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 山堂肆考 卷二 卷三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二     明 彭大翼 撰天文
  天河
  爾雅析木謂之天津津在箕斗之間即天河也朱文公註離騷箕北斗南天河所經日月五星於此往來故謂之津又緯書王者有道天河其直如䋲
  金精
  漢天官書漢者金氣之精
  水氣
  毛詩雲漢箋天河水氣也精光轉達於天又埤雅水氣之在天為雲水象之在天為漢
  牛渚
  愽物志天河與海通近世有人居海上毎年八月浮槎往來不失期人有竒志立飛閣於槎上齎糧乗槎而去忽忽不覺晝夜奄至一處有城郭舎屋望見室中多織婦一丈夫牽牛渚次飲之牽牛人驚問曰何由至此此人具説來意并問此是何處答曰君還至蜀郡訪嚴君平則知之還問君平君平曰某年月日客星犯斗牛計其年月即此人到天河時也
  鵲橋
  淮南子曰烏鵲七月七夕填河而度織女
  天潢
  天官書漢中四星曰天駟旁有八星絶漢曰天潢
  地紀
  唐天文志雲漢自坤至艮為地紀
  讓月
  唐宋之問眀河篇倬彼昭回如練白復去東城接南陌南陌征人去不歸誰知今夜搗寒衣鴛鴦機上疎螢度烏鵲橋邊一鴈飛鴈飛螢度愁難歇坐見河傾漸微沒已能舒卷任浮雲不惜光輝讓流月明河可望不可親願得乗槎一問津更将織女支機石還問成都賣卜人
  含星
  左思蜀都賦雲漢含星而光輝洪流杜詩含星動雙闕伴月落邊城牛女年年渡何曽風浪生
  南傾
  選詩招揺西北指天漢東南傾又抱朴子曰天河従北極分為兩頭至南極隨天而轉入地下過
  西流
  魏文帝詩雲漢西流夜未央牽牛織女遥相望杜詩迢迢秋夜永河漢正西流
  壯士洗兵
  杜詩安得壯士挽天河浄洗甲兵長不用
  女人授石
  西漢張騫八月十三日乗舟遊黄河至暮誤泛入天河見一女浣紗騫問曰此何地也女人授一石與騫謂曰汝歸問成都賣卜嚴先生既歸持石問嚴君平君平曰此織女支機石也汝何得來騫告其故平曰我見彼日客星犯斗牛之間騫曰是矣正其時也
  紅墻
  古詩東來銀漢是紅墻隔得盧家白玉堂
  絳河
  按天河一曰絳河曰明河曰銀河曰雲漢曰天漢曰銀漢曰銀潢曰銀灣曰斜漢曰金漢曰星河曰傾河言天漢将斜而曉也曰䋲河言如䋲之直也
  日 附日蝕
  廣雅曰日名耀靈一名朱明一名東君一名大明一名陽烏日御曰羲和梁元帝纂要日光曰景日景曰晷日氣曰晛日初出曰旭日昕曰晞日温曰煦在午曰亭午在未曰昳日晚曰旰日將落曰薄暮注云大明曰昕一説在未曰晡徐整長厯曰日徑千里周圍三千里下于天七千里
  扶桑
  淮南子曰日出於暘谷浴於咸池拂於扶桑是謂晨明登於扶桑爰始将行是謂朏明至於曲阿是謂旦明臨於曽泉是謂蚤食次於桑野是謂晏食臻於衡陽是謂隅中對於昆吾是謂正中靡於鳥次是謂小還至於悲谷是謂晡時至於女紀是謂大還經於隅泉是謂髙舂頓於連石是謂下舂爰止羲和爰息六螭是謂懸車薄於虞淵是謂黄昏淪於𫎇谷是謂定昏日入崦嵫經於細栁入於虞淵之汜曙於𫎇谷之浦日西垂景在樹端謂之桑榆十洲記扶桑在碧海中樹長數千丈一千餘圍兩幹同根更相依倚是以名扶桑朏明將明也曲阿山名蚤食時日在東方多水之地故曰曽泉昆吾南方之丘鳥次西方之山悲谷西方之大壑女紀西方之隂也髙舂言日未暝連石西北山名下舂言日将欲暝六螭即六龍也日乗車駕以六龍羲和御之日至此而薄于虞淵羲和至此而廻六螭也虞淵亦名虞泉崦嵫亦曰落棠山日所入山也細柳西方之野𫎇谷𫎇汜之水
  若木
  淮南子曰若木在建木西末有十日其華照地注云若木端有十日狀如連珠華光照其地山海經灰野之山有樹青葉赤華名若木生崑崙山附西極其花光下照地又曰大荒之中暘谷上有扶桑木十日所浴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皆戴烏也
