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小畜外集殘七卷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

卷第七 小畜外集殘七卷 卷第八
宋 王禹偁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景宋寫本
卷第九

 王黄州小畜外集卷 --卷(⿵龹⿱一龴)第八

     雜文

       海說

       拾簡牘遺事

       諭交趾文

       弔稅人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續戒火文

       䨇鸚誌

       詛掠剰神文

       單州成武縣行宫上梁文

      海說

凡物有納者必有所出海吾見其納也未見其出也然則

彌天地更萬世滔滔百川靡晝夜而東注雖海之鉅者庸

能不滿溢乎伯陽謂海為百谷固為王矣固善下矣然不

獨有所納抑亦有所施也猶聖人之道日用而不知故朝

𬒳海之澤者曰海之功也何以朙之海涵虗東荒宻邇

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谷毎日浴于淵而氣騰乎天由是蒸而(⿰氵閠)者謂之露𭊌

而霈者謂之雨飛而結者謂之霜飄而㪚者謂之雪雨露

之生成雪霜之収藏是萬物朝夕𬒳海之澤也明矣譬設

爨于釡蓋之以盎𦈢則釡未沸而盎𦈢已濡矣物之小者

猶爾况巨浸乎故曰不獨有所納抑亦有所施也或謂方

載萬里海在一隅豈海之澤能備于天下邪噫海旣為王

矣則以五湖爲五侯以九州為九伯以四瀆為四岳至于

池沱沼沚陂澤浦藪皆附庸也故五侯得以專其惠九伯

得以供其職各以其所屬土地分野而為雨露以生成之

為霜雪以𭣣藏之斯亦上尊王室而旁市民利也誠所謂

有所納而必有所施者爾故古之王者厚往薄來以恩信

御天下不敢侮于鰥寡況諸侯乎故禹㑹塗山玉帛萬國

未聞禹之盈而覆滿而溢也蓋所納鮮而所施廣矣商受

積粟渭橋聚財鹿臺知所納而不知所施故SKchar而覆滿而

溢亦冝矣是知海不特以柔逺而為尊亦以惠物而能永

是以屯其膏者易象有悔竭其澤者詩人攸譏自秦郡天

下恩苦惠乾食民(⿱艹石)蠶呑國(⿱艹石)鯨六䧺之鬼餒而不祀兆

民之首懸而不解漢用晁錯削奪諸侯親親之恩絶于上

憧憧之賦疲于下厚歛自足多藏取亡吁可惜哉以至天

道用違人心以離春露之不滋夏雨之不時秋霜之不令

冬雪之不正怨氣積而為驕陽謗言振而為迅雷餓膚㪚

而為飛蝗戰骨化而為𭧂電㓙荒盗饉良由是歟嗚呼人

君者大海也諸𠉀者江湖川澤也兆民者百榖草木也人

君善下則諸侯歸之國君利下則兆民戴之苟有所納而

無所出知其積而不知其施則諸侯叛兆民亂矣又焉能

長乆乎如是則為天下者無于人鑒當于海鑒

     拾簡牘遺事

秋鄭饑鄭伯使子産如宋乞糴宋亦辭以饑子產還舎于

葛鄭遇田父之私者召而與之語曰父老矣㓙荒水旱

悉嘗之今兹國饑君使不佞如宋乞糴宋復以饑辭我

以今計稔逾月之食國将若之何對曰吾農夫也皆嘗

計于家未嘗計于國子産曰願聞家之說對曰歳在陬觜

鄭巳饑矣葛有公孫氏吾之婚姻也井田車賦非不侔也

嬰耋丁壯非不等也播植儲蓄非不同也然公孫氏之子

㤗于惰者也食非甘弗食也衣非鮮弗衣也雖有終歳之

蓄不數月而廪已虗矣由是有老而擠于溝壑者壯而為

人傭賃者㓜而斃于餓殍者吾是歳之不足也命僮𨽻之

可去者去之慶弔之可絶者絶之犬鷄羊豕可市者市之

丁壯之勞者精其食以充之嬰耊之SKchar者半其菽以供

 之故卒歳而家無菜色焉是吾之計于家也國則吾不知

