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八十一 山堂肆考 卷八十二 卷八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八十二   明 彭大翼 撰仕進
  世宦
  書禹謨賞延于世
  世篤忠貞
  周書穆王命君牙為司徒曰惟乃祖乃父世篤忠貞服勞王家厥有成績紀于太常按日月為常言畫日月于旌旗也
  代顯忠孝
  漢劉長卿娶桓鸞女生一男方五嵗而長卿卒桓氏逺嫌不歸寧男至十五而殀乃刵耳以自誓宗婦愍之曰若家無他意何重義輕身之甚哉答曰先君五更尊為帝師男以忠孝顯女以貞順聞是以豫自刵剪以明我情耳沛相王吉奏聞顯其門閭號曰行義桓𡠉
  相繼司徒
  鄭桓公武公相繼為司徒善于其職周人愛之故作緇衣三章按周宣王封其弟友于鄭為采地後友為幽王司徒死于犬戎之難是為桓公其子武公掘突定平王于東都亦為司徒
  相代太僕
  漢公孫賀自太僕卿遷丞相其子敬聲代父為太僕
  七世大夫
  史記汲黯字長孺濮陽人其先有寵于古之衛君至黯七世世為卿大夫黯以父任孝景時為太子洗馬武帝時為謁者遷滎陽令黯恥為令病歸田里乃召拜中大夫
  四世公卿
  漢太丘長陳寔子鴻臚紀紀子司空羣羣子僕射㤗四世仕於漢魏二朝並有重名而其德漸小减時人語曰太丘四世公慙卿卿慙長又唐楊汝士父子兩世公卿門族昌盛所居靖恭里號曰靖恭楊家
  三葉侍中
  漢曹褒字叔通三葉侍中晉陸玩字士瑤與子納次子始孫萬載曾孫眞𤣥孫慧曉六世並為侍中
  三世金吾
  唐田仁㑹與子歸道歸道子賞延三世並為金吾大將軍
  三世司𨽻
  漢鮑宣字子都哀帝時拜司𨽻校尉後子永孫昱俱為此官皆乘驄馬京師歌曰鮑氏驄三入司𨽻再入公
  四世司空
  漢袁眀逺祖滂為司徒自滂至眀凡十二世其間為司徒司空者四世
  四世太尉
  東漢楊震字伯起自震至彪四世為太尉晉華嶠書曰東京楊氏袁氏並累葉宰相為東京名族然袁氏車馬衣服極為奢侈不及楊氏能守家風為世所貴也
  二世京尹
  唐栁仲郢與子玭父子更九鎭五為京兆再遷河東
  四世五公
  東漢汝南袁安字邵公為司徒子敞為司空孫湯為太尉湯子逢為司空逢弟隗為司徒四世五公
  六代九公
  荀氏家傳惟我之先至於有晉人物盈朝衮衣暐曄六代九公不亦偉乎
  三世典選
  唐劉珍甫與子祥道祥道子齊賢三世典選職又韋挺與子待賈待賈子萬石並同典選
  三世掌誥
  唐李德林字公輔子百藥字重規百藥子安期三世俱掌制誥又宋二世掌制誥者九家李昉與子宗諤王祐與子旦王忠獻與子安簡晁逈與子文莊錢希白與子修懿梁顥與子適昌吕夷簡與子公綽宋綬與子敏求蘇紳與子頌
  八世博士
  自歐陽生至歙八世皆為博士
  三世將軍
  唐薛仁貴贈驍衛大將軍子訥與訥子徵並羽林將軍暢金吾將軍
  三世僕射
  晉謝安與子琰琰子琨三世僕射
  四世吏部
  劉宋謝莊與子朏朏子瀹瀹子覧覧孫溫四世六人為吏部又何尚之與子偃偃子戢戢子昌㝢昌㝢子敬容五世為吏部尚書
  一門三相
