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畜外集殘七卷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

卷第九 小畜外集殘七卷 卷第十
宋 王禹偁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景宋寫本
卷第十一

王黄州小畜外集卷第十

    箴讃頌

      端拱箴

       平陽公主㫁

      刻石為丘行恭讃

      杜伏威傳讃

      李白冩真讃

      潘閬詠潮圖讃

      栁賛善冩真讃

      北狄來朝頌

      續酒徳頌

     端拱箴

天生蒸民樹之司牧開物成務膺圖授籙爲君實難惟辟

作福在以欲而從人不以人而從欲位旣尊大時惟開㤗

漸忘焦勞或生SKchar怠乃有諫諍乃陳箴誡箴誡惟艱斥君

之過諌諍惟艱救君之禍君或好諫臣亦何患臣或盡忠

君何不從君臣之義今古攸同普天之下人誰不賔如父

如母爲妾爲臣虐之則讎撫之則親是以王者可畏非民

率土之濵物何不足乃犀乃貝惟珠惟玉寒不𬒳體餒不

充腹是以聖人所寶惟榖無侈乗輿無奢宫宇當念貧民

室無環堵無崇臺榭無廣陂池當念流民地無立錐御服

煌煌有采有章一裘之費百家衣裳御膳郁郁有梁有SKchar

一食之用千人口腹勿謂豊財經費不節湏知府庫聚民

膏血勿謂強兵征伐不忠須知干戈害民稼穡賞罰者國

之大柄喜怒者人之常情賞雖由已勿因喜而行罰雖在

我勿因怒而刑喜賞惑濫虧損天鑒怒刑不正枉屈人命

大臣元老經邦論道禆𥙷聦明于何不照樂成尹夀所以

爲其師友小臣閹官執巾天盥干識政事于何不亂竪刁

易牙所以敗其邦家孰爲君子先人後已信而用之斯爲

至理孰爲小人害物謀身察而斥之斯爲至仁無好人辯

或有虚誕喋喋之言侈而多訕無惡人訥或有淳質期期

之口直而不屈浮圖之教乃戎乃蕃漢明之際始入中原

行之旣久存而勿論匈奴之種無義無仁秦皇之後常苦

邉塵禦之以道踈而勿親計口授田兼并何有是謂仁政

及于黔首約人署吏侵渙則少是謂能官惠于無告父天

母地日兄月姊乃郊乃禋勸其孝悌左輔右弼前疑後丞

一 舉一動戒其驕矝罔或明察政體用傷㒺或施紊國經

不張行乎大中之道漸乎無何之郷游神乎簡易之域息

慮乎清浄之埸斯則妙有垂之無疆誰謂古道軰而不還

君或行之是亦非艱誰謂淳風去而不返君或⿰糹⿱𢆶匹之是亦

何逺慎始則多克終蓋鮮朽索當手覆車在眼庸庸祗祗

兢兢戰戰小臣司箴敢告旒冕

     平陽公主讃并序

禮男子之生懸桑弧蓬矢以射天地四方謂其有四方之

志爾詩則云乃生女子載弄之瓦夫如是則男女之職區

以别矣然周之十亂有婦人焉余觀文母之下修蘋藻之

禮組紃之事者世則有 及其立命世之勲與武臣之列

者未之見也稽諸史傳平陽公主之謂乎高祖方舉義旗

平陽實爲内應募集武臣分㪚家財英䧺于是悅隨㓂盗

以之胥㑹復能申明法 禁止侵漁人心大歸兵𫝑大振

卒見削平多壘底定京師䇿勲特賞於軍功封邑固殊於

地主以至生𠫵佐命死列功臣酬矢石之勞如皷吹之樂

禮官考謚太常具儀比夫乗金根之車賜緑綬之服者一何

貴邪爰閱舊史英風𪷤然叙而費之以旌懿範賛曰

於鑠高祖篤生貴主内持柔順外奮英武隋室之亂人罹

其苦太原之兵以義而舉公起于外主應乎内僮𨽻悅隨

㓂盗胥㑹我有財業分濟貧乏禁止侵掠正吾兵法我有

脂澤弃而不飾躬親金皷張吾兵力天下尅定功𠫵佐命

生有名位𦵏加皷吹人曰有光我亦無愧女子之事曰工

曰容我以戰代人胡我同婦人之貴從夫從子我以翊載

人胡我比運應千年功𠫵十亂賢妃何頌列女何傳式昭