 噫吾又聞宋鄭耦國也今宋飢鄭亦饑矣唯儉者能存之

 合以吾之公孫氏為戒乎子産歸以告鄭伯遂命貶餚

 膳節車服宫掖之冗食者出之官吏之不急者廃之减廐

 馬之粟去坊集之胾削聘㑹之儀寝宴享之禮是歳也鄭

 國饑而不困傳言農鄙之言不可棄也

      諭交趾文

 皇上之嗣位之五祀國家將取交趾歳貢賤臣王某謹頓

 首上言請為文以喻之曰夫中夏之于蠻貊猶人身之有

 四肢也運動伸縮隨諸人心故曰心為帝王之謂矣苟一

 手一足間血脉有滯筋骸不寕則必藥餌以攻之攻之未

和則必鍼砭以逹之非不知藥餌否口而鍼砭破膚也蓋

所損寡而所益多矣君天下者其猶是歟我

太祖皇帝受禪于周啓國在宋聲明文物一變及古居帝

王之位視蠻貊之病故一之二歳藥庸蜀餌湘潭三之四

𡻕鍼廣越砭吴楚筋骸血脉渙然小康非王者神機睿略

疇能至于此乎洎 我后嗣守丕基躬覽庶政以爲井汾

者心腹之病也茍心腹未治四肢庸能治乎于是錬仁義

之藥餌修道徳之鍼砭大瘳于并一進而愈九州四海旣

康且寜顧爾交州逺在天末實五服之外亦四肢之餘譬

之于身猶一指爾雖一指有患聖人得無念乎是用開爾

昏庸𬒳我聲教爾其從乎沈在有周白雉來獻降及炎漢

銅柱高標至于皇唐常曰内地唐末多難未遑區平今兹

聖朝盂覆萬國太平之業亦旣成矣封禪之禮將以修矣

俟爾至止康乎帝躬爾無向隅為我小恙俾我為絶蹯㫁

節之計用屠爾國悔其焉追矧夫爾水生珠我沉于泉爾

巖孕金我捐 --捐于山非利爾之寳也爾民頭飛我有車馬爾

民鼻飲我有酒食用革爾之俗也爾民㫁髮我有衣冠爾

民鳥語我有詩書將教爾之禮也煌煌炎洲煙蒸霧煑我

飛尭雲灑爾甘雨湯湯瘴海雲焼日鎔我張舜琴扇為薫

風爾天星辰人謂不識我廽紫㣲使之拱極爾地魑魅人

懼其恠我鑄大鼎使之不害出爾島夷觀明堂辟雍乎脱

爾卉服視華衮山龍乎爾其來乎無逺厥辜方將整其軍

徒戒其鉦皷向化我其赦逆命我其伐惟向背𠮷㓙在爾

     弔稅人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并序

峽口鎭多暴虎路人過而罹害者十有一二焉行𭛠者目

其地曰稅人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言虎之搏人猶官之稅人因為文以弔之

其辭曰

虎之生兮亦禀亭毒文彩蔚以錦爛睛眸赫其電燭𤓰利

鋒起牙張雪矗巖乎爾游溪乎爾育匪隠霧以澤毛惟咥

又而嗜肉豺伴貙鄰林潜草伏嘯生習習之風視轉耽耽

之目始有霜徑晨征隂村暮宿爾必搏以療饑㗖而充腹

骨委溝壑血膏林麓恨魄長徃悲魂不復旅人無東海之

勇𭒀婦起太山之哭至使賈說商談飛川走陸職彼獸之

攸𭧂示斯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所酷𮪍者為之鞭蹄車者為之膏軸鈹者

謂之發刄弧者謂之挾鏃來之者有備過之者在速鮮不

魄駭魂驚而神飜思復者哉於戯虎之搏人也止於充腸

官之稅人也幾於敗俗則有泉湧鹿臺之錢山積巨橋之

粟周幽厲之不䘏漢桓靈之肆慾是皆𭣣太半以充國用

三夷而禍族牙以五刑𤓰以三木摶之以吏咥之在獄馬

不得而馳其蹄車不得而走其轂鈹在匣以誰引矢在弦

而莫屬斯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也大於六合斯虎也害於比屋雖有黄公之

力莫得而戮雖有卞荘之㦸豈得而逐必在乎立道徳而

爲㦸為刄張仁慈而為穽為機俾爾獸之馴SKchar見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坦夷乃芟𠒋薙惡除澆滌漓帝道以之蕩蕩人心以之熈

