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八 小倉山房詩集
卷二十九
卷三十 

卷二十九(癸卯编辑

霞裳就婚汪氏已五朝矣,芳訊杳然。賦詩調之兼呈新婦编辑

昨年遠走天台路,此日真攀玉洞花。從古劉郎為婿樂,胡麻飯吃女兒家。

八載青衿入泮池,婚期太覺阮修遲。隨園烏鵲爭填路,助汝銀河喚渡時。

入市羊車久擅名,今宵燈下見卿卿。佳人不語低頭喜,消受檀奴過一生。

杏花紅嫩柳條粗,點綴妝台入畫圖。底事清明尚飛雪?想同仙子鬥肌膚。

五日槃槃住洞房,定知努力作鴛鴦。槁砧滋味親嘗後,示我《房中曲》一章。

《關雎》彈出正聲希,回首桑間事事非。從此倉山桃李樹,好花不逐亂風飛。

繡被原該覆鄂君,書來何必借殷勤?只嫌山裏名香少,還倩荀郎身上熏(霞裳來借錦被)

戲題花葉寄妝樓,好作羹湯代束脩。莫惱袁絲太無賴,奪人夫婿出山遊(約彌月後同遊黃山)

轉眼秋風桂影高,明春郎賦《鬱輪袍》。斷機勸學何人事?應替先生一半勞。

海棠下作编辑

堆滿萬重雲,西窗日漸曛。海棠香自有,祇要靜中聞。

同霞裳遊黃山,過采石登太白樓编辑

霞裳美少年,絕似崔宗之。攜登謫仙樓,懷古有餘思。春樹尚披錦,江聲學詠詩。重重碑題滿,繼響知為誰?惟有蕭生畫,揮毫得天倪。歲久壁泥蝕,我來見已遲。昔人不可作,後來孰與期?急沽鬥酒至,臨風兩手持。仰呼太白星,下來飲一卮。

采石東去磯上,有賈似道鐫「聯璧」二字编辑

千尋危石劃江開,賈相當年興太佳。家裏《蘭亭》八千匣,尚來此處作摩厓。

從平溝行至三溪作编辑

雞唱平溝客起遲,荒原漠漠草離離。竹輿行過三溪口,漸漸青山來引詩。

琴溪相傳是琴高騎鯉處编辑

琴溪山,若待人,終朝鶴立向水濱;琴溪水,清可弄,穿出平橋十一洞。洞中丹書不可識,浪引寒煙搖石壁。溪草溪花秋復春,仙人一去無消息。我笑琴高子,終竟非仙才。但騎鯉魚去,不騎鯉魚來。

榆嶺编辑

榆嶺高難上,肩輿喚步行。見山生足力,聽水惹吟聲。路狹煙雲讓,人稀鳥雀迎。息勞坐岩石,刻竹自題名。

到新安遊雄村曹侍郎園,隨同令弟顧槃太史泛舟小南海编辑

遊園必到辟疆宅,詠勝必登給事堂。況復雄村十五里,水容山態相迎將。主人邀我入瑞室,曆盡陂槃三百級。牆外風帆入座飛,林中怪石迎人揖。層層水木湛清華,對景懷人意倍加。不知朝裏青雲客,何日歸看綠野花。難弟同遊小南海,江中別有金焦在。不是人間香火時,鳥聲歡動闌干外。共指溪河水一條,東行便是浙江潮。白頭未免鄉心動,即欲乘風上小船。

何素峰居士招飲仇樹汪園,座中黃甘泉、巴雋堂、汪漁村等十一人,各賦一詩编辑

何遜風騷主,招為野外吟。引涼高樹早,聞笛老懷深。美酒出金穀,群賢聚竹林。新詩歸各詠,漢上續《題襟》。

余十二歲入泮即讀吳冠山先生文,今五十六年矣。雄村歸後方知先生家住溪南,相離不遠,缺於一面心殊眷然,賦詩奉寄编辑

文章早歲便相師,垂老相逢願屢違。千里名山空蠟屐,兩朝前輩未摳衣。溫公獨樂郊居久,魯殿靈光海內稀。咫尺丈人峰未上,鳥飛已過倍依依。

同秀才黃世塏、劉誌鵬登齊雲山编辑

登山非登舟,輿夫多曳纖。想見齊雲高,飛鳥猶股戰。初臨雙松橋,再入桃花澗。離樓灌木陰,屈曲陂槃旋。路斷一洞開,石裂諸天見。懸崖高冪張,吞覆碧池面。遊人在下行,驟雨衣不濺。但訝珍珠簾,掛空千條線。趺坐未片時,陰晴狀又變。

