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四十四 山堂肆考 卷一百四十五 卷一百四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一百四十五 明 彭大翼 撰釋教
  
  袁宏漢書浮屠佛也佛者漢言覺也將以覺悟羣生也佛地論佛姓釋伽號牟尼要覽小名天中天按列子西極之國有化人来周穆王事之作中天之臺又秦始皇時沙門室利房等至帝囚之夜有金人破户以出信此則周秦已有佛矣
  手指天地
  傳燈録周昭王二十四年釋迦佛生刹利王家放大智光明照十方世界涌金蓮花自然捧䨇足分手指天地作獅子吼聲年十九出家號天人師住世四十九年將金縷僧迦黎衣𫝊法與摩訶迦葉自一祖迦葉𫝊至三十二祖𢎞忍又佛運綂紀周昭王二十四年甲寅四月八日中天竺國浄梵王妃摩耶夫人生太子悉達多三十二歲於菩提場中成無上道號佛世尊於周穆王五十六年二月十五日於拘尸羅國婆羅䨇樹間入𣵀槃至晉宋周隋等十餘家書竝云佛生周莊王九年魯莊公七年癸巳歳四月八日常星不見至匡王五年七十九歲SKchar於拘尸那城䨇樹下塟於囘鹿山數説不同竝存之以僃㕘考集覽云梵語𣵀槃華言示寂也佛以人SKchar精神常在佛之SKchar示寂而已非真死也楞伽經云𣵀槃乃不生不SKchar之地一切脩行之所依世人誤認以為SKchar非也
  掌着地界
  維摩經佛以四大海水入大毛孔不撓魚鱉性彼大海本相如故又取三千大千世界如陶家輪着右手掌中擲過恒河沙國界之外其中人不覺不知不使人有往来想一千世界謂之小千一千小千世界謂之中千一千中千世界謂之大千
  出家
  本相經佛初為太子年十九踰城出家學道勤行精進禪定六年成道具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又佛初出家乃於檀特山中學非非想於二月八日明星出時成佛
  出世
  續博物志佛以三月十五夜出世二十九出家三十五得道
  聖人
  吳太宰嚭問孔子曰夫子聖人歟對曰丘博識强記非聖人也又問三王聖人歟對曰三王善用智勇聖非丘所知又問五帝聖人歟對曰五帝善用仁信聖非丘所知又問三皇聖人歟對曰三皇善用時聖非丘所知太宰大駭曰然則孰為聖人乎夫子有間曰丘聞西方有大聖人者不治而不亂不言而自信不化而自行蕩蕩乎人無能名焉
  仙子
  唐詩西方金仙子崇議乃無明金仙子謂佛也又佛曰空王曰法王曰象王曰輪王曰鐙王曰梵帝蘇東坡記開元寺吳道子畫佛西方真人誰所見衣被七寳從雙狻當時脩道頗辛苦栢生兩肘鳥巢肩初如濛濛隠山玉漸如濯濯出水蓮道成一旦就空滅奔會四海悲人天
  佛身
  十住論佛身七處平滿謂以兩手兩肩兩足及額也佛地經佛表裏八處平滿菩薩經佛者有大神力身紫金色韻府西天有佛其形長一丈六尺而黃金色故東坡詩問禪不契前三語施佛空留丈六身
  佛心
  唐宣宗問𢎞辯禪師何為佛心對曰佛者西方之語華言覺也謂人智慧覺照為心心者佛之别名有萬千異號其體惟一心外無佛佛外無心又文粹佛之心以空化執智化也以福利化欲仁化也以縁業化妄術化也以地獄化愚刼化也故中下之人聞其説利而畏之所謂救溺以手救火以水其於生人亦幸矣
  琉璃喉
  三昧經佛咽喉如琉璃筒
  珊瑚口
  大智論佛口色如珊瑚
  珠睂
  瓔珞經佛睂象珠火
  金面
  脩道經佛面光如金花又月面雲眸雪齒金容俱佛像也北魏孝昌三年二月洛陽平等寺金身兩目埀泪遍體俱濕時人稱為佛汗如此者三日而明年爾朱榮入洛誅戮百官殆盡
