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八十 山堂肆考 卷一百八十一 卷一百八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一百八十一 明 彭大翼 撰器用
  屏風
  屏風所以障風亦所以隔形者也古者扆之遺象又有牀屏枕屏
  雲母
  西京雜記趙飛燕為皇后其女弟合德上遺以雲母屏風迴風席七華扇又謝承後漢書鄭𢎞為太尉時舉第五倫為司空班次在下每正朔朝見𢎞曲躬自卑上問知其故遂聽置雲母屏風分隔其間由此遂為故事
  火齊
  拾遺記漢董偃嘗卧延清之室上設火齊屏風列靈麻之燭
  蛛絲
  西京雜記昭陽殿木畫屏風如蜘蛛絲縷
  龜甲
  洞冥記上起神明臺上有金牀象席雜玉為龜甲屏風
  畫列女
  東漢光武御座施屏風圖畫列女帝數顧視宋𢎞正容曰未見好德如好好色者也帝命撤之
  畫僊人
  陸劌鄴中記石季龍作金鈿屈膝屏風衣以白縑畫義士僊人禽獸於上
  觸頭
  見子
  壓背
  吳均齊春秋宜都王鏗年十歳與吉景曜商略前言徃行左右誤排柟瘤屏風倒壓背色貌不異言譚不輟
  鏤瑞圖
  崔豹古今注孫亮作琉璃屏風鏤作瑞應圖一百二十種
  書家誡
  唐房𤣥齡恐諸子驕侈席勢凌人乃集古今家誡書屏風曰留意於此足以保躬矣
  畫雀
  見婚姻
  㸃蠅
  見畫
  素屏賜毛玠
  見賞賜
  花屏賜祿山
  孔氏帖安祿山恩寵莫比錫齎無數其所賜品目有八角花鳥屏風
  刺史錄名
  唐太宗曰治人之本莫重於刺史故錄刺史姓名於屏風臥起對之
  美人印手
  唐末遺史明皇所幸美人王氏數夢人召飲具言於上上曰此必術士所為若再徃以物誌之其夕夢中又徃因就硯中濡手印於屏風上既寤即告帝索於外果於東明觀中得其手紋而道士已遁去矣
  十漸列屏
  唐太宗覽魏徴十漸䟽曰以所䟽列為屏庶朝夕見之太宗又嘗命虞世南冩列女傳於屏風
  十事列屏
  宋李伯時嘗畫髙陽長揖張釋之諫文帝馮媛當熊霍光取璽武帝問日磾明妃出塞王猛捫蝨醉山簡李宻迓太宗明皇攬鏡妃子剪鬟十事列為一屏
  屏女呈藝
  楊太真傳有一屏風名虹霓雕刻前代美人之形可長三寸許其間執玩之器與衣服皆用衆寶雜厠而成乃隋文帝所造賜義成公主墮在北邊貞觀初滅敵與蕭后同歸中國上因而賜妃焉妃歸衛公楊國忠家安於髙樓上國忠日午嘗偃息其下纔就枕而屏風諸女悉皆下床前各通所號云裂繒人也定陶人也窮廬人也當壚人也亡吳人也步蓮人也桃源人也斑竹人也奉五官人也温肌人也曹氏投波人也吳宫無雙返香人也拾翠人也竊香人也金屋人也解佩人也為雲人也董雙成也為烟人也畫眉人也吹簫人也笑躄人也垓中人也許飛瓊也趙飛燕也金谷人也小鬢人也光髮人也薛夜來也結綺閣人也扶風女也國忠雖閉目歴觀見之而身體不能動口不能發聲諸女各以物列坐逓呈本藝訖一一復歸屏上國忠方醒惶懼遽走下樓貴妃知之亦不欲見焉祿山亂後其物猶存在元載家後不知所在
  屏女踏歌
