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七十一 山堂肆考 卷七十二 卷七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七十二   明 彭大翼 撰臣職
  刺史
  歴代沿革刺史即古太守之任也漢晉以来太守間以刺史稱但晉刺史専方面操兵柄非復漢世刺史之職至劉宋所任率多子弟與晉又大異矣唐武徳元年改太守曰刺史加使持節從三品職同牧尹天寳中又改刺史曰太守有郡刺史亦有州刺史大抵以武臣帶焉宋沿唐制置諸州刺史
  褰帷
  東漢賈琮字孟堅為冀州刺史舊典傳車驂駕垂赤帷裳琮為刺史令曰刺史當逺視廣聴紏察善惡反垂帷裳以自掩塞乎命御者褰之百城聞之震慄
  露冕
  東漢郭賀字喬卿為荆州刺史有殊政百姓歌曰厥徳仁明郭喬卿中正朝廷上下平顯宗賜以三公之服黼黻冕旒勑行部去䄡帷露冕令百姓見其容服以彰有徳故唐劉商送元使君自楚移越詩露冕行春向若耶野人懐惠欲移家東風二月淮隂郡惟見棠梨一樹花
  孝子忠臣
  漢王尊為益州刺史先是刺史王陽行部至卭郲九折坂嘆曰奉先人遺體奈何乗此險乎遂去官及尊至此問吏曰此非王陽所畏道耶叱其馭曰驅之世謂王陽為孝子王尊為忠臣
  私恩公法
  東漢蘇章順帝時為冀州刺史行部有故人為清河太守按得奸贓乃舉酒飲宴叙歡太守喜曰人皆有一天我獨有二天章曰今日蘇孺文與故人飲酒私恩也明日冀州刺史奏清河太守公法也遂舉正其罪
  宣示徳威
  漢永平中朱輔為益州刺史宣示徳威以懐遠夷白狼槃木等皆慕化歸義
  招撫流散
  東漢靈帝時交趾屯兵反執刺史及合浦太守帝以賈琮為交州刺史琮到部訊其反狀咸言賦斂過重告寃無所遂為盗賊琮乃招撫流散蠲復徭役且移書告示使各安業里巷歌曰賈父来晚使我先反今見清平吏不敢犯
  駐車决事
  漢朱博字子元成帝時為冀州刺史博本武吏不習文法及行部吏民遮道自言從事欲以觀試愽也博駐車決遣如神四五百人皆罷去州郡畏其威嚴
  閉閣讀書
  唐霍王元軌歴絳徐定三州刺史所至閉閣讀書以吏事委長史司馬
  𨭐顯赦盗
  東漢安帝時𨭐顯為豫州刺史時天下饑荒競為盗賊州界收捕甚衆顯愍其困窮自陷刑辟輒擅赦之因自劾奏
  周景拔才
  東漢桓帝時周景為豫州刺史拔才薦善常恐不及
  請租賑饑
  東漢皇甫嵩遷冀州牧奏請一年租税以賑饑民百姓歌曰天下亂兮市為墟母不任子兮妻失夫賴得皇甫兮復安居
  為藥濟病
  隋公孫景茂為息州刺史屬平陳之後征人多病景茂捐俸為粥藥以賑濟病者賴全活者以千計
  守令畏威
  東漢李膺為青州刺史守令畏其威名多望風棄官
  民夷感徳
  東漢劉虞為幽州刺史民夷感其徳化而歌詠之
  方正公平
  東漢周舉為冀州刺史左雄薦其方正公平徴拜尚書
  清儉雅素
  東漢楊秉字叔節清儉雅素歴豫荆徐兖四州刺史計日受俸餘禄不入私門家室貧窶併日而食嘗曰我有三不惑酒色財也按秉震中子秉子賜
  不畏豪彊
  東漢安帝時青州刺史王龔不畏豪彊按劾貪猾二千石十餘人郡邑守令聞風震慄
  不迎妻子