英風叙而爲賛

     刻石爲丘行恭讃并序

聖人創經綸之業起草昧之時雲雷方興屯難必作乃有

忠果武勇之士以救之逺徵諸漢則舞陽出鴻門之厄脱

高祖綴旒之危近㣲諸唐則行恭援北印之律免太宗累

𡖉之禍忠勇同貫一何偉歟于時世充向隅為𭰹溝高壘

之計文皇入敵立擢𨦟䧟陣之功無何諸𮪍限于長堤御

馬中于流矢行恭乃下馬拔箭徒行格人力衛乗輿直出

行陣大呼雷吼長刄雪飛觀者之骨寒向者為之草靡

奮匹夫之命輕(⿱艹石)鴻毛救萬乗之尊急于虎口論功受賞

我無媿焉貞觀中思念功臣追𤥨貞石具人馬之扙立陵

闕之前以勸後人垂之不朽豈比夫金鎔范蠡事主見譏

於鮮終寳裝徳林思賢徒留其虗語者哉再楊英㮣賡以

賛云

赫赫丘公有勇有忠勇則排難忠惟匪躬洛陽之壁旣高

旣崇狂賊未下肆𭧂憑𠒋北印之陣載羅載籠聖人輕進

䧟陣摧𨦟飛矢中馬從雲失龍致命何人壯哉行恭大呼

如雷徒行若風揚刄却敵㧞箭成功孰為崑山柱天不傾

執為長戈捧日在中䇿勲勸能受賞増封患難之際我無

茍免理平之世我惟令終青史之上人誰我同能執干戈

以衞社稷思之不見刻以貞石確乎英姿貞爾神色由之

有勇奡之多力不得其死實有慙德石也雖堅有䧟有泐

賛以旌之垂于無極

     杜伏威傳讃并序

日之于天也猶君之于月也及其夜則群星熾焉大明生

東群象無敢出出則為 天且譴之而隕之為石矣民之

戴君也其由是歟故書庶民惟星爾君之明也則耕田

鑿井皷腹于畮隴間資山澤之利輸𮮐稷之稅熈熈焉不

知帝力君之昏也則掲竿脫耒攘臂於草莾中聚犲狼之

徒僣王公之號忷忷焉𥨸弄神噐然而識上玄之命垂沒

世之名者蓋鮮矣哉在昔隋運將終皇綱自紊萬乗恣江

都之幸六師困遼海之征唐公義旗奄宅京邑李宻僣號

𥨸據洛倉由是世充建德黒闥武周之輩狐唱梟和蝟芒

而來肉視蒼生幅裂赤縣改元僣位者不下數十人其餘

稱公侯者蓋不可勝計其間藴興亡之先見知曆數之所

歸委身事君以取冨貴善終垂𥙿赫乎功名者杜公一人

而已始其併海潮之兵止勞緩頰梟破陣之首易於返掌

䧟宋顥於大澤辱陳稜為老嫗盡有江東之地半傾天下

之𫝑一何壯哉復能上表于越王尊帝室也聽命于太宗

識天時也破汪華于宣歙獻子通于京師蓋其義也然後

捨百萬之師扶九五之位預宗政之屬籍居師保之重地

俯仰北面盡臣子之心蓋其賢也且其委䧺誕之兵權知

人之謂也拒化及於封爵耻恶之謂也雖見累于公祏豈

不宻也哉故天用文皇以雪之俾夫輔翊之功與唐共盡

不其偉歟吁自李宻而下亂者殆乎百人皆𭧂用強兵力

抗天道卒至㫁首領膏椹鑕千古之後謂之狂賊廻望我

公何其遼哉唐史傳公之名在蕭銧之下褒貶之義恐為

未然因賛以旌之其辭曰

噫嘻有隋其政下衰中原亂離乃有唐徳亂者不息是曰

狂賊杜公知變獨有先見委身北面𥘉據江東為英為䧺

如虎嘯風終歸帝里為臣為子如魚得水唯皇賞酬貴居

王侯與唐同休余尋信史善惡同貫是以復賛

     李太白真讃并序

予嘗讀謫仙傳具得其事始而隠以俟命也中而仕以求

用也終而退以全身也又嘗讀謪仙文㣲逹其㫖頌而諷

以救時也僻而奥以矯俗也清而麗以見才也而未識謫

仙之容可太息矣恨不得生于天寳間與謫仙挈書秉毫

私願畢矣有時沐肌濯髪齋心整衣屏妻孥清枕簟馨鑪

以祝拂榻而寐意者求告夢而覘仙姿也䖍㓗逾月禱之

弗徴噫凡目無分而覘之邪仙客無𤫊而察之邪人欲方

切夭從忽來丁丑中澣倅高平趙公即故相之子也旣莅

厥職因而造焉公暇之間語及皇唐文士予以謫仙為首

稱云得其真出以相示予乃彈冠拭目拜而窺之宿素志

心於是併遂觀乎謫仙之形態秀姿清融融春露暁濯金

莖謫仙之格骨寒氣直冷冷碧江下浸秋石仙眸半SKchar

魄𥘉爽海底驪龍眠濤枕浪仙𬒮狂撣霓裳任斜松巔皓

鶴宿月棲霞龍竹自𢹂烏紗不整異貌無匹華姿(⿱艹石)生真