  現足
  世尊入般𣵀槃一祖迦葉至雙林樹間悲戀號泣佛於金棺内現出雙足按世尊如来瞿曇南無皆佛號
  化身
  有僧問風穴曰如何是佛穴曰金沙灘頭馬郎婦世言觀音化身按馬郎嘗見美婦賣魚遂求為婦婦曰適體不安少安相見未幾而SKchar忽有僧来云此菩薩也以錫杖挑骨凌空而去又續𤣥語録延州有婦人甚有姿色少年子弟悉與狎數歲而没人塟之道左大厯中有胡僧敬禮其墓曰斯乃大慈悲喜捨俗之欲無不狥焉此即鎻骨菩薩順縁已盡衆人開墓視其骨鈎結如鎻狀遂與起塔馬郎婦事大率類此觀音大士本是男身化身為女
  馬䭾經
  大藏一覽漢明帝永平二年上偶夢金人巍巍丈六飛至殿庭光明炳耀訪問羣臣通事舍人𫝊毅對曰臣聞西域有得道者其名曰佛陛下所見得無是乎帝遣博士王遵蔡愔等十八人同往西域求佛法至月氐國遇迦葉摩騰竺法蘭二梵僧帶白㲲畫釋迦像經四十二章白馬䭾之迎至洛陽上大悅于西門外立精舍以處之遂譯四十二章經中國有三寳自此始摩騰竺法蘭二僧皆中天竺人三寳謂道寳經寳師寳也
  龍聽法
  隋書經籍志釋迦住世教化四十九年天龍人鬼竝来聽法
  永寧金像
  魏作永寧寺鑄金像高一丈八尺者一如中人者十玉像二為九層浮屠掘地築基下及黃泉浮屠高九十文上刹復高十丈每夜靜鈴鐸聲聞十里
  滎陽玉像
  唐高祖仕隋時太宗方幼而病為刻玉像于滎陽佛祠以祈年五代周世宗即位之明年國乏錢乃悉詔毁天下銅佛像以鑄錢嘗曰吾聞佛説身世為妄以利人為急使其真身尚在猶欲割截況此銅像豈其所惜哉由是羣臣皆不敢言
  舍利子
  釋氏要覽注釋迦佛既化弟子阿難等焚其身有骨子如五色珠光瑩堅固名曰舍利子因造塔以藏之龍舒心經曰舍利子亦云舍利弗乃佛弟子名以其母眼似舍利弗鳥之眼故因其母而立名或云舍利鳥則此間所謂鶖鳥其眼圓因以舍利稱其母此言舍利子若曰婦人舍利者之子也
  法喜妻
  菩薩問維摩居士父母妻子眷屬是誰答曰智度為母方便為父法喜為妻慈悲為女善心成實為男畢竟空寂為舍按法喜者謂見法生歡喜也東坡詩曰雖無孔方兄願有法喜妻
  般若臺
  清凉禪師曰夫般若者苦海之慈航昏衢之巨燭也昔陳文達誦金剛經有人入㝠府見築臺云此待陳文達按般若梵云般若此云智慧言人受超薦則能智慧也
  兠率宫
  佛生於兠率天亦曰兠率宫
  舍衛城
  世尊凡至食時着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
  妙喜國
  佛言有國名妙喜維摩詰於彼國寂没而来此生也
  金界
  佛書有金色境界佛
  寳洲
  佛書有南無寳洲佛
  蜂臺
  蜂臺佛誦經臺也唐詩把菊坐蜂臺
  獅座
  獅子座即佛座也
  銖衣
  唐詩銖衣千古佛
  玉鏡
  藝文運光玉鏡道茂金輪言佛法妙也
  慈雲
  雞跖集如来慈心如大雲䕃注世界藝文慧雲匪由觸石法雨起乎悲心
  慧日
  頭陀寺碑䕃法雲於真際則火宅晨凉曜慧日于康衢則重昏夜曉慧日一云佛日唐李士謙善談𤣥理有客問三教優劣士謙曰佛日也道月也儒五星也言三教之道若三光竝明也客不能難
  梵輪
  唐詩花没梵輪前梵輪佛鏡也又曰仙輪
  福舍
  藝文效彼毗城建兹福舍毗城佛國毗耶城也
  恒沙
  恒沙佛教所施即世界也又佛法之妙境謂之𤣥津
  法界
  法界謂佛法所施之地盡法界而虚空也
  玉毫光
  玉毫光佛光也藝文玉毫朗照出天人之表
  金粟影
  金粟影佛影也發迹經浄名大士是往古金粟如来又祖庭事苑佛維摩詰是金粟如来