  東漢巴祗字敬祖為揚州刺史在官不迎妻子夜與客坐暗中不燃官燭
  經學政事
  漢蕭育望之子為冀州刺史以經學與士民講誦以政事為吏民恱服
  撫字催科
  唐陽城字亢宗定州北平人左遷道州刺史治民如治家州之賦稅不以時登觀察使數加詰譲城自署其考曰撫字心勞催科政拙觀察使遣判官督其賦稅城自囚於獄判官驚曰使君何罪某奉命来𠉀安否耳城闔門寢舘外待命判官遽辭去
  中興方伯
  晉荀羨為徐州刺史時羡年四十中興方伯未有如羨之少者又永和中羨以徐州刺史鎮淮隂始營立城池
  太平官府
  唐姜謨上邽人為秦州刺史帝曰昔稱衣錦還鄉今以本州相授謨撫邊人以恩信人喜曰不意復見太平官府
  移書諭神
  見井
  詐書送敵
  後周韋(⿱𫝀吊)孝寛為兖州刺史東魏揚州刺史牛道恒煽誘邊人孝寛患之乃詐作道恒與孝寛書諭歸欵意又為落燼迹於書若燈下書者還令送與敵營由是魏疑道恒不用其計
  趙昱執蛟
  隋嘉州刺史趙昱時有老蛟為害昱率千人臨江鼓譟自持刀入水有頃江水盡赤昱執蛟奮波而起至太宗時封為神勇大將軍廟祀灌江口
  孟簡放魚
  唐孟簡徳州平昌人工於詩尚氣節累官諫議大夫元和中出為常州刺史與盧全逰北湖盡買漁人所獲魚放之
  錄名屏風
  唐太宗嘗曰治人之本莫重於刺史故朕嘗錄姓名於屏興卧對之得才否狀輒疏于下方擬廢置
  題賛㕔事
  唐盧渙出為陕州刺史嚴毅之聲聞于闗内開元二十四年帝西還次陕嘉其善政題賛於㕔事曰專城之重分陕之雄心惟惠愛性實謙冲亦既利物内存匪躬斯為國寳不墜家風
  萬户賴福
  唐陳子昻字伯玉上言刺史縣令政教之首陛下布徳澤下詔書必待刺史縣令承宣而奉行之不得其人則委棄有司掛牆壁耳百姓安得知之一州得才刺史十萬户賴其福得不才刺史十萬户受其困
  六合宅生
  唐張九齡字子夀言六合之衆懸命於縣令宅生於刺史今京輔雄望之郡尚且少擇至於江淮隴三河大府之外由京官出者或身有累或政無聞用牧守之任為斥逐之地或因附㑹以忝髙位或武夫流外計資而得不計其才刺史乃爾縣令尚何言哉
  草木知名
  唐張萬福元城人徳宗時為濠州刺史上召謂曰先帝改爾名正者所以褒也朕謂江淮草木亦知爾威名若從所改恐賊不曉是卿也復賜舊名又萬福所蒞九州皆有惠愛嘗圖形凌煙閣卒年九十自始至終禄食七十年未嘗一日言病
  耆老歌徳
  狄仁傑為寜州刺史御史郭翰巡隴右入寜州境耆老歌刺史徳美者盈路翰表薦之以為工部侍郎
  賜清白箴
  唐許圉師為襄陽刺史部有受贓者不忍按但賜以清白箴其人自愧後脩飭更為亷士
  示孝友傳
  唐李栖筠字貞一趙人為常州刺史大起學校堂上畫孝友傳示諸生為鄉飲酒禮登歌降飲人人知勸以治行進封賛皇縣男賜一子官人刻石頌徳
  無留無滯
  梁書始興王憺字僧逺為荆州刺史曹無留事獄無滯囚及還朝人歌曰始興王人之爹赴民急如水火何時復来乳哺我及重臨荆州男女出境迎者萬餘人
  亦易亦難
  南北朝魏王雍為相州刺史魏主戒之曰作牧之道亦易亦難其身正不令而行故易其身不正雖令不從故難雍一遵主命在任累有政績
  給義舍
  唐袁滋字徳深為華州刺史政清簡流民至者給地居之名曰義舎及代將行耆老遮道不得去代者楊於陵曰吾不敢易袁公政人皆羅拜乃得去