  唐張嘉貞𤣥宗時以中書侍郎同平章事子延賞德宗朝平章事孫𢎞靖元和中平章事時稱三相張家
  一門二相
  唐來恆䕶兒之子髙宗朝以文學拜相弟濟永徽中拜中書令一門二宰相也時虞世南子無才術厯將作匠許敬宗曰䕶兒兒作相世南男作將文武豈有種耶
  兩世四學士
  唐楊收字藏之與子鉅弟嚴嚴子注兩世四人為翰林學士又于志寧字仲謐太宗時十八學士中一人也曾孫休烈休烈二子益肅三代四學士又韋紀字貫之在憲宗朝其伯兄綬在德宗朝其子澳在宣宗朝澳子庠在僖宗朝弟郊在明宗朝三世五人皆為翰林學士
  一門三舍人
  唐王從易兄弟三人開元中俱為鳯閣舎人
  三㦸張家
  唐張儉字師約貞觀中為營州都督兄文師太僕卿弟延師左將軍並賜銀青光祿大夫兄弟一門皆立㦸時號三㦸張家乂張文瓘字稚圭髙宗朝拜侍中四子潜沛洽渉潜官至魏州刺史沛同州刺史洽衛尉卿渉殿中監父子兄弟五人皆官至三品時號萬石張家
  三㦸崔家
  唐崔琳開元中為中書舍人弟珪為太子詹事瑤為光禄卿毎宴集組印相輝華轂滿門一榻置笏重叠其上俱列棨㦸世號三㦸崔家
  八葉宰相
  唐八蕭賛梁氏興江左實有功在民故餘祉及其後裔自瑀至遘凡八葉宰相名徳相望與唐盛衰按瑀太宗朝嵩𤣥宗朝華肅宗朝復德宗朝俛穆宗朝寘宣宗朝倣懿宗朝遘僖宗朝
  三葉宰相
  宋孝宗朝史浩字直翁寧宗朝浩子彌逺理宗朝彌忠子嵩之三葉皆為相
  四世郡守
  畢安敬篤于姻族有國士風仕元魏為兖州刺史子元賔元賔子祖暉祖暉子人雲四世為本郡太守
  四世中丞
  梁王淮之子元魯自曾祖彪之而下四世並御史中丞
  四世節度
  宋四世節度者二家錢忱與髙祖俶曾祖惟演父景臻又鄭藻與大父紳父成之子與裔也俱四世節度
  三世節度
  宋三世節度者一家吳璘與子挺孫曦也五世節度一家韓侂胄與曽祖忠獻從子邈從孫同卿曾孫竢也
  五世執政
  宋五世執政一家吕文穆公𫎇正與從子文靖公夷簡夷簡子惠穆公公弼正獻公公著及曾孫舜徒五世俱執政也
  三世執政
  宋三世執政者二家韓魏公琦與子儀公曾孫似夫又曾魯公公亮與子孝寛孫欽道俱三世執政
  父子中尉
  見薦舉祁奚舉子注
  父子御史
  漢杜延年字㓜公與父周俱為御史大夫又唐韓思彦與子琬並拜監察御史
  父子宰相
  漢韋賢與子𤣥成平當與子晏唐劉祥道與子齊賢樂彦瑋與子思晦蘓瓌與子頲陸元方與子象先竇德𤣥與子懷貞李道廣與子元紘令狐楚與子綯崔鉉與子沈杜審權與子讓能戴胄與子至德徐商與子彦相崔慎由與子𦙍韋承慶與子嗣立鄭珣瑜與子覃朗李𠮷甫與子德裕宋吕夷簡與子公著韓琦與子忠彦俱父子為宰相
  父子侍郎
  唐崔挹為禮部侍郎子湜兵部侍郎父子同為南省副
  父子列㦸
  唐徳宗貞元四年詔以太尉中書令西平郡王李晟長子愿銀青光禄大夫太子賔客賜勲上國柱與晟門並列㦸
  父子擁旄
  唐元稹田𢎞正墓碑近世勲尤貴盛者無如李郭然汾陽西平猶不得父子並為節度而𢎞正父子俱擁旄節同日拜命宋父子節度者劉光世與父延慶錢忱與父景臻邢煥與子孝揚韋淵與子謙吳珍與子珙吳璘與子挺郭浩與子杲楊存中與子倓劉武仲與子錡吳益與子琚吳盖與子瓌吳挺與子曦
