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35

 卷三十四 小倉山房詩集
卷三十五
卷三十六 

卷三十五(乙卯编辑

福敬齋、孫補山兩相國,和希齋大司空,惠瑤圃製府,同征西藏,軍中各寄見懷之作。賦詩答謝。{孫公詩及答謝詩已刻集中,故不再錄。

答敬齋公相编辑

聖世韋平兩代賢,瑤華來自大西天。百僚誰敢奔趨後,一士偏蒙淑問先。塞上風雲搖彩筆,山中熏沐展長箋。梅花香裏千回讀,繞屋先生五色煙。

弱冠終軍早請纓,旌旗所到將星明。崆峒掛劍碑留字,蠻海班師浪洗兵。招引降王朝紫闕,(領安南國王入朝)平反冤獄活蒼生。(廣東黃養水一案)卿雲直把山河覆,豈止朝朝捧日行。

履曳星辰下殿遲,黃銀腰帶好威儀。千金有賞如揮土,萬馬無聲聽詠詩。已作鹽梅調鼎鼐,更懸冰鏡照茅茨。箕山潁水巢由事,都被皋夔一笑知。

記識先公玉殿旁,非常矜寵夢難忘。掃門未得瞻麟角,芳訊猶通及雁行(謂我齋諸公。)。半世因緣誰介紹?一門天性愛文章。執鞭莫笑侯嬴老,留與他生願轉長。

附來詩(並來劄)
余自束髮時,即耳隨園名,知為當代作者。而南北相睽,不得一見,心輒向往。甲辰春扈從金陵,思一訪隨園,適奉命他往,遂不果。今又將十年矣。向見《隨園詩話》、《新齋諧》二書,雖遊戲之筆,而標新領異,已遠勝《滄浪》、《虞初》諸書,攜之行篋,把玩不置。茲來衛藏,軍事之暇,適補山相國、瑤圃製軍咸共朝夕,談次時及隨園。和希齋大司空攜有《小倉山房全集》,因得讀之。才氣浩瀚,茫無津涯,快為目所未睹。餘於役萬里,征討絕域,出青海而眄碣石,登昆侖以睇星宿,復過衛藏以西數千里,歷古未通中國之地,殊形詭狀,不可臆度,惟隨園之才庶幾仿佛似之。竊以餘髫年侍直禁廷,不及讀中秘書。遊曆幾遍天下,所過名山大川,竟未能著所聞見,形之詠歌。讀隨園之詩,乃不禁怦然動也。聞補山相國適有劄覆,附寄四律,亦以見傾倒之有素爾。
獨開生面領騷壇,萬首詩成墨未乾。傳世何須《一品集》,買山肯戀十年官?諸天歡喜隨緣住,泛宅煙波著意看。曾是六朝金粉地,此中容得老袁安。
敢誇旗鼓兩家軍,蹤跡原如歧路分。客過玄亭常載酒,我從東野願為雲。聰明自占無雙福,翰墨先收第一勳。知否有人三藏地,把君詩卷佛香薰。
曾識先人紫閣中,披襟玉殿對和風。士逢知己心難忘,誄善言情讀忍終(集中有先文忠公挽詩四首。)!君早歸田真作達,余慚專閫又從戎。雁行亦有相知雅,獨恨神交路未通。(我齋侍衛二兄曾有投贈之作。)
五嶽遊成杖復搘,壯懷仍似少年時。赤城天半標霞綺(隨園近作天台、雁蕩之遊),粵嶠春深擘荔枝(數年前聞啖荔嶺南。)。跌蕩未教閑蠟屐,逢迎到處識霜髭。小倉山畔梅如海,踏雪還將與鶴期。