  墾公田
  唐徐申遷韶州刺史按公田之廢者募人耕墾以所收之半畀之嵗入凡三萬斛又創驛堠作大市民便之及去户增過半州民以其有功請為立生祠
  縱民歸斂
  唐敬暉為衛州刺史時河北經突厥所騷方秋築城備之暉曰金湯非粟不守豈有棄農畝事池湟哉縱民歸斂闔郡利安
  釋囚歸省
  唐吕元膺為蘄州刺史嘗錄囚囚或白父母在明日歳旦不得省為恨囚泣元膺惻然悉釋械歸之而戒還期吏白不可答曰吾以信待人人豈我違後果如期而至自是羣盗感愧悉避境去
  計庸贖𨽻
  唐韓愈改袁州刺史袁人以男女為𨽻過期不贖則没入之愈至悉計庸得贖所没歸之父母七百餘人因與約禁其為𨽻
  以田占租
  唐李翺字習之為廬州刺史時州大旱無籍者皆散四方權豪賤市小民田屋牟厚利而窶户仍輸賦翺下教使以田占租無得隠收豪室稅萬二千緡貧弱以安
  復為相州
  隋梁彦先字脩之拜趙州刺史言于上曰臣前待罪相州風俗險陂目臣為戴㡌𩛿臣自分廢黜無復衣冠之望不謂天恩復垂收採請復為相州改絃易調變其風俗上答隆恩上從之復為相州刺使豪猾間彦先自請而来莫不嗤笑彦先下車發摘奸隠有若神明于是豪猾之徒莫不竄伏闔境大治
  重授并州
  魏梁習字子虞遷并州刺史邊境咸安文帝即位以習有譽并土重授并州政治常為天下最
  務勸農桑
  三國范晷為雍州刺史時百姓困弊晷傾心化導務勸農桑一部賴之
  不責文學
  唐薛珏遷楚州刺史時詔舉刺史縣令者且百人宰相欲校以文辭珏曰求良吏不可責文學宜以愛人為本宰相多其說
  止獻餼牽
  唐𤣥宗封禪還次宋州宴從官謂張說曰今朕有事岱宗而懐州刺史王丘餼牽之外一無他獻魏州崔沔供帳無錦綉示我以儉濟州裴耀卿表數百言莫非規諌朕嘗置之座隅如三人者不勞人以示恩真良吏矣按腥曰餼生曰牽
  不受請託
  東漢左雄安帝時為冀州刺史性清嚴不受人請託奏按二千石貪猾無所回忌
  兄弟並有恩惠
  梁夏侯䕫為南豫州刺史立堰溉田境内賴之兄亶先經此任並有恩惠百姓歌曰我之有州賴得夏侯前兄後弟敷政優優
  妻子僅免饑寒
  唐崔祈父卒事母益謹歳為母季子償負不可勝計故官為刺史妻子僅免饑寒
  治尚簡易
  唐大厯中獨孤及為常州刺史治尚簡易人人愛戴路不拾遺餘糧棲畝甘露降其庭
  政號亷平
  唐劉徳威貞觀初為綿州刺史政號亷平百姓立石頌徳
  立碑市旁
  唐賈敦頥遷洛州刺史洛多豪右占田踰制敦頥舉以没官者三千餘頃以賦貧民發奸摘伏下不能欺百姓為立碑大市旁稱頌美政及咸亨初弟敦實為洛州長史亦寛惠人心懐向又立碑於兄碑之側號曰棠棣碑
  立碑流所
  唐狄仁傑先為寜州刺史撫和戎落得其歡心郡人立碑頌徳後遷豫州刺史時越王兵敗支黨餘三千人皆論死仁傑釋其械宻疏云非其本意詿誤至此有詔免死悉謫戍邊道出寜州父老問曰狄使君活汝耶因相與泣碑下齋三日乃去至流所亦為立碑按寜州屬陕西慶陽府
  特髙車蓋
  漢黄覇為揚州刺史有治績宣帝詔賜車蓋特髙一丈别駕主簿車緹油屏以彰有徳
  并給羽儀
  蘇亮為岐州刺史朝廷以其牧本州特給路車鼓吹先還其宅并給騎士三千列羽儀逰鄉黨故人聚觀旬月而後入州世以為榮