  父子中令
  晉王珉父洽永和中為中書令至珉復居之時人以為奕世令望
  父子史官
  唐劉知幾與子貺同修國史
  父子師傅
  漢疏廣為太子太傅子受為少傅
  父子翰林
  見翰林學士
  父子隔坐
  見中書令
  父子同朝
  唐韓𢎞子公武從𢎞入朝拜為右金吾將軍時𢎞出鎮河中𢎞弟充徙宣武公武曰二父居重鎭我以孺子又當執金吾職乎固辭改右驍衛大將軍
  父子執政
  余度却埽編宋父子秉政自國初至靖康元年凡十二家王忠獻公化基與子安簡公舉正皆叅政吕文靖公夷簡為相子惠穆公公弼樞密使正獻公公著為相石元懿公熙載樞密使子文定公中立叅政陳給事恕門下侍郎子莊敏公縝為相范文正公仲淹與子忠宣公純仁皆叅政純禮尚書右丞曹武惠公彬樞密使子武穆公瑋樞密副使蔡丞相確子𢡟尚書左丞蔡太師京為相子攸樞密使曾宣靖公公亮與子孝寛皆樞密使嘉祐中公亮復拜相王侍郎博文同知樞密院子忠簡公璹樞密使士林以十二家中尤以吕曾二家為盛事吕文靖之老也以司徒監修國史又兼繹經潤史使毎有軍國大事與中書門下樞密院同議以聞正獻之老也復以司空同平章事曾令綽之為簽書宣靖猶康寧遂迎養東府世以為榮按公亮字眀仲封魯公孝寛字令綽
  父子刺史
  唐韋丹字文眀孝寛六世孫憲宗朝擢眀經為容州刺史子宙後為永州刺史
  祖孫執政
  宋吕正獻與孫舜徒韓儀公與曾孫似夫梁莊肅與孫才甫富文忠與孫季申錢文僖與𤣥孫處和王文獻與孫康靖張師黯與孫簡翼張章簡與孫元量張榮僖與曽孫忠文蔣頴叔與曽孫子禮
  祖孫侍郎
  唐燕公張說與子均孫濛皆自中書舍人拜侍郎
  叔姪宰相
  唐杜如晦五代孫元頴元頴姪審權俱為宰相又鄭絪字文明元和初拜相從子餘慶字居業貞元中拜相
  叔姪執政
  宋胡文恭與姪修簡林文簡與姪彦振史僉樞與姪文惠
  兄弟方伯
  梁栁懌兄弟十五人惔惲憕忱四人迭為侍中復為方伯
  兄弟宰相
  宋韓忠憲公億眞定靈壽人生子八綱綜絳繹維縝緯緬而絳縝兄弟皆拜相世謂桐樹韓家盖門有桐樹人以别魏公琦也魏公生四子忠彦粹彦純彦嘉彦人謂相州韓氏而嘉彦徽宗朝拜相封儀國公
  世科
  科目始於漢至於隋唐而始備然隋唐之科目與漢魏以來不同今之論科目者當自隋唐始然科目有祖孫聯第者有父子聯第者又有祖父以來下及於子孫而聯第者故曰世科
  韓氏父子
  唐韓思彦舉下筆成章志烈秋霜科擢第子琬舉茂才擢第又舉文藝優長賢良方正科擢第
  蘓氏父子
  唐蘓瓌字昌容擢進士第子頲字廷碩亦擢進士又舉賢良方正異等
  歸氏父子
  唐歸崇敬治禮家學多識容典擢明經至天寳中舉博通墳典科對䇿擢第一有詔舉才可百里者復策髙等授左拾遺子登貞元初䇿賢良為右拾遺
  趙氏父子
  唐趙不器與子夏日冬曦和璧安貞居貞頥貞彚貞父子八人俱進士及第人稱科第趙家
  韋氏父子
  唐韋綬舉孝亷又舉進士擢明經子溫方七歲誦書數千言十一歲舉兩經及第又綬弟純舉進士又擢賢良方正異等純子澳亦舉進士第
  令狐父子
  唐令狐楚德⿱之裔五歲能詞章及冠舉進士子綯復舉進士白敏中稱其有宰相器
  裴氏父子
  唐裴守眞舉進士六科連中子子餘中明經
