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五十四 山堂肆考 卷五十五 卷五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五十五   明 彭大翼 撰臣職
  國子祭酒
  歴代沿革周禮師氏以三德三行教國子保氏養國子以道教之以六藝六儀大司樂掌成均之法以治建國之學政而合國之子弟焉國子之名自此始漢置博士至東京凡十四人以聰明威重者一人為祭酒謂之博士祭酒國子祭酒之名自此始晉武帝咸寧四年立國子學置祭酒一人永嘉中又置儒林祭酒一人劉宋初不置學明帝置總明觀祭酒一人齊永明中以尚書令王儉領祭酒省總明觀齊梁號祭酒為國師北齊國子寺置祭酒一人隋開皇中改寺為學煬帝大業中改國子學為國子監唐龍朔中改為司成館光宅中改成均監神龍中領六學曰國子學曰太學曰四門學曰律學曰書學曰筭學皆以儒學優重者為之宋元豐中復正官名置國子祭酒掌三學之教法政令建炎三年并國子歸禮部紹興三年詔駐驆所在因國子監量養生徒置博士二員餘學猶未置也至十二年始復置祭酒
  大司成
  唐龍朔中改祭酒為大司成
  大師氏
  唐司業歸崇敬字正禮上言司業義在禮記樂正司樂正長也言業官之長同主此業也今太學師不教樂於義無取請改國子監為辟雍祭酒為大師氏司業一為左師一為右師詔下尚書集百官定議以聞議者重于改作不行按蔡邕勸學篇周之師氏居虎門即今之祭酒也漢白虎觀其義取此又宣室志王融以國子監為虎闈
  一位元長
  胡廣曰凡官祭酒皆一位之元長古者賔得主人饌則老者一人舉酒以祭地故以祭酒為名
  三世國師
  梁王承好儒學轉國子祭酒承祖儉父䀳皆為此職三世為國師前代未有也
  廣求賢德
  宋古靈陳先生管勾國子監時詔令兩制臺閣臣僚議學校貢舉之制公曰先廣求賢德使為師長則百度可不勞而成伏見常秩陳烈管師常程頥經行脩明宜召為太學官使學者有所師法
  宜處老成
  四朝國史元祐中鄭穆以寶文閣待制兼祭酒每諸生請益無間寒暑六年請老范祖禹上言穆雖年七十精力尚强祭酒居師資之地正宜處以老成願毋輕聽其去不報于是公卿大夫各為詩贈其行空學出祖汴東門之外觀者如堵
  龔勝議學
  漢王莾以安車駟馬迎龔勝為祭酒議學
  戴逵傳經
  晉戴逵字安道為儒林祭酒刻石傳經
  佩蒼玉
  晉志祭酒服進賢兩梁冠佩水蒼玉
  服朱衣
  南史齊何𦙍為祭酒時擬所用服陸澄博古亦不能定遂以𤣥服臨試後羣議乃用朱服祭酒用朱服自此始也
  皇子執經
  見皇太子
  太子齒胄
  六帖太子出龍樓而奉詔入虎闈而齒胄
  縱辨莫當
  梁大通中國子祭酒徐孝克開講恃貴縱辨衆莫敢當陸德明始弱冠往叅焉便與抗對合朝嘆賞
  論難不屈
  隋楊汪字元度為國子祭酒帝令百僚就學與汪講論天下通儒碩學多萃焉論難蜂起皆不能屈帝令御史書其問答奏之大悅賜良馬一疋
  請明禮樂
  晉袁SKchar字山甫除國子祭酒上疏請明禮樂以訓後生國學之興自SKchar
  請崇文學
  唐蕭昕代宗時擢國子祭酒請崇文學以立教本帝悟其言詔羣臣有籍于朝及神策六軍𨽻業者聽補生徒
  敷教流化
  魏温子昇為安豐王延明譲國子祭酒表臣聞寶劒未砥猶乏切玉之功美箭闕材尚無衝石之勢况才非會稽之竹質謝昆吾之金欲以敷教東序流化上庠曠官何禆