  恩信諭盗
  唐馮元常相州人徙眉州刺史劍南有盗夜掠人晝伏山谷元常諭以恩信約其悔過自新盗相率脫甲面縛
  榖帛散貧
  後魏韋珍太和中為郢州刺史魏主賜以馬與榖帛乃集境内孤貧者散與之曰天子以我撫綏卿等故賜以榖帛吾何敢獨有之
  廣設耳目
  後魏陽逸為光州刺史為政愛人廣設耳目時人謂有千里眼
  宜用心腹
  伽藍記齊土風俗淺薄郡守初至皆懐塼叩頭以見意及其代去以塼擊之言其終始向背之異也魏李延賞為青州刺史帝謂曰懐塼之俗世號難治宜用好心腹
  飾治以文
  唐長安初蘇味道為益州刺史以文飾治遇事明恕
  律己以正
  宋漢州刺史安守忠時冦難甫平使事旁千公帑不足守忠出私錢以給用太祖每遣使必戒之曰安守忠在蜀律己以正汝當效其為人
  石門飲泉
  見泉
  洛濱賜膳
  唐𤣥宗自選諸司長官有聲望者為刺史大理卿源光裕尚書左丞楊承令兵部侍郎冦泚等十一人皆在選中命宰相諸王及諸司長官臺卿御史餞於洛濱賜以御膳上自書十韻詩命髙力士賜之
  先質經義
  唐髙智周治尚文雅行部先見諸生質經義及政事得失然後錄獄訟考耕餉勤墮以為常
  無損功名
  北史史寜字永和為凉州刺史遣使詣朝太祖即以所服冠履衣被及弓箭甲弰等賜寜謂其人曰為朕謝凉州孤解衣以衣公公推心以輔孤其善始善終毋損功名也
  呼為慈父
  唐李桐客貞觀初為通州刺史治尚清平民呼為慈父按通州今䕫州府達縣西魏改萬州為通州
  呼為慈母
  隋辛公義為岷州刺史土俗一人有病合門避之公義欲變其俗檢部内有病者輿置已之㕔事迎醫療之召其親戚諭之曰若相染者吾死久矣諸病家子孫皆慚謝而去合境之内呼為慈母
  清不及祖
  唐陸長源為汝州刺史率易無威儀而清白自將及去汝州送車二乗曰吾祖罷魏州有車一乗而圖書半之吾愧不及先人去
  清不如父
  晉胡質為荆州刺史子威自京省父辭歸父賜縑一匹威曰安得此絹質曰吾俸祿之餘與汝為行糧威拜受而歸後威為徐州武帝問曰卿孰與父清對曰臣不如父臣父清唯畏人知臣清惟畏人不知
  兩城送欵
  唐李聽為楚州刺史淮南兵綿弱鄆人素易之聽日為整飭士皆思奮即掩賊不虞遂取海州攻朐山降之於是東海懐仁兩城望風送欵
  四州有名
  孔帖郭孝恪歴貝趙江淮四州刺史所至有能名
  請免負租
  唐元結為道州刺史以民困甚不忍加賦上言臣州為賊焚糧儲屋宅男女牛馬幾盡請免百姓所負租稅及租庸使和市雜物十三萬緡
  奏毀淫祀
  唐狄光嗣仁傑子為許州刺史罷不切之征奏毁淫祀時論韙之
  以薛字孫
  唐薛逢為巴州刺史人歌之曰日出而耕日入而歸吏不到門夜不掩扉有孩有童願以名垂何以字之薛孫薛兒
  以陽名子
  唐陽城為道州刺史治民如治家宜罰罰之宜賞賞之不以簿書介意月俸取足而已州産侏儒歳貢諸朝城哀其生離奏罷之州人感其徳以陽名子
  諌捕鸂𪄠
  唐倪若水開元初為汴州刺史諌遣宦官詣江南捕取鵁鶄鸂𪄠等鳥置苑中
  呪徙鱷魚
  唐韓愈出為潮州刺史潮州惡溪有鱷魚食民畜産且盡愈為文呪之約三日徙呪之夕震雷起盡徙于海
  面察能否