  薛氏父子
  唐薛存誠中進士第子廷老亦第進士讜正有父風
  呂氏父子
  宋呂夷簡字坦夫河南人及進士第子公著字晦叔以恩補奉禮郎中進士第
  司馬父子
  宋司馬光陜州夏縣人初以父任為將作監主簿舉進士甲科子康字公休復舉明經中第
  洪氏父子
  宋洪皓字光弼其先徽州人唐末避亂徙樂平之洪巖遂為饒州人政和五年登進士第其子遵字景嚴紹興十二年冠詞科賜進士出身适字景伯中紹興八年詞科邁字景盧亦中詞科
  史氏父子
  宋衛國史公浩豋乙丑進士第隆興元年拜右僕射子彌逺亦豋科後拜相
  梁氏父子
  宋梁顥字太素雍熙二年試庭燎賦登進士第一人時年八十二眞宗祥符二年東封試進士大德曰生賦復放顥子固已下進士第一顥累官秘書監卒年九十餘
  張氏父子
  宋張去華登進士第一祥符中祀后土于汾隂復放去華子師德以下進士及第故魏野賀以詩曰封禪汾隂連歲事狀元俱是狀元兒盖指顥子固去華子師德也
  狄氏祖孫
  唐狄仁傑舉明經第孫兼謨又及進士第剛正有祖風
  嚴氏祖孫
  唐嚴挺之舉進士拜擢制科孫綬又擢進士第
  孔氏祖孫
  唐孔戣孔子二十八世孫擢進士第孫緯又第進士
  鄭氏祖孫
  唐鄭餘慶擢進士第孫從讜亦第進士尤知名又牛僧孺第進士元和初又以賢良方正對䇿第一孫徽亦舉進士
  崔氏祖父子孫
  唐崔融擢八科髙第曾孫從擢進士第從子慎由初擢進士第又擢賢良方正異等
  韋氏祖父子孫
  唐韋仁約字思謙及進士第子承慶又擢進士第嗣立與承慶異母亦第進士嗣立子𢎞景亦擢進士第
  栁氏祖父子孫
  唐栁公綽舉賢良方正直言極諫子仲郢舉進士第孫玭又擢明經補秘書正字又由書判拔萃累拜御史大夫
  李氏祖父子孫
  揮麈錄宋李宗諤字昌武其子昭遘十八歲鎻㕔及第昭遘子杲卿杲卿子士廉皆十八嵗豋甲科凡三世為探花郎
  薦舉
  易㤗拔茅茹以其彚征吉大戴禮古者諸侯貢士一適謂之好德二適謂之賢三適謂之有功
  薦夷吾
  齊世家鮑叔牙言於桓公曰君將治齊則髙傒與叔牙足矣且欲霸王非管夷吾不可夷吾居國國重不可失也桓公從之
  薦郤缺
  左僖三十三年晉侯敗狄於箕郤缺獲白狄子初臼季過冀見郤缺耨其妻饁之敬相待如賔與之歸言諸文公請用之文公以為下軍大夫反自箕晉襄公以再命先茅之縣賞胥臣曰舉郤缺子之功也按臼季即胥臣也
  皆就賔位
  韓子曰趙武薦四十六人於其君及武之死也四十六人皆就賔位禮檀弓趙文子其中退然如不勝衣其言呐呐如不出諸其口所舉於晉國管庫之士七十有餘家生不交利死不屬其子焉按文子武之諡
  皆為公臣
  禮雜記孔子曰管仲遇盗取二人焉上以為公臣曰其所逰辟也可人也管仲死桓公使為之服
  薦為令尹
  見縣尹上
  薦為大夫
  秦百里奚告穆公曰臣嘗遊困於齊而乞食䬹人蹇叔收臣臣因欲事齊君無知蹇叔止之臣得脫齊難遂之周周王子頽好牛臣以養牛干之欲用臣蹇叔止之臣去得不誅臣事虞君蹇叔止臣臣知虞君不能用誠貪利禄爵且留用其言得脫不及于難是以知其賢於是繆公使人厚幣迎蹇叔以為上大夫
  解狐舉讐
