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中散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

卷第二 嵇中散集 卷第三
魏 嵇康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四

嵇中散集卷第三

  卜疑集一首

  稽荀錄一首

  養生論一首

   ⺊疑集一首

有宏逹先生者恢廓其度寂寥䟽闊方而不制廉而

不割超世獨歩懷玉被褐交不茍合仕不期逹常以

爲忠信篤敬直道而行之可以居九夷遊八蠻浮滄

海踐河源甲兵不足忌猛獸不爲患是以機心不存

泊然純素從容縱肆遺忘好惡以天道爲一指不識

品物之細故也然而大道既隱智巧滋繁世俗膠加

人情萬端利之所在若鳥之追鸞冨爲積蠧貴爲聚

怨動者多累靜者鮮患爾乃思丘中之隱士樂川上

之執竿也於是遠念長想超然自失郢人既沒誰爲

吾質聖人吾不得見兾聞之於數術乃適太史貞父

之廬而訪之曰吾有所疑願子卜之貞父乃危坐操

蓍拂几陳龜曰君何以命之先生曰吾寕發憤陳誠

讜言帝庭不屈王公乎將卑懦委隨承㫖倚靡爲靣

從乎寜愷悌弘覆施而不德乎將進趣世利茍容偷

合乎寧隱居行義推至誠乎將崇飾矯誣養虚名乎

寧斥逐凶佞守正不傾明否臧乎將傲倪滑稽挾智

任術爲智嚢乎寧與王喬赤松爲侣乎將進伊摯而

友尚父乎寧隠鱗蔵彩若淵中之龍乎寧舒翼揚聲

若雲間之鴻乎寧外化其形内隱其情屈身隨時陸

沉無名雖在人間實處冥冥乎將激昻爲清銳思爲

精行與世異心與俗并所在必聞恒營營乎寧寥落

間放無所矜尚彼我爲一不爭不讓遊心皓素忽然

坐忘追羲農而不及行中路而惆愴乎將慷慨以爲

壯感槩以爲亮上千萬乗下凌將相尊嚴其容高自

矯抗常如失職懐恨怏怏乎寧聚貨千億撃鍾鼎食

枕藉芬芳婉孌美色乎將苦身竭力剪除荆棘山居

谷飲倚巖而息乎寧如伯奮仲堪二八爲偶排擯共

鯀令失所乎將如箕山之夫潁水之父輕賤唐虞而

笑大禹乎寧如泰山之隱德潜讓而不揚乎將如季

札之顯節義慕爲子臧乎寧如老𥅆之清淨微妙守

玄抱一乎將如莊周之齊物變化洞達而放逸乎寧

如夷吾之不𠫤束縛而終在覇功乎將如魯連之輕

世肆志高談從容乎寧如市南子之神勇内固山淵

其志乎將如毛公藺生之龍驤虎歩慕爲壯士乎此

誰得誰失何凶何吉時移俗易好貴慕名臧文不讓

位於栁季公孫不歸美於董生賈𧨏一當於明主絳

灌作色而揚聲況今千龍並馳萬𩦸徂征紛紜交競

逝若流星敢不惟思謀於老成哉太史貞父曰吾聞

至人不相逹人不⺊若先生者文明在中見素表璞

内不愧心外不負俗交不爲利仕不謀禄鑒乎古今

滌情蕩欲夫如是吕梁可以遊湯谷可以浴方將觀

大鵬於南溟又何憂於人間之委曲

   嵇荀録一首

   養生論一首

世或有謂神仙可以學得不死可以力致者或云上

壽百二十古今所同過此以徃莫非妖妄者此皆兩

失其情請試粗論之夫神仙雖不目見然記籍所載

前史所傳較而論之其有必矣似特受異氣禀之自

然非積學所能致也至於導養得理以盡性命上獲

千餘嵗下可數百年可有之耳而世皆不精故莫能

