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36

 卷三十五 小倉山房詩集
卷三十六
卷三十七 

卷三十六(乙卯、丙辰)编辑

元旦编辑

爆竹鄰家響未終,開門賀客已匆匆。天晴好著黃綿襖,奴老都成白髮翁。千樹梅花迎我笑,三朝文獻有誰同?諸公莫羨衰顏好,昨飲屠蘇臉尚紅。

香亭家居八年,年逾六十依然赴都候補,作詩送之编辑

兄弟皤皤兩鬢霜,新年攜手上河梁。阿連別我休垂淚,尚有來生別不妨。

知君心也戀煙雲,庚癸頻呼耳怕聞。半世黃金擲虛牝,誤人端是孟嘗君(同官借去者六萬餘金。)

鄉住溫柔奈老何(弟詩中句。)伯輿天性患情多。腰纏此後應珍重,莫負丁娘《十索歌》(丁姬聞弟不仕,垂泣三日。)

茫茫宦海渺無涯,就有神仙不敢猜。但願善人天默佑,神光仍照管寧回。

讀《論語》有感编辑

天下歸仁理自超,誰知此柄也難操。諸侯圭幣爭相聘,一個桓魋手握刀。

公西束帶登朝日,點也嬉遊沂水天。同在聖門心事別,至今瑟響尚鏗然。

邗江雅集詩(有序)编辑

野叟山居,忽作揚州之夢;春江水漲,遂拖白下之舟。纜係隋堤,花迎阮屐。則有台使香泉先生,早登仙掖之班,出視淮南之漕。幸相逢而握手,蒙枉顧以移尊。扶輦門生,我攜雕武;當筵歌者,君愛何戡。坐忘春夜之寒,少男風聚;人奪燈花之豔,玉樹枝聯。當金迷紙醉之餘,為換羽移宮之舉。一則才稱狂簡,願依謝傅門牆;一則歌帶書聲,堪作袁絲弟子。深深下拜,兩兩傾衿。折簡以敘同門,聽呼小友;升堂而問奇字,互喚先生。更喜江左王珣,朝歌吳質,牽雲曳雪,聯襼掎裳。或讚禮以通名,各交歡而盡意。昔人西園之集,南皮之遊,其克具此豪情,方茲韻事也哉?僕方來跨鶴,旋去揚帆。識歐九之風流,忍向龍門而揖別;忘江淹之才盡,命操禿管以成文。記就一篇,詩成三疊。此日平山堂下,齊聽佳話之傳;何年群玉峰頭,再續雲仙之會?

華筵移置阿咸居,(計五官,謝公賜字賦琴。)一朵瓊花載後車。絕好齊梁詩弟子,何妨師事沈尚書。

入座風神玉樣清,可憐毛髮亦聰明。賦琴新把嘉名錫,乍喚知卿聽尚生(計五官,謝公賜字賦琴。)。

解記多情杜牧之,寄聲山裏說相思。仙桃無福移來種,還托東皇好護持。

到溧陽看鵬姑,再宿紅泉書屋作编辑

十四年前宿婿鄉,余溫猶在舊眠床。入門最是傷心處,不見歡迎白侍郎。

侍郎閑話每三更,頭觸屏風耳尚聽。今日蕭蕭白楊下,可憐鶯語尚丁寧。

欲看園林似舊無,女兒指引外孫扶。桃花對我嫣然笑,似識前來一老夫。

諸郎排日飲衰翁,盤盞銀光射眼濃。上有兩江清俸字,分明即是孔悝鍾(文靖公曾署兩江總督。)

鵬姑才似女相如,健婦持家綽有餘。記否當年燈火夜,替爺數典替抄書。

安世侯傳二百春,更聞天上降麒麟。翩翩喜見佳公子,三試都為第一人(謂元圃世講子錫疇新采芹。)

衰年臨別意綢繆,借看圖書又上樓。絕似飛鴻憐爪跡,閑花野草尚勾留。

三宿紅泉酒未消,春風吹雨濕征袍。回頭尚有關心事,未奠喬公一太牢(未掃文靖公墓,此心缺然。)

