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五十三 山堂肆考 卷五十四 卷五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五十四   明 彭大翼 撰臣職
  太子詹事
  歴代沿革詹事秦官也應劭曰詹省也給也秩二千石漢因之掌太子家位在長秋上文帝以鄭當時為景帝詹事景帝即位以竇嬰為詹事昭帝以韋賢為詹事成帝鴻嘉三年至東漢俱省太子官屬悉屬少傅魏復置晉咸寧初用黃門侍郎楊珧為詹事掌東宫之任齊置府領官屬後魏有太子左右詹事北齊東宫衆事無小大皆統之唐置詹事府詹事一人正三品少詹事一人正四品上掌統三事十率府之政及内外衆務糾彈非違總判府事置少詹以貳之龍朔中改為端尹少尹咸通復舊垂拱改宫尹神龍復舊宋東宫官有詹事仁宗升儲置詹事二人神宗欽宗升儲並置二人多以他官兼充從三品少詹事正六品及即位亦省之元置太子詹事從三品掌知東宫内外香務統領判院事詹事從四品掌貳詹事服絳
  晉詹事品第三銀章青綬絳朝服兩梁冠
  衣錦
  唐張行成轉太子少詹事太宗征東太子于定州監國即行成本鄉太宗謂行成曰送公衣錦還鄉于是令有司祀其先人墓
  王恭學問
  晉王恭有學問清操過人武帝以為太陽尹領太子詹事恭讓表曰今日皇儲始建四方是式總司之任崇替所由宜妙選賢才盡一時之勝
  江總才華
  陳後主在東宫時欲以江總為詹事孔奐曰江總有潘陸之才而無園綺之實輔弼儲副竊非所宜後主乃自言于宣帝帝將許之奐復奏曰江總文華之人今皇太子文華不少無藉于總願選敦重之士以居輔𨗳帝曰誰可奐曰都官尚書王廓代有士德可以居之後主時在側曰廓乃王泰之子不可為太子詹事奐乂曰宋朝范曄即范泰之子亦為太子詹事後主固争之宣帝遂以總為詹事
  孔霸授經
  漢書宣帝時孔霸以經授太子為詹事
  姚珽上書
  姚珽遷詹事節愍太子稍失道珽凡四上書諫中宗嘉歎焉
  以貴戚為
  漢竇嬰為太后兄子景帝時為詹事
  以將軍領
  晉謝琰征羌有功為輔國將軍領太子詹事
  為舅求官
  唐張說女嫁盧氏嘗為舅盧公求官𠉀父下朝而問焉父不語但指搘牀龜而示之女歸告其夫曰舅已得詹事矣
  為兄代職
  鄭鏦字利用為太子詹事鏦卒弟代為詹事
  長史屈除
  唐太宗轉李勣太子詹事謂曰我兒新登儲貳卿故長史故有此除雖屈階資可勿怪也按兒指髙宗也
  侍讀就兼
  宋周必大辭免兼太子詹事奏状儲端華重今昔所同漢韋賢質朴篤學始膺委任唐李世勣舊府長史屈階資而為之近嵗以來非老成端諒為世所推則必于近臣中擇嘗任王府侍讀及宫僚者就兼是職茍或異此寧虚厥官
  弼諧審諭
  唐李綱為太子詹事太子嘗出逰有進魚者太子使膾之唐儉趙元鼎自言其能太子曰操刀膾腥調和鼎味公等善之若弼諧審諭則屬綱矣
  斷裁彈肅
  唐大詔令李寛太子詹事冊愽望斷裁之規輿情僉屬承華彈肅之寄任賢斯在
  太子春坊
  北齊始有門下坊左庶子領之典書坊右庶子領之隋門下坊置左庶子典書坊置右庶子
  左坊
  唐龍朔中改門下坊曰左春坊其左庶子中允司議郎左諭德左賛善大夫崇文館學士校書郎洗馬文學校書正字等𨽻焉
  右坊
  典書坊改為右春坊其右庶子中舍人右諭德右賛善大夫太子通事舍人家令率更令等𨽻焉
  用内臣
  宋建儲闈即置春坊官仁宗神宗並以内臣為左右春坊勾當左右春坊事孝宗乾道元年立皇太子置左右春坊二員同左右春坊二員
  用武弁
  見總東宫
  領局
  北齊門下坊領藥藏局有監丞各二人侍藥四人隋門下坊領藥藏局有監丞各一人侍藥四人
  備宷
  胡文恭行趙沐春坊制備儲坊之宷