  韓子曰解狐與荆伯栁為怨趙簡子問於解狐曰孰可以為上黨守對曰荆伯栁可簡子曰非子之讐乎對曰臣聞忠臣舉賢不避仇讎其廢也不阿親近簡子曰善遂以荆伯為守韓詩外傳作西河守又說苑晉文公問於舅犯誰可使為西河守者對曰虞子羔公曰非子之讎與曰君問為守者非問臣之仇也子羔見舅犯謝之曰君幸赦臣之過薦之於君得為西河守舅犯曰薦子者公也怨子者私也吾不以私事害公義子其去矣顧吾射子矣
  祁奚舉子
  左襄三年晉中軍尉祁奚請老晉侯問嗣焉請解狐其讐也將立之而卒又問焉對曰午也可於是羊舌職死矣晉侯曰孰可以代之對曰赤也可於是使祁午為中軍尉羊舌赤佐之君子謂祁奚能舉善矣稱其讐不為謟立其子不為比舉其偏不為黨解狐得舉祁午得位伯華得官建一官而三物成能舉善也
  一言取士
  左昭二十八年賈辛將適其縣見魏子魏子曰辛來昔叔向適鄭𩱛蔑惡欲觀叔向從使之收器者而往立于堂下一言而善叔向聞之曰必𩱛明也下執其手以上曰今子少不颺子若無言吾幾失子矣言之不可以已也如是遂如故知今汝有力于王室吾是以舉汝行乎敬之哉毋堕乃力注云鬷即鄭然明其貎甚惡
  一字拔人
  晉蔡克字子尼初克未仕時河南山簡與琅琊王衍書曰蔡子尼今之正人衍以書示衆曰山子以一字拔人
  廉士
  史記韓安國字長孺武帝時為御史大夫為人多大畧貪嗜於財然所推舉皆廉士賢于己者也於梁舉壺遂臧固郅他皆天下名士士亦以此稱慕之
  竒才
  唐張柬之字孟將武后問狄仁傑欲得一佳士用之誰可者仁傑曰必欲卓犖竒才則有荆州長史張柬之其人雖老宰相才也
  薦為大將
  韓信亡去蕭何追之漢王罵曰諸將亡者以十數公無所追追信詐也何曰諸將易得如信國士無雙王必欲長王漢中無所事信必欲爭天下非信無足與計事者王遂設壇具禮拜信為大將
  薦為中尉
  魏無知事漢陳平自楚亡歸漢因無知求見王乃拜平為都尉或讒平王疑之召讓無知無知曰臣所言者能也大王所問者行也今有尾生孝巳之行而無益勝負之數王何暇用之乎王乃拜平為䕶軍中尉盡領諸將諸將乃不敢復言
  薦曹參為相
  相國蕭何病上問曰君即百嵗後誰可代君對曰知臣莫如君帝曰曹參何如何頓首曰帝得之矣臣死不恨及何薨拜參為相國
  薦相如為郎
  見鄉里
  薦為博士
  吳公為河南守以治行第一徵為廷尉乃薦洛陽人賈誼年少頗通諸家之書文帝召為博士一嵗中遷至大中大夫
  薦為刺史
  漢暴勝之武帝時為繡衣直指使東至渤海聞郡人雋不疑賢請與相見不疑因言曰凡為吏太剛則折太柔則廢威行施之以恩然後樹勲揚名永終天禄勝之敬納其戒遂表薦之徵詣公車拜為青州刺史
  何祗才策
  蜀楊洪為蜀郡太守舉門下書佐何祗有才䇿數年祗為廣漢太守而洪尚蜀郡每朝㑹祗次洪坐洪曰君馬何駛祗曰故吏馬何敢駛但眀府未着鞭耳
  錢徽時名
  韓愈薦徽自代表云錢徽時名年輩俱在臣前擢以代臣必允衆望
  惟恐人知
  漢孔光字子夏薦舉惟恐人聞知
  適以自伐
  東漢左雄字伯豪為尚書令薦冀州刺史周舉為尚書既而雄為司𨽻校尉復舉故冀州刺史馮直任將帥直嘗坐贓受罪舉以此劾奏雄雄曰詔書使我選武猛不使我選清髙舉曰詔書使君選武猛不使君選貪汙雄曰進君適所以自伐也舉曰昔趙宣子任韓厥為司馬厥以軍法戮宣子僕宣子謂諸大夫曰可賀我矣吾選厥也任其事今君不以舉之不才誤升諸朝不敢阿君以為君羞不寤君之意與宣子殊也雄恱因謝曰吾嘗事馮直之父又與直善今公以此奏吾是吾之過也天下益以此賢之