答和希齋大司空编辑

星象三台動,雲箋萬里來。居高偏下士,為國自憐才。五字長城重,千秋隻眼開。江淹斑管禿,何以報瓊瑰。

少小聞《詩》、《禮》,通侯即冠軍。彎弓朱落雁,健筆李摩雲。罷獵隨拈韻,安邊更策勳。擎天兼捧日,兄弟各平分。

忘卻天人貴,甘居弟子行。長途憐老馬,古劍識干將。招隱心何切,撝謙道愈光。平生知己感,東海水難量。

地位雲泥隔,精神夢寐通。光分青海月,遠照白頭翁。西笑儂無分,南來日望公。定知唐節度,即是漢司空。

附來詩(並小劄)
隨園先生為當代龍門,余耳其名,無由一見。得《小倉山房詩集》,讀而愛之,攜置行篋,日夕玩詠不輟,得詩二首,以誌服膺。
不信紅塵裏,神仙攜眷居。曠觀百歲事,大隱六朝墟。天女皆從學(聞多女弟子。),梅花伴讀書(隨園有梅七百株。)。世間饒熱客,應亦薄金魚。

數卷《倉山集》,先生道性靈。錦心羅萬象,妙手運無形。侯合依前席,彭應侍後庭。因緣知有日,天不墮文星(予向慕有年,自合在弟子之列。今先生年登大耋,神明無異少壯,竊幸領教正有日也。)

答瑤圃中丞编辑

聞昔裴令公,金甲受降時。念及香山叟,軍中常寄詩。我公鎮西域,笳鼓連天響。亦復懷隨園,秋水蒹葭想。先和生挽詩,再和《告存》作。愛之欲其生,高歌相延祝。我如深秋草,含霜翻得露;公如佛國雲,萬里相遮護。有緣公漸近,移旌來漢陽。中有紅鯉魚,銜書可寄將。想思渺無極,相見知何日?黃鶴樓雖高,借鶴騎不得。安得吹公來,江右擁八騶?鳳鳴野鳥答,一笑三千秋。

附來詩(並劄)
余與隨園先生向有唱酬之作,實則宦轍東西,未展嘉覿也。壬子臘尾,余因凱旋駐前藏,從補山相國處讀其《除夕告存》詩七首,若嘲若解,較淵明自挽尤為作達。古人云相由心生,從此知術士之說不足憑,而先生嘯傲江湖,洊登上壽,余益竊幸奉教之有日也。爰次其韻以廣先生之意,並博嗢噱焉。}
除夕人家百事忙,先生讀《易》辨陰陽。待他漏盡無消息,一笑濃薰五木湯。
紅男綠女共相扶,酒勸屠蘇倒玉壺。浩劫已隨殘臘去,倩誰一寫《再生圖》。
休悵斜陽近暮天,柳枝雖老任吹綿。從茲避得黃楊厄,此後光陰不計年。
豈緣姹女大丹成,神鼎居然煉七明。我為白頭添一笑,冥官勾牒不教行。
探春常泛青溪水,選勝還遊白下山。竹杖芒鞋隨處好,風吹不到鬼門關。
相推生死豈皆靈?此夜空教坐到明。忘卻點蒼山舊路,閻羅原不管猿精。
物外逍遙任舉頭,恒河沙數記添籌。天公留得文星在,長管風騷不管愁。

编辑

百物皆可愛,惟錢最寡趣。生時招不來,死時帶不去。

蒙瑤華主人寄贈二律,恭答四章编辑

九霄咳唾落煙霞,氣湧祥雲筆吐花。宗子久欽龍鳳質,仙才多出帝王家。汝陽眉宇天人異,蕭統文章《錦帶》誇。瀟灑早忘金紫貴,花箋書款署瑤華。

禮士親賢萬口傳,一朝芳訊到林泉。能兼三絕詩書畫,聽喚千聲儒佛仙。道合何須煩介紹,神交原不隔人天。舉頭便見梁園月,何日抽毫命仲宣。

記從弱冠試明光,甲子推排六十霜。白髮尚存唐進士,彤廷及見楚元王(己未挑選進士,誠親王與和親王並坐。)。鄒、枚接席知誰在?雞犬還山壽轉長。多謝天孫貽玉尺,萬人如海教橫量。(主人賜玉界尺一條。)

束筍詩箋墨未消,(蒙寄詩三十餘首。)空山三月似聞《韶》。《周南》已當《王風》讀,韓、孟還將險韻挑(見贈詩用乖埋等韻。)。賢比河間多著作,勞非姬旦更逍遙。野人瓦奏匏宣曲,敢和鈞天碧玉簫。