  變情遷質
  齊王融為王儉譲國子祭酒表竊以庠均義重振古所崇師貴道尊從來攸尚匪由蘭芷疇變入室之情不自朱藍何遷素絲之質
  藉寵環林
  唐李嶠譲成均祭酒表方辭榮於𤨏闥仍藉寵於環林顧非席上之珍敢辱溝中之賞
  示尊散地
  唐元載秉政忌楊綰望髙建言太學當得天下名儒即拜綰國子祭酒外示尊重而實以散地處之又權德輿以劉秩為祭酒置之國庠實在散地
  志尚清白
  唐劉毅忠正亮直志尚清白為國子祭酒
  詞甚中正
  唐孔戣元和中改國子祭酒時嶺南節度使崔詠卒三軍請帥宰相奏擬皆不稱㫖因入對上謂裴度曰嘗有疏論南海進蚶菜者詞甚中正此人何在即求之度退訪或曰祭酒孔戣嘗論此事度徴疏進之即日授嶺南節度使
  請定帖試文
  唐𤣥宗開元中國子祭酒楊瑒奏流外出身毎嵗六十餘人而明經進士不能居其什一是服勤道業之士反不如胥吏之得任也又奏主司帖試明經不求大指專取難知問以孤經絶句或年月日請自今並帖平文上甚然之按帖試謂以所習經掩其兩端中間推開一行裁紙為帖凡帖三字隨時増損可否不一或得四得五得六者為通孤經絶句謂章句斷絶其疑似可以惑人帖平文謂試以平易之文也
  奏輸光學錢
  劉允章為國子祭酒建言羣臣輸光學錢脩治庠序宰相五萬節度使四萬刺史一萬詔可之
  取德望
  唐元和勑今後國子祭酒司業及學官並取有德望學識人充
  重名節
  宋孫夢觀慈谿人寶慶初進士歴官至國子祭酒重名節特立不阿始終一致其所居敗屋數間布衣蔬食而已
  講孝經
  隋元善賜爵江陽縣公後遷國子祭酒帝親臨釋奠命善講孝經于是敷陳義理兼以諷諌上大悦曰聞江陽之説更啟朕心又唐太宗貞觀中幸國子監觀釋奠命祭酒孔頴達講孝經賜諸生帛有差是時大徴天下名儒為學官數幸國子監使之講論學生能一經以上皆得補官
  講禮記
  宋理宗臨太學御崇化堂命祭酒曹觱講禮記大學篇就以紹定三年所製伏羲至孟子道統十三賛賜國子監宣示諸生復親書朱熹白鹿洞學䂓賜焉又宋哲宗嘗臨國子釋奠孔子聽祭酒豐稷講無逸終篇乃還
  蘇劉碩學
  前秦錄建元七年髙平蘇通長樂劉祥並以碩學耆儒為祭酒通為禮記祭酒居于東庠祥為儀禮祭酒處於南序每月朔旦率百僚親臨講論
  馮孫宿儒
  宋馮元字道宗仁宗朝判國子監故事國子監必宿儒典領元與孫奭並命輿論大服
  生徒喜聽
  唐李翺撰韓昌黎行狀公遷祭酒奏儒生為學官日使會講諸生徒聽聞喜曰韓公為祭酒國子監不寂寞矣
  士林盛傳
  祭酒楊恭之為華山賦以示韓愈愈稱之一時士林盛為傳布
  學行可師
  會稽人賀德基與從弟德仁唐初俱為國子祭酒時人語曰學行可師賀德基文質彬彬賀德仁
  教育有法
  邵氏聞見錄宋胡安定瑗判國子監教育諸生皆有法度
  引用名儒
  唐陽嶠為國子祭酒引用尹知章范行恭趙𤣥黙為學官皆名儒之冠
  敦請處士
  言行錄吕正獻公公著為祭酒所舉學官如王回吳政姜潜張載皆一世大儒王存顧臨為元祐名臣常秩吳申黃履朱臨盛僑亦顯於世處士陳頥隠居不仕公命博士即其家敦請以為太學正頥固辭公即命駕過之
  言折賈充
  晉武帝泰始八年免國子祭酒庾純官尋復用之賈充與朝士宴庾純與充争言充曰父老不歸養卿為無天地純曰髙貴鄉公何在充慙上表解職純亦自劾仍下五府正其臧否石苞以純榮宦忘親當除名齊王攸以純于禮律未有違者詔復以純為祭酒