  舉為孝亷
  東漢种暠字景伯洛陽人父遺財三十萬暠悉以賑䘏宗族邑里之貧者順帝時王諶舉為孝廉拜侍御史累遷南郡太守入為大司農遷司徒
  舉其忠直
  東漢桓譚字君山宋𢎞薦為議郎世祖令君山鼓琴好其繁聲𢎞聞召譚責之譚後於帝前鼓琴見𢎞失其常度帝怪問之𢎞免冠謝曰臣本舉譚望以忠直事主而令朝廷欣恱鄭聲臣之罪也帝改容謝𢎞
  推轂
  史記漢鄭當時字莊為大司農令其推轂士及官屬丞史誠有味乎其言之也與官屬言若恐傷之聞人之善言進之上惟恐後山東士諸公以此翕然稱鄭莊
  扶輿
  趙穆别傳汲郡脩武趙君年三十七宰相四薦不就元康二年太守羊伊以為四科之貢宜盡國美遂扶輿激諭以充嵗貢
  一鶚
  東漢龎參字仲達為左校令先零反御史中丞樊凖薦參曰鷙鳥累百不如一鶚又吳時廬陵賊起諸將不能下孫權曰鷙鳥累百不如一鶚令吕𫎇討平之
  二龍
  劉繇字正禮兄岱字公山陶丘洪薦繇欲令舉茂才刺史曰前年舉公山奈何復舉正禮丘洪曰明使君用公山于前擢正禮于後所謂御二龍于長𡍼騁騏驥于千里不亦可乎
  齎函
  益部耆舊傳嚴羽字子翼仕郡功曹刺史辟為從事郡舉孝廉羽曰上士貢名下士貢身齎函貢身非髙士也乃辭孝廉取吏部除無錫長
  投板
  汝南先賢傳黄穆字子敬安城人為郡主簿忠上率下朝廷肅清太守荆寓舉穆孝廉穆乃薦讓殷仲才寓不聽遂懷板入見寓曰若仲才者六選之首而穆先之適足以興謗議便投板于内出則卧病寓知其不可移遂從之
  薦舉當才
  東漢鄧禹字仲華光武任使諸將多訪于禹禹毎有薦舉皆當其才
  稱述多過
  蜀龎統字士元為郡功曹好奬人物每所稱述多過其才人怪問之答曰當今雅道陵遲善人少惡人多拔十得五猶可以崇邁世教使有志者自勵
  增輝日月
  司馬彪續漢書陳蕃胡廣上䟽薦徐穉等曰伏見處士豫章徐穉彭城姜肱汝南袁閎京兆韋著頴川李曇徳行純偹著于民聽若使擢登三事協亮天工必能翼宣盛美増輝日月桓帝乃以安車𤣥纁徵之
  垂光虹蜺
  東漢孔融薦禰衡表曰伏見處士禰衡淑質貞亮英才卓犖若得龍躍天衢鳯奮雲漢垂光虹蜺足以昭近署之多士
  執憲詳平
  見求賢
  託志忠雅
  諸葛亮每言長史蔣琬託志忠雅當與吾共贊王業者也密表後主曰臣若不幸後事宜以付琬亮卒後主以琬為尚書令
  惟舉賔客
  漢楊興說車騎將軍史髙曰以將軍之幕府海内所仰望而所舉不過私門賔客乳母子弟富貴在身而烈士不舉是謂狐白之裘而反衣之也平原文學SKchar衡才智有餘經學絶倫以無階朝廷故隨牒在逺方誠召置幕府貢之朝廷必為國器
  不用姻親
  晉劉𢎞都督荆州表牙門將皮初為襄陽太守朝廷以初望淺更用𢎞女壻夏侯陟𢎞下教曰治一國者冝以一國為心必若姻親然後可用則荆州十郡安得十女壻然後為政哉因表皮初之勲宜見酬答詔聽之
  珥筆丹墀
  晉杜預字元凱舉賢良方正表曰蘇贊布行于草野著德于閭閻若得珥筆丹墀推訪格言必有諤諤匪躬之節
  垂纓玉陛
