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山堂肆考 卷一 卷二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一     明 彭大翼 撰天文
  
  河圖括地象易有大極是生兩儀兩儀未分其氣混沌清濁既分伏者為天偃者為地爾雅春為蒼天夏為昊天秋為旻天冬為上天於春言色於夏言氣於秋言情於冬言位相備也楚辭注云東方皥天東南方陽天南方赤天西南方朱天西方成天西北方幽天北方𤣥天東北方變天中央鈞天是為九天亦名九野史又有六天欲界十二天界十四天界之説垂象
  易繫辭天垂象見吉凶聖人則之
  依形
  邵康節曰天何依依於形地何附附於天
  益謙
  易謙卦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人道惡盈而好謙
  助順
  易繋辭天之所助者順也人之所助者信也
  羣物之祖
  董仲舒曰天者羣物之祖故徧覆包含而無所殊建日月風雨以和之經隂陽寒暑以成之
  羣陽之精
  春秋説題辭天者羣陽之精合為太乙分為殊名
  冒笠
  虞昺穹天論天形穹窿如笠而冒地之表浮元氣之上譬覆奩以抑水而不流者氣充其中也
  張弓
  老子曰天之道其猶張弓乎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有餘者損之不足者補之
  運轂
  渾天儀天大地小表裏有水地乗氣而立載水而浮天運如車轂之運
  覆盆
  王充論衡天平與地無異如覆盆之狀
  如蟻行磨
  晉天文志天圓如倚蓋地方如棋局天旁轉半在地上半在地下日月本東行而天西旋入於海牽之以西如蟻行磨上磨左旋蟻右行磨疾蟻遲不得不西又按天地皆氣水也蓋水載地而天包水氣又承天是天地外皆水而水之下乃氣故日月星辰所以能從地下運行而出沒也浮則為氣沉則為水天以氣言故無窮地以形言故有盡
  如卵繞黄
  渾天儀天形如彈丸地在天中天包地外如鷄卵白之繞黄
  女媧補天
  外紀諸侯共工氏與顓頊氏爭為帝不勝而怒乃頭觸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維缺女媧氏鍊五色石以補天缺斷鰲足以立四極此共工名康回離騷天問篇所謂康回憑怒地何故以東南傾是也非堯時之共工也女媧氏與伏羲同母生而神靈佐太昊正婚姻以重萬民之判是為神媒
  正重司天
  史記顓頊高陽氏命南正重司天以屬神北正黎司地以屬民
  穆子夢壓
  左昭四年初穆子去叔孫氏適齊娶於國氏生孟丙仲壬夢天壓已弗勝顧而見之黑而上僂深目而豭喙號之曰牛助余乃勝之
  鄧后夢捫
  東漢書和熹鄧皇后嘗夢捫天天體蕩蕩正青滑如餹䬾又如鍾乳狀乃仰嗽飲之以訊諸占夢言堯夢攀天而上湯夢及天而䑛之此皆聖主之前占吉不可言也
  鄒衍談天
  史記鄒衍之術迂大而閎辯鄒奭文具難施淳于髠乆與處時有善言故齊人頌談天衍雕龍奭炙轂過髠注云衍之所言五徳終始天地廣大故曰談天奭修衍之文飾若雕鏤龍文故曰雕龍過作輠車之盛膏器也炙之雖盡猶有餘流言淳于髠多智如脂膏過之有潤澤也
  秦密推天
  蜀志秦密字子勅呉使張温來聘秦密年十二在諸葛亮坐温問密曰天有頭乎密曰有之温曰在何方密曰詩云乃睠西顧以此推之頭在西方温曰天有耳乎密曰天處高而聴卑詩云鶴鳴於九臯聲聞於天若其無耳何以聽之温曰天有足乎密曰詩云天步艱難若其無足何以步之温曰天有姓乎密曰姓劉曰何以知之密曰天子姓劉是以知之
