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中散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卷第三 嵇中散集 卷第四
魏 嵇康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五

嵇中散集巻第四

  黄門郎向子期難養生論一首

  荅難養生論⚊首

黄門郞向子期難養生論一首   

 難曰若夫節哀樂和喜怒適飲食調寒暑亦古人

 之所修也至於絶五糓去滋味寡情欲抑冨貴則

 未之敢許也何以言之夫人受形於造化與萬物

 並存有生之最靈者也異於草木草木不能避風

 雨辭斤斧殊於鳥獸鳥獸不能遠網羅而逃寒暑

 有動以接物有智以自轉此有心之益有智之功

 也若閉而黙之則與無智同何貴於有智哉有生

 則有情稱情則自然若絶而外之則與無生同何

 貴於有生哉且夫嗜欲好榮惡辱好逸惡勞皆生

 於自然夫天地之大德曰生聖人之大寳曰位崇

 高莫大於富貴然冨貴天地之情也貴則人順巳

 以行義於下冨則所欲得以有財聚人此皆先王

 所重闗之自然不得相外也又曰富與貴是人之

 所欲也但當求之以道義在上以不驕無患持滿

 以損儉不溢若此何爲其傷德耶或覩富貴之過

 因懼而背之是猶見食之有噎因終身不飡耳神

 農唱粒食之始后稷纂播植之業鳥獸以之飛𧺆

 生民以之視息周孔以之窮神顔冉以之𣗳德賢

 聖𤤽其業歷百代而不廢今一旦云五糓非養生

 之宜肴醴非便性之物則亦有和羮黄耉無疆爲

 此春酒以介眉壽皆虚言也博碩肥腯上帝是饗

 黍稷惟馨實降神祗神祗且猶重之而況於人乎

 肴粮入軆不踰旬而充此自然之符宜生之驗也

 夫人含五行而生口思五味目思五色感而思室

 飢而求食自然之理也但當節之以禮耳今五色

 雖陳目不敢視五味雖存口不得甞以言爭而獲

 勝則可焉有勺藥爲荼蓼西施爲嫫母忽而不欲

 哉茍心識可欲而不得從性氣困於防閑情志鬱

 而不通而言養之以和未之聞也又云導養得理

 以盡性命上獲千餘嵗下可數百年未盡善也若

 信可然當有得者此人何在目未之見此殆影響

 之論可言而不可得縱時有耆壽耉老此自特受

 一氣猶木之有松栢非導養之所致若性命以巧

 拙爲長短則聖人窮理盡性宜享遐期而堯舜禹

 湯文武周孔上獲百年下者七十豈復䟽於導養

 耶顧天命有限非物所加耳且生之爲樂以恩愛

 相接天理人倫燕婉娯心榮華恱志服饗滋味以

 宣五情納御聲色以逹性氣此天理自然人之所

 宜三王所不易也今若舍聖𮜿而恃區種離親棄

 歡約巳苦心欲積塵露以望山海恐此功在身後

 實不可兾也縱令勤求少有所獲則顧影尸居與

 木石爲鄰所謂不病而自灸無憂而自黙無䘮而

 䟽食無罪而自幽追虚徼幸功不荅勞以此養生

 未聞其宜故相如曰必若長生而不死雖濟萬世

 猶不足以喜言背情失性而不本天理也長生且

 猶無歡況以短生守之耶若有顯驗且更論之

   荅難養生論一首

荅曰所以貴智而尚動者以其能益生而厚身也然

欲動則悔吝生智行則前識立前識立則志開而物

遂悔吝生則患積而身危二者不蔵之於内而接於

外秪足以災身非所以厚生也夫嗜欲雖出於人而

非道之正猶木之有蝎雖木之所生而非木之宜也

故蝎盛則木朽欲勝則身枯然則欲與生不並立名

與身不俱存略可知矣而世未之悟以順欲爲得生

雖有後生之情而不識生生之理故動之死地也是

以古之人知酒肉爲甘鴆棄之如遺識名位爲香餌

逝而不顧使動足資生不濫於物知正其身不營於

外背其所害向其所利此所以用智遂生之道也故

智之爲美美其益生而不羡生之爲貴貴其樂和而

不交豈可疾智而輕身勤欲而賤生哉且聖人寳位

以富貴爲崇高者葢謂人君貴爲天子富有四海民

不可無主而存主不能無尊而立故爲天下而尊君

位不爲一人而重富貴也又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

者葢爲季世惡貧賤而好富貴也未能外榮華而安

貧賤且抑使由其道而不爭不可令其力爭故許其