天門有單復,一重又一重。我欲謁真宰,二客為先容。哀壑勢杳{穴條},怪峰形窊隆。橫皴疑斧劈,密縫類雲封。駭駭門列鼓,硠硠厓懸鍾。三姑既已接,五老重相逢。開口戲相喚,應者聲滿空。遙望西天門,欲往未可窮。且宿百子樓,正對香爐峰。此峰真豪傑,崛起山當中。

從江村冒雨至黃山湯口编辑

不獨晴行雨亦行,江村卅裏盡溪聲。無心見客草冠好,有意上山行李輕。榴火照人紅冉冉,秧針搖水綠盈盈。芙蓉萬疊雲中立,知是山靈抗手迎。

湯泉浴编辑

萬仞蒼槃覆浴堂,早知勾漏有砂床。一泓碧玉暖如許,半日熏風坐未央。酌飲最憐香氣味,試來難轉冷心腸。何時得上知章表,乞作幽人湯沐莊?

過回龍橋聽土人說起蛟事编辑

行過回龍橋,山痕破群綠。怪石何崩奔,滿坑堆犖確。土人為我言,此處龍起陸。一龍將升天,八百蛟相逐。噴雷兼灑雨,撒沙且飛雹。尾學蚩尤搖,頭作共工觸。未免恃龍威,摧殘到草木。龍視蛟如奴,縱之忘束縛。蛟視山如無,氣欲吞五嶽。送龍入海後,蛟仍返舊壑。當其得志時,力可移山嶽;及其失勢後,瑟縮泥中伏。往往三冬氓,伐蛟食蛟肉。感此氣化機,玄黃有《剝》、《復》。山川尚逢劫,人世真局促。勸蛟慎行藏,勸龍管僚屬。頑石聽餘言,點頭滿山谷。

一枝编辑

一枝筇竹仗,直上白雲端。性命關呼吸,雲山始大觀。仙禽奏音樂,古柏作闌干。五月端陽近,重裘尚覺寒。

宿慈光寺觀前明萬曆宮中賜普門和尚袈裟、金缽编辑

古缽金光耀紫煙,袈裟針腳尚新鮮。禪師披出難消受,千個如來坐滿肩。

從慈光寺步行,穿石洞上木梯到文殊院编辑

青天豈可削,黃山峰如刀。刀上豈可躡,黃山路莫逃。初入雲巢洞,再上脫凡橋。一梯既升天,萬嶺如湧潮。趾未納二分,雲已埋半腰。仗手不仗足,手可攀樹梢。選石如選幾,一坐償百勞。土人指峰名,附會真堪嘲。逼視頗不肖,遙睇偏相撩。到寺魂小定,滿胸山尚搖。

一路望天都、蓮花二峰半為雲掩,到院少頃始露全峰编辑

山如新婦羞相見,故使雲為半面妝。坐待片時才卻扇,天公教我捉迷藏。

端陽阻雨文殊院,雲來遮門一無所見。午後小晴步至立雪台,望前、後海諸山编辑

端陽開門人世換,不見人形但聞喚。身入玄黃渾沌中,但聞雨腳聲聲滴不斷。大風西南來,勢若奔萬馬。老僧生怕寺飛去,扛取奇峰壓屋瓦。須臾雲氣重重開,我乃支筇立雪台,前海後海看崔巍。許看不許看,全憑雲主張。趁此雲歸家,亟亟左右望。可惜黃山大兩眼小,萬簇青青看不了。且倚松身當床臥,更折松枝把苔掃。除卻雙桃、獅象、玉屏風,只愛傴僂一峰有似老人老。

章亦周秀才與山僧同迎至朱砂峰下编辑

老僧揖我右,秀才揖我左。儒釋一齊迎,不覺笑言差。秀才負高懷,久斷紅塵鎖。時時把孤琴,到此峰頭坐。彈開雲數重,驚落花幾朵。不負山外山,真乃可人可。始知曠達人,世間不止我。