彭鏗一見慰離懷,便似曇花不再開。他日夢中如識路,定教著翅再飛來(謂彭賁園先生。)

舟中寄彭賁園先生编辑

彭夫子,負異才,清炯炯明鏡揩。偶見隨園詩,傾衿誦百回。仿佛任華推李白,孔融思伯喈。書來苦道願相見,自傷衰頹願屢乖。聞說先生八十有三歲,我當兄事何疑哉!急買溧陽棹,笑劃江水開。路離君家八九里,我尚未到君先來。手扶筇竹杖,腳曳雙青鞋,仙風道骨顏如孩。形病神不病,齒衰身未衰。野王二老既相遇,誰為浮丘誰洪崖?欲把四十年事一口說,要將八十一家文字同編排。相約詰朝到君室,擘蘭燒錦飲百杯。誰知天帝驚,有意相遮礙。道是昌黎《二鳥歌》,業已駭真宰,更有青田《二鬼行》,憑空發光怪。那堪更使文星聚,鐫殘造化天難耐。急命雨師風伯起波濤,淋浪隔斷彭衙界。只許君推袁,不許我訪戴。我如南海禮佛人,一見觀音不可再。君如雞黍款茅容,枉自欽遲將客待。馬行淖而蹄傷,舟衝波而帆敗。此情耿耿海同深,後會茫茫年各邁。愁腸轉轆轤,老淚飄巾帶。只好高歌杜甫詩,九原泉路交期在。

附賁園(光斗)先生和詩
先生曠代之鴻儒,九苞蘊采含智珠。弱冠名騰入中秘,翱翔蘭署暨石渠。天寵奇才姑小試,俾膺民社來江湖。惠政群歌顧建康,清風不減範萊蕪。現宰官身試遊戲,辭香案吏賦遂初。遙指倉山孕靈秀,急營小築安琴書。吾愛吾廬洵樂地,山花山鳥供清娛。名齊鑿齒傳四海,行蠟阮屐周寰區。迄今壽考屆八秩,精神不與龍馬殊。試問先生何所癖,憐才愛士實若虛。苔岑異質常滿座,葑菲野味充山廚。即如鬥也素守拙,荊州未識徒嗟籲。辱公嗜痂頻齒及,聊寄敝帚供掃除。先生不鄙情益摯,郵箋懇款手足如。古云知己勝感恩,己無足知感亦愚。只祈邂逅覯一面,三生願遂幸不孤。今春伏枕方苦疾,喜聞玉趾臨蓬廬。披衣急起走迎候,握手話愫病欲舒。狂焱肆虐淫雨驟,乍逢旋散仍回車。來朝急遞賜華柬,長歌千字何瞿瞿。為言此別艱後會,九原相訂誓不渝。讀罷淒然頓掩卷,淋浪涕淚沾髭鬚。斗雖早死骨未朽,祝公百歲善保軀。

送阿遲就婚苕溪沈氏编辑

東陽族姓一村稠,弄婿人來定不休。只恐金閨有徐淑,催妝索句替兒愁。

記得兒生鬢已絲,向平有願畢無時。今朝看汝成婚日,喚作遲郎竟不遲。

到西湖住七日即渡江遊四明山,赴克太守之招编辑

湖樓再住興闌珊,兒自完婚我看山。一渡曹娥江上水,烏篷船仄鳥綿蠻。

路過慈溪水竹村,祠堂一拜最消魂(五代祖察院槐眉公有祠堂,余入翰林、香亭成進士匾額俱存。八十年來,從未一到。)。不圖劉阮歸來早,已見人間七世孫。

久聞天一閣藏書,英石芸香辟蠹魚。今日櫝存珠已去,我來翻擷但唏噓(廚內所存宋板秘抄俱已散失。書中夾芸草,廚下放英石,云收陰濕物也。

莪亭尺牘善收藏,三百年人聚一堂(鄞縣範莪亭孝廉藏前明尺牘千餘家。)。采到袁絲真有幸,塗鴉也廁兩三行。

天童寺编辑

十里古時松,蒼蒼護梵宮。殿餘千片瓦,佛坐一天風。樹老根全露,僧窮禮愈恭。無多香積飯,肯供白頭翁。

招寶山望海编辑

招寶山頭坐,茫茫望大洋。波濤如起立,人世定洪荒。水合天無縫,雲生島盡藏。有誰溫帶下,親手折扶桑?