  晉陸雲字士龍薦張瞻文曰若得端委太學錯綜藝文垂纓玉陛論道紫宫誠帝宫之瑰玉清廟之偉器
  籠中藥石
  唐元澹字行冲謂狄仁傑曰下之事上譬之富家貯積以自資也脯腊膎胰以供滋膳參术芝桂以防疾疢門下充為味者多矣願以小人充備一藥石仁傑笑曰君正吾藥籠中物不可以一日無除太常卿
  道側奇寳
  唐樊宗師字紹述韓愈薦宗師於袁滋相公曰宗師孝友聰明家故饒財身居長嫡悉推與諸弟諸弟皆優贍而宗師妻子常寒露肌宗師怡然處之無有難色窮究經史章通句解誠不忍以竒寳横棄道側
  舉姪為將
  晉武帝太元二年苻堅入冦詔求文武良將可以鎭禦北方者謝安以兄子𤣥應詔郄超嘆曰安之明乃能違衆舉親𤣥之才足以不負所舉
  舉子為郎
  武則天命宰相各舉尚書郎一人狄仁傑舉其子光嗣拜地官貟外郎已而稱職太后喜曰卿足繼祁奚矣乂宋曹彬將薨車駕親臨視之問以後事對曰臣無事可言固問之對曰臣二子煜與煒材器可取臣若内舉皆堪為將上問優劣對曰煜不如煒已而果然
  薦與同列
  唐裴垍字𢎞中憲宗時拜中書侍郎加集賢殿學士引李絳崔羣與之同列
  薦與共功
  唐房𤣥齡字喬為秦王府記室時府僚多補外官杜如晦亦出為陜州長史𤣥齡曰餘人不足惜杜如晦王佐才也大王必欲經營天下捨如晦無共功者王驚曰微公言幾失之即奏留使參謀帷幄
  可備顧問
  唐張說字道濟開元中為中書令多引天下名士佐佑王化粉澤典章始知集賢院嘗薦張九齡可備顧問說卒上思其言召九齡為秘書少監集賢院學士
  可位巖廊
  唐韋處厚字德載敬宗時為學士上嘗惋嘆宰輔非人使兇賊熾肆處厚上疏曰裴度元勲巨德文武兼備若位巖廊委參决必能使戎虜畏威幽鎭稱臣陛下當饋而嘆恨無蕭曹今有一裴度而擯棄於外所以馮唐知漢文帝有頗牧而不能用也帝感悟於是復度兼平章事
  記其姓名
  唐韋純字貫之或薦之京兆尹李實實舉笏示所記曰此其姓名也予與同里素聞其賢願識之而進于上或者喜以告貫之曰今日詣實而明日賀至矣貫之唯唯不往官亦不遷
  稱其才器
  唐宣宗謂白敏中曰朕昔從憲宗之䘮道遇風雨百官皆散惟山陵使長而多鬚攀靈駕不去誰也對曰令狐楚上曰有子乎敏中以綯對且稱其才器上即擢綯為考功郎知制誥
  薦擢拾遺
  唐蕭嵩為左拾遺與布衣張鎬為友館而禮之因表薦曰如張鎬者用之則為王者師不用則幽谷一叟耳𤣥宗擢鎬拾遺不數年出將入相鎬字從周
  薦為御史
  見監察御史
  祐甫擬親
  崔祐甫字貽孫唐肅宗朝拜相在位未踰年除吏八百人皆親故上謂祐甫曰人言卿擬官多親故何也對曰陛下令臣擬庶官必須悉其材行如不聞知何由得實帝然之
  貫之舉弟
  唐韋貫之為監察御史舉弟纁自代議者不謂之私又宋程顥為御史神宗命推擢人才先生薦數十人而父表弟張載及弟頥居首
  不容私謝
  漢張安世字子孺以父任為郎嘗有所薦舉其人來謝安世大恨以為舉賢達能豈有私謝絶弗為通
  不市私恩
  宋王曾為相士大夫有以差遣為請者公察其可用必正色却之既而擢用絶口未嘗與言子弟曰獨不使之知乎公曰用賢人主之事若使之知是我徇私請而市私恩也恩欲歸已怨將何歸
  私第見客
  見丞相
  材館延賔