 熈自然來騶虞之仁獸返淳風兮庶幾

      續戒火文

 成公綏有戒火文似未盡其義因𢋫其辭以矯之

 天埀象兮火曜斯備惟聖人兮則之而鑚燧俾回禄之所

 掌設离宫之正位祝融尸以行令炎帝命而為紀就乎燥

 苦乎味司爟布政以救疾燧人化食而興利旣炎崗而滅

 亦燎原而熾蹈之者死望之者畏雖濟世以彰徳亦興災

 而作沴始有問馬于魯廐照燕于昊宫社鳥鳴以啁唧池

 魚涸而噞喁秦陵則三月不息𣈆庫乃一夕而空焦光卧

 室以煙勃麋竺還家而㷔烘鮮不物逐炤落家隨燼紅孰

 展禳除之力孰施撲滅之功于是陳畚挶以在外設綆𦈢

 以居中或命酒以三噀或用馬於四鄘積水器以為禦表

 火道以遐通塗屈之戒斯設曲突之言是從正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以展力火正兢兢而責躬濟惟濡幕以相待去藁徙蒭而

 告𠂻我有斯命人誰不供斯亦失其夲而得其終也殊不

 知室如燬者焚于民兵不戢者焚于身斯火也防之在徳

 救之在仁省征賦之煙熖去侵伐之蒭薪禮樂興而緶𦈢

 斯具刑政明而畚挶是陳如此則除害於六合防災于四

 隣又烏有煨燼萬國而煙煤兆人者哉然後劔無電以飛

 𣈆書不灰 -- 灰 而滅秦救綿山之直士𠑽滎陽之烈臣鄙象燧

 以休設惡雉頭而必焚俾夫烽静六海煙清四垠則為國

為家者無忽扵斯文

     䨇鸚志

鸚之為鳥惠而能言也人悉之矣故豪門右宗持金市之

以為耳目之玩羅者 于其利也必生致之以求善價或

衣衿鮮翠喉苦嗚爽者徃徃邀千金之直癸未歳予䇿名

輦下與同年觴于旗亭有置鸚而鬻者因評其直將市之

俄有丐嫗曵杖而来者熟視鸚而泣悲不自止余因詰之

則曰嫗少賤為某使之女奴惟飲食是掌侯家嘗豢二鸚

以金籠錮之置庭之左右廡下至于飲啄嫗實主焉其一

善言侯頗爱之其一終𡻕不能出一言侯則曰鸚之爱飬

于人以其能言爾不能言者是尸吾泉粒也不如釋之因

釋其不能言者由是善言者愛愈厚時嫗㓜在侯家以賤

附責温于身而不知衣之出飮于腹而不知食之自飯之

餘者雖椒桂之味必覆于地饌之善者雖膏梁之美或𭠘

穢而妾盖婢隠侯莫得而知矣無何鸚𥨸窺之俟侯至

輙以實告而侯則笞嫗嫗忿其䜛于已也因夜盗啟籠拉

其頸而斃告以𭧂卒侯命瘞之洎侯得罪竄逐嫗以賤不

見殺放從于良將求其匹人則棄其老也將復于奴人則

忌其㓙也流離民間以乞丐自給今之覩市鸚者思疇昔

之事嫗是以泣余因歎曰言雖俚事雖鄙可為君子之戒

也且夫鸚之不言非全身逺害乎鸚之能言非訐以為直

之謂乎嫗之斃鸚非惡直醜正之謂乎且念古之小人居

大用者尸廟堂之位素鍾鼎之食人之言者豈特害其身

亦得赤其族又何啻嫗之斃鸚也是以志之

     詛掠剰神文并序

予隣有右族蔵鏹巨萬毎月哉生明之二日且必觴醪豆

胾以𥙊于庭具𥿄蚨繪駿以焚之煙氣坌勃翳于手舎詢

其所祀則曰隂君命神掠民之羡財籍數于冥府備人之

沒將得用矣吁予甞稽祀典無是說此僅出巫覡之言爾

神乗是邪遂為文云

氣之結也清其臣濁其民氣之㪚也愚爾鬼賢爾神生則

上輔君而下活人𣳚則咎乎滛而祉乎仁茍反是者不臣