  羲和浴日
  山海經東海外甘泉之間有羲和國有女子名羲和為帝俊之妻是生十日常浴日於甘泉郭璞注羲和能生日故日為羲和之子堯因是立羲和之官以主四時
  鬱儀奔日
  宋景文雞跖集鬱華又名鬱儀奔日之仙故曰鬱儀赤文與日同居結隣奔月之仙故曰結隣黄文與月同居黄庭經鬱儀結隣善相保
  寅賓寅餞
  虞書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暘谷寅賓出日分命和仲宅西曰昧谷寅餞納日
  可愛可畏
  左文七年酆舒問於賈季曰趙衰趙盾孰賢對曰趙衰冬日之日也趙盾夏日之日也注曰冬日可愛夏日可畏
  司徒測日
  周禮大司徒以土圭測日之法以正日景以求地中日南則景短多暑日北則景長多寒日東則景夕多風日西則景朝多隂日至之景尺有五寸謂之地中天地之所合也
  宫女揆日
  唐宫中以女工揆日長短冬至後以紅線量日晷増一線之長
  朝日東門
  禮玉藻天子𤣥端朝日於東門之外注云朝日春分之事也
  伺日東嶽
  邵氏聞見録有客登岱嶽絶頂以伺日出久之星斗漸稀東望如平地天際已明其下則暗又乆之明處有山數峯如卧牛車盖之狀星斗盡不見其下尚暗初意日自明處出又久之自大暗中日輪涌出正紅色騰起數十丈至明處全無光其下亦尚暗
  赤烏
  左哀六年楚有雲如衆赤烏夾日以飛三日楚子使問周太史太史曰其當王身乎若禜之可移於令尹司馬王曰除腹心之疾而寘諸股肱何益王勿禜孔子曰昭王知大道矣其不失國也宜哉又淮南子曰日中有踆烏謂三足烏也張衡靈憲曰日者陽精之宗積而成烏象烏陽之類其數竒月者隂精之宗積而成獸象兎隂之類其數偶
  白駒
  魏豹傳人生一世間如白駒過隙注曰白駒日影也
  虞公指劒
  淮南子曰虞公與夏戰日欲落公以劒指日日遂不落
  魯陽揮戈
  淮南子曰魯陽公與韓戰酣日暮公援戈揮之日為之反三舍
  分三
  談藪魏文帝為王時夢日墜地分為三分已得其一内之懐中
  射九
  淮南子曰堯時十日並出草木焦枯堯命羿射十日中其九烏皆死墮羽翮
  再旦
  汲冡紀年懿王元年天再旦於鄭
  再中
  風俗通漢成帝問劉向曰俗説謂文帝及徵後期不得立日為再中有諸向曰文帝少即位不容再中
  小兒辨
  列子曰孔子東逰見兩小兒問辨問其故一兒曰我以日始出去人近日中時逺一兒曰日中時近日初出時逺一兒曰日初出時如大車輪及中如盤盂此不為逺者小而近者大乎一兒曰日初岀蒼蒼凉凉日中時如探湯此不為近者熱而逺者凉乎孔子不䏻决兩兒笑曰汝孰謂汝多智乎
  真人呼
  真誥方諸山真人皆呼日為圎羅耀外國人呼日為濯羅耀
  夢捧
  魏程立夢登太山捧日立以白太祖太祖因改名曰昱
  夾飛
  唐狄仁傑賛取日虞淵洗光咸池潛授五龍夾日以飛
  周穆觀入
  列子曰穆王駕八駿之乗西觀日之所入一日行萬里
  秦始觀出
  三秦畧秦始皇作石橋於海上欲過海觀日出處有神人驅石去不速神人鞭之皆流血
  火精
  范子計然曰日者火精也淮南子曰積陽之氣生火火氣之精為日
  陽主
  淮南子曰日者陽之主也是以春夏則羣獸除日至而麋鹿解春秋内事日者陽徳之母漢書李尋曰日者衆陽之宗輝光所燭萬里同晷故日将旦清風起羣隂伏劉向洪範傳日者君父夫兄之象中國之應也
  互照
  尸子曰少昊金天氏邑于窮桑日五色互照又王充論衡曰桀無道兩日並照在東者将起西者将滅費昌問馮夷曰何者為殷何者為夏馮夷曰西夏也東殷也於是費昌徙族歸殷
  重光
  漢明帝為太子樂人作歌四章以贊太子之徳一曰日重光二曰月重輪三曰星重曜四曰海重潤
  夜出東萊
