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小畜外集殘七卷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

卷第八 小畜外集殘七卷 卷第九
宋 王禹偁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景宋寫本
卷第十

 王黄州小畜外集卷第九

     論議傳附

        明夷九三爻象論

        省試三傑佐漢孰SKchar

       省試四科取士何先論

        五福先後論

       漢武帝用宦者典尚書議

       烏先生傳

       瘖髠傳

       休糧道士傳

      明夷九三爻象論

經曰九三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不可疾貞處下體之上居文明之極

土為至晦入地之物也故夷其明以𫉬南将得大首也南狩者發其明也旣誅其主將正其民民之迷也其日固以

久矣化冝以漸不可⿺辶䖏正故曰不可疾貞象曰南狩之志乃大得也去闇主也䟽云

南方文明之所狩者征伐之䫫大首謂闇君明夷於南狩

得其大首者𥘉藏明而徃託狩而行至南而發其明也三

應於上六是明夷之臣𤼵明以征闇君得其大首也故曰

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也不可疾貞者既誅其主將正其

民民迷日乆不可卒正宜化之以漸故曰不可疾貞𧰼曰

南狩之志乃大得者志欲除闇乃得大首是其志大得也

論曰夫明夷者文王之卦也非武王之象也獲紂首者武

王之事也非文王之時也故聖人觀九三之象言文王以

文明之盛當商紂至簡之世(⿱艹石)南狩而𤼵其明可復大首

然以臣伐君義不可速在乎貞正俟彼貫盈故曰明夷於

南狩𫉬其大首不可疾貞也是以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

猶率諸侯以事紂此其義也象曰南狩之志乃大得也言

以九三之象觀之君遂𤼵其明可以大得其志以其義不

可速故晦其明也(⿱艹石)南狩廢其明又獲大首則天下文明

矣安得謂之明夷乎而王輔嗣以為旣誅其主將正其民

民之迷也其日固己久矣化宜以漸不可迷正何其誤也

案㤗誓曰惟十有一年武王伐紂孔安國注云周自虞芮

質厥成諸侯并附以為受命之年至九年而文王卒武王

三年畢服觀兵盟津以卜諸侯伐紂之心諸侯僉同乃退

示以弱文王未嘗伐紂安得言旣誅其主邪武王⿰糹⿱𢆶匹父之

志觀兵而退此不可疾貞之義明矣又案武成云一戎衣

而天下大定乃反啇政政由舊又傳稱遷商頑民于雒邑

何其化之速也安可謂民迷旣久化宜以漸哉或曰九三

良辭但云南狩之志乃大得也不觧不可疾貞何也對曰

文王以文明之德晦明事紂不可疾貞之義于文易曉故

象辭不繁述也然輔嗣注易極乎天人之際諸家莫之及

也唯于此爻似有未盡孔穎逹猶尊輔嗣從而䟽之殊不

知明夷之卦用晦之世也故彖曰明入地中明夷内文明

而外柔順以𫎇大難文王以之利艱貞晦其明也比豈誅

其主而正其民歟且言以臣伐君雖有文王之明遇商紂

之闇猶不可速况其下者哉故曰不可疾貞者亦聖人之

微㫖其可背乎

     省試三傑佐漢孰SKchar太平興國五年

夫百姓不能自治命聖人以治之聖人不能獨治生賢臣

以佐之粤自有天地建國家歷代已來固非賢而不又也

在音嬴氏之有天下也蠶食六國虎噬兆民君政猛于豺

狠人命輕于草芥𭛠五嶺之戍起阿房之宫坑儒學之徒

惑神仙之事築城北塞鞭石東溟蒼生嗷嗷上訴求主天

命髙祖革秦之𭧂纂堯之緒斬蛇于大澤遂鹿于中原雲

飛豐沛之間雷動崤函之地將欲洗萬人之塗炭救六合

之分崩乃生三傑以佐焉則有應炎漢之運儲昴宿之精

舉不失賢動無遺䇿供轉輸于千里約法令于三章𭣣圖

籍之書令府庫之利使諸侯同反掌定萬國如走丸此鄼

侯為一也則有⿰糹⿱𢆶匹韓國之裔授黄公之書解紛陳八難之