  屈原天問
  天問者原所作也原放逐徬徨山澤見楚有先王之廟及公卿祠堂畫天地山川神靈琦瑋僪佹及古賢聖怪物行事因書於壁呵而問之以泄憤懣
  禹錫天論
  唐劉禹錫天論余友柳子厚作天説以抗韓退之蓋有激而言非所以盡天人之際故余作天論以極其辨云大凢入形器者皆有能有不能天有形之大者也人動物之尤者也天之能人固不能也人之能天亦有所不能也故余曰天與人交相勝耳
  陶侃翼飛
  倦㳺錄侃夢生八翼飛而上天見天門九重已登其八餘一門不得入以翼摶天閽者以杖擊之因墜地折其左翼及寤左腋猶痛
  韓琦手捧
  倦㳺錄韓魏公知秦州卧疾數日忽曰適夢以手捧天者再其後公援英宗於藩邸翼神宗於東宫
  記樓
  唐李賀字長吉夢見緋衣人持版告之曰天帝新成白玉樓請君為記賀不得已隨之遂卒又夷堅志有莆田人方朝散病蹷三日復蘇云至玉華殿遇一道士謂曰先生昔有隂功上帝召見白玉樓試文一篇帝覽之大喜拜為玊華侍郎因有過謫墮人世不乆當返也
  放榜
  括異志范仲淹倅陳州時郡守母病召道士奏章道士秉簡伏壇終夜不動試捫其軀則僵矣五更乃起謂守曰夫人壽尚有六年所苦勿慮守問奏章何其乆也曰方出天門遇放進士春榜觀者駢道以故稽留公問狀元何姓曰姓王二名下一字墨塗旁註一字逺不可辯既而郡守母病愈眀春狀元乃王拱壽御筆改為拱辰公始歎道士通神庚溪詩話宋徽宗一日啟醮道士拜章伏地良乆方起上問故對曰適至上帝所值奎宿奏事良乆方畢始能逹其章故也上問奎宿是何神為之對曰乃本朝臣蘇軾也
  命虞
  史記叔虞母夢天謂武王曰余命汝生子名虞余與之虞及生子有文在手曰虞遂命之
  啟魏
  左閔元年晉侯賜畢萬魏卜偃曰畢萬之後必大萬盈數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賞天啟之矣
  授楚
  左宣十五年公孫歸父㑹楚子于宋宋人告急於晋晋侯欲救之伯宗曰不可天方授楚未可與爭雖晉之強能違天乎
  錫秦
  史記秦穆公夢至帝所觀鈞天廣樂帝錫之以䇿秦遂大昌
  蒼莽
  説苑齊桓公問管仲曰王者何貴對曰貴天桓公仰視天仲曰所謂天者非蒼蒼莽莽之天也居人上者以百姓為天
  溟涬
  帝系譜天地初起溟涬鴻濛淮南子曰未有天地之時鴻濛澒洞莫知其門按溟涬自然氣又大水又混茫貎鴻濛元氣也一云海上氣又月中桂詩與月轉鴻濛作平聲或作上聲二音可通用
  秉陽
  禮運故天秉陽垂日星地秉隂竅於山川
  積氣
  列子曰杞國有人憂天地崩墜身無所寄廢寢食又有憂彼之所憂者曉之曰天積氣耳亡處亡氣奈何崩墜其人曰天果積氣日月星宿不當墜耶曉者曰日月星宿亦積氣中之有光耀者正復使墜亦不能有所中傷其人曰奈地壞何曉者曰地積塊耳亡處亡塊若躇步跐蹈終日在地上行止奈何憂其壊其人舍然大喜
  北高南下
  按天體北高南下日近北則去地逺而出早入遲故晝長日近南則去地近而出遲入早故晝短天南為陽北為隂地北為陽南為隂對待之理也
  下柔上剛
  天地間理與氣而已有理斯有氣有氣斯有形天之氣下柔而上剛愈高則愈清清則愈剛故日月星辰厯千古而不毁地之氣上柔而下剛愈深則愈堅堅則愈剛故江湖之底深山之谷類多堅剛
  白瑶宫
  宣室志唐李賀卒其母夢賀曰上帝近遷都丹圃建白瑶宫召某為新宫記又夢作凝虗殿使某輩纂集樂章