雨後自文殊院左折而下,過百步雲梯、一線天、鼇魚洞,是黃山最險處编辑

雨過灘勢急,水與人爭路。危磴高且滑,飛鳥行難度。鞋苦犖確穿,杖恐軟沙誤。鄧艾難裹氈,堇父但懸布。劍戟下自天,頭仰驚石怒。小卻學蚓屈,徐引作蛇赴。疑虛背怯倚,審固趾才措。豈徒三次休,兼貪四面顧。安得億萬身,一峰一翔步。

平生見慣天,忽然一線小。且喜雙槃夾,雖跌不得倒。石覆黑如夜,罅露白成曉。乳竇閉沉沉,靈泉滴悄悄。扶人松可感,迷人云可惱。才為井底蛙,俄作升天鳥。有意示人難,造化鬥奸巧。銳進固有拒,退縮亦難保。不能乞山靈,放平憐我老。只好息喘呿,忍死往前討。

鼇魚張口吞,入者貌都慘。我獨勇登先,所恃惟一敢。穿腹乃踏背,入坎復出坎。遠望煉丹台,松針似鋪毯;近看蓮蕊峰,幽露含菡萏。因之語遊人,自視慎毋槃。果有猛進功,萬境無不攬。何必肉飛仙,虎目睨眈眈。只須趙子龍,渾身都是膽!

坐蒲團石回望,慈光寺在萬山之中如落釜底编辑

小坐蒲團望碧霄,眼空下界察秋毫。如何低極慈光寺,昨日來時只覺高?

坐光明頂上老僧送茶至编辑

風吹帽落帶繞頸,履踏蒼苔濕至脛。看山看到眾山無,自知身到光明頂。此頂寬平容萬馬,前後兩海界井井。眾嶺森羅腳底來,憑我恣餐如列鼎。或指九華浮遠翠,或說雙丸騰倒景。或誇陵陽青百重,或詫宛陵煙萬頃。我從絕險得坦途,小坐片時心耿耿。譬如聽過鈞天樂,雖有他樂不敢請。又如強弩射潮回,魯縞再穿力不猛。方學渴猊思飲海,忽見老僧來送茗。和雲帶露一吸乾,滿腹金莖仙露冷。

上蓮花峰至半途以風大而止,遣人登頂取香砂,嗅之果然,作詩二首编辑

非關足力差,實畏終風暴。莫怪青蓮花,顧我祇管笑。

想因香界諸天過,咳唾隨風落作砂。我把鎖雲囊裹去,散來人世作天花。

宿獅子林,晨起登清涼台看雲鋪海编辑

清涼台高迥絕倫,我登正值山鋪雲。一匹布將大地裹,千條練許山靈分。初散後聚結作片,左缺右補團成群。青峰幾叢未滅頂,風行水上成奇文。誰持銅鬥向空熨,壓軟萬頃玻璃紋?疑是王家元寶鬥國富,樹樹絹掛南山勻。又疑裴氏藍田新開墾,耕煙種草龍殷勤。王母瑤池砌白玉,秦陵江海流水銀。葛洪傾熔丹鼎汞,羊欣亂書白練裙。相較都覺有痕跡,不如此處自然一氣吹氤氳。更喜此身立雲上,任他白衣蒼狗來紛紛。為我一謝雲中君,高歌此曲聞不聞?

觀鋪海時甚苦太陽,思有掩覆之者,忽然雲生,竟得倚松而坐编辑

人心一念動,天上片雲起。高雲起空中,低雲起腳底。高者若張蓋,遮日殊有情;低者若遊戲,鋪海尤分明。俯首看蜃市,仰首謝碧落。倘非雲上雲,安得樂中樂?

望天都峰不果上编辑

天都高絕與天鄰,欲上頻看七尺身。底事望雲頻縮足?雲中不見下來人。

登始信峰(接引松、觀棋、散花、進寶諸峰俱在此)编辑

雙峰若雙闕,壁立青天近。久聞人世傳,不信今始信。陡上最艱難,占卦類得《困》。盤旋蟻封曲,出沒鵝鸛陣。愁台身屢繞,澠池翼勉奮。裁到此峰前,開目得一瞬。危者小石橋,跨空僅盈寸。途寬尚可返,勢迫惟有進。賴松來引人,援手如相認。