  疏救汝愚
  宋寧宗時賈似道竄趙汝愚于永州祭酒李祥等連疏救争俱被斥
  末年舉曇濟
  吳均齊春秋王備為國子祭酒講孝經末年舉謝曇濟自代
  到處説項斯
  楊祭酒瑒公心愛才常知江表之士項斯贈詩曰幾度見詩詩總好及觀標格過于詩平生不會藏人善到處逢人説項斯
  以宰相領
  唐文宗時鄭覃以宰相領祭酒
  以黃門拜
  後周盧誕本名恭祖拜給事黃門侍郎魏帝詔曰經師易得人師難求朕諸兒漸長欲命卿為師于是以誕為學府詞宗勑晉王以下皆拜之于帝前因賜名誕拜國子祭酒
  終身願為
  宋書丘靈鞠領東觀祭酒曰人居官願速遷使我為祭酒終身不恨也
  歴朝所貴
  後唐天成中祭酒員闕中書奏祭酒之資歴朝所貴望令宰臣兼祭酒𠡠崔協兼判
  皆推汪澥
  宋汪澥自布衣為國子學正又為司業祭酒官以儒名者三十年時論皆推之
  無逾楊時
  宋楊時字中立兼國子祭酒先是呉敏乞用時以靖太學至是時以召對上言諸生伏闕紛紛欲忠于朝廷耳本無他意但擇老成者為之貳長即定矣上喜曰此無逾卿者乃亟命時時至太學召諸生慰勞焉
  為師儒首
  宋官制崇寧中立辟雍置大司成一員為師儒者總辟雍太學之政令位在諸曹侍郎之上
  眞聖人後
  元世祖至元十九年以宋衍國公孔洙為國子祭酒自宋南渡初其四十八代孫端友子玠寓衢州帝既平宋議所立或言孔氏子孫寓衢者乃其宗子召洙赴闕洙遜于居曲阜者帝曰寧違榮而不違親眞聖人後也遂命為國子祭酒
  國子司業
  歴代沿革隋煬帝大業三年國子監初置司業一人唐置司業二人從四品副貳祭酒同判監事龍朔二年改少司成咸亨初復舊凡祭酒司業皆師儒之官非其人不居宋有同判監事同管勾監事以帶職朝官充元豐正名置司業掌三學之教法政令隆興中司業不與祭酒並除乾道七年孝宗曰司業乃祭酒之貳並置何妨于是始並置
  竇牟愷悌
  韓退之作竇公司業墓誌銘公諱牟善為文尤長于詩孝愛謹厚舉進士登第其教誨於學也嚴而有禮扶善遏過明上下之分以躬先之恂恂愷悌得師之道
  張籍狷直
  唐張籍烏江人官至國子司業性狷直不容于物是時韓愈以文衡輕重天下士而籍為愈客且薦于朝自是名播人口一時賢才争與之游
  獨歌蟋蟀
  唐中宗景龍中郭山惲為國子司業上與近臣宴集令各效伎藝以為樂山惲獨歌鹿鳴蟋蟀明日賜山惲敇嘉美之
  不奏芝草
  黃簡肅公中行狀公為司業時芝草生武成廟官吏請以聞公不答官吏陰畫以聞宰相召長貳詰之曰治世之瑞抑而不奏何耶祭酒周公管未對公指其畫曰治世何用此為周退謂人曰黃公之言精切簡當惜不使為諌諍官也
  刋定儀注
  唐韋叔夏遷成均司業久視元年制自今有司所脩儀注並委叔夏刋定
  講求治體
  宋施師㸃字聖與公之為司業也諸生固已仰服公日上堂延見諸生勉之學古且務講求治亂之體士論歸之
  諸生請留
  唐陽城字亢宗為國子司業直言得罪貶道州刺史諸生何蕃季償等貳百人頓首闕下請留城栁子厚與太學諸生書陽公有博厚恢𢎞之德能併容善偽來者不拒而論者以為陽公過于納汚無人師之道是大不然
  諸生相慶
  宋陳塤史彌逺之甥紹定中為太常博士上疏乞去君側之蠱媚以正主德從天下之公論以新庶政蓋指賈貴妃及彌逺也至理宗嘉熈四年為國子司業諸生相慶以為得師論者以中興國學未有也
