如將胸塊壘,替我安空中。歸來走陂陀,忽爾折車腳。客歌花緩緩,鳥啼泥滑滑。輿夫無計施,縛以松樹枝。路人笑且疑:樵叟乘車歸。

余生東園大樹巷中,周晬遷居。今六十五年矣,重過其地编辑

六十衰翁此處生,重來屋宇變柴荊。想同買德尋鄰叟,誰復婆留喚乳名?蓬矢掛時桑已盡,兒裙湔處水猶清。斜陽影裏千回步,老淚淋浪獨自傾。

海寧陳氏安瀾園席上作编辑

百畝池塘十畝花,擎天老樹綠槎丫。調羹梅也如松古,想見三朝宰相家。

鳥歌花笑有餘歡,新得君王駐蹕看。分付窗前萬竿竹,年年替海報平安。

福地郎嬛主亦佳,留賓兩度午筵開。逢逢海上潮聲起,還道催花羯鼓來。

渡錢塘江無舟,蒙查耕經廣文讓舟,自言曾讀《袁太史稿》故也。感謝一律编辑

天涯乍作通名客,江上同為未渡身。一隻孝廉船肯讓,三更燈火話尤親。故鄉有意推前輩,當路無心據要津。他日瀛洲三島路,期君還作後來人。

登鑒湖快閣弔主人任處泉先生编辑

三面雲山一閣收,昔賢於此築菟裘。中年解組尋丹壑,半世看花到白頭。賀監高風誰得似,羲之樂死又何求。我來為踐前詩約,尚恨遲來二十秋(詩見第六卷)

過剡溪,水急舟不能上编辑

看山不嫌復,看水不嫌曲。剡溪百里中,兩景皆到目。烏篷船小沙石橫,當時訪戴難為行。想見風流王子敬,青天月照烏衣明。我來正值春潮起,白浪滔滔打船尾。纖斷桅崩行不前,一落深愁沒溪底。水哉水哉聽我言,人生且住為佳耳。到海分明會有期,問君何苦狂如此?

將近蒿壩,望煙村中有瓦屋數間,欣然慕之编辑

有溪有竹有桑麻,隱隱煙村澹澹花。瓦屋幾間田幾畝,幾生修到那人家?

嵊縣坐廟石上遇舊僕琴書编辑

無端銀鹿遇他鄉,泥首風前淚數行。面目已非聲口是,身材還小鬢毛蒼。樓台燕子飛雖久,雞犬淮王夢未忘。知否隨園廿年事,幾人無恙幾人亡?

謝新昌明府蘇公(名耀,宣化人)编辑

未投名紙謁清塵,早見傔人候水濱。羈旅忽逢傾蓋客,文章曾是受知人(公言讀我製藝登科)。留賓館借亭台地(呂氏園),送酒車生頃刻春。多感賢侯似孫宰,《彭衙》一曲證前因。

新昌道中编辑

朝出新昌邑,青山便不群。春濃千樹合,煙淡一村分。溪水好攔路,板橋時渡雲。僕夫呼不應,碓響亂紛紛。

斑竹小住编辑

我愛斑竹村,花野得真意。雖非仙人居,恰是仙人地。兩山青夾天,中間茅屋置。佳人出浣衣,隨人作平視。仙禽了無猜,神魚不知避。我坐支機石,與談塵外事。人語亂溪聲,釵光照巒翠。可惜遊客心,小住非久計。一出白雲中,又入人間世。

戲霞裳编辑

一盞瓊漿一手扶,劉郎安穩阮郎孤。不知一夜桃花笑,果是天台玉女無?

司馬悔橋(相傳司馬承禎被召,至此而悔,故名)编辑

到此方才悔念生,我來橋上笑先生。山人一自山居後,夢裏為官醒尚驚。

入天台路上雜詩编辑

一灘復一灘,層層灑急雨。四面寂無人,萬條龍作語。

狹路相逢處,牛多人跡稀。采樵肩一撞,落葉滿車飛。

匼匝萬重山,斷絕無行處。未到不許來,已到不許去。

怪石當頭壓,清泉與腳爭。輿夫如水鳥,終日踏波行。

竹桴编辑

剖竹為桴狀,能行水淺深。淩霄當日事,浮海此時心。但有平安報,從無欸乃音。濟人兼涉險,高節尚森森。

水碓编辑

一輪安水上,雙杵動如飛。雨後勢常急,雲中聲漸希。功成誰索謝,巧極轉忘機。歎息閨中婦,年年自搗衣。

天然砧杵臼中鳴,世事原無勉強成。帆借順風春借水,也知樂得做人情。

立夏日過天姥寺编辑

正是清和節,剛來天姥峰。青蓮曾入夢,老衲又鳴鍾。覆水竹千挺,迎人雲萬重。路旁雷劈樹,正統四年封。

雷劈樹编辑

阿香燒劫火,曾劈樹千尋。立地雙株鐵,驚天一樣心。同招丹鳳駕,分作水龍吟。日暮風聲起,虺虺霹靂音。

相傳前代弟兄同爭此樹,一旦雷劈兩開,枝幹愈盛,蓋古杉也编辑

兄弟爭荊意未平,一雷分作兩家青。至今根腳燒痕在,飛過枝頭少鶺鴒。

將至天台,溪急嶺高,勢難遽上编辑

身坐兜籠上竹牌,輿夫十步九徘徊。山靈似怕詩人到,澗水橫衝萬馬來。

一陂一磴一溪煙,水自攔人人自前。挽上陂槃三百丈,天台原本在青天。

赤城有田橫廟编辑

我遊天台山,先從赤城始。上山已百尋,出郭才五里。遠遠渥赭明,重重雉堞倚。名城果不虛,號赤良有以。石幕勢若吞,古寺藏其裏。不圖齊田橫,廟食乃在此!想是血戰餘,英魂作霞起。

五百人墓编辑

五百英雄骨,相傳葬此鄉。韓彭雖列土,高塚在何方?