諆運籌决千里之勝掉三寸舌蔚為帝者之師封萬户侯

自是布衣之極此留侯為二也次乃勇冠三軍功深百戰

下強齊如拾芥虜叛魏如摧枯七十陣征伐之勞光乎史

䇿四百年興隆之祚埀之古今此淮隂爲三也故高祖甞

曰此皆人之傑也吾能用之𡚒布衣而取天下未為艱哉

然則漢猶鼎也三傑為足以負之漢猶天也三傑為辰以

燭之鼎去一足則有欹傾之虞天闕一辰則尖經𨇠之度

漢虧一傑則無霸王之業豈非天之道啓聖哲救𥠖元滅

亂秦殄強楚而興大漢哉不然何龍虎風雲㑹合之若是

邪噫輔弼則同SKchar劣斯異故謂韓信之功如獵犬雖云有獲

蓋指蹤在乎人矣如是則蕭張人之功也韓信太之功也

SKchar劣之義不其明乎其或得名遂之道其在子房乎故簫

公受縶韓信受戮雖成功于前終貽慼於後未(⿱艹石)定儲君

之計從赤松而游逺害全身垂名于萬世者不為SKchar

     省試四科取士何先論太平興國八年

昔仲尼以周道下衰儒風不競痛九疇之攸斁疾四維之

不張位屈陪臣制作之功昌著地無尺土帝皇之業何施

祖述堯舜之心憲章文武之道歴聘者七十國授教者三

千徒于是設以四科垂之萬世以為立身者莫(⿱艹石)徳故徳

行以首之則顔閔冉仲其人也表徳者莫(⿱艹石)言故言語次

之則宰我子貢其人也化民者莫(⿱艹石)政故政事又次之則

冉有季路其人也經緯者莫(⿱艹石)文故文學又次之則子㳺

子夏其人也用能作萬古法為百王師使後之君天下者

凡欲取士必先考徳是以古者立郷里之選采亷譲之名

登于三庭貢之天府者斯之謂也設若以言語取士則不

過善應對専議論及其失也則㨗給縱横辯說之流進矣

以政事敢士則不過守循良明法度及其失也則苛刻聚

歛刀筆之徒用矣以文學取士則不過通古今明紀述及

其失也則浮華巧艶謟諛之辭作矣是知修其徳立其行

者則言語政事文學可以兼而有也何以明之且先師曰

吾與回言終日其心如愚蓋夫人不言言必有中則回之

言語可知也又曰不遷怒不貳過其殆庻幾乎則使回從政

又可知也又曰聞一以知十好學不倦拳拳服膺則回之

文學亦可知也由此觀之徳行之于人猶車之有輪舟之

有擑不可斯湏而離也是以善取士者必能使師表一人

冨夀百姓其為言也埀于後其為政也利于時其為文也

歸于理不離堅合異以侈其言不亂常變古以施其政不尋

章摘句或騁其文赫乎功名與天地共盡則徳行之効不

亦章章乎方今酌古典行帝道執取士之柄致得人之昌

文物聲明與古爭轡在乎厚徳行而薄言語卑政事而賤

文辭非經邦論道獻可替否者其言不取則言語得其士

矣非化人利俗致君壽民者其政不用則政事得其士矣

非經天緯地通古逹變者其文不貴則文學得其士矣然

後四科之名總而歸乎徳使天下三尺童子知吾君好徳

之心則取士之道其在兹乎

     五福先後論

箕子陳五福以冨壽爲先好徳在康寜之下將以教人而

垂世盍以徳爲首乎且稱洪範者世之模範也傳爲格言

貽我後代得誕其說乎夫貧冨夭壽人之定數天之常道

盡人不能易之唯徳可以好而修矣設以徳冠五福之先

獨慮後之人不務德而貪乎夀冨矣况列之于下邪秦皇

漢武惑神仙之事慕龜鶴之年架横海之梁築望仙之觀

服食錬氣棄國亾民以求于壽也雖得其夀可爲福邪啇

辛夏桀積鉅橋之粟聚鹿臺之財行厚歛之風取多藏之

禍杜絶道徳藴蓄貨財以求于富也雖得其冨又可爲冨

邪原憲黔娄心抱聖人之道而身病矣肯以康寕爲福哉

龍逄比干力諫亂主之朝而身死矣又肯以考終爲福哉

且夫國有徳則昌失則亡人有徳則立失則䘮爲國者爲

人者可不務乎是知老而不死爲賊滛人之冨爲殃聞道

而不學謂之大病見危而不死謂之偷生此四者又何福

之云乎伯陽曰冨貴於我如浮雲季氏冨於周公彭祖壽

于顔回亦不足取也由此而言徳爲先矣苟先乎徳則使

人舉目動趾蔑不資乎好徳而壽冨康寕考終列之于後

可矣

     漢武帝用宦者典尚書議

武帝以逰宴後庭公卿不得入改用宦者典尚書之官起

于秦代漢因置之自高祖已來並用士人矣所以出納詔

命通掌圖書擬玄象則謂之文昌考上古則謂之司㑹專

席而㘴華省以居服進賢之冠納言之幘拜則為之册命

薨則為之發哀居三獨𫝶之尊當二千石之貴茍非明故