  太子庶子
  周禮諸子掌國子之倅國有大事則帥國子而致于太子唯所用之諸子即庶子也秦置中庶子以𫎇恬為之漢庻子為太子少傅屬官東漢員五人晉有中庻子庻子各四人劉宋中庻子與功髙中舍人一人共掌坊之政令庻子掌侍從左右與功髙通事舍人一人共掌坊之禁令隋有左右庻子唐龍朔中左右庻子改左右中䕶左掌侍從賛相駁正啟奏右掌侍從獻納啟奏糾正違闕儐相威儀宋有左右庶子不常設每建儲則隨宜置官以備寮宷多以他官兼領乾道中庻子諭德除左不除右七年詔庻子諭德輪日入宫
  通詩
  漢馮野王通詩以父任為太子中庻子年十八上書願試守長安令
  授經
  漢歐陽地餘為中庻子授皇太子經
  穪肅敬
  漢王商字子威為太子中庻子以肅敬見穪
  美文辭
  曹操留少子植守鄴以邢顒為家丞顒防閑以禮無所屈撓由是不合庻子劉楨美文辭植親愛之楨曰君侯採庻子之春華忘家丞之秋實為上招謗其罪不小愚實懼焉
  鮑勛高節
  魏鮑勛清白有髙節以此知名嘗為中庻子在東宫正色不撓
  仲堪清言
  晉殷仲堪能清言善屬文武帝召為太子中庻子甚見親愛
  諌好騎射
  蜀後主立太子璿以霍戈為中庻子太子好騎射戈援引古義盡言規諫得切磋之體
  諷虧禮度
  唐于志寧為右庻子以太子承乾數虧禮度撰諫苑二十卷諷之太宗大恱
  侍臣箴
  晉溫嶠為中庻子獻侍臣箴甚見補益
  時政疏
  唐髙季輔事見賞賜
  宜穪陪臣
  晉鄭黙為太子中庻子朝廷以太子官屬宜穪陪臣黙上言宫臣受命天朝不得同藩國之事
  不為弄臣
  隋劉行本為左庻子太子嘗得良乗令行本乗之行本正色曰至尊致臣於庻子之位者欲令輔導殿下以正道非殿下弄臣太子慙而止
  自比倡優
  隋太子勇宴宫臣左庻子唐令則自請奏琵琶又歌娬媚娘之曲太子洗馬李綱白太子勇曰令則身任宫卿職當調䕶乃於宴坐自比倡優請正其罪
  不納賄賂
  唐錢徽為左庻子時韓武以賄賂結公卿遺徽二十萬不納時穪有公望
  克脩宫政
  唐栁宗元為栁渾相國行狀拜右庻子奉翼儲宫克脩宫政
  多識朝儀
  唐肅宗在東宫時孔演為中庻子經學該博多識舊典朝儀
  篤學好古
  晉武帝咸寧元年詔皇甫謐沈静朴素篤學好古其以謐為太子中庻子
  端居守道
  唐趙宗儒罷相為右庻子端居守道遷吏部侍郎召見勞之曰知卿間關六年故有此拜
  宜用雋選
  呉孫登為太子時太傅張溫言于上曰中庻子官最清密切問近對宜用雋選于是乃用陳長為中庻子
  諫忽髙班
  唐太子承乾左右多任閹宦庻子于志寧曰易牙敗齊趙髙亡秦張讓傾漢殿下皆用寺人輕忽髙班凌轢貴任品命失序紀綱不立太子不恱
  久留王瑒
  陳書王瑒父冲嘗為瑒辭領中庶子文帝謂冲曰所以久留瑒于承華者正欲使太子㣲有瑒風耳
  特召陶伉
  陶氏家傳陶伉遷中庶子上謂伉曰君少好學善談𤣥理尤明詩易以孝聞于時儲選實難其人特召君耳
  班同三舍
  唐休璟自夏官尚書授左庶子制宜輟五曹之務俾同三舍之班按三舍班言與侍中中書侍郎班次同也
  職授八舍
  環濟要略職授八舍言庶子為八舍之職也
  請降墨勑
  唐崔神基轉太子右庶子時突厥使者入朝有司移文召太子神基諫曰今太子非朝朔望而别唤者請降墨敇由是詔神基與詹事更日侍讀東宫
  與典機劇
  唐許敬宗髙宗為太子時遷右庶子後太子監國定州敬宗與髙士亷與典機密又宋晏殊為左庶子真宗每有咨訪多以方寸小紙細書問之由是公得参與機密凡有所對必以藁進示不洩也
  以宰相兼為
  唐宋璟以宰相兼太子庶子
  以太守参選
  晉主以中庶子闕宜得俊茂者欲以濟陰太守劉儀陽城太守石崇参選
  俾尹宫坊
  唐姜公輔左庶子制
  宜為宫職