  張叅冩經
  唐張叅為國子司業年老嘗手冩九經以為讀書不如冩書
  太寶進書
  宋王太寶字元龜知袁州暇日尋理舊所著述得周易證義十卷毛詩國風證義六卷表進之上謂宰相曰王太寶所進書深得經旨其以為國子司業兼崇政殿説書賜五品服
  詩訓後進
  韓愈送楊巨源序國子司業楊君巨源方以能詩訓後進一旦以年滿七十亦白丞相去歸其鄉
  劄辨偽學
  宋寧宗時右正言劉德秀乞禁偽學由是博士孫元卿等皆罷司業汪逵入劄子辨之德秀以為狂言亦被斥
  文體敝壊
  宋龔原少師王安石安石改學校法嘗引原自助及原為司業遂請以安石所撰字説及王雱論語孟子義刋板傳學者故學校之文靡然從之其敝壊自原始
  學問淵深
  宋髙閌字抑崇靳縣人紹興元年進士後除禮部侍郎秦檜疑之出知筠州髙宗召為國子監司業諭之曰太學復興欲得學問淵深德行純正者為師表故以命卿
  國子監丞
  歴代沿革隋置國子丞三人唐一人掌判監事凡六學生每嵗有業成上于監者以其業與司業祭酒試之登第者白祭酒上于尚書禮部
  掌出納
  宋景祐二年孫祖德請于直講京官内差一員充監丞掌錢榖出納之事
  參政令
  初寮除胡端平制設屬成均參釐政令庶事之務惟丞是司
  彯纓
  唐張燕公徙國子丞制東朝束帶銀榜増輝西序彯纓環林益潤
  糾局
  唐王履貞丞㕔連理樹賦學為教原丞為糾局生于學者表王化之大同植于㕔者知官政之無曲
  上書
  言行錄趙忠簡公鼎為相國子監丞張戒上書幾八千言自謂恐忤聖意上謂宰執曰朕熟覽之其憂國愛君之心誠可嘉朕將大開言路以防壅蔽欲賞之沈與求曰陛下如此何患不聞盡言
  奉職
  白六帖當文治之朝奉成均之職
  國子博士 附直講助教學録學正主簿
  博士秦官也漢因之晉咸寧初置國子博士一人取履行清淳通明典義者為之隋省國子博士大業中復置唐増置五人宋初無國子博士有直講八人大觀元年薛昻乞置國子博士四員國子正錄各二員與太學官分掌教導
  端委佩玉
  晉中興書博士之職端委佩玉朝廷大典必詢度之
  戒屬勵徒
  唐皮日休移成均博士書西域氏之教其徒日以講習决釋其法為事吾之視太學又足為西域氏之羞矣奚不日戒其屬月勵其徒年持六籍日决百代俾諸生于聖典洞知大曉乎
  築舘
  唐鄭䖍鄭州人𤣥宗愛其才為築廣文館以䖍為博士䖍以不知廣文曹司何在訴于宰相宰相曰上置廣文館以居賢者令後世言廣文博士自君始不亦可乎䖍乃就職杜甫贈以詩諸公衮衮登臺省廣文先生官獨冷甲第紛紛厭梁肉廣文先生飯不足
  掃門
  熊安生字植之初仕北齊為國子博士周武帝入鄴安生遂令掃門家人怪而問之安生曰周帝重道尊儒必將見我矣俄而帝幸其第詔不聽拜親執其手引與同坐謂曰朕何如武王安生曰武王伐紂懸首白旗陛下平齊兵不血刃愚謂聖略為優矣帝大悦賜帛三百疋米三百石宅一區并賜象笏及九環金帶又周帝嘗使尹公正問周禮所疑安生一一演説公正嗟服
  負譏招刺
  皮日休與博士書足下由文閫為諸生之蓍龜作後來之綿蕝得不思居其位者不愧其道處于職者不墮其業乎否則市大易負乗之譏招詩人伐檀之刺矣
  號寒啼饑
  韓愈再為四門博士才髙數詘官又下遷乃作進學解以自諭博士三年冗不見治命與仇謀取敗幾時冬煖而兒號寒年登而妻啼饑頭童齒豁竟死何禆不知慮此而反教人為