事識舊典者得非尸禄而曠位乎武帝以逰宴之樂任閹

竪之徒于是乎失正名矣書曰任官惟賢材左右惟其人

傳曰器與名不可以假人且官得其人民受其賜非其人

民罹其苦為國者可不慎乎況夫國之有尚書猶天之有

北斗李固謂之喉舌韋彪比以樞機可以不慎遷其人乎

且官者四星在帝𫝶之側聖人法天而置之爾所以于宫

掖之間備閽守之用持觴進膳而已今使之縂領五曹挈

提百揆專臺閣之任同冢宰之司不亦難矣哉亦猶授豹

舄于跣夷遺龍章于祼禳也歴觀徃古有國之君親比于

宦人者鮮不亂於邦家矣嗚呼黒貂絳服天閣禮闈漢之

重秩也為宦者有之可痛惜爾遂使姦倖求進摩肩于朝

廷忠直偷安遁迹于林藪夫如是則百工三事能無亂轍

者乎且恐後之有國者迹為故事因議以明之

     烏先生傳

先生名光字耀卿蜀蠶叢之裔也徙家于亳叢之子堅而

有勇神農特𠫵理機務著經緯之略故子孫緒于後世紛

㪚天下不一其族有朱紫丹青緇黄儒素者競出于世故

墨翟子見而悲之曰叢夲純素何子孫染易之若是邪惟

先生立性踈閑抱黄白之事與⿰氵𭝠園吏有膠固之分由是

名光始隠于隂山洞不接時事會人皇氏患衣冠禮容未

中于度詔賢者議之先生與内戚滕虗中禇浩然葉静光

同日召見上深嘉歎命首冠焉釋褐拜烏臺御史因賜烏

氏且命将作大匠治先生之徳故尉遲堅鮮卑略等寔左

右之由是角立于時毎朝會燕享親賔聘接未始不以先

生爲首或風雨𭧂至則賜碧油牟蓋以出夜則處上寢室

中伸足自若上命以衣覆之其爱重如此上嘗謂人曰先

生有高尚之徳天下黔首孰不願頂戴之易所謂首出庶

物者先生有之矣㣲先生吾其𬒳髪左袵矣先生爲性至

孝毎聞人有喪則手足埀堕若不自支詩曰凡民有喪匍

匐救之者先生之謂乎先生事上旣久老将求退累上䟽

乞骸SKchar且恐妨後來賢路上未之許尋以直烈見踈遂然

其請先生乃退居壁州挂冠深隠虗心自樂遂終焉丗謂

先生以尸解矣先生無子以族弟慕容生爲嗣賛曰先生

始而隠者求其志也中而仕者行其道也終而退者逺其

害也伯陽曰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也先生有矣夫

     瘖髠傳

瘖髠者不知何許人也但見手盂頂笠丐食于九衢中而

復晦其言故法號俗氏皆莫得而聞也夫天府之大蘭若

累百髠之丐者有馨爐鳴螺掌牌肩像以動衆者有墄階

瓴廡丹榱朱桶以為題者有飯僧供佛金容碧貌以為目

者芒張𢇁棼千萬其說率欲蠧人而利已也是髠獨黙焉

無辭止求一錢之惠一飯之費不言利福吁可異哉或謂

是髠不語而持行者随而禮之或謂果瘖而真病者憫而

施之或謂善言而為詐者從而謗之髠且不易丗未知其

持行邪果瘖邪為詐邪太原生曰瘖之時義大矣哉且髠

果持行乃髠中之矯世者禮之冝矣果病瘖亦髠中之無

告者哀之又冝矣果為詐一錢一食之費無大過矣與夫

崇冠髙車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揚君門覩國非政失則詐瘖而不語者得不

為斯髠之罪人乎

     休糧道士傳

人有服古之儒服者衆目之曰道士其人又從而稱之復

能不食累月一裘穿結數十年矣隆冬之日無寒色鼻氣

如虹面光如童雖披裘擁爐而酣酒者神色未如也姓氏

郷里人莫得而知焉或師之以求却粒之術則曰非子之

所宜學也非吾之所樂也蓋不得已焉衣食為民天何可

休也但有用於時則可食矣是以君子運其智有功徳及

于人也然後食之小人運其力有利益及于世也然後食

之吾旣不仕則無功徳矣又不為農工啇賈則無利益矣

茍𥨸其食則人之蠧矣吾是以弗食故曰非吾之所樂也

蓋不得已焉今子士大夫也有聖賢之道布在方册可學

之以求仕乎茍遭時得君則天下之人受子之賜也雖千

鐘萬錢不為媿爾𣳚世之後又血食焉何粒之却邪(⿱艹石)

是道而求仕茍利乎親族妻子亦人之大蠧也不如捨名

位而獨善其身則吾之術可授也子其擇之或聞之曰𨼆

者也故作傳以示于後



王黄州小畜外集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