  酉陽雜俎唐元和初有士人因醉臥㕔中及醒見古屏上婦人等悉於牀前踏歌歌曰長安女兒踏春陽無處春陽不㫁腸舞䄂弓腰渾忘却蛾眉空帶九秋霜中雙鬟者問曰如何是弓腰歌者笑曰汝不見我作弓腰乎乃反首髻及地腰勢如規焉士人驚懼因叱之忽然上屏
  銀塗
  宋元嘉起居注十六年御史中丞劉正奏廣川刺史韋朗作銀塗漆屏風三十三牀又緑沉屏風一牀請追朗前所居官
  金縷
  唐詩金縷畫屏開
  書古文
  王琰宗春秋明帝性多忌諱禁制迴避者數十百品亦惡白字凡屏風書古來名文有白字輒加改易𤣥黄朱紫
  書政要
  唐宣宗書貞觀政要於屏風每正色拱手而讀之
  琉璃
  吳孫亮作琉璃屏
  翡翠
  東坡詩珠簾玉案翡翠屏
  彥國座屏
  見耆英
  敬夫枕屏
  見銘又邵康節過友人家晝臥見其枕屏畫小兒題詩其上云遂令髙臥人欹枕看兒戲
  几案
  說文几案屬也釋名几屐也所以屐物者也屐閣也周禮春官司几筵掌五几案亦几屬
  武王有銘
  太公金匱武王几銘曰安不忘危存不忘亡
  武公有訓
  楚語左史倚相曰昔衛武公年九十有五矣猶箴儆於國在輿有旅賁之規位宁有官師之典倚几有訓誦之諫居寢有𥊍御之箴臨事有瞽史之道
  隠几而坐
  莊子曰南郭子綦隠几而坐仰天而噓嗒焉似喪其耦顔成子㳺立侍乎前曰何居乎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今之隠几者非昔之隠几者也
  操几以從
  曲禮謀於長者必操几以從之
  黄金
  漢武帝内傳武帝受太甲靈符十二於西王母盛以黄金几封以白玉函以珊瑚為牀
  白玉
  漢書儀祭天用白玉几
  賜孔光
  漢平帝詔太師孔光年耆有疾每朝十日一賜食賜靈壽杖省中置几入省用杖
  賜卓茂
  東觀漢記光武拜故宻令卓茂為太傅封褒德侯賜之几杖
  投几進師
  見將帥
  抵几斥吏
  漢書朱博遷琅琊太守齊部舒緩養名博新視事右曹掾史皆移病臥博問其故對言惶恐故事二千石新到輒遣吏存問致意乃敢起就職博奮髯抵几曰觀齊兒欲以此為俗耶迺召見諸曹吏書佐及縣大史選視其可用者出教置之皆斥罷諸病吏白巾走出府門郡中大驚
  稱疾賜几
  漢書吳王濞稱疾不朝驗問不實文帝責問吳使使者曰察見淵魚不祥於是天子賜吳王几杖
  遜位賜几
  晉魏舒以年老稱疾遜位詔賜几杖不朝
  憑几讀書
  東漢孔融為北海太守為袁譚所攻流矢雨集矛㦸内接然融憑几安坐讀書論義自若也
  憑几學道
  神仙傳葛仙翁憑桐木几於女几山學道數十年白日登仙几化為白麂三足時出於山上
  加錦
  西京雜記漢制天子玉几冬則加綈錦其上謂之綈几公侯皆以木為几冬則以細旃為槖
  畫花
  鄴中記石虎所坐几悉畫五色花
  梯几戴勝
  山海經西王母梯几而戴勝注云梯憑也
  撫几驚亡
  晉書司𨽻劉毅卒武帝撫几驚曰失吾名臣不得生作三公
  阮籍書文
  竹林七賢論魏封晉文王司空鄭沖馳使從阮籍求文立待之籍時在袁孝尼家宿醉扶而起書几板為文無所治定乃冩付之
  羲之書字
  晉王羲之詣門生家不遇見棐几⿰氵⿱口肎浄因書真草相半其父誤刮去之門生驚懊累日