  德行文詞
  唐歸崇敬請德行純潔文詞雅正形容莊重可為師表者委四品以上各舉所知在外敦遣為博士學生朝晡請益師二時堂上訓授道義以文行忠信孝弟睦友月省日試時考嵗貢以生徒及第多少為博士考課
  賢良方正
  宋秦觀字少游元祐初蘇軾以賢良方正薦於朝除太學博士
  淹識羣書
  唐谷律那貞觀中累遷國子博士淹識羣書禇遂良稱為九經庫
  博通九經
  宋處士王昭素博通九經著易論三十三卷太祖徴為國子博士令講乾卦九五飛龍在天則歛容曰此正當陛下今日之事因示諷諌太祖大悅又問治世養民之術昭素曰治世莫若愛民養身莫若寡欲太祖愛其言書于屏几
  發毛詩題
  唐蓋文懿公為博士嘗開講發毛詩題公卿更相問難公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風雅甚得人致敬按文懿蓋文逹謚也
  講周易卦
  宋李覺字仲明遷國子博士太宗幸國子監詔覺講易泰卦覺因述天地感通君臣相應之旨太宗甚悦改判國子監又權邦彦字朝美為博士徽宗幸學設幄堂上恩錫有差延見諸生命公講下武詩言明理暢
  疏留張栻
  宋楊萬里召為國子博士上疏乞留左司員外郎張栻黜軍監韓玉玉罷由是名重朝廷
  論留汝愚
  宋寧宗初即位韓侂胄用事謀罷右丞相趙汝愚知臨安府徐誼與國子博士楊簡抗論留之右正言李沐嘗有怨于汝愚劾誼等為黨皆斥之
  教養學徒 已下直講
  宋仁宗皇祐四年以胡瑗為國子監直講瑗既居太學其徒至不能容取旁官舍處之禮部得士瑗弟子十常居四五隨才髙下喜自脩飭衣服容止往往相類人遇之不問可知為瑗弟子也時與孫明復同為直講復教養生徒不及瑗而治經過之然二人論見多不合常相避不見
  歌誦聖德
  宋慶厯中國子監直講石介篤學尚志樂善嫉惡會吕夷簡罷相章得象晏殊賈昌朝韓琦范仲淹富弼同時執政而歐陽脩蔡襄王素余靖並為諌官夏竦既拜復奪之以杜衍代因大喜曰此盛德事也歌誦吾職其可已乎作慶厯聖德詩曰衆賢之進如茅斯抜大奸之去如距斯脱其言大奸蓋斥疎也詩且出孫明復聞之曰介禍始于此矣范仲淹亦謂韓琦曰為此鬼怪輩壊事也
  講禹謨
  宋咸平元年崔頥正為國子直講於後殿講大禹謨賜五品服他日對輔臣曰頥正講説甚精卿等更訪經明行脩之人具名以聞
  講説命
  言行錄宋孫宣公奭與宋宗古為國子直講太宗幸監命奭緋服講説命
  講乾卦威福
  慶厯五年上幸國子監命直講孫明復講易乾卦言王者當法乾元以攬威福漢元帝優游不斷失乾剛之道也上善之賜五品服
  講泰卦君臣
  東都事畧馮元字道宗為國子直講真宗召元講易泰卦因推君道尊臣道卑上下交感所以能輔相天地裁成萬物眞宗悦除直龍圖閣
  直氣 已下助教
  釋無可贈敬睦助教詩禁掖人知連狀薦國庠官滿一家貧清儀都道蓬瀛客直氣堪為諌諍臣
  竒文
  韓退之作薛君墓誌君諱公達字大順少氣髙為文有氣力務出于奇以不同世俗為主今天子脩太學宫用公卿言詔拜國子㫑教分教東都生
  引於秘省
  唐蓋文懿公武德初歴國子助教髙祖引于秘書省教授王公之子
  召以布衣
  宋邢惇以布衣召對眞宗東封還雍丘問以治道惇曰陛下東封西祀皆已畢矣臣復何言上悦除四門助教遣歸
  守道端莊