  唐宣宗詔刺史毋得外徙必令至京師面察能否然後除之令狐綯嘗徙其故人為隣州刺史便道之官上以問綯曰以其道近省送迎耳上曰朕以刺史多非其人為百姓害故欲一一訪問知其優劣以行黜陟而詔命既行直廢閣不用宰相可謂有權
  妙選賢良
  武太后嘗與宰相議及刺史縣令李嶠唐休璟等奏言朝廷物議莫不重内官輕外職除授牧伯多是貶累之人風俗不澄實由於此望於臺閣寺監妙選賢良分典大州共康庻績臣等請輟近侍率先具僚太后命書名探之得鳳閣侍郎韋嗣立御史大夫楊再思等二十人各以本官檢校刺史其後政績可稱者唯常州薛謙光徐州司馬鍠而已
  鑄鐵灌賊
  北史魏楊津字羅漢除定州刺史時賊殘掠州境津置壚鑄鐵持以灌賊賊遂相告曰不畏利槊堅城惟畏楊公鐵星
  哭金感夷
  隋文帝時梁毗為西寜州刺史十一年蠻夷酋長皆以金多者為豪逓相攻奪畧無寜歳毗患之後諸酋以金遺毗毗置金坐側對之慟哭謂之曰此物饑不可食寒不可衣汝等以此相滅今將此来欲殺我耶一無所納蠻夷感悟遂不相攻擊
  有君子心
  隋楊達字士達為鄯鄭趙三州刺史文帝差品天下牧宰達為第一楊素每曰有君子貌兼君子心者惟楊達耳
  得方伯體
  南史吉翰字休文為益州刺史在任著美績甚得方伯體
  均賦他郡
  唐韓休出為虢州刺史虢於東西京為近州乗輿所至常稅廐芻休請均賦他郡中書令張說曰免虢而與他州此守臣私惠耳休曰刺史知民之弊而不救豈為政哉訖如休請
  還儲本州
  唐李素直徙蒲州刺史將行還所餘儲併釋器于本州齎圖書就道
  畫像自戒
  後周申徽字世儀為襄州刺史畫楊震像于寢室以自戒及代還人吏送者數十里不絶徽慨然懐媿因賦詩於清水亭聞者競来就讀逓相謂曰此申公手迹也並冩誦之
  哦詩自娱
  唐韋應物貞元初為蘇州刺史在郡暇日惟焚香哦詩以自娱風流雅韻播於吴中
  父子風教
  南北朝魏鄭述祖繼其父道昭為兖州刺史有人入市盗布其父怒曰何故負吾君執以歸首述祖原之自是無盗百姓歌曰大鄭公小鄭公相去十五載風教猶相同
  兄弟聲譽
  唐岑羲陕州總管甚有政績弟仲翔為陕州刺史兄弟相踵為守並馳聲譽
  風觀月樓
  南北朝魏邢邵字子才為西兖州刺史有善政枹鼓不鳴吏人奸伏守令長短無不知之在郡起清風觀明月樓
  三梁十驛
  唐裴耀卿為濟州刺史郡當走集地廣户寡會天子東巡耀卿置三梁十驛科斂均省上甚嘉之
  薛聰遺愛
  後魏薛聰為齊州刺史政尚簡静卒於州人吏追思留所坐榻以為遺愛
  廖齊遺恩
  廖齊父爽直嘗為永州刺史齊後逰零陵于民間見父題詩於壁因感而成詩曰下馬連聲叩竹門主人何事感遺恩回頭泣向兒童道重見甘棠舊子孫
  言笑不茍
  唐韋安石拜徳鄭二州刺史性方重不茍言笑政尚清嚴吏民尊畏
  亷能可述
  唐塗曉以中散大夫為江州刺史亷能可述號為金聲玉色
  下車驗獄
  隋辛公義開皇中遷并州刺史下車先至獄中露坐驗問十餘日斷決咸盡方還㕔受新訟有須禁者公義即宿㕔事終不還閣或諌曰公事有程何自苦公義曰刺史無徳不能使民無訟豈可禁人在獄而安寢於家乎
  單騎造營
  隋仁夀中山獠作亂資州刺史衛文昇初到官單騎造其營説以利害渠帥感悦解兵而去
  弔介推廟
  見寒食
  毁鼻亭祠