  彰舊德
  續漢書魏文帝賜彪几杖以彰舊德
  表古風
  見賞賜
  遺靈產
  吳均齊春秋孔靈產授光禄大夫覽止足之分不肯拜太祖以白毛扇素几遺之曰以君有古人之風故賜卿以古人之物
  賜甄權
  孔氏六帖唐甄權許州扶溝人貞觀中權已百歳太宗幸其舍賜几杖衣服
  狐文
  雲仙散録房壽六月召客凭狐文几
  烏皮
  杜甫詩拂拭烏皮几
  狐蹯鶴膝
  語林任褒為光禄勲孫馮翊徃詣之見門吏馮几視之孫入語任曰吏馮几對客為不禮任便捶之吏答曰得罰體痛以横木扶持非憑几也孫曰植木横施植其兩足便為憑几何必狐蹯鶴膝曲木抱腰
  欹形詭狀
  唐栁宗元斬曲几文末代淫巧不師古式㫁茲揉木以限肘腋欹形詭狀曲程詐力制類竒邪用絶䋲墨勾身陋狹危足僻側支不得舒脅不遑息余胡斯蓄以亂人極
  希元几銘
  陳希元几銘親仁可以自託友賢可以自扶求仁得仁必馳必驅若隠几以召憑几以呼則仁賢斯遯厮役來趨嗚呼賢既遯身即孤
  同叔几銘
  晏同叔几銘小飯防噎跬行虞跌巾有角墊衣存衽缺惟忠與孝則罔摧折
  對案不食已下係案
  漢書萬石君石奮子孫有過不誚譲之為之對案不食
  屏案不食
  見朋友
  鳩入案
  列士傳魏公子無忌方食有鳩入案下公子怪之曰此有何忌來投無忌耶使人於殿下視之見一鷂從屋上飛去
  雀行案
  古詩雙雀行書案
  舉案敬夫
  見妻
  據案接吏
  劉𤣥佐既貴母尚在見縣吏走廷中白事退戒𤣥佐曰長吏恐懼卑甚吾思而父吏於縣亦當爾而據案何安乎𤣥佐感悟待下益加禮
  天子玉案
  唐李白鼓吹入朝曲天子憑玉案劒履若雲行
  舍人香案
  唐起居舍人執筆隨宰相入殿夾香案分立殿下
  周瑜斫案
  江表傳曹公平荆州欲伐吳張昭等皆勸權迎操惟周瑜陳拒曹之計權乃拔刀斫案曰復有欲迎北軍者與此案同
  王融撫案
  見志士
  欹案
  三國志曹操作欹案臥視書籍
  圓案
  杜陽編同昌公主琢百寶為圓案
  
  説文杖持也所以扶持而防傾跌者也禮王制五十杖於家六十杖於鄉七十杖於國八十杖於朝荷杖而問
  吕氏春秋孔子弟子從逺方來者孔子荷杖問之曰子之父不有恙乎摶杖問之曰子之母不有恙乎置杖問之曰子之兄弟不有恙乎曳杖問之曰子之妻子不有恙乎故孔子以六尺之杖論貴賤之等辨親踈之義
  䇿杖而去
  魯仲連卻秦軍平原君欲封之連遂䇿杖而去
  原憲應門
  莊子曰子貢乗大馬中紺而表素軒車不容巷徃見原憲原憲華冠縰履杖藜而應門
  長房懸舍
  神僊傳費長房欲求道而顧家憂壺公乃斫一青竹杖與長房身等使懸之舍後家人見以為縊死大小驚哭殯塟之長房立其旁人無見者後長房歸家人不信是長房乃發徃日所塟惟竹杖存焉
  張騫卭竹
  史記張騫云臣前在大夏時見卭竹杖蜀布問安所得此大夏人曰賈人徃市於身毒國身毒在大夏之東南數千里
  邢巒山桃
  譚藪後魏邢巒字山賓嘗有疾䇿山桃杖魏太武帝問此何杖答曰巨源杖按巨源晉山濤字今太武諱濤故巒不敢言山桃借言巨源云
  少千拄金
  搜神記魯少千山陽人漢文帝㣲服懷金欲問其道少千拄金杖麾象牙扇出應門