  解道彪齊地記齊有不夜縣古者有日夜出於東萊故萊人立城以不夜為名在今登州府文登縣東北
  夜迎東方
  李益詩朝遊碧峯三十六夜向天壇月邊宿仙人携我搴玉英壇上夜半東方明仙鐘撞撞迎海日海中離離三山出霞梯赤城遥可分霓旌絳節擁彤雲八龍五鳳紛在御王母欲上朝元君
  田夫負暄
  列子曰宋有田夫自曝於日不知天下之有廣厦隩室綿纊狐貉顧謂其妻曰負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獻吾君将有重賞里之富室告之曰昔人有美戎菽甘枲莖芹萍子者對鄕豪稱之鄕豪取而嘗之蜇於口慘於腹衆哂而怨之其人大慙子亦此類也
  夸父追影
  列子曰夸父不量力欲追日影逐之於嵎谷之際渴欲得飲赴飲河渭河渭不足将走北飲大澤未至道渴而死棄其杖化為鄧林按夸父神人名
  日下黒光
  周顯徳七年正月癸卯日既出其下復有一日相掩黒光摩盪乆之
  日中黒子
  宋政和二年四月辛卯日中有黒子乍二乍三如栗徳祐二年二月朔日中有黒子如鵞卵相盪
  日中無影
  吕氏春秋白水之南建木之下日中無影盖天地之中也又宋景徳元年十二月甲辰日有二影如三日狀
  日中有字
  帝王世紀漢文帝時日中有王字
  入懐為祥
  史記漢景帝王夫人妊娠夢日入懷以生武帝故宋愽士呉淑事類賦云入懷為漢武之祥
  舉頭知近
  晉明帝幼而聰慧元帝寵愛之年數歳常置膝前屬長安吏來帝因問之曰日與長安孰近對曰長安近不聞人従日邊來只聞人従長安來居然可知也元帝念之明日宴羣臣又問之對曰日近帝動容曰何乃異昨日之言乎對曰舉頭則見日不見長安以是知近帝大悦
  施光
  周髀日猶火月猶水火則施光水則含影
  吐氣
  淮南子曰天道曰圎地道曰方方者主幽圎者主明明者吐氣者也是故火曰外景幽者含氣者也是故水曰内景吐氣者施含氣者化
  龍照
  山海經鍾山之神名曰燭隂視為晝瞑為夜吹為冬呼為夏身長千里人靣蛇身赤色又名燭龍天不足西北無隂陽消息故有龍𠷢火精以往照天門云
  雞鳴
  𤣥中記東南桃都山有大樹名木枝上有天雞日出照此木雞即鳴天下雞皆鳴又漢官儀太山東南名日觀雞一鳴時見日出長三丈許
  麟闘
  淮南子曰物類相動本標相應故陽燧見日則燃而為火方諸見月則津而為水虎嘯而谷風至龍舉而景雲屬麒麟鬬而日月食鯨魚死而彗星出蠶珥絲而商絃絶賁星墜而渤海决注云麒麟一角之獸故與日相符
  驥行
  王充論衡日晝行千里夜行千里騏驥晝行亦一千里然則日行舒疾與騏驥歩相類或又曰日出自暘谷次於𫎇汜自明及晦所行幾里荅曰厯家言周天赤道一百七萬四千里日行一晝夜而一週春秋二分晝夜各行其半而夏長冬短一進一退又各以其十之一焉耳
  流金
  楚辭宋玉招魂十日代出流金鑠石易㕘同契日為流珠
  連璧
  易坤靈圖至徳之朝日月若連璧也
  兩珥
  雜占書日冠者如半暈也法當在日上有冠文有兩珥者尤吉
  半規
  謝靈運詩遥峯隐半規半規者日落峯外也
  天使
  淮南子曰四時者天之吏日月者天之使
  君兄
  春秋感精符人主兄日姊月
  二國御
  山海經羲和東方二國名日所由過也毎日出二國人為御推升太虚故唐虞取以名官也
  萬國明
  宋太祖時王師圍金陵唐使徐鉉來朝盛稱其主秋月之篇為天下誦傳太祖大笑曰寒士語吾不道也吾微時自秦中歸道華山下醉卧田間覺而日出有句云未離海底千山暗纔到中天萬國眀鉉大驚殿上稱夀按秋月篇史作秋日
  銅鉦
  蘇東坡詩云嶺上晴雲如擘絮樹頭初日掛銅鉦
  金輪
  劉禹錫羅浮夜半見日詩隂陽迭用事乃俾夜作晨咿喔天雞鳴扶桑色昕昕赤波千萬里湧出黄金輪
  近人逺人