所謂神仙中人風塵外物者也亦旣⿺辶商願能無述乎且夫

畫充國之形頌而羙徳寫曼倩之質讃以紀功矧我謫仙

之文行哉遂為讃曰

   仙之來兮峨眉扄   曳素衣兮逰紫庭

   仙之去兮𮪍長鯨   拂霞䄂兮歸滄溟

   雲濤雪浪圍蓬瀛   是誰仙筆留其形

   國風缺敗誰⿰糹⿱𢆶匹聲   空有鶴態高亭亭

     潘閬詠潮圖讃并序

賈閬仙以奪卷之忤謫于長沙李洞鑄其像以師之孟浩

然以上書之句弃于襄陽王維圖其形以觀之故能使窮

辱之土彌光風雅之道不墜清SKchar未盡竒人⿰糹⿱𢆶匹生處士潘

閬得之矣䖏士緫角之歳天與詩性故親族駭其語焉弱

冠之年世有詩名故賢英服其才焉今内翰廣平宋公

贈詩云宋朝歸聖主潘閬是詩人其見許也如是䖏士自

序吟詩云髮任莖莖白詩湏字字清又貧居詩曰長喜詩

無病不SKchar家更貧又峽中聞猿詩云何湏三呌絶已恨一

聲多又𡘜髙舎人詩云生前是客曽𭠘卷死後何人與

撰碑又𭔃張詠詩云莫嗟黒𩯭從頭白終見黄河到底清

又臨江亭詩云醉卧豈能妨鷰雀狂吟爭不動魚龍寒苦

清竒多此𩔗也然趣尚自逺交逰不群松無俗姿鶴有仙

格脫屣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恥原夫之流棲心雲泉有終焉之計言念吴

越跨江而來錢塘㑹稽賣藥自給因賦浙江觀濤之什稱

為冠絶今太子中舎李公以春宫之臣被墨綬之貶好

竒尚異有古人風乃出輕綃徴彩毫彼詩景懸為句圖

飛翰走僮以越荗苑且曰(⿱艹石)得吴縣序之長洲讃之可垂于

不朽矣㑹予卧病不果疾間之日復出圖以閲之誦詩以味

之乃知處士之句絶唱也李公之𦘕好事也羅君之序樂

善也援毫讃之以卒予志辭曰

  天生潘閬 以詩為名賣藥澤國 吟潮海城

  風引鶴領 霜號猿聲天地借意 鬼神以驚

  聞之心駭 誦之骨清盧肇之賦 但述虚盈

  光庭之論 徙日縱横何如一章 窮萬古情

  中舎李公 爰徴畵工 快自象外 冩于圖中

  吟態伊何 昻頭指空 寒沙暮島 望月孤

  吟聲伊何 含水咽風 秋山虗谷 噴霜曉鍾

  筆精墨妙 幽致何窮SKchar煙有閣 甘泉有宫

  欲圖厥象 必待其功 此詩克成 與勲比崇

   霜縑一開 清風四來 展矣君子 芳塵逺哉

   我藏此圖 擕于上都 朝端人間 其能捨諸

   吴山未泐 浙江未枯 湯湯潮聲 與詩名俱

      桞賛善冩真讃并序

 河東桞冝開寳未以江南偽官歸闕于後吏隠者二十年

 年五十有八矣堂有母思見其面而不得歸浮圗神秀爲

 寫其真使其弟持還以慰𠋣門之望又從予乞賛

   好君好道 氣形于貌 鶴痩非病 松塞不槁

   赤紱熒煌 白鬚華皓 秀師援毫 寫于霜縞

   杜口慎微 虗心飬浩𭔃獻高堂 足慰親老

      北狄来朝頌并序

隴首雲闊河隍路窮青塜鎭野黒山駕空爰有醜虜聚乎

其中言語衣服不與華同食血茹毛寜識入珍之味荷旃

披毳安知五服之儀不緝𢇁麻以羽皮而禦寒凍不修刈

穫以射獵而為耕耘春無 花夏有飛雪沙平萬里冰固

千尋征鴻呌雲戰馬嘶月其地不可水耕而食其民不可

以畜而臣由是古之王者外而不内踈而不親不與約誓

不就攻伐何者約則貪賂而見欺攻則勞師而招㓂故朝朔

不加其國政教不及其人來則撫而御之去則備而守之信

所謂天限南北而絶内外者矣苟非聖人生至道著又安

肯伏𭙶稽顙而自至于天闕邪請陳往古之得失表我朝

之昌盛不亦可乎在昔周宣之世也獫狁侵削動手封彊

乃命將以安邉俾出師而尅敵雖兵如貔虎不盡勒除而

虜者蚊虻止在驅逐觀釁以動晝境而還虐我則讎方用

徂征之義勝之不武故無樂戰之心所謂周得中策者矣