得之何以言之夫服藥求汗或有弗獲而愧情一集

渙然流離終朝未餐則囂然思食而曾子銜哀七日

不飢夜分而坐則低迷思寢内懐殷憂則逹旦不瞑

勁刷理鬂醇醴發顔僅乃得之壯士之怒赫然殊觀

植髪衝冠由此言之精神之於形骸猶國之有君也

神躁於中而形䘮於外猶君昏於上國一作亂於下

也夫爲稼於湯之一無之字世偏有一溉之功者雖終歸

歸下一有於字燋爛必一溉者後枯然則一溉之益固不可

誣也而世常謂一怒不足以侵性一哀不足以傷身

輕而肆之是猶不識一溉之益而望嘉糓於旱苖者

也是以君子知形恃神以立神須形以存悟生理之

易失知一過之害生故修性以保神安心以全身愛

憎不棲於情憂喜不留於意泊然無感而體氣和平

又呼吸吐納服食養身使形神相親表裏俱濟也夫

田種者一畝十十下一有二字斛謂之良田此天下之通稱

也不知區種可百餘斛田種一也至於樹養不同則

功收相懸謂商無十倍之價農無百斛之望此守常

而不變者也且豆令人重榆令人暝合歡蠲忿萱草

忘憂愚智所共知也薰辛害目豚魚不養常世所識

也蝨處頭而黒麝食柏而香頸處險而癭齒居晉而

黄推此而言凢所食之氣蒸性染身莫不相應豈惟

蒸之使重而無使輕害之使暗而無使明薫之使黄

而無使堅芬之使香而無使延哉故神農曰上藥養

命中藥養性者誠知性命之理因輔養以通也而世

人不察惟五糓是見聲色是躭目惑玄黄耳務滛哇

滋味煎其府蔵醴醪鬻一作其腸胃香芳腐其骨髓喜怒

悖其正氣思慮銷其精神哀樂殃其平粹夫以蕞爾

之軀攻之者非一𡍼易竭之身而外内受敵身非木

石其能久乎其自用甚者飲食不節以生百病好色

不倦以致乏絶風寒所災百毒所傷中道夭於衆難

世皆知笑悼謂之不善持生也至于措身失理亡之

於微積微成損積損成衰從衰得白從白得老從老

得終悶若無端中智以下謂之自然縱少覺悟咸歎

恨於所遇之初而不知慎衆險於未兆是由桓侯抱

將死之疾而怒扁鵲之先見以覺痛之日爲受病之

始也害成於微而救之於著故有無功之治馳騁常

人之域故有一切之夀仰觀俯察莫不皆然以多自

證以同自慰謂天地之理盡此而巳矣縱聞養生之

事則斷以所見謂之不然其次狐疑雖少庶幾莫知

所由其次自力服藥半年一年勞而未驗志以厭衰

中路復廢或益之以畎澮而泄之以尾閭欲坐望顯

報者或抑情忍欲割棄榮願而嗜好常在耳目之前

所希在數十年之後又恐兩失内懐猶豫心戰於内

物誘於外交賖相傾如此復敗者夫至物微妙可以

理知難以目識譬猶豫章生七年然後可覺耳今以

躁競之心渉SKchar靜之塗意速而事遲望近而應逺故

莫能相終夫悠悠者既以未效不求而求者以不專

䘮業偏恃者以不兼無功追術者以小道自溺凢若

此類故欲之者萬無一能成也善養生者則不然矣

清虚靜泰少私寡欲知名位之傷德故忽而不營非

欲而强禁也識厚味之害性故棄而弗顧非貪而後

抑也外物以累心不存神氣以醇白獨著曠然無憂

患寂然無思慮又守之以一養之以和和理日濟同

乎大順然後蒸以靈芝(⿰氵閠)以醴泉晞以朝陽綏以五

絃無爲自得軆妙心玄忘歡而後樂足遺生而後身

存若此以往庶可與羡門比壽王喬爭年何爲其無

有哉




嵇中散集巻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