心競中庸不可得故與其狂狷此俗談耳不言至人

當貪富貴也聖人不得巳而臨天下以萬物爲心在

宥羣生由身以道與天下同於自得穆然以無事爲

業坦爾以天下爲公雖居君位饗萬國恬若素士接

賔客也雖建龍旂服華衮忽若布衣之在身故君臣

相忘於上蒸民家足於下豈勸百姓之尊巳割天下

以自私以富貴爲崇高心欲之而不巳哉且子文三

顯色不加恱柳惠三黜容不加戚何者令尹之尊不

若德義之貴三黜之賤不傷冲粹之美二子甞得富

貴於其身終不以人爵嬰心故視榮辱如一由此言

之豈云欲富貴之情哉請問錦衣繡裳不陳於闇室

者何必顧衆而動以毁譽爲歡戚也夫然則欲之患

其得得之懼其失茍患失之無所不至矣在上何得

不驕持滿何得不溢求之何得不茍得之何得不失

耶且君子出其言善則千里之外應之豈在於多欲

以貴得哉奉法循理不絓世綱以無罪自尊以不仕

爲逸遊心乎道義偃息乎卑室恬愉無遌而神氣條

達豈須榮華然後乃貴哉耕而爲食蠶而爲衣衣食

周身則餘天下之財猶渇者飲河快然以足不羡洪

流豈待積歛然後乃富哉君子之用心若此葢將以

名位爲贅瘤資財爲塵垢也安用富貴乎故世之難

得者非財也非榮也患意之不足耳意足者雖耦耕

甽畝被褐啜菽豈不自得不足者雖養以天下委以

萬物猶未惬然則足者不須外不足者無外之不須

也無不須故無往而不乏無所須故無適而不足不

以榮華肆志不以隱約趨俗混乎與萬物並行不可

寵辱此真有富貴也故遺貴欲貴者賤及之故忘富

欲富者貧得之理之然也今居榮華而憂雖與榮華

偕老亦所以終身長愁耳故老子曰樂莫大於無憂

富莫大於知足此之謂也難曰感而思室飢而求食

自然之理也誠哉是言今不使不室不食但欲令室

食得理耳夫不慮而欲性之動也識而後感智之用

也性動者遇物而當足則無餘智用者從感而求勌

而不巳故世之所患禍之所由常在於智用不在於

性動今使瞽者遇室則西施與嫫母同情瞶者忘味

則糟糠與精粺等甘豈識賢愚好醜以愛憎亂心哉

君子識智以無恒傷生欲以逐物害性故智用則收

之以恬性動則紏之以和使智上於恬性足於和然

後神以黙醇軆以和成去累除害與彼更生所謂不

見可欲使心不亂者也縱令滋味常染於口聲色巳

開於心則可以至理遣之多算勝之何以言之也夫

欲官不識君位思室不擬親戚何者止其所不得則

不當生心也故嗜酒者自抑於鴆醴貪食者忍飢於

漏脯知吉凶之理故背之不惑棄之不疑也豈恨向

不得酣飲與大嚼哉且逆旅之妾惡者以自惡爲貴

美者以自美得賤美惡之形在目而貴賤不同是非

之情先著故美惡不能移也茍云理足於内乗一以

御外何物之能黙哉由此言之性氣自和則無所困

於防閑情志自平則無鬱而不通世之多累由見之

不明耳又常人之情遠雖大莫不忽之近雖小莫不

存之夫何故哉誠以交賖相奪識見異情也三年䘮

不内御禮之禁也莫有犯者酒色乃身之讎也莫能

棄之由此言之禮禁雖小不犯身讎雖大不棄然使

左手據天下之圖右手旋害其身雖愚夫不爲明天

下之輕於其身酒色之輕於天下又可知矣而世人

以身殉之斃而不悔此以所重而要所輕豈非背賖

而趣交耶智者則不然矣審輕重然後動量得失以

居身交賖之理同故備逺如近慎微如著獨行衆妙

之門故終始無虞此與夫躭欲而快意者何殊間哉

難曰聖人窮理盡性宜享遐期而堯孔上獲百年下

者七十豈復䟽於導養乎案論堯孔雖稟命有限故

導養以盡其壽此則窮理之致不爲不養生得百年

也且仲尼窮理盡性以至七十田父以六弊惷愚有

百二十者若以仲尼之至妙資田父之至拙則干嵗

之論奚所恠哉且凢聖人有損巳爲世表行顯功使

天下慕之三徙成都者或菲食勤躬經營四方心勞

形困趣歩失節或竒謀潜稱爰及干戈威武殺伐功

利爭奮或脩身以明汙顯智以驚愚藉名高於一世

取准的於天下又勤誨善誘聚徒三千口勌談議身

疲磬折形若救孺子視若營四海神馳於利害之端

心騖於榮辱之𡍼俛仰之間巳再撫宇宙之外者若

比之於内視反聽愛氣嗇精明白四逹而無執無爲

遺世坐忘以寳性全真吾所不能同也今不言松栢

不殊於榆栁也然則中年枯隕𣗳之重崕則榮茂日

新此亦毓形之一觀也竇公無所服御而致百八十

豈非鼔琴和其心哉此亦養神之一徴也火蠶十八