  鼻亭祠在永州府道州城北六十里舊傳象封於此後人祠之唐刺史薛伯髙毁其祠栁宗元作斥鼻亭神記河東薛公由刑部郎中刺道州考民風披地圖得是祠駭曰象之道以為子則賊以為弟則傲君有鼻而天子之吏實理以惡徳而專世祀殆非吾化民之意哉命亟去之於是撤其屋墟其地沈其主於江
  流逋四歸
  唐憲宗以永州司馬栁宗元為栁州刺史宗元在栁不鄙夷其民動以禮法民咸化服凡出令與之期民歡趨之無有後先民業有經公無負祖流逋四歸樂生興事嫁娶𦵏送各有條法又大脩孔子廟城郭里巷皆治使端正樹以名木民皆喜悦及卒建祠祀之
  争訟兩讓
  隋辛公義為并州刺史民有欲争訟者其鄉閭父老遽相曉曰此蓋小事何忍勤勞使君争訟者多兩讓而止
  擁笏垂魚
  唐書曹王臯為衡州刺史有治行湖南觀察使辛京杲疾之陷以法貶潮州刺史楊炎知其直及為相復擢為衡州刺史始臯之遭貶在治念太妃老將驚而戚出則囚服就辨入則擁笏垂魚旣貶于潮以遷入賀及復為衡州然後跪謝告實注云在治謂方在鞫獄就辨之時也韓昌黎文集曹成王碑作在理
  席皮卧布
  東漢李恂字叔英為兖州刺史清約率下常席羊皮卧布被威名大振
  三疏理寃
  唐張仲方為全州刺史郡人有田為中人所奪仲方三疏奏聞竟理其寃
  三篇辨謗
  唐唐次為開州刺史積十年不遷次為辨謗略三篇上之改䕫州開州即今䕫州府開縣
  文雅粉澤
  唐貟半千為濠棣蘄三州刺史不專任吏常以文雅粉澤為務故所至禮教大行
  謹約清明
  唐張景倩為撫州刺史立身謹約為政清明顔真卿為書清徳碑
  鞭人持稻
  晉陶侃字士行為荆州刺史嘗出逰見人持一把未熟稻侃問用此何為人云行道所見聊取之耳侃大怒曰汝既不田而戯賊人稻執而鞭之
  與軍采葛
  魏字文泰以李遷哲為信州刺史鎮白帝信州先無儲蓄遷哲與軍士共采葛根為糧有異味輒分嘗之軍士感悦羣蠻懾服按白帝城名
  陶侃運甓
  晉陶侃明帝時拜廣州刺史在州無事朝暮運百甓人問其故答曰吾方致力中原過爾優逸恐不堪事
  周訪投環
  晉周訪元帝時為荆州刺史或說王敦曰荆州用武之國公宜自領乃改訪梁州訪大怒敦手書譬釋因遺以玉環玉椀訪投諸地曰吾豈賈竪可以寳悦乎
  號為清吏
  唐鄭善果為沂州刺史累轉魯郡善果毋崔賢明曉政事嘗坐閣内聽善果處決當理則悦有不可則引至牀下責媿之故善果所至有政績號為清吏
  號曰神兵
  唐崔寜為漢州刺史吐蕃冦西山嚴武為節度使遣寜將兵而西既薄賊城乃為地道再宿而拔拓地數百里虜衆驚相謂曰寜神兵也
  居部大理
  唐薛景晦為道州刺史居部大理至於無事劉夢得與書兄出中臺守江華人咸曰函牛之鼎以烹小鮮江華今永州府屬縣唐神龍初屬道州
  出使深文
  羊祉字靈祐性剛愎愛刑名仕魏假節龍驤將軍為秦梁二州刺史當官不憚彊禦朝廷以為剛斷毎出使頗為深文所經之處人號天狗下地
  阡陌聚觀
  唐李邕開元末為滑州刺史上計京邑早有盛名人傳其眉目怪異至阡陌聚觀後生望風門巷填隘文名天下人稱李北海
  風俗頓革
  南北朝魏冦雋為梁州刺史梁州人俗荒曠多為盗賊雋為立庠序勸耕桑敦禮讓數年之間風俗頓革
  楊津下教