  齊書袁粲言于帝曰臣觀張緒有正始遺風宜為宫職後轉中庶子
  衛太子家
  漢班彪戕國家故事選公卿子孫衛太子家命為中庶子
  佐太子德
  唐杜正倫遷太子庶子帝詔正倫曰吾兒㓜弱未及就德我嘗遇物戒之故輟卿于朝以佐太子
  諌議兼右
  宋仁宗為太子日張士遜遷右諌議大夫兼右庶子又為賔客
  府判兼左
  宋真宗為開封尹時妙選僚屬召楊徽之為府判官兼左庶子
  太子諭德
  歴代沿革唐龍朔中置左右諭德各一人掌侍從賛諭職擬常侍宋東宫官有左右諭德建儲則置否則闕仁宗神宗升儲皆置二人並他官充乾道中置一人惟除左不除右
  清班優秩
  白集元稹制東宫之有諭德猶上臺之有騎省清班優秩所選非輕
  直道昌言
  文選詩句直道侍太子昌言沃宸聰
  掌賛道德
  唐諭德正四品掌諭皇太子以道德隨事諷賛
  合知典故
  唐德宗拜崔芊為諭德芊對東宫曰臣不識朝廷典故見殿下合穪臣否東宫曰卿是東寮自合知也
  忠實見奇
  宋仁宗在東宫魯質肅公宗道為諭德一日真宗召公使者及門而公不在移時乃在肆中飲歸中使遽先入白乃與公約曰上若怪公來遲當託何事公曰但以實告中使曰然則得罪奈何公曰飲酒人之常情欺君臣之大罪中使嗟嘆而去真宗果問使者具如公對自此上奇公以為忠實可大用
  信順致頌
  宋天禧中仁宗在東宫時故太傅鄧國公張文懿公諱士遜為太子諭德上親書寅亮天地弼予一人日新其德十二字以賜之公曽孫假承務郎臣欽臣以屬翰林學士臣蘇軾為之頌二篇其一曰於皇仁宗恭己無為以天為心以臣為師其相鄧公履信思順天下頌之以退為進嗚呼休哉寅亮天地弼予一人其二曰惟一故新惟新故一一故不流新故無斁伊尹暨湯咸有一德周雖舊邦嗚呼休哉日新其德
  以記室為
  宋楊礪字汝礪真宗為襄王時以礪為記室王甚重之及建東宫以礪為太子右諭德真宗即位召為翰林學士
  以参軍擢
  宋陳薦字彦升神宗為潁王時薦為王府記室叅軍及升儲擢為諭德
  傳令 已下中允
  唐置左賛善大夫正五品上掌傳令諷過失賛禮儀以教授諸郡王至龍朔二年其傳令等事乃改太子中允為之
  累資
  舊制太子中允惟老于幕官者累資方至近嵗州縣進用者多除中允遂有冷中允熱中允之謡
  太子侍讀侍講
  唐太宗為晉王始有侍講開元初十王宅引學士教書始有侍讀
  儒素見穪
  晉王紹宗遷秘書少監仍侍太子讀書紹宗性澹雅以儒素見穪在廷之士咸敬慕之
  簡淡自悼
  唐薛令之為東宫侍讀時宫僚簡淡作詩自悼朝日上團團照見先生盤盤中何所有苜蓿長䦨干飯澁匙難進羮稀筯易寛只可謀朝夕何由保嵗寒𤣥宗幸東宫見之續曰啄木嘴距長鳳皇毛羽短若嫌松桂寒任逐桑榆暖令之因謝病東歸
  謀好刻薄
  晉庾亮風格峻整善談老莊元帝器重之聘其妹為太子紹妃使亮侍講東宫帝好刑名家以韓非子賜太子亮諌曰申韓刻薄傷化不足留聖心太子納之按太子即晉明帝也
  諌事晏安
  唐文宗朝太子侍讀韋温晨詣少陽院見莊恪太子日中乃得見因諌曰太子當學周文王雞鳴而起問安視膳不宜專事晏安太子不能用其言温乃辭侍讀
  風格髙峻
  唐李元敬愽覧羣書髙宗在東宫馬周啟薦之召入崇文館兼領侍讀仍借御書讀之風格髙峻有不可犯之色
  辭氣激切
  唐吕元英遷同州刺史及中謝論奏辭氣激切上謂宰相曰吕元英有讜言直氣宜留給事左右仍兼太子侍讀
  公著作訓
  唐丁公著充太子侍讀作宫訓十卷穆宗即位遷工部侍郎以春宫之舊也
  歸登作箴
  唐歸登有文學為東宫侍讀作龍樓箴以諷太子
  造輿
  唐褚無量為侍讀年老為造腰輿令内給使扶上便殿
  題笏
  唐王起文宗時為太子侍讀帝題詩于太子笏以賜起又詔畫起像于便殿號當世仲尼
  講經