  極樂界
  佛書經言西方浄土以七寳裝嚴無地獄餓鬼禽畜以至蝡動之類常清浄自然無一切雜穢故名浄土其人生蓮花中長生不老衣食宅宇隨意化成其景序常春無復寒暑大受快樂無一切苦惱故名極樂世界
  大願船
  浄土文菩薩乘大願船住生SKchar海就北世界呼引衆生上大願船送至西方如有往者無不得生
  彼㟁
  梵經云波羅宻多此云到彼㟁西土俗以佛地為彼㟁葢衆生輪囘作業之地如在海中故謂之此㟁則佛地所以謂之彼㟁
  此域
  佛家以道為此域
  象教
  象教者如来既化諸大弟想慕不已遂刻木為佛瞻敬之以形象教人也故杜詩曰方知象教力又劉禹錫記自白馬東来而人知象教佛衣始𫝊而人知心法
  聲聞
  𫝊燈錄因聲得教者謂之聲聞但不了自心於聲教上起解或因神通或因瑞相語言運動聞有菩提𣵀槃三阿僧祗刼脩成佛者皆屬聲聞又要覽諸佛聖教聲聞為上首
  龍音
  十方佛名經有鸞歩龍音佛金乘珠藏佛
  螺髻
  世尊於肉髻中出百寳光肉髻如青螺故曰螺髻
  日月燈
  佛名經有三萬億日月燈明佛
  旃檀海
  觀佛三昧經有五百𣃼檀海佛
  止觀經
  杜詩白首重聞止觀經按佛經止能捨樂觀能離苦又云止能脩心能斷貪愛觀能脩慧能斷無明止如定而後能静觀則慮而後能得也
  入定影
  初學記輕飛入定影
  浄因
  唐詩年来百事皆無結懽與湯師結浄因浄因即浄業葢禪學也又佛祖不立文字以心𫝊心是謂正因
  勝果
  湖州法華山樵夫得青蓮一枝掘地有石匣藏一童子舌根不壊花自舌出是人誦法華經致此勝果因以名其山又法華經有人聞是品能隨喜讃善者是人口中常出青蓮香
  紺馬
  藝文天琴夜下紺馬朝翔紺馬佛所乘也
  火龍
  藝文如花譬象若火疑龍言佛像也
  真如
  馬師云真如有變易豈不聞善知識者能回三毒為三聚浄戒回六賊為六神通回煩惱作菩提回無明作大智若真如無變易是外道也唐僧懐素詩醉裏得真如劉禹錫詩心會真如不讀經真如謂禪理也
  大覺
  佛妙道有上𤣥曰大覺曰妙覺又有五覺衆生覺聲聞覺三乘覺菩薩覺佛覺
  共命鳥
  佛書有共命鳥二首一身即迦陵頻伽鳥也
  䕶禪龍
  唐詩鳥聚疑聞法龍參若䕶禪
  優曇花
  見祝壽又蘇東坡詩優鉢曇花豈有花問師此曲唱誰家已從子美識桃竹更向安期覔𬃷𤓰宴坐林間時有虎高眠榻後不聞鴉勝遊自古兼支許為採松枝寄一車
  沙門果
  𫝊燈録沙門果非因果之果非有非無非真非妄非生非死無迷無悟不曾出世不入𣵀槃不曾生諸惡道亦不曾為人亦不曾成物亦不曾為諸天常自無為湛然常寂
  毒龍狂象
  唐詩毒龍拏兮赫然狂象奔兮沉醉皆佛家所有事也
  愛馬心猿
  藝文三循祛愛馬六念静心猿佛言除慾累也
  摩尼珠
  佛珠曰摩尼珠以喻法性圓明清浄不染穢汚也故唐詩唯有摩尼珠可照濁水源
  隨坐衣
  梵語云尼師壇又云尼師但那此云隨坐衣唐言坐具也
  貝葉經
  唐詩貝葉經文手自書西域佛經多以貝多葉書之
  蓮花偈
  即佛語也
  禪枝
  庾信安昌寺碑禪枝四静慧室三明杜子美遊脩覺寺詩禪枝宿衆鳥
  心樹
  佛教若生心樹願結因芽
  無量心
  慈悲喜捨是四無量心授與饒益是慈相除去衰損是悲相慶慰得捨是喜相忌壊平等是捨相
  不住法