一行禪師塔编辑

仰天畫策救人死,手捉七星安甕底。千年曆法一分差,身應皇唐聖人起。一朝蛻骨歸山丘,五峰回環七塔幽。絕無高僧能布籌,門前溪水還西流。

從國清寺到高明寺看一路山色编辑

山徑鑿何處?半在山腰裏。輿夫作蛇行,狹處僅容趾。明知臨深潭,一墜寧復起。拚將命換山,遇險那肯止。行過小石梁,舍車換屐齒。俄而升雲中,俄而落釜底。手方招龍象,足又踐屏幾。將斷勢仍續,既背形復倚。更有嶔崎峰,欲比無可擬。一笑語山靈,奇絕太無理。

同寂明上人遊圓通洞,觀唐時貝葉經、朱砂缽编辑

高明寺裏夕陽明,僧引圓通洞口行。八面窗虛嵐翠湧,一龕燈照佛香清。經翻貝葉西方字,耳試朱砂古缽聲。愧我前生非智者,也勞七十二峰迎。

過寒風闕到永慶寺看牡丹编辑

行過寒風闕,雙崖出霧中。天常懸石柱,僧各住茅蓬。地冷春常在,花多色不空。牡丹三月暮,猶未了殘紅。

素識海澄師,知其在天台而入山後遍訪不得。忽于華頂遇之,遂招陪遊山编辑

西湖曾共醉斜曛,一別人天信不聞。每到檀林思問佛,忽來華頂竟逢君!溪山路熟煩先導,香火緣深怕失群。兩局殘棋半枝燭,又添公案在煙雲。

海澄為言茅蓬僧有梅谷者,少年能詩,往訪不值编辑

為訪詩僧去,空山不見蹤。茅蓬無鎖鑰,自有白雲封。

履中上人年七十餘,自言金陵人,談予作令事甚悉,眾僧膜手環聽编辑

居官四十年前事,豈料荒山老納談?倘有些些談不得,教儂此際若為堪!

登華頂作歌编辑

天台山勢如爭天,比高欲與天齊肩。到此知自高不去,擲下一朵青花蓮。我來華頂峰,披衣抱雲坐。才覺清風兩袖生,已增白日三分大。老僧拜經處,下視何雄哉!濃青襯淡綠,瑤草雜金苔。眾山八面齊安排,如坐如臥如奔走,為獅為象為嬰孩。《雜卦傳》中所罕譬,《郎嬛記》內所難該,一一眼前羅列而崔巍。星辰恍從頭上墜,海水飛從腳底來。可以吞九點,走八垓,遨嬉蓬島,鞭驅雲雷。倘乘紙鳶竟飛去,何由知我非仙才?可惜煙濛濛,空將老眼揩。疑是仙人故意遮步障,不許望見扶桑以外金銀台。玉色兩重泉,相傳出龍爪。人疑山頂高,如何不枯槁?我道高處有淵泉,如人頭上有髓腦。想見仙人羽化時,渴飲金漿不知老。山僧留我宿上方,五更看湧金輪光。我意殊難留,將欲往石梁。但說此來一大願,僧其聽之毋笑狂。安得放倒天台四萬八千丈,喚取縫人刀尺細細空中量!

從華頂左折而下,至上方廣雨行十五里為雲所遮,一無所見编辑

濃雲片片雨漫漫,一路聞灘不見灘。十萬煙鬟齊掩面,不容騷客盡情看。

且向雲中笑口開,莫將缺陷惱天台。世間盡有青盲客,已見還如不見來。

到石梁觀瀑布编辑

天風肅肅衣裳飄,人聲漸小灘聲驕。知是天台古石橋,一龍獨跨山之凹。高聳脊背橫伸腰,其下嵌空走怒濤。濤水來從華頂遙,分為左右瀑兩條。到此收束群流交,五疊六疊勢益高,一落千丈聲怒號。如旗如布如狂蛟,非雷非電非笙匏。銀河飛落青松梢,素車白馬雲中跑。勢急欲下石阻撓,回瀾怒立猛欲跳。逢逢布鼓雷門敲,水犀軍向皋蘭鏖。三千組練揮銀刀,四山崖壁齊動搖。偉哉銅殿造前朝,五百羅漢如相招。我本錢塘兒弄潮,到此使人意也消。心花怒開神理超,高枕龍背持其尻。上視下視行周遭,其奈泠泠雨濺袍。(下缺)

 卷二十七 ↑返回頂部 卷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