附來詩(並序)
倉山太史寄《隨園詩話》見示,奉答二首。予與太史曾未謀面,而數十年來耳熟先生之名者竟歲月相集,神交既久,寓懷於言。
臘風吹玉到軒階,半世知名悵晤乖。近代征明堪伯仲,古人方朔有詼諧。我慚雞鶩同登俎,君自蛟龍早入懷。五十年來林壑興,想應靈藥井中埋。
漢廷梅福晉陶潛,隱逸神仙那得兼?澹泊寧貪鍾鼎貴,疏狂不惹宰官嫌。汝南月旦時開帳,白下雲峰盡入奩。消息春風憑社燕,年年芳草對銀蟾。

寄懷阿雨窗轉運编辑

福星一路頌鮮于,儒者經綸自有餘。飲水不糜度支費,隨身只有讀殘書。張筵東閣花開後,待鶴桐陰月上初。(公有《桐陰待鶴圖》命題。)嘗罷鹽池心轉淡,他年調鼎更何如。

千里神交未識荊,龍門初謁倍心傾。幾回握手忘車笠,一樣論詩重性情。安放仙舟迎蠟屐,(公命坐船在湖上伺候。)平分清俸送歸旌。回頭尚戀蘇堤月,只覺公來色更明。

相國嵇文恭公輓詞编辑

黃扉人去白雲鄉,青史哀榮寫未央。帝把重臣呼老伴,公移生日避君王(公改生日在聖壽之後。)。皇孫拜奠天家酒,中使傳宣諭祭章。千里銘旌官護送,江流不及主恩長。

瀛洲仙客盡趨門(公兼掌院學士。),重宴瓊林又四春。正色立朝風度好,求賢若渴性情真。漢廷久缺三公座,《秦誓》終思一個臣。(公薨。大學士缺半年尚未有人。)試夾金甌掄指算,先皇耆舊有何人。

七齡公子貌妍華(受茲侍講,小字熹官。),招我傳經設絳紗。通榜心勞梁補闕,逢人口說賈長沙。退朝陪吃先生饌,(公侍直南書房,日失歸來,輒陪晚膳。)賜宴分簪上苑花。記撤金蓮歸娶日,牙牌還借相公家。(公亦詞林歸娶,有奉旨完姻牌,故借之。)

中年賤子賦《南陔》,公亦思親乞假回。兩處萱幃齊繞膝,幾番賓主又銜杯。山塘一別黃壚遠(二十年前與公虎丘作別。),華表千年白鶴哀。寄問九原隨武子,何時叔向也歸來?

謝鏡詩(並序)编辑

余有鏡癖,家藏古銅、玻璃三十餘種,每一張燈,熒煌炫赫,自以為豪矣。今年浙江方伯張松園先生投其所嗜,以大洋鏡相貽,如月到中天,群星盡避。喜作一歌奉謝方伯。

平生性愛金鏡朗,三才萬象都成兩。只愁量狹物難容,未免太丘道不廣。張公槃槃海樣才,水精菩薩空中來。親喚波斯造大鏡,神光閃爍金銀台。月宮八萬四千戶,頃刻吳剛斧鑿開。其高八尺橫六尺,海水飛來堂上立。身橫九畝可傳真,光照諸天如沃雪。我來摩挲拜下風,一時兩個隨園翁。主人大笑脫手贈,教他二叟時相逢。峨峨巨扁千夫扛,讓鏡高臥占上艙。我如侍者蹲其旁。揚子江心夜有光,毒龍水怪齊遁藏。入城先怕前途隘,園丁高啟柴門待。果然雲母好屏風,現出玻璃真世界。三千書卷鬥然加,十二金釵掠鬢鴉。對面青山齊弄影,升堂白鶴誤銜花。客來多怪先生巧,海市蜃樓帶到家。老幼欣欣恨見遲,賓朋簇簇共題詩。鏡無招引花偏入,我有樓台鏡盡知。風不能搖雲不掩,看照兒孫到幾時。千金難買奇珍供,遠近多傳顯者送。但覺花開四壁榮,誰知鼇載三山重。秦宮古制久聞名,我道西洋鏡更精。照到衰翁心膽上,「感恩」兩字最分明。