  金剛經若菩薩心住於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則無所見若菩薩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光明照見種種色色又有所謂不住色而行布施謂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也如是布施是不住於相其福徳不可思量又有不住天謂天運無常以成四時也
  梵唄
  梵語唄者華言止斷外事葢讃詠之聲也清而不濁雄而不猛流而不越凝而不滯遠聽則汪洋峻雅近聽則從容和肅昔曹子建遊魚山忽聞空中梵天之音清響哀惋獨聽良乆乃摹其節冩為梵唄此梵唄所自始也一説梵唄是趙石勒時事
  法供
  佛諸供養中唯法供養最重
  遥源濬波
  文選𤣥關幽鍵感而遂通喻法藏也遥源濬波酌而不竭喻法海也
  妙臺慧殿
  藝文上微妙之臺昇智慧之殿言佛道之至妙也又法華經佛以慈悲為室以通慧為門
  忍草靈花
  唐詩晨行踏忍草夜誦得靈花
  心香意葉
  佛言牕舒意葉室度心香又曰意樹發空花心蓮吐輕馥
  愛河欲網
  佛言善度愛河能褰欲網
  覺路迷川
  佛經以黄金為繩以界八道故李白歸山寄孟浩然詩金繩開覺路寳筏渡迷川
  莊嚴相
  言佛像之光彩也
  方便門
  方便門佛教也藝文開方便門示真實相
  無生篇
  無生篇釋典也文選暢以無生之篇
  無生觀
  無生觀佛境也又曰無生鄉唐詩試將有漏軀聊作無生觀
  戒定慧
  白居易文法要有三曰戒定慧戒生定定生慧慧生八萬四千法門是三者迭相為用若次第言之則定為慧因戒為定根根植則苗茂因為果樹樹培則果滿無因求滿猶夢果也無根求茂猶揠苗也
  律法禪
  白居易問惟寛禪師曰既為禪師法何以説法師曰無上菩提被於身為律説於口為法行於心為禪應用者三其致一也譬如江湖淮漢在處立名名雖不一水則無二
  白法𤣥言
  白法𤣥言皆禪學也唐詩白法調狂象𤣥言問老龍
  雕談妙辯
  雕談妙辯皆佛論也唐詩雕談筌奥㫖妙辯𠻳𤣥津
  香積飯
  維摩居士遣八菩薩往衆香國禮佛言願得世尊所食之餘欲以娑婆世界施作佛事于是香積如来以衆香鉢盛飯與之
  伊蒲饌
  東漢楚王英詣闕以縑贖罪詔報曰王好黃老之言尚浮屠之教其還贖以助伊蒲塞桑門之饌注云伊蒲塞即優蒲塞也或云伊伊蘭花蒲即菖蒲花西域以之供佛故曰伊蒲饌
  慧劒
  維摩經以智慧劒破煩惱賊
  戒珠
  法華經精進脩静戒猶如䕶明珠
  見性
  要覽禪者定慧之通稱明心達理之趨也達磨觀此上機縁繁紊乃曰不立文字者恐其執文滯相也直指人心乃見性成佛者明其頓了無生也
  忘心
  黃蘖示要論一念離真皆為妄想一念計生SKchar即落諸魔一念起諸見即落外道凡人皆逐境生心若欲無境當忘其心心忘則境空境空則妄滅若見善相諸佛来迎亦無心隨去若見惡相種種現前亦無畏心但自忘心同于法界便得自在
  七燈
  藝文輪斷七燈暉燈佛燈也
  三車
  𫝊燈錄佛有三車謂羊車鹿車牛車也法達問六祖曰經説三車大牛車與白牛車如何區别祖曰汝自迷背不如坐郤白牛車更於門外覔三車法華經大白牛肥壯多力以駕寳車葢喻大乘法也古詩有時與我論三車杜詩白牛車逺近古禪師語錄設有人道得言語尖新中㫖趣都總不知必無實行只謂之鸚鵡車可也
  七能
  𫝊燈錄嵩神謂元珪禪師曰我神通亞佛師曰汝神通十句五能五不能佛則十句七能三不能神悚然曰可得聞乎師曰汝能捩上帝東天行而西天曜乎曰不能曰汝能奪地祇融五岳而結四海乎曰不能曰是謂五不能佛能空一切相成萬法智而不能成空業佛能度無量有情而不能盡衆生界佛能知羣有性而窮億刼事而不能化導無縁是謂三不能也空業亦不牢久無縁亦謂無期衆生界本無增減