  黄金城
  古今詩話宋待制王素嘗夢至玉京黄闕有紺翠冠者曰吾東門侍郎公則西門侍郎昔因奏牘誤謫墮人世公晚嵗思玉京之夢作詩虗碧中藏白玉京夢魂飛入黄金城何時再歩烟霞外皓齒青童已掃㕔
  近南近北
  姚信昕天論冬至極低天運近南故日去人逺斗去人近北天氣至故冰寒也夏至極起天運近北故斗去人逺日去人近南天氣至故蒸熱也極之高時日所行地中淺故夜短天去地高故晝長極之低時日所行地中深故夜長天去地下故晝短
  為徳為刑
  淮南子曰天圓地方道在中央日為徳月為刑月歸而萬物死日至而萬物生注云月歸謂十二月盡也日至謂得春夏之日至則生長之機遂也
  周天之數
  漢地理志注經星二十八宿布於四方東方蒼龍七宿其屬三十二星七十五度北方𤣥武七宿其屬三十五星九十八度四分度之一西方白虎七宿其屬五十一星八十度南方朱雀七宿其屬六十四星一百一十二度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每一度二千九百三十二里周天積一百七萬九百一十三里徑三十五萬六千九百七十一里
  去地之數
  徐整三五厯紀天地開闢陽清為天隂濁為地盤古在其中一日九變神於天聖於地天數極高地數極深盤古極長後乃有三皇數起於一立於三成於五盛於七處於九故天去地九萬里又晉天文志地上去天八萬一千三百餘里酉陽雜爼地至天十一萬餘里學林地至天萬五千里
  九闗
  楚辭宋玉招魂虎豹九闗兮啄害下人㱔注云虎豹九闗言天門九重皆有虎豹司其闗閉下人有欲上者則齧殺之也道書天有九霄曰赤霄碧霄青霄𤣥霄絳霄黅霄紫霄練霄縉霄也
  八柱
  楚辭八柱何當東南虧王逸注曰言天有八山為柱也
  六氣
  左昭元年天有六氣降生五味杜預注曰六氣者隂陽風雨晦明也又有四氣春喜氣故生秋怒氣故殺夏樂氣故長冬哀氣故藏四者天人同有之
  三光
  梁元帝纂要日月謂天之兩曜五星謂之五緯日月星謂之三辰亦曰三光日月與五星謂之七曜
  三體
  賀道養渾天記昔言天體者三一曰周髀二曰宣夜三曰渾天渾天莫知其始書璿璣玉衡以齊七政蓋渾體也宣夜夏殷之法周髀周人志周公所傳也
  四術
  賀道養渾天記近世言天者有四術一曰方天興於王充二曰昕天起於姚信三曰穹天聞於虞昺皆臆斷浮説不足觀也惟渾天之事徴騐不差
  七襄
  詩小雅終日七襄注云襄駕也謂更其肆也天有十二次日月所止舍所謂肆也經星一晝夜左旋一周而有餘則終日之間自卯至酉當更七次故曰七襄
  八紀
  天有八紀謂以八為變化之紀也又有七紀蓋二十八宿為四七故曰七紀又日月為二紀亦曰二離
  十端
  春秋繁露天有十端天為一端地為一端陽與隂各為一端水土人金木火各為一端
  五佐
  五經通義天神之大者曰昊天上帝即耀魄寳也亦曰天皇大帝亦曰太乙其佐曰五帝東方青帝威靈仰南方赤帝赤熛怒西方白帝白招拒北方黑帝叶光紀中央黄帝含樞紐
  萬物根源
  朱晦翁詩氣體蒼蒼故曰天其中有理是為乾渾然氣理流行際萬物同根此一源
  一中造化
  邵堯夫詩一物其來有一身一身還有一乾坤能知萬物備於我肯把三才别立根天向一中分造化人從心上起經綸天人焉有兩般義道不虗行只在人
  碧落
  唐詩碧落三乾外碧落紫落皆天也
  青㝠
  楚詞上有青㝠之長天按青𡨋太清也




  山堂肆考卷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