  宋虞允文字彬父及作相置翹材館延四方賢士懷袖有小方冊目曰材館錄錄中如汪應辰趙雄胡銓張震洪遵梁克家留正一時得人之盛有慶厯元祐風
  延譽元亮
  宋李元亮抱才尚氣崇寧中處太學時蔡嶷為學錄元亮輕之後嶷守和州元亮猶布衣也過州不謁嶷命駕先至其館元亮以啟謝曰定館而見長者古所不然輕身以先匹夫今無此事蔡嗟嘆餉錢五十萬且致書延譽於諸公遂登科
  延譽老泉
  宋雷簡夫在雅州蘓洵往見之簡夫謂曰子王佐才也薦之於張方平與韓琦歐陽修三人延譽如不及由是洵名振京師盖自簡夫始云
  莫如㓂凖
  宋王旦字子明疾久不愈上命肩輿入禁中使其子雍與直省吏扶之見於延和殿因問曰卿萬一不諱使朕以天下付之誰乎旦謝曰知臣莫若君惟明主自擇再三問不對是時張詠馬亮皆為尚書上曰張詠何如不對又曰馬亮何如又不對上曰試以卿意言之旦強起舉笏曰以臣之愚莫如㓂凖上憮然有間曰凖性剛褊更思其次旦曰他人臣不知也旦死嵗餘卒用凖為相
  無如堯佐
  湘山野錄吕申公公著累乞致仕仁宗問曰卿去誰可代者中公乃引陳文惠堯佐曰陛下必欲得英俊經綸之士臣所不知若圖任老成鎭安百度周知天下良苦無如陳堯佐仁宗深然之堯佐遂大拜堯佐極懷申公引薦之德因作燕詞攜酒過之申公使之歌焉歌云一社良辰千家庭院翩翩又見新歸燕鳯凰巢穩喜為鄰瀟湘烟瞑來何晏亂入紅樓低飛綠岸畫梁時拂歌塵散為誰歸去為誰來主人恩重朱簾捲申公笑曰自恨捲簾人已老莫愁調鼎子無功
  更薦仲淹
  范仲淹字希文服中上宰相書言朝政得失王曾見而偉之時晏殊亦在京師嘗薦一人為館職曾謂殊曰公素知范仲淹捨此不薦而薦斯人已為公置不行宜更薦范仲淹也殊從之
  力薦永叔
  宋韓魏公屢薦歐陽永叔仁宗不用他日復薦之曰韓愈唐之名士天下望以為相而竟不用談者至今以為謗歐陽修今之韓愈也陛下不用恐後人如唐謗必及國陛下何惜不一試之以曉天下後世也上從之
  薦拜說書
  宋吕正獻公與司馬溫公同奏舉河南處士程頥乞特加召命待以不次詔以為潁川推官國子監教授不就又以為秘省校書郎亦不就已而召對便殿拜崇政說書乃受之
  薦拜叅政
  宋王荆公薦進一二寒士位侍從初無意於大用也公去位後遂拜叅知政事公作小詩寄之意曰本種荼䕷架金沙只漫栽自矜顔色好飛度臘前開
  因詩留薦
  宋張詠知成都有録事叅軍老病廢事公責之曰何故不去明日叅軍求去且以詩留别云秋光都似宦情薄山色不如歸興濃公驚歎曰吾過矣同僚能詩而吾乃不知於是留而慰薦之
  上書求薦
  程伊川與韓持國范夷叟泛舟潁川西湖須臾客將去有一官員上書謁見大資頥将謂有甚急切公事乃是求知巳頥曰大資在位却不求人乃使人倒來求已是甚道理夷叟曰只是正叔太執求薦章常事也頥曰不然只為曾有不求者不與來求者與之遂致人如此持國便服
  焚香再拜
  東軒筆録宋謝泌淳化中為右司諫居官不妄薦士或薦一人則焚香捧表望闕再拜而遣之
  懐璧空歸
  終慎思家貧苦學董儲以書薦於士人之富者不遇取書歸董啟云魯箭髙飛謂聊城之必下秦都
  璧以空歸










  山堂肆考卷八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