放光松歌编辑

放光松,貌奇古,雷火不能焚,工垂不能斧。老子雖猶龍,學禮頭轉俯。考父背傴僂,下民誰敢悔!長無八九尺,壽有千萬年。松根騰騰生紫煙,松針平鋪十畝田。松濤依稀奏管弦,左枝欲斷右枝聯。升者拗怒伏者眠,風為轉折雲盤旋,或為貉索或龍牽。甘心入土復出土,不敢朝天似避天。相傳阿育王,遺失舍利子。掛在此松梢,夜夜寶光起。方知松有神,十方皆頂禮。於今廟宇雖凋喪,此樹毿毿神所相。飽餐風雪愈槎丫,未死蛟龍猶崛強。我欲作青詞奏玉皇,將松移種東海旁。常陪紅日照扶桑,勿與山中魑魅常爭光。

遊四明雪竇七章,錄呈楓村太守兼寄雪堂僧编辑

捨卻肩輿換竹兜,為探雪竇作仙遊。一峰才了萬峰起,似上青天我欲愁。

秧針綠滿寺門前,未見禪堂早見田。幾個高僧叉手揖,袈裟吹滿稻花煙。

一條瀑布有聲聞,噴出山腰認不真。覽勝須登峰絕頂,興豪應讓舍身人(瀑布旁有捨身崖,甚峭。)

中天卓立妙高台,穿破浮雲眼界開。四面山如兒女伏,一聲呼喚定飛來。

狂客由來愛四明,果然風景似蓬瀛。不知人世藏何所,但聽仙禽奏樂聲。

上通惡像果超群,傳說開山是此君。伏地當時參佛祖,衝天可號大將軍(相傳上通禪師即黃巢也。)

十日天晴豈偶然?舟車全賴主人賢。黃堂便是西天佛,替了靈山會上緣。

回首僧房紫竹床,難禁一宿戀空桑。此身已落紅塵去,還寫雲箋寄雪堂。

重遊山陰石屋编辑

十六年前地,重來景未忘。山多迎我笑,人竟比松蒼。雨氣諸天濕,經聲晚課忙。為尋於少保,急急步禪堂(廟聯云:「花雨欲隨岩翠落,松風還傍洞雲寒。錢塘於謙題。)

再過招寶山觀海四首编辑

再看海方信,東南地缺多。三山雖宛爾,一笑奈風何?天后來招寶(相傳上通禪師即黃巢也。),觀音住普陀。相逢定相約,聖世莫揚波。

九點煙如許,中原算一枝。天心無畛域,地界有華夷。魚目三更日,蝦須十丈旗。宣尼果浮海,語怪也驚疑。

若個探深淺,歸墟隔幾重。九天烝日月,萬怪走魚龍。善下斯為大,能虛自有容。江河似邾莒,爭敢不朝宗!

弔古能無感?追思漢與秦。戈船尚來往,炮位更橫陳。徐福三千士,田橫五百人。成仙與作賊,強半此藏身。

記遊一篇留寄太守编辑

滿頭白髮披過耳,聽說青山心尚喜。向平願畢才兩日,康樂束裝竟千里!楓村太守風雅士,館號招賢從隗始。片葉輕搖范蠡舟,一江直渡曹娥水。初登招寶山,鯨波將眼洗;再拜阿育王,摩挲舍利子。雪竇參天石鏡開,徑往從之歇行李。胸羅青嶂影層層,腳踏紅霞舄幾幾。僧能憐老杖先扶,天許看山雲不起。鍾鳴漏盡尚行乎?海闊天空竟歸矣。試問人間八十翁,如此風懷能有幾?羲之樂死怕教兒,列子耽遊將沒齒。旁人倘訝子胡然,我亦無言笑而已。