  南北史元魏岐州刺史楊津躬親巨細孜孜不倦有武功人齎絹為賊所刼值驛使至以狀白津津下教云有人著某色衣乗某色馬者在城東被殺若有家人可速收視有一老母行哭而出云是已子津於是遣騎追收并絹俱獲自是闔境畏服
  何妥勒箴
  隋文帝時何妥為龍州刺史有負笈游學者妥皆為講説教授之又作刺史箴勒於州門
  飛鳥食蝗
  南北朝蕭循為梁秦二州刺史移風易俗人號慈父時蝗害禾循深自咎責忽有飛鳥千羣下食蝗殆盡
  大駮食獸
  山東兖州城東北有甑山後魏時境内數有猛獸為暴自張華原為兖州刺史山中忽有大駮食獸咸以為化感所致毛萇云駮如馬鋸牙能食虎豹
  郡神相迎
  唐張開為荆州刺史至郡界風雨晦㝠不辨面目惟聞空中有呵喝之聲既而見衣紫披甲胄者數十人自雲中而下開問其故對曰某荆州内外所主之神久仰使君令名故来相迎耳又滕脩為廣州刺史有五仙人騎五羊来迎
  伯𤣥來謝
  晉殷仲堪出為荆州刺史孝武帝曰嘗謂卿永為廊廟之寳而忽為荆楚之珍良用慨恨先是仲堪收𦵏江邊流棺其門前溝忽起為岸夜夢有人自稱徐伯𤣥来謝且曰水中有岸其名曰洲君將為州也至是果臨荆州
  仁敬種松
  唐袁仁敬開元中為杭州刺史治郡之暇植松以達靈隠寺凡九里左右各三行每行相去八九尺蒼翠夹道號九里松
  羅畸植蘭
  宋羅畸字疇老元祐四年為滁州刺史或曰滁州貧僻郡公曰此歐公之醉鄉也有庻子紫薇香泉萬斛以為供給有瑯琊幽谷白雲千頃以為職田何謂貧僻耶明年治廨宇於堂前植蘭數十本且為之記
  銅斗鐵尺
  北史趙煚仕隋為冀州刺史甚有威惠市多姦詐乃為銅斗鐵尺置於肆百姓便之
  敝車羸馬
  白帖唐賈敦頥為滄州刺史在職清潔每入朝盡室而行唯敝車一乗羸馬數匹覊勒有缺以繩為之見者不知為刺史也
  教授生徒
  唐張鎰大厯初出為濠州刺史政條清簡延經術士教授生徒比去州境内明經者至四十人
  摘發貪暴
  唐姚璹遷益州刺史初蜀吏貪暴璹摘發之無所容貸武后降詔奬慰因謂左右曰為二千石清其身者易使吏盡清者難唯璹兼之
  為國竭命
  劉宋諸皇子為方鎮者多以親近左右領典籖出納教命刺史不得專其職及宗慤為豫州刺史吴喜為典籖每多違執慤大怒曰慤年將六十為國竭命正得一州如斗大不能復與典籖共臨之喜稽顙流血乃止
  事國竭誠
  後魏以源賀為冀州刺史㑹人告賀謀反魏主曰賀竭誠事國朕為卿等保之訊驗果誣乃誅告者
  不取羡銀
  唐王疑為商州刺史州有治賦羡銀疑一無所取惟市馬以供驛用
  不受美玉
  南北朝魏崔挺為光州刺史有掖縣老人自言嘗使林邑得美玉蔵之海島垂六十年今逢明政願奉之挺不受及代去老幼追送縑帛亦却之
  力拒暴軍
  唐張光輔討越王軍士恃功多暴狄仁傑時為豫州刺史力拒之光輔怒曰州將輕元帥耶仁傑曰亂河南者一越王公董士三十萬以平賊縱使暴横使無辜之人咸墜塗炭是一越王死百越王生也如得上方斬馬劍加君項雖死不恨光輔還奏仁傑不遜改授復州
  禮接儒士
  五代周荆罕儒為泰州刺史輕財好施禮接儒士世宗幸州以為團練使及將代去軍吏耆艾詣闕請留













  山堂肆考卷七十二
<子部,類書類,山堂肆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