  栁子厚凌助教蓬屋詩序儒有蓬户甕牖而自立者河間凌士燮窮討六籍而尤邃春秋為儒官守道端莊植志不回家本呉也欲歸不可得遂搆蓬室以備揖遜之位所謂求仁而得斯固然歟
  分人教育
  栁子厚四門助教㕔記周人置虞庠于四郊以養國老教胄子天子設四學蓋其制也後魏太和中立學于四門置助教二十人隋氏始𨽻于國子而降置五人皇朝始合于太學又省至三人助教之職佐博士以掌鼓篋榎楚之政令分其人而教育之
  髙談性命 已下學正
  宋度宗時國子正余安裕乃謝枋得之甥少從枋得學客有甚談安裕之文章於枋得者枋得笑曰昔吕東萊中宏詞科而歸學者羣登其門請升講座陳同父勸東萊勿許曰伯恭未是繫籍聖賢豈可升坐東萊問其故同父曰官為宰相可以生殺廢置人官為臺諌給舍可以彈駁榮辱人官為國子監可以考校舍法取去人開口髙談道德性命縱有錯謬人無敢争辨者畏其勢也此三等謂之籍繫聖賢東萊大笑而止今安裕為國子正乃繫籍聖賢宜乎子之敬畏而稱頌之也客大慚按熈寧中興三舍始選學正凡五人掌行學規凡諸生之戾䂓矩者待以五等之罰
  涉獵書史
  宋周美成性落魄不覊涉獵書史元豐中獻汴都賦神宗異之自諸生命為太學正
  博學能詩
  宋王震字東卿開封人大觀中進士第博學能詩宣和中為太學正
  髙文宏論
  宋張于湖上胡國子正啟髙文華國宏論濟時壁水之除此其漸耳𤨏闥之拜衆且遲之
  名儒 已下學錄
  宋陳傅良授泰州教授未赴會太學學錄闕叅政龔茂良行宰相事奏曰太學錄一闕睥睨者甚衆臣欲擇取名儒為士林所推者為之上問為誰以公對上曰是朕所素知者命下果無異辭
  髙選
  宋周益公子之望字瞻叔太學成髙選學官以公為錄即兼博士每值談經同僚往往避席作成英俊為多其傑然者如王詹事十朋等是也
  行䂓
  淵源錄胡安國除太學錄學生劉觀石公揆輕俊有名試選屢居上等一旦觀代筆事覺為之游説者甚衆胡公曰錄以行䂓矩為職職不能守奚以錄為二人果佳士而所為若此亦何足䘏竟致之法
  進誨
  宋魏倓之號艮齋孝宗時守太學錄既就職日進諸生而誨之視其居有壊者請于朝得緡四十萬葺之
  鑑分條目
  宋袁樞字機仲號梅巖少有聲上嘗謂侍臣曰史書編年事多間斷莫詳始末甚不便觀叅政襲茂良對曰近有太學錄袁樞嘗取資治通鑑各分條目輯為一書謂之紀事本末或可塵睿覧上曰可速進之
  文稱汪洋
  宋張耒字文潜㓜頴異能為文蘇軾稱其文汪洋澹泊有一倡三嘆之聲召為太學錄
  佐糾䂓
  宋熈寧中選學錄五人佐學正糾不如䂓者
  請廢祀
  魏倓之除學錄時將釋奠孔子倓之請廢王安石父子勿祀而追爵程氏兄弟使從食不聽
  刋字書 已下監簿
  東都事略太宗聞郭忠恕名召為國子監主簿令刋定字書
  掌文簿
  宋朝國子監主簿一人掌文簿或勾考其出入焉
  學惟嗜古
  宋仁宗患搢紳奔競諭近臣曰恬退者旌擢則躁求者自知恥宰相文彦博宋庠等言韓維好學嗜古安於静退乞甄錄以厚風俗遂除國子簿
  論不合時
  宋王庭珪號瀘溪先生除國子主簿論事與時不相合乞去詔 道觀令所在常加存問
  以選人充
  宋朝國子主簿一人以京官或選人充
  以拾遺出
  劉賔客寄楊八拾遺詩勿領簿書游太學蓋楊出為國子主簿也













  山堂肆考卷五十五
<子部,類書類,山堂肆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