  瞿曇持錫
  瞿曇持錫杖曰此是波若眼
  伯俞憂母
  見子
  文饒贈僧
  桂苑叢譚唐潤州甘露寺有僧道行孤髙李德裕鎮浙右以方竹杖一贈焉方竹杖出大宛國堅實而方正節眼鬚牙對面四出及再鎮浙右其僧尚在問曰前所奉竹杖無恙否僧喜對曰已規圓而漆之矣公嗟惋彌日前輩詩曰削圓方竹杖漆却㫁紋琴
  飾鳩
  續漢書禮儀志仲秋按户比民年七十者授之玉杖杖端以鳩為飾鳩不噎之鳥欲老人不噎也
  解虎
  解虎見僧又黄魯直卭竹杖賛厲亷隅而不劌故竊比於彭耼之壽屈曲而有直體能獨立於雪霜之後伯夷食薇而清陳仲咽李而痩涪翁晝寢蒼然挂壁涪翁履危心如鐵石窮山獨行解兩虎爭終使卞莊乗間而孺子成名
  挂錢
  晉阮修字宣子常步行以百錢挂杖頭至酒店酣飲而歸家無儋石之儲晏如也
  刻塔
  塔寺記謝尚嘗夢其父告之曰西南有氣至衝人必死勿當其鋒建塔寺可禳如未暇立寺可杖頭刻作塔形見有氣來即指之尚如其言置杖左右果有黒氣衝尚家尚以杖指之氣即廻散闔家獲全氣所經處數里無復孑遺
  青藜吹火
  見校書郎
  青蘆滅火
  拾遺記糜竺用陶朱術日益富有寶庫千間竺以賑生恤死為務其家馬廐旁有古塚夜聞泣聲尋之見一婦人訴云後漢之末為賊所害衣裳見剝乞弊衣自掩竺從其言復見婦云君應遭火厄今以青蘆杖一枚長九尺報君之惠竺挾杖而歸後隣人見竺家有一青氣如龍蛇之形旬日火從庫起燒其珠玉十分之一火盛之時見青衣童子十數人來撲火又見青氣如雲覆火上火即滅
  介象青竹
  神僊竹介象令人騎青竹自吳徃蜀
  王烈蒼藤
  列僊傳王烈曽授赤城老人九節蒼藤杖拄杖行地上雖馬奔不能及也杜詩曰安得僊人九節杖拄到玉女洗頭盆又曰惟有紅藤杖相隨錦里來韓愈有赤藤杖歌曰赤藤為杖世未窺
  投之葛陂
  見僊
  化為懸崖
  宣室志曰楊隠之謁唐先生將歸先生以杖畫地視其庭戸忽化懸崖萬仞巖谷重叠謂隠之曰陵谷既遷子將安歸隠之泣告乃以箒掃之其庭户如故乃得歸
  延年
  魏志文帝引漢太尉楊彪待以客禮賜之几杖詔曰先王几杖之賜所以賓禮黄耉褒崇元老也昔孔光卓茂並以淑德髙年受兹殊賜其賜公延年杖及憑几
  扶老
  陶淵明歸去來辭䇿扶老以流憩扶老杖名
  植蔓
  僧曇霄游葡萄谷見枯蔓堪為杖持歸植之遂活髙數仞
  開花
  陶家瓶餘事徐鳯有一杖直如筆管其後每年生一節二十年後每年縮一節三月間杖之四面青赤白黒各開一花不知何異也
  起弱
  魏志周宣為郡吏太守楊沛夢人曰八月二日曹公當至必與君杖飲以藥酒宣占之曰夫杖以起弱藥治人病八月二日黄巾必滅至時果敗賊
  扶疲
  唐羅衮杖銘身之疲杖以扶之國之危賢以圖之又宋陳瑩中杖銘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顛而不持危而不扶將焉用彼
  闍黎同來
  夾山問佛印和尚闍黎與什麽人同來曰木上座又問在什麽處曰在堂中夾山便到堂中師拈拄杖擲於夾山前夾山曰莫是須彌山得耶師曰月宫亦不逢見
  契丹皆避