題阿雨窗轉運《秋林待鶴圖》编辑

先生妙德清於雪,人不能知鶴能識。高軒乘罷坐秋林,待鶴歸時如待客。鶴若自矜身分高,欲來不來蹲松梢。高鳴一聲震九皋,洞天仿佛吹笙簫。先生吟詩答鶴語,揮毫頃刻珠璣吐。一池墨水硯頭流,萬朵白雲山上舞。我亦婆娑鶴發翁,年來雙翅久氃氋。感公相待殷勤意,千里飛來拜下風。

答張船山太史寄懷即仿其體编辑

我昔弱冠遊幽燕,於今五十有九年。金蘭簿上三千客,回頭一顧如飛煙。忽然洪太史(稚存),誇我得奇士:西川張船山,槃槃大才子。我因猛記當年車笠盟,中有思曼年最輕。得毋與渠有瓜葛?寄聲相問心怦怦。蒙君答書禮甚恭,道是尊人太守公。我如吳通晉路得狐庸,又似宋家掘井忽得翁。始知文字因緣勝香火,不然兩家天南地北何由逢!太守聞之喜動色,萬里馳書道相憶。更問當年趙世家,可憐蕭瑟無從說(謂趙學齋總憲父子。)。船山養誌求親悅,勸儂遠踏峨嵋雪。我道君言亦自佳,無如老身衰矣精力差,星飯水宿愁天涯。只望君持旌節江南走,定遣花輿迎太守。我當左扶筇,右執酒,遠迎故人到江口。故人見必驚且狂,縱談十日猶未央。南山風吹已作地,東海沙湧都栽桑。古強勸瞍莫笞舜,孟岐摩足扶成王。此雖荒言杳渺無足據,後生聽者亦覺奇古非荒唐。但怕武夷君,高唱人間可哀曲。我願太守來,同為劉阮相征逐。我三到天台,但吃胡麻飯便回,桃花笑我非仙才。倘得髫年好友結伴去,或據華頂,或登瓊台,定有群仙招手相追陪。不許兩家兒子高揭零丁來尋覓,直待七世以後皤皤二叟各攜玉女同歸來。

附來詩

公八十,我三十,前世已堪稱父執。我庚戌,公己未,二十三科前後輩。人海何茫茫,望公如隔世,因緣畢竟緣文字。忽枉隨園一紙書,纏綿五十年前事。五十年前事可知,先生不恨我生遲。似將戲語分明寄,曾見而翁年少時。老親七十顏皤然,識公應在庚辰前。倉山花柳眉山月,兩地而今鬢如雪。大江南,劍門北,天涯聚散無消息。何意兒童數首詩,重聯音問如疇昔。家書昨夜到都城,老親問訊心怦怦。喜極翻成譽兒癖,敢憑驛使呈先生。先生展讀疑今古,定對長江欲飛舞。我願先生興發不可收,飄然竟作淩雲遊。手弄桃枝竹,足濯涪江流,老親扶杖迎仙舟。白頭對酌麻姑酒,仿佛神仙入世同攜手,使我西南士女譜作傳奇傳不朽。

貴人出巡歌编辑

一龍上天百蛟舞,狐假虎威威勝虎。龍虎無心欲害人,此輩獰獰爭攫取。婢下有婢號重儓,奴外有奴難悉數。投鼠忌器隱忍多,積習成風人世苦。君不見霍家奴欲蹋御史門,御史跪奴乞奴恩?又不見爾朱僕,主人敝衣僕華服?輿夫兩臂金釧雙,身坐高車人側目。蜀中男子張君嗣,受人送迎疲欲死。人自敬丞相,與張無與耳。趙儼偶然問服散,頃刻藥物堆如山。方知言語正不易,捕風捉影生波瀾。古來豪貴皆如此,此弊於今尤甚矣。門外已費千黃金,門內未飲一杯水。我戒貴人慎出巡,重門洞開休養尊,先能察下才安民。不然懸魚瘞鹿徒作偽,一琴一鶴能汙人。