之臣不神之神夫何可云民不足神弗能福民有餘神奚

掠諸彼羡者豪珠倉璧敖貸十償百刳脂剔膏渇反弗飲

池然渌醪饑親弗食岳然芳肴紅葩碧卉宅嘗不毛

羅雲 雪手嘗不繰非豪之羡乃民之羡神果掠之⿺辶商

神勞彼羡者貴附權挾位飲凍奪寒装妖覆女刮饑偷饑

饜僕飫𨽻朱丹塈門且壯且麗蒭粟盈廐孰種孰藝非貴

之羡亦民之羡神茍掠之祗取神媿賢者其辱不足如足

宅環其堵門横其木居有藜牀出無繡轂衣乎敗綈膳乎

脱粟耕而後食不慙乎豐年之榖學而後仕不媿乎有道

之禄唯榖唯禄是必享祖宗而養親族烏敢私蓄神何掠

哉神何掠哉神豈肆虐貴有所與神豈受賂(⿱艹石)然則逸者

處逸苦者罹苦孰曰天之道有餘損而不足𥙷哉夫其不

知豪之羡貴之羡皆民之羡也神奚忍取神雖戾天又不

念天之民神之主茍害其主神將安處神何掠哉神何掠

     單州成武縣行宫上梁文太平興國九年

𥨸以七十二家管仲記升平之迹干八百處桓譚述紀録

之文蓋以三者易姓之𥘉必受命而改制天下太平之後

乃加厚而増高煥乎皇主之大猷倬彼古今之荗典粤自

唐風不競巣㓂𭧂興伏莽之徒盡聞鷄而夜舞掲竿之士

思逐鹿以横行皇綱於是𢇁棼黔首以之𤓰割求小康之

不暇廢大禮以誠冝 我國家運應千齡化敷九有天人

克正虗危朗而宗廟安地寳方登河洛清而圖書出垂衣

裳於尭殿走玉帛於塗山一戎而倒載干戈萬國而混同

文𮜿制禮作樂亦旣表於成功降禪登封尚未行於舊典

望介丘而黯色見率土之翹心遂使百辟具僚八荒夷長

雜沓緇黄之衆龍鍾耆父之人共傾葵藿之心來和鳯凰

之闕露封章而三進對旒冕以遷延同歌時邁之詩請展

告成之禮皇上俯從人欲上荅天休鳴鸞特議於省方御

路聿修於行闕莫不務崇儉徳屢降詔條圬墁剞劂之人

來從公府欀桷棟梁之用出自神州見萬乗之為心無一

人之勞力單州成武縣者城惟古戴地即梁丘左𠋣宓堂

子賤彈琴之日右鄰曹國文公觀脇之邦牧鴈之沼𣻌於

前俘玉之丘亘其後澤通魯甸入哀公西狩之郊郷號漢

泉 武帝東封之井地征人事可得略諸監修殿直孫公

貴連七里家門可⿰糹⿱𢆶匹於金張内品梁公位列黄門𫝑望

齊於冀石知縣邢州觀察推官崔公𥘉筵曵履依王儉之

紅蓮百里字人憶陶潜之黄菊咸能戮力遂致僝功擇嘉

辰而先駕虹梁迎聖日而得開象闕莫之敢指無得而踰

爰陳善禱之文用壯非常之事兒𭅺偉

抛梁東東去金根御六龍祥雲未出叅天嶽喜氣先生見

日峰

抛梁西西來鳯蓋拂雲霓祈福不勞藏玉牒禮天湏至用

金泥

抛梁南瘴海朱方化巳覃願獻江茅藉鄗𮮐競誇西鯀與

東䳺

抛梁北榆塞黒山兵久息𦔳𥙊歡呼郡邸中荷氈舞抃圓

丘側

抛梁上瑞彩祥煙擁天仗丹鳯黄麟隨輦行萬歳三聲滿

山響

抛梁下㣲雨輕風導仙駕巖前竒獸縱逰嬉山畔神光生

晝夜

伏願抛梁之後我皇功格上帝恩流溥天邦家兮如松竹之荗子

孫兮如𤓰𤔅蘒"之綿赫赫兮登三而邁五巍巍兮君聖而臣

賢同北辰兮居大等南山兮不騫庶齊休於天地垂萬祀兮干年

王黄州小畜外集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