  唐蕭德言講授經史尤精左氏春秋晩年篤志于學毎展閱五經必盥濯束帶危坐對之髙宗為晉王時詔德言講經授業及升春宫仍兼侍讀
  撰記
  唐𤣥宗在春宫褚無量兼侍讀嘗撰翼善記以進之
  進義纂
  唐許叔牙少精毛詩禮記貞觀初累授晉王文學兼侍讀髙宗升東宫遷太子洗馬仍兼侍讀嘗進毛詩纂義十卷皇太子賜帛二百叚令冩本付司經局
  納軌物
  唐憲宗曰凡講讀者當以經義輔導太子納之軌物
  恩顧無比
  唐徐岱字處仁充皇太子及舒王侍讀承兩宫恩顧時無與比
  親敬尤深
  唐𤣥宗在春宫張說禇無量俱為侍讀深見親敬
  詔入長生院
  唐陳夷行充翰林學士兼皇太子侍讀詔五日一入長生院侍太子讀經
  就聘嵩髙山
  唐孔述睿孤隠于嵩髙山德宗以諌議大夫𤣥纁采帛就此山以禮聘述睿既至召見便殿以為皇太子侍讀特賜廐馬第宅
  學問操履
  宋孝宗謂輔臣曰古人以孝子為重其事見于文王世子須當多置僚屬博選忠良使左右前後罔匪正人一薛居州無益也又問舊來官屬幾人虞允文等奏詹事二人庻子諭德兼講讀者二人上曰今宜增置二員誰可當此任者允文奏李彦頴劉焞二人上曰焞有學問頴有操履二人皆好遂以為侍讀
  忠義剛直
  宋楊長儒奏狀先臣楊萬里以忠義剛正受知孝宗皇帝淳熈間御筆親擢先臣為侍講凡先臣有所陳奏嘉納如流
  太子洗馬
  洗馬前驅也國語越勾踐為吳王夫差洗馬
  秩如謁者
  漢置洗馬員十六人秩如謁者
  局凖秘書
  晉太子詹事屬官有洗馬八人掌皇太子圖籍經書職如謁者局凖秘書品第七班同舍人下絳朝服進賢一梁冠黒介幘劉宋齊梁至北齊俱置隋門下坊置司經局唐龍朔二年改為太子司經大夫咸亨復舊神龍改司經局曰桂坊罷𨽻左春坊領崇文館三年改司經大夫曰桂坊大夫糾正違失掌經史子集四庫圖籍刋緝之事立正本副本以備供進
  朝推文士
  白六帖朝推文士選在陸機盖機起家為太子洗馬也
  時號玉人
  晉衛玠為太子洗馬時號為玉人
  才望充職
  南史梁庾於陵天監中拜太子洗馬舊制東宫官屬通為清選近代用人皆取甲族及有才望者時於陵與周捨並充此職武帝曰官人以清豈限甲族時論美之
  文雅登朝
  荀𮟏字道𤣥拜太子洗馬戴若思特見欽重作詩頌之序曰洗馬荀道𤣥累葉重光才兼文雅所以弱冠登朝
  章奏共推
  晉江統字應元召補洗馬每有疑滯大事章表奏議為同官所推常為之作草
  墳籍博覧
  南史裴松之博覧墳籍立身簡素宋武帝克洛陽松之居州行事帝曰松之廊廟才不宜乆居邊郡召為太子洗馬
  太子家令
  家令秦官也屬詹事東漢屬少傅張晏曰太子穪家故令曰家令
  職比廷尉
  漢太子食湯沐邑十縣家令主之東漢家令秩千石主倉庫飲食職比廷尉晉家令品第五銅印墨綬進賢兩梁冠絳朝服宋齊清流皆不為之隋煬帝改為司府令唐改為家令寺龍朔中又改宫府寺家令為宫府大夫
  職似司農
  漢百官志太子家令主倉榖飲食職似司農少府
  家號智嚢
  漢晁錯上書文帝拜為太子家令以辯得幸太子太子家號曰智嚢
  詔稱忠心
  晉武帝詔曰太子家令陸亮有忠心可補吏部郎
  毎諌出逰
  蜀志後主為太子譙周為家令後主頗出逰觀増廣聲樂周每上疏極諌
  特被親遇
  齊惠太子入居東宫沈約為步兵校尉管書記時宫中多士而約特被親遇毎旦入見日影斜方出尋遷太子家令
  春坊學文體
  梁徐摛屬文好新奇不拘舊體為太子家令兼管書記文體既别春坊盡學之宫體之號自此而起
  婢師識官名
  沈約嘗侍宴梁武帝有婢妓師是齊惠文太子宮人帝問識座中客否對曰為沈家令約伏地流涕宮人亦悲為之罷酒

  山堂肆考卷五十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