八十自壽编辑

自笑將開九秩筵,挽詩翻在壽詩先。剛修禊事傾三雅,再宴瓊林欠四年。瀟灑一生無我相,逢迎到處有人緣。桑榆晚景休嫌少,日落紅霞尚滿天。

白雲深處白鳧翁,尚記髫年入泮宮。賈誼登朝裁弱冠,趙玄叉手揖三公。金蓮花燭家家羨,南國甘棠樹樹紅。一旦慈烏思反哺,搖鞭不待管弦終。

買得青山號小倉,一丘一壑自平章。梅花繞屋香成海,修竹排雲綠過牆。嵌壁玻璃添世界,張燈星斗落池塘。

上公誤聽園林好,來畫盧鴻舊草堂(甲辰春聖駕南巡,和致齋相公遣人來畫《隨園圖》。

卅載承歡鬢已星,萊衣舞罷此身輕。千重越嶺看花去,兩度天台采藥行。倭國都來購詩稿,(高麗使臣李承熏、洪大榮等。)佳人相約拜先生(孫雲鳳、張玉珍諸人。)。九州不信吾還在,陽五都疑古姓名。

甲乙丹黃萬卷餘,兒孫珍重好家居。但看手澤應思我,莫為科名始讀書。平子《四愁》能自遣,香山三泰有誰如?此翁事事安排定,生塚營成傍草廬。

欲為遲郎賦《感婚》,即將此日卜良辰。蟠桃會上看新婦,玉鏡台邊祝大椿。白髮粧成三女粲(陸、金、鍾三姬俱老矣。),好風吹滿一家春。畫梁乳燕雙飛處,添個堂前問字人(阿遲婦全寶能詩。)}}。

一枕黃粱夢太長,憑人喚醒又何妨。煙雲起滅山還在,桃李榮枯松自蒼。不解梟盧呼彥道,愛藏金石學歐陽。竇公他日西湖召,擬獻《周官》樂幾章。

逢花逢月客誰招?碩果晨星逐漸凋。怕過山陽聽玉笛,懶從酒店贖金貂(性不飲而愛飲客。)。牡丹豔豔開三月,聖世看看曆四朝。倘把光陰掄指算,占人多少可憐宵。

閨中妻老尚齊眉,冷暖常先侍者知。同榜一人推首相(阿廣廷公相。),及門五代見孫枝(談羽儀郎中家。)}}。詩多幸賴辭官早,累少全虧得子遲。更喜女?還健在,白頭閑坐說兒時(陸氏姊八十七歲。)

尚書小楷尚登樓,滴露研朱事未休。清福已經消半世,虛名遑敢望千秋!貧能行樂仙應妒,老不逃禪佛亦愁。擬乞壽言何處乞?抽毫先向自家求(一作:「杖過杖朝無可杖,思量只好上天遊。」)

三月二日编辑

杖朝人被四方知,千里人來萬首詩。惹得衰翁心轉怯,牡丹開到十分時。兩家爭把壽星迎(又愷侄、楊仁山世講。),兩隻花船載酒行。同到觀音山下泊,蓮花座上慶長生。多謝吳娘金叵羅,為儂齊唱《百年歌》。曲終人散先生笑,又遇人間春夢婆。

讀嵇文恭公行狀,覺前詩有未盡者,再補一首编辑

不曾聽過鹿鳴聲(庚戌會試,世宗特旨許大臣子弟一體入場。),便向金鼇頂上行。賈讓治河良策備(公署南北河帥俱有奏疏。),千秋上殿小車輕。封章屢乞歸田里,恩旨纏綿眷老成。寒免趨朝朝免早,翻勞聖主替經營。