穿出石罅後,別有山重重。天女花盡散,仙人棋未終。啞然笑富媼,多峰以為寶。幸喜諸兒孫,頭角都要好。下有沉沉溪,望之如下天。縱使身墮下,得到知幾年!我欲投長繩,量他深幾許。又恐半空中,蛟龍來攫取。

到西海門看落日,山中藏山頗似天台瓊臺编辑

媧皇煉石石無用,秦王驅山山太重。一齊放向西海門,棱棱萬古猶飛動。門外屏風遮迣周,門中武庫藏戈矛。嵌空精鐵盡壁立,瓊臺突起勢未休。處處惹人作危想,失腳一落誰相留?自非生死度外客,到此誰敢開雙眸。我胡留連不肯去,來世或到今生不。其奈金輪閣槃上,海未來捧山先收。不得已乃下山走,遲恐星辰亂打頭。

從朱陵塢繞出天都、蓮花二峰之背,到雲谷看九龍瀑布,乘輿下山编辑

青山長住人不住,看過青山人欲去。但從腹背盡經過,看山才領全山趣。朱陵塢下路陂槃,過此陂槃平不頗。明知未到峰無數,但舉知名到已多。賓朋相迓色欣欣,世上人迎世外人。我亦回頭隔兩塵,衣裳尚帶煙霞痕。雲谷飛泉走石隙,銀河倒落三千尺。似怕歸途太寂寥,特遣九條龍送客。關心甘苦互乘除,痛定思痛樂有餘。自從足繭千山後,才信乘車是大夫。

土人能負客遊山者號曰「海馬」,作歌贈之编辑

黃山有氓真健者,雲海橫行力如馬。慣負遊人絕頂遊,人亦渾忘馬是假。自言少小學飛猱,千岩萬壑行周遭。勇可習也膽可養,足所踐處無卑高。老我遊山不自量,目極危槃心想上。仗妝行纏縛上肩,衝沙犯嶺雲爭讓。初登始信兩三峰,繼極蓮花千萬丈。暗中偷眼往下注,純是死生呼吸處。不信飛廉果解飛,且學孟舍能無懼。疑人不用用勿疑,托孤寄命憑他去。果然負重力能勝,個個身如著翅行。有時故意作疾走,萬山隨我同奔騰。地雖無土總能踏,天如有階亦可升。上比商丘開,出入水火無驚猜;下比昆侖奴,飛行絕跡何殊乎!八日遊山事已了,策勳那更如渠好。不著黃騦肯負人,並非赤兔能先鳥。祇我思量轉自憐,七十老翁猶繈褓!

悼松编辑

黃山之松世少伍,不在高長在奇古。根未離地身已曲,性似畏天頭早俯。森布儼同華蓋張,崛強慣從石縫吐。不階尺土真英雄,接引遊人類佛祖。擾龍破石菩團名,載入詩歌畫入譜。一朝人力少周防,甘受樵夫斤與斧。拉雜摧燒漸漸空,八九依稀存二五。奇峰不見瘦蛟蟠,絕空餘弱草舞。老僧膜拜力難救,青山無言色慘阻。果為梁棟支明堂,松縱受戕心亦許。其如當作腐草看,半入煤蓬炊瓦釜。古來劫數總皆然,萬事原非天作主。車鞭駿馬背負鹽,盤槃美人頭作脯。世充書卷盡沉河,阿房一炬偏遭楚。可憐松亦與之同,帶露含霜變灰土。我欲上表通天台,玉皇敕下群官府。栽培保護三千年,或者奇松還再補。河清可俟人壽難,獨對荒山淚如雨。

筆花峰编辑

危石尖如筆,當尖松樹斜。濃雲如潑墨,開出後凋花。

小心坡编辑

險極坡難過,小心各自持。勸君平地上,還似過坡時。

音樂鳥编辑

仿佛歸昌律,《簫韶》奏太虛。漢王真識曲,鳴鳥愛樊衢。

木蓮花编辑

雲海蕩波濤,一碧千萬頃。蓮花認作池,誤生高樹頂。

捨身厓二首编辑

捨身如捨錢,但須值得耳。樂哉此厓乎,莽莽仙雲起。安得李清繩,墜我直到底?再過一千年,依舊我歸矣。

千重煙水萬重槃,絕似瑤池白玉臺。多少貴人身忽捨,可能捨到此厓來?

(下缺)

 卷二十八 ↑返回頂部 卷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