  五代髙祖紀契丹犯京師上遣牙將王峻奉表契丹耶律德光呼之為兒賜一木拐契丹貴之如中國几杖非優大臣不可得峻持歸彼人望之皆避
  
  釋名簾亷也自障蔽為亷恥也揚雄方言宋魏陳楚江淮之間謂之筁自闗而西謂之箔南楚謂之蓬箔又風俗通户幃為簾
  神屋白珠
  漢武故事上起神屋以白珠為簾箔玳瑁押之象牙為鈎
  靈閣翠羽
  洞㝠記漢武帝二十年起招靈閣編翠羽麟毛為簾
  秦宫
  三秦記明光宫以金玉珠璣為簾箔
  漢寢
  西京雜記漢諸陵寢皆以竹為簾皆為水紋及龍鳯之象
  待月
  越王有美女二人一名夷光一名修明以貢於吳吳王處以椒華之房貫細珠為簾幌朝下以蔽景夕捲以待月
  鳴風
  西京雜記昭陽殿織珠簾幌風至則鳴如珩瑀之聲
  孫卿養形
  孫卿子曰局室蘆簾藁蓐可以養形
  麟士傷手
  宋書沈麟士家貧為人作簾誤傷手便流涕而還人問故答曰遺體毁傷感而悲耳
  五嶽簾
  初學記簾圖五嶽寜識崇朝之雲
  五色簾
  謝綽拾遺録戴明寶為歴朝寵倖家累千金大兒驕淫為五色珠簾明寶不能禁
  鳥骨
  見冬
  蝦鬚
  唐陸暢詩勞將素手捲蝦鬚瓊室流光更綴珠玉漏報來過夜半可憐潘岳立踟蹰又宋蘇易簡詩蝦鬚半捲天香散
  鳥窺
  杜詩鳥窺新捲簾
  燕入
  謝朓詩風簾入雙燕
  席箕簾
  席箕草可為簾見邊塞王建詩
  水晶簾
  唐髙駢詩水晶簾動㣲風起一架薔薇滿院香
  青布為縁
  晉東宫舊事簾箔皆以青布為縁
  銀蒜為押
  歐陽公玉臺體詩銀蒜鈎簾宛地垂蔣捷白紵詞早是東風作惡旋安排一雙銀蒜鎮帷幙宋元親王納妃及公主下降皆有銀蒜𬖄押㡬百雙葢鑄銀為蒜以押簾也
  簾進公主
  唐張説用雞林夜明簾進奉九公主得免禍
  簾賜童子
  宋李如圭吉水人七歳時孝宗問童子何業對曰能誦書即誦無逸篇帝大喜授迪功郎明日與父謝恩賜宴殿上以父子不可同坐命設珠𬖄隔之宴罷就以簾賜之歸建凌雲樓以彰君賜後官至福建安撫
  捲雨
  唐王勃滕王閣序珠簾暮捲西山雨
  蔽日
  隋煬帝時蒲澤國進蔽日𬖄以細蓮根絲貫小珠編成雖曉日激射而光不能透
  
  釋名牀裝也所以自裝載也方言齊魯之間謂之簀陳楚之間謂之第
  象牙
  戰國䇿孟嘗君出行五國至楚獻象牙牀
  麡角
  異物志麡狼形似虎而角觸前向入林則挂角故恒在淺草中皮可作履襪南人以其角作踞牀
  珊瑚
  漢武帝内傳武帝受西王母真形六甲靈飛十二事帝盛以黄金几封以白玉函以珊瑚為牀紫錦為帷安著栢梁臺上
  瑇瑁
  西京雜記韓嫣以瑇瑁為牀
  漢髙踞牀
  酈食其求見漢髙祖髙祖方踞牀使兩女子洗足
  宋髙碎牀
  宋書髙祖嘗患體熱有獻石牀者乃碎之惡勞人也
  華元夜登
  左宣十四年楚子圍宋宋人懼使華元夜入楚師登子反之牀起之曰寡君使元以病告曰敝邑易子而食析骸以㸑雖然城下之盟有以國斃不能從也子反懼與之盟而告王退三十里宋及楚平
  林甫夕徙
  唐李林甫為相多結怨於人虞刺客竊發出則步騎百餘人金吾静街居則重門複壁如防大敵每一夕屢徙其牀雖家人莫知其處
  幼安坐藜
  魏管寜字幼安家貧好學坐藜牀五十年當膝處皆穿