重陽编辑

重陽時節雨昏昏,座上黃花笑欲言。莫道催租無吏到,恐催詩債要敲門。

哭錢籜石先生(有序)编辑

先生名載,字坤一,嘉興人。乾隆丙辰與餘同舉鴻博,召試保和殿。壬申入翰林,官至禮部侍郎。予告還家,得風痹之疾,年八十七而薨。

詞科同日賦《長楊》,甲子迢迢六十霜。陶令山中琴早掛,郗詵殿上桂初芳。屢操文柄無遺彥(兩次典試江南。),曾祭堯陵有奏章(有辨堯陵奏疏。)。四十二人《徵士頌》,伯恭此日倍神傷。

前歲扁舟訪病身,病中能坐板輿迎(公在家,二婢扛轎見客。)。雖枯半體神猶旺,聽說三朝語更清。豈料別來成永訣,但留詩在即長生。臨風一奠君知否,彼此都應老淚傾。

題祝芷堂給諫《接葉亭圖》编辑

記曾接葉亭中住,(丁巳秋餘試鴻詞報罷,為椒園先生權記室事,得居此亭。)彈指於今六十霜。倘學麻姑管閑事,定談人世幾滄桑一卷丹青乍卷開,依然當日好樓台。分明玉洞桃花發,又許漁郎到一回。

多少名流在卷中,珍珠密字墨猶濃。與儂大半有瓜葛,恍惚靈山會上逢。園林到底仗人傳,少宰宮詹兩謫仙。添個吾鄉真御史,勝他後漢有三賢(兩謫仙:湯右曾少宰、張鵬?宮詹。)

秋非不暖也,而草木依然黃落编辑

秋宵如此暖,落葉一般飛。想見衰翁健,終非善者機。黃花香色好,白髮故人稀。笑問倉山鶴,他年歸不歸?

重陽苦熱编辑

炎官張傘宴重陽,客怕登高汗似漿。只有孟嘉秋興好,風前落帽不知涼。

麗川中丞五十壽詩(並序)编辑

壽詩非古也。古之人隨時可以為壽,《詩》所稱「介壽」,史書所稱「為某壽」者,俱不指生日而言。今之人以生日為壽,隔十年而一大慶,必有詩文申其頌揚。其中有公焉,有私焉。公者,其人之德之才克副所稱,如歐公之《晝錦堂記》是也。其私者,各有恩知,不得不以文報德,如高僧智之於高令公是也。有公無私,則鋪敘陳跡,尊而不親;有私無公,則但可作一家言而不可以供眾覽。其他敷衍酬應者更無譏焉。枚之以詩壽麗川中丞也,其在公與私之間乎?枚受公知,從皖江始。聞人稱公之賢,亦從皖江始。未幾,公遷粵西矣。枚到粵西,聞賢公者如在皖江也。未幾,公遷蘇州矣。枚到蘇州,聞賢公者如在粵西也。又未幾,公以方伯遷巡撫矣。枚在金陵,聞賢公者如在方伯時也。公如明月在天,南北東西照臨如一,而枚恰如微星螢火,往往附月而飛。公之賢久而不變,枚之受知則久而愈深。初以文字相契,繼以縞摐相貽,繼而觀過知仁,再繼而略形骸,忘貴賤,衣公之衣,眠公之榻,坐公之舟,或千里相迎,或數旬留宿。其神交意合光景,旁觀者不知其所以然,公與枚亦不知其所以然。惟其不必然而竟然,無所為而為之,是以天合,非以人合也。古之英雄,愛其人者,至於鐫金鑄像;報其人者,至於摩頂捐軀:大率類是哉!今當公五十生辰,一時士大夫祝釐者道枚必有詩。枚自問當有詩,即公亦未必不料枚之必有詩也。然而枚衰矣,才盡氣索,何能操禿管美盛德之形容?況寂處空山,久不與人間事。凡公尊主隆民之勳業,無從探聽而張皇之,只可就其所見者、所聞者、所身受者,學《嵩高》之頌申伯,《鋋宮》之祝魯侯,韻其詞以獻。所以數止於九者,亦古人九如稱祝之義也。

兩江何處不恩波?(公本皖江布政。)五十中丞鬢未皤。鄧尉剛飛千尺雪,吳娘齊唱《百年歌》。生逢冬日人原愛,開到梅花春正多。我欲借詩當圖畫,將公豐采一描摩。

(下缺)

 卷三十四 ↑返回頂部 卷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