《自壽》詩亦嫌有未盡者,再賦四首编辑

自家心要自家安,身自頹唐筆未乾。海客忘機禽便狎,龍門不峻客常歡。孟嘗焚券除煩惱(所焚券如魚門太史、高直方明經者九家。),蕭惠栽楊總達觀。只有平生數知己,衰年說著淚猶彈。

不能飲酒厭聞歌,革帶常寬懶著靴。那信陰陽有拘忌,只憑忠信涉風波(凡有水路者從不陸行。)。空王殿上香煙少,故友墳邊麥飯多(補蘿先生墓代祭四十年矣。)。奴僕亦知安我拙,相隨都已鬢皤皤。

置驛南陽我不如,客來相見定相於(平生客無留門者。)。喜除詩外從無債,愛聽泉聲似啟予。十頃水田生計足,四時風月夜窗虛。何圖將相沙場上,萬里馳書訊起居(謂孫、福兩公相,和、惠兩制府。)

著到飛棋興偶然,無弦琴好亦空懸。家餘旨畜鄰分潤,園少牆垣賊見憐(園無藩籬,恰不失物。)。一物有情皆入賞,半生非病不孤眠。休提往日輿人誦,風影訛傳五十年(至今村市有彈唱當年德政者,皆《方朔外傳》,附會無稽。)

題侄婦戴蘭英《秋燈課子圖》编辑

禮訓從來出戴家,戴媯生小貌妍華。娟娟國色天仙妒,字字金鑾紫石誇。豪犀梳罷清晨起,便倚妝台吟不止。脫口能傳伏勝經,停針便續班昭史。偶然吹竹更彈絲,多藝多才侍婢知。芳姿似月閨中照,佳句如雲紙上飛。喜結絲蘿歸小阮,寒家戚里人人羨。西湖攬勝共香車,北苑題箋分筆硯。秦嘉聞說也聰明,詩筆終輸徐淑清。不櫛由來稱進士,妝成理合喚先生。一朝夫婿長安去,男兒慣被封侯誤。郎病方教我欲愁,妾憐早唱《公無渡》。剩有嫛婗膝下孤,呱呱知哭阿爺無?購來李翰《蒙求》本,命寫顏家《干祿書》。最苦霜天夜月高,烏啼不住朔風號。兒頭已觸屏風睡,娘手猶持荻草教。而翁曾作宜興宰,我來乍見驚鴻態。不料乖離十四年,霜蘭雪竹容顏改。贈扇題詩當束脩,(近亦自稱女弟子。)年年春仲望來遊(用見贈句。)。我來先要含飴問:兒課何書記得否?

魏齊编辑

祖龍一怒萬人愁,大索張良也罷休。底事應侯小嗔喝,半空飛下魏齊頭?

題竹宜夫人《玉堂春曉圖》(畢制府室,姓伊,字竹宜)编辑

朝天人去未還家,偷得閑身掠鬢鴉。莫向風前頻卻扇,恐教羞落海棠花。

一幅生綃煙景清,寄來千里意分明。老人把筆無題處,只好裙邊署姓名。

張素香校書以扇求詩编辑

素女披香倚畫欄,張星須與月同看。《國風》盡寫莊薑美,我道凝脂第一難。

衰翁無計與溫存,只可摩挲一斷魂。絕似武夷君下世,向卿空喚女曾孫。

《碧山吟社圖》為秦小峴觀察題(有序)编辑

前明弘治癸亥,秦修敬先生招陸懋成(勉)、陳天澤(「履」)十人為詩會。沈石田為作《碧峰吟社圖》,藏秦府多年,忽然失去。小峴觀察得之濟南書肆,甚為欣喜,然已失去圖尾諸名流題跋矣)。

碧峰社裡十風人,寫上丹青五百春。底事仙山飛海外(用王摩詰故事。)?依然神劍躍龍津。文姬自古終歸漢,淮水而今尚姓秦。莫惜標題微有缺,斷圭殘璧總精神。

(下缺)

 卷三十五 ↑返回頂部 卷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