  孝先壞竹
  至和二年成都費考先遊青城詣老人村壞其竹牀孝先欲償其直老人曰子不見牀下書云某年月日造某年月日為費孝先壞
  太子納妃
  晉東宫舊事太子納妃素栢局脚牀
  門生求婿
  見婚禮
  賀革思義
  南宋賀革家貧躬耕供養年二十始輟耕求就父受業有六尺方牀思義未達則横臥其上不盡其義終不肯食
  宗武讎書
  杜甫示子宗武讎書解滿牀
  杜甫醉登
  見狂肆
  浩然懼匿
  見詩律
  㑹食
  唐李吉甫為相初政事堂㑹食有巨牀相傳徙者宰相輙罷不敢遷吉甫笑曰世俗禁忌何足疑耶徹而新之
  合歡
  闗盼盼詩樓上殘燈伴曉霜獨眠人起合歡牀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長
  積塵
  齊虞愿字士恭除後軍將軍禇彥回詣愿不在見其眠牀上積塵埃有書數卷彥回嘆曰虞君之清乃至此命人為之掃地拂牀而去
  支石
  杜詩支牀錦石圓
  居易幽眠
  白樂天詩最是幽眠處松隂六尺牀又韋(⿱𫝀吊)應物詩予解郡符去爾為外事牽寜知風雨夜復作對牀眠
  彭羕徑外
  見狂肆
  沉香
  梁魚容性侈靡以象齒沉香造牀周匝用銀鏤金花寶鈿
  鬱金
  古詩羽帳鬰金牀
  七寶
  李白被召明皇以七寶牀置之金鑾殿
  五香
  隋煬(「旦」改為「𠀇」)帝觀文殿兩廂為堂十二間厨前設五方香牀綴金玉珠翠每駕至則宫人擎香爐在輦前行
  公孫寢土
  燕書公孫鳯隠於昌黎九城寢土牀
  馮道臥芻
  五代馮道在軍中不設牀席臥一束芻而已
  華山白玉
  神仙傳衞叔卿入華山上有紫雲鬱鬱白玉為牀
  辰州朱砂
  東坡詩注辰州巒洞小龕中生白石石狀如玉牀牀上生朱砂大如箭鏃小如芙蓉
  
  服䖍通俗文牀三尺五曰榻釋名長狹而卑曰榻言其榻然近地也
  特設一榻
  見太守
  獨擅一榻
  蜀簡雍字憲和性簡傲自諸葛亮以下則獨擅一榻
  連榻坐朝士
  晉杜預為鎮南將軍朝士畢賀皆連榻坐時羊琇為䕶軍乃曰杜元凱乃連榻坐客耶不坐而去
  撤榻待中人
  唐李峴同平章事故事政事堂不接客自元載為相中人傳詔㫖者置榻待之峴至即敕吏撤榻
  引守同坐
  唐張嘉貞為益州都督性簡傲接部刺史甚倨惟李勉父擇言守漢州獨引同榻坐
  與王連坐
  唐王毛仲與諸王侍禁中至連榻而坐
  引升御榻
  北齊趙彥深位司徒禮遇頗重每引見或升御榻
  令換先榻
  後魏任城王澄長子順拜僕射上省見榻甚舊令史云此榻曽經先王順涕泣交集令換之
  引僧升榻
  顏延之為秘書監時沙門釋惠休以才學為文帝所賞朝廷政事多與之謀上每引見常升獨榻延之甚嫉之因醉曰昔子同驂乗袁絲正色此三台之座豈可使刑餘居之上為變色
  與僧共榻
  蘇東坡黄魯直一日在佛印禪師處飲至暮阻雪衾席不備東坡曰就與老僧共榻不亦可乎











  山堂肆考卷一百八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