  按地居天之中地平不當天之半地上天多地下天少是以日出日落時見日大近人也日中時見日小逺人也日初出時見日大宜暖熱而尚寒凉者隂凝而陽未盛也日中時見日小宜寒凉而反暖熱者陽盛而隂已消也申未時愈熱者陽積而盛也
  南行北行
  廣海冬熱者由冬日南行正當戴日之下故熱朔北夏寒者夏日雖北行然朔北直當隂山之背處日光斜及故寒由此觀之南北寒熱亦由於日也又日月光之所照經八十一萬里至冬日南行三萬里至夏日北行三萬里春秋東西之行亦如之日月之光不至則萬物寢息
  隂蔽陽明已下日蝕
  孔光傳日者衆陽之宗人君之表至尊之象君徳衰微隂道盛強侵蔽陽明則日蝕應之又杜欽曰日食地震陽微隂盛也
  臣壅君明
  唐書日君道也無朏魄之變月臣道也逺日益明近日益虧望與日軌相㑹則徙而浸逺逺極又徙而近交所以注人臣之象也望而正於黄道是謂臣干君明則陽斯食矣朔而正於黄道是謂臣壅君明則陽為之食矣若過至未分月或變行而避之或五星潛在日下禦侮而救之或涉交數淺或在陽厯陽盛隂微則不食或徳之休明而有小𤯝焉則天為之隐雖交而不食此四者皆徳教之所由生也
  食於朔
  詩小雅十月之交朔日辛卯日有食之亦孔之醜按十月純隂凝其無陽故謂之陽月純隂而食隂壯之盛也故君子以為變
  食於晦
  漢文紀十一月晦日有食之謫見於天災孰大焉
  分至不為災
  左昭二十一年秋七月日有食之公問於梓慎曰是何物也禍福何為對曰二至二分日有食之不為災日月之行也分同道也至相過也其他月則為災陽不充也故常為水
  交㑹則必食
  春秋正義日月之㑹自有常數每一百七十三日有餘日月之道一交則日月必食
  如月初生
  東漢書黄琬祖父瓊為魏郡守時日食而京師不見瓊表日食之狀太后詔問日食多少瓊久而無對琬年七歳在傍謂瓊曰何不言日食之餘如月之初瓊遂用其言答詔
  如鈎不盡
  漢五行志征和四年八月辛酉晦日有食之不盡如鈎又通鑑梁武帝大清元年正月朔日有食之不盡如鈎唐開元十七年冬十月戊午朔日有食之不盡如鈎
  應虧不虧
  唐開元二年二月庚寅朔太史奏太陽應虧不虧姚崇表賀請書之史冊
  當食不食
  唐開元十二年七月戊午朔於厯當食半強自交趾至朔方候之乃不食十二月庚戌朔於厯當食大半時東封泰山還次梁宋間皇帝徹膳不舉樂不盖素服日亦不食時羣臣與八荒君長之來助祭者皆奉夀稱慶肅然臣服雖筭術乖舛不宜如此然後知徳之動天不俟終日矣
  伐鼓於朝
  左莊二十五年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鼓用牲於社伐鼓於朝
  以絲禜社
  公羊傳日有食之以朱絲禜社
  瞽奏鼓
  夏書乃季秋月朔辰弗集於房瞽奏鼓嗇夫馳庻人走注云辰日月㑹次之名房所次之宿也集合也不合則日食可知凡日食天子伐鼓于社責工瞽樂官進鼓則伐之嗇夫主幣之官馳幣以禮天神也衆人走供救日月之百役也
  士擊柝
  榖梁傳天子救日置五麾陳五兵五鼓諸侯置三麾陳三兵三鼓大夫擊門士擊柝言充其陽也麾旌旛也五兵戈㦸鉞弓矢也
  正陽月食
  歸田録宋仁宗景祐元年四月日有食之正陽之月自古所忌按四月為純陽故謂之正陽之月
  正旦日食
  宋仁宗康定元年嘉祐四年神宗熈寧元年俱正旦日食
  蕩陽事
  禮婚義男教不脩陽事不得適見於天日為之食故日食則天子素服而脩六宫之職蕩天下之陽事
  謝毒蟲
  宋梅聖俞日蝕歌老鴉居處已自稳三足鼎峙何乖慵而今有嘴不能噪而今有爪不能攻但看怪物翳天眼方且省事保爾躬日月與物固無惡應由此鳥招禍凶吾意髣髴料此鳥定亦閃避離日宫安逢后羿不乖暴直與審慤彎強弓射此賈怨鳥以謝惡毒蟲二曜各安次災害無由逢








  山堂肆考巻二
<子部,類書類,山堂肆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