  八解
  八解沙門浴池名佛言英妙八解心高超七花意又云七花屏塵想八解濯芳襟
  三塗六道
  三塗一曰色慾門上尸道天塗界二曰憂慾門中尸道地塗界三曰貪慾門下尸道人塗界六道謂天道人道魔道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也唐傅奕曰偽啓三塗謬張六道三塗亦曰三惡
  三明六入
  文選氣茂三明情超六入三明謂天眼明宿命明漏盡明六入謂眼入色耳入聲鼻入香舌入味身入觸意入法又有六度謂一布施二持戒三忍辱四精進五禪定六智慧布施以廣義持戒以守信忍辱以為謙精進以思敬禪定以守静智慧以通理是謂六波羅宻
  五分法身
  王介甫金陵語錄五分法身所謂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見此五者皆以超出五隂故戒超色隂定超受隂慧超想隂解脱超行隂解脱知見超識隂
  三𤣥法門
  古禪師語錄體中𤣥句中𤣥𤣥中𤣥此三𤣥法門是佛祖正見學人但入得一𤣥已具正見若不達此三𤣥别有解悟皆是邪見體中𤣥即函葢乾坤句句中𤣥即隨波逐浪句𤣥中𤣥即截斷衆流句
  第一機
  雲門問臥童長連牀上學得是第幾機曰第二機雲門曰作麽生是第一機童曰峭𦂳草鞋
  不二門
  文殊謂維摩詰曰何等是不二法門摩詰黙然文殊曰善哉乃至無有文字言語是真入不二法門也又佛教有方便門藝文開方便門示真實相
  超九刼
  初學記始出四門終超九刼四門謂在家男女惡門大慚愧門努力門迴向門
  消三幡
  文選消一無於三幡言三幡雖殊消令為一同歸於無也三幡色一也色空二也觀三也
  三縁
  古禪師語錄第一為了自己輪迴生死二為紹隆三寳三為六道四生皆令解脱
  四諦
  龍舒心經四諦謂苦集滅道是也苦謂一切生老病死之類集謂一切聚集骨肉之類滅謂壊滅道謂脩行之類諦者以理審諦非徒説也經又云見苦斷集因滅脩道
  三藐
  佛經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梵語阿此云無梵語耨多羅此云上梵語三此云正梵語藐此云等梵語菩薩此云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乃無上正等正覺謂無上真性也
  四智
  𫝊燈録四智者謂大圓鏡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所作智六祖謂智通曰若悟三身即名四智三身者清浄法身汝之性也圎滿報身汝之智也千百億化身汝之行也
  三業
  顔魯公文如来以身意口三業難調伏也浄尸羅以息其内以行住坐臥四威儀攝善心也明布薩以照其外故曰波羅提木义是汝之師
  四恩
  大乘本生經恩有四種一父母二師長三國主四施主
  三天
  佛家有三天謂清微天禹餘天大赤天也唐詩三天接畫梁又佛書有諸天皆言勝樂之事杜詩諸天合在藤蘿外
  八風
  寳積經及大毗婆娑論以利衰毁譽稱譏苦樂為八風要覽得可意事名利失可意事名衰不見前排撥名毁不見前讃美為譽見前讃美為稱見前排撥名譏逼迫身心名苦悦適心意為樂寒山子詩八風吹不動黃山谷詩八風吹得行
  七聖財
  報恩經人生世間禍福從口生當護於口甚於猛火火能燒一世惡口能燒無數世猛火燒世間財惡口燒七聖財故口舌皆鑿身之斧也七聖財謂一信二精進三戒四慚愧五聞捨六忍辱七定慧七者能資用成佛故名財