漢武之伐也匈奴𭧂強犯我邉鄙於是選良将出銳兵勞

苦干戈深入沙漢師嘆老流矢告窮雖多尅獲之功亦

有恥辱之事及乎李卿降地永為敗績之人明妃去時終

有和親之議所謂漢得下䇿者矣始皇之世也胡虜侵凌

亂于邦國遂命致逺戎築長城萬里亘天千雉截漢雷杵

轟野雲鍤蔽空掘泉則戰血迸流疊土則枯骸共積人力

告匱邦基巳傾鹿走中原見漢朝之將霸虵横土澤知嬴

氏之湏亾所謂秦無䇿者矣新莽之徒固不足徴得上䇿

者在 我聖朝乎主上神武𭙶命至道育物謂國之難治

設禮樂刑罰以正之謂民之難制布道德仁義以化之國

以之而㤗民以之而蘇然後治戈矛議征伐取庸蜀下湘

潭平交廣歸吴越師如時雨人解倒懸仗至仁而伐不仁八

絃盂覆去無道而就有道兆民子來遂使朔易之方戎狄

之衆有見機之義生嚮化之心行事大之儀陳任土之貢

離越沙漠舞蹈藁街逺逐鴻賔豁唐虞之日月至同蟻慕

觀華夏之車書 主上思欲來逺人安小國接之以禮示

之以德使觀乎明堂辟雍重簷複廟則穹廬毳幕之人識

制度矣使對乎冕旒之貴華袞之榮則𬒳髮祼壤之徒見

服章矣使食乎大牢之味巨鬯之酒則膻肉酪漿之衆登

享讌矣使聽乎鈞天之樂治世之音則胡笳羗笛之方聞

韶濩矣而後歌詠皇風沐浴天澤如登春臺如躋壽域㳺

游熈熈楽不知斁夫如是則周宣漢武乃 我朝之粃糠

也臣旅寓帝里榮觀國光覩左𬒮之徒咸歸德化歌垂衣

之主難寢頌聲雖未刋它山紀國休而不盡聊抽鄙思詠

王化之無疆亦所以褒讃成功游掦徳業舞抃之外謹獻

頌曰

  天輔有徳 民懷有仁 上玄眷命 為天下君

  𭧂亂反正 澆薄歸淳 拔竒夷難 邁徳振民

  其仁如天 其智如神 涵之(⿱艹石)海 澤之如春

  就之如日 望之如雲始修文徳 人之未臻

   終講武功 以討弗賔 乃下庸蜀 來其逺人

   復取湘潭 問諸水濵 次定交廣 朝于紫宸

   終平吴越 絶乎妖塵 伊彼匈奴 見機而作

   思拜休明  逺出沙漠 紫殿歡呼  藁街抃躍

   脱毳委氊 勞以王爵 棄笛捐 --捐笳 聽乎韶樂

   結戀闕廷 永忘部落自服唐虞 寕湏衛霍

   賔禮遐陬 邇安逺柔 蓋歸道徳 靡懼戈矛

   隴水休咽 邊雲罷愁戰征思弭 封禅將修

   可紀岱岳 冝登介丘 鯫儒獻頌 永孚千秋

       續酒德頌并序

 詩有六義焉頌居其一也所以游掦德業褒賛成功羙盛

徳之形容告于神明者也觀乎伯倫之頌異乎是哉徒以

大人先生放蕩為辭似未知酒徳之故乃𢋫而頌之夫天

有酒星地有酒泉聖人之法天地而為酒先用之以𥙊神

祗次用之以享賔客然後勞来衆士寵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有功中其禮者

酒之徳也是故尭設衢樽使至(⿱艹石)盡飲禹䟽儀狄恐國以

酒亡此天子之徳也句踐𭠘醪士卒皆醉文侯受錫征伐

自專此諸侯之德也傅說應命為麴蘖之用管仲棄酒陳

諷諭之辭此卿士之徳也斯乃載在前籍垂之後昆操巵

執觚幕天席地者不得與焉至于堯舜千鍾孔子百觚亦

無所取也梁蕭既重浮華之文忘礼法之度列于王褒陸

機之間不其失邪必以銜盃漱醪提壺挈榼稱之為徳則

 之大者也及乎亾桀紂敗羲和SKchar不由于斯

之云乎頌曰

明君 先成其民 薄以賦飲 朂之耕耘

   稼穡蓁蓁三時既豊 九榖斯芬

   致力于神 正辭以告 于以奠之

   麴蘖必時 神乃享矣百禄攸冝

   殘民好兵 疆埸未保 干戈未平

   太倉不盈 人有菜色 野無歌聲

   鳥用神明若作酒醴 酌彼金罍

   上天降災神乃怨矣 萬事𮥠哉

   馨非𮮐稷飲無沉湎 道乃昭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