  三世火
  僧靈一詩燈𫝊三世火樹老五株松三世謂去来今也三世火謂燈火常明也
  三昧
  佛法妙處恒在三昧三昧謂調直定也佛言雜記道家云貞一儒者云致一釋氏云三昧其義通也言一即有二遂至於三言三即昧在其間反覆存之而已
  六通
  華嚴經一天眼二天耳三地心四宿命五神足六漏盡謂之六通
  四大
  圓覺經我今四大和合所謂毛髮爪齒皮肉筋骨腦髓垢色皆歸于地唾涕膿血涎沫津液痰淚精氣大小便利皆歸于水煖氣歸火動轉歸風四大各離今者妄身當在何處
  六根
  龍舒心經眼耳鼻舌身意為六根界色聲香味觸法為六塵界眼識色處為眼識界耳聞聲處為耳識界并鼻識界舌識界身識界意識界謂之六識界摠為十八界
  五藴
  道院集五藴謂色受想行識也色謂色身有形或黃或白是也受謂一切受苦受樂受用是也想謂一切思念是也行謂所行之事識謂曉解世間事五藴即五隂
  六宗
  達磨祖師立六宗一曰有相宗二曰無相宗三曰定慧宗四曰戒行宗五曰無碍宗六曰寂靜宗又𫝊燈錄有五宗曰臨濟宗曰溈仰宗曰曹洞宗曰雲門宗曰法眼宗又有三宗曰眼宗耳宗心宗
  八正
  八正謂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也如来開此八者大䕃其人交䘮失於道者
  五衍
  文選如来乗五衍之安車又云憑五衍之載拯溺逝川言人為不善有如逝川之流而如来教化之使濟也
  成佛在羅漢之先
  廣額屠兒在湼槃會上放下屠刀立便成佛按屠兒廣額日殺千羊而能發心成佛在諸大菩薩及阿羅漢之先所謂一日克己天下歸仁固有是理
  成佛在彌陀之後
  佛經如觀音大勢至文殊普賢皆久已造佛境而不肯成佛普賢則廣大修習圎滿未退名未息願文殊則深入善權廣化衆生故未取道觀世音於阿彌陀佛滅後成等正覺號普光功徳山王如来大勢至繼觀音成佛號善住功德寳王如来至文殊為七佛導師又云過去無鞅數佛皆其弟子成佛之時以恒沙諸佛世界為一佛刹則諸佛功徳未有如文殊者也
  武后造寺
  唐武則天建佛寺御史張廷珪上疏曰佛者以覺知為義因心而成不可以諸相見故經云若以色見我以聲音求我是人有邪行不能見如来又云如者不生来者不滅又道院集晁逈曰本覺為如今覺為来故曰如来
  阿育造塔
  文公譚苑錢鏐曰釋伽真身舍利塔見于明州鄞縣阿育王所造八萬四千而此震旦得十九之一也宋太宗命取舍利禁中度開寳寺地造浮屠十一級以藏舍利上謂近臣曰我曩世嘗親佛座但未通宿命不能了了見之
  梁武捨身
  梁武帝本紀帝溺信佛道凡三捨身日止一食膳無鮮腴唯豆羮糲飯而已身衣布衣侯景之亂以所求不供憂憤成疾崩于浄居殿
  後主頓顙
  江南野史李後主酷信浮屠朝退與后上僧伽帽衣袈裟誦佛書拜跪頓顙至為瘤贅親為桑門削作厠簡子試之腮頰少澁滯者再為治之其手不扠學佛握印而行僧犯姦有司具牘還俗後主令禮佛三百拜免刑
  迎骨
  唐韓愈遷刑部侍郎憲宗遣使往鳳翔法門寺塔迎佛指骨入禁中三日乃送佛祠王公士民瞻奉施捨惟恐弗及至為夷法灼身體委珎貝騰踏於路愈聞惡之表諫乞付有司投諸水火佛如有靈能作禍福凡有殃咎宜加臣身上大怒貶愈潮州刺史
  獻牙
  五代時有僧遊西域得佛牙以獻明宗以示大臣趙鳯言世𫝊佛牙火不能傷請驗其真偽因以斧斫之應手而碎方是時宫中施物已及數千因鳯碎之乃止






  山堂肆考卷一百四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