日寒蠶三十日餘以不得踰時之命而將養有過倍

之隆温肥者早終凉痩者遲竭斷可識矣圉馬養而

不乗用皆六十嵗軆疲者速彫形全者難斃又可知

矣富貴多殘伐之者衆也野人多壽傷之者寡也亦

可見矣今能使目與瞽者同功口與聵者等味遠害

生之具御益性之物則始可與言養性命矣難曰神

農唱粒食之始鳥獸以之飛𧺆生民以之視息今不

言五榖非神農所唱也既言上藥又唱五榖者以上

藥希寡艱而難致五榖易殖農而可乆所以濟百姓

而繼夭閼也並而存之唯賢志其大不肖者志其小

耳此同出一人至當歸止痛用之不巳耒耜墾辟從

之不輟何養命蔑而不議此殆玩所先習恠於所未

知且平原則有棗栗之屬池沼則有菱芡之類雖非

上藥猶 於黍稷之篤恭也豈云視息之具唯立五

糓哉又曰黍稷惟馨實降神祗蘋蘩藴藻非豐肴之

匹潢汙行潦非重酎之對薦之宗廟感靈降祉是知

神饗德之與信不以所養爲生猶九土述軄各貢方

物以効誠耳又曰肴粮入軆益不踰旬以明宜生之

驗此所以困其軆也今不言肴粮無充軆之益但謂

延生非上藥之偶耳請借以爲難夫所知麥之善於

菽稻之勝於稷由有効而識之假無稻稷之域必以

菽麥爲𤤽養謂不可尚矣然則世人不知上藥良於

稻稷猶守菽麥之賢於蓬蒿而必天下之無稻稷也

若能仗藥以自永則稻稷之賤居然可知君子知其

若此故准性理之所宜資妙物以養身植玄根於初

九吸朝霞以濟神今若以肴酒爲壽則未聞高陽有

黄髪之叟也若以充性爲賢則未聞鼎食有百年之

賔也且冉生嬰疾顔子短折穰嵗多病飢年少疾故

狄食米而生⿸疒頼瘡得榖而血浮馬秣粟而足重鴈食

粒而身留從此言之鳥獸不足報功於五榖生民不

足受德於田疇也而人竭力以營之殺身以爭之養

親獻尊則 菊苽梁聘享嘉會則肴饌㫖酒而不知

皆淖溺筋腋易糜速腐初雖甘香入身臭處竭辱精

神染汚六府鬱穢氣蒸自生災蠧饕滛所階百疾所

附味之者口爽服之者短祚豈若流泉甘醴瓊蘂玉

英金丹石菌紫芝黄精皆衆靈含英獨發奇生貞香

難歇和氣充盈澡雪五臟䟽徹開明吮之者軆輕又

練骸易氣染骨柔筋滌垢澤穢志淩青雲若此以徃

何五榖之養哉且螟蛉有子果臝負之性之變也橘

渡江爲枳易土而變形之異也納所食之氣還質易

性豈不能哉故赤斧以練丹赬髮㳙子以术精久延

偓佺以松實方目赤松以水玉乗烟務光以蒲韭長

耳卭䟽以石髓駐年方回以雲母變化昌容以蓬蔂

易顔若此之類不可詳載也孰云五榖爲最而上藥

無益哉又責千嵗以來目未之見謂無其人即問談

者見千嵗人何以别之欲校之以形則與人不異欲

驗之以年則朝菌無以知晦朔蜉蝣無以識靈龜然

則千嵗雖在市朝固非小年之所辨矣彭祖七百安

期千年則狹見者謂書籍妄記劉根遐寢不食或謂

偶能忍飢仲都冬倮而軆温夏裘而身凉桓譚謂偶

耐寒暑李少君識桓公玉椀則阮生謂之逢占而知

堯以天下禪許由而楊雄謂好大爲之凢若此𩔖上

以周孔爲關鍵畢志一誠下以嗜欲爲鞭䇿欲罷不

能馳驟於世教之内爭巧於榮辱之間以多同自减

思不出位使奇事絶於所見妙理斷於常論以言變

通逹微未之聞也久慍閑居謂之無歡深恨無肴謂

之自愁以酒色爲供養謂長生爲無𦕅然則子之所

以爲歡者必結駟連騎食方丈於前也夫俟此而後

爲足謂之天理自然者皆役身以物䘮志於欲原性

命之情有累於所論矣夫渇者唯水之是見酌者唯

酒之是求人皆知乎生於有疾也今若以從欲爲得

性則渇酌者非病滛𭰫者非過桀跖之徒皆得自然

非本論所以明至理之意也夫至理誠微善溺於世

然或可求諸身而後悟校外物以知之者人從少至

長降殺好惡有盛衰或稚年所樂壯而棄之始之所

薄終而重之當其所恱謂不可奪值其所醜謂不可

歡然還成易地則情變於初茍嗜欲有變安知今之

所躭不爲臭腐𭧽之所賤不爲竒美耶假令厮養SKchar

登卿尹則監門之類蔑而遺之由此言之凢所區區

一域之情耳豈必不易哉又飢飡者於將獲所欲則

恱情注心飽滿之後釋然䟽之或有厭惡然則榮華

酒色有可䟽之時蚺蛇珎於越土中國遇而惡之黼

黻貴於畢夏祼國得而棄之當其無用皆中國之蚺

蛇祼國之黼黻也以大和爲至樂則榮華不足顧也

以恬澹爲至味則酒色不足欽也苟得意有地俗之

所樂皆糞土耳何足戀哉今談者不覩至樂之情甘

减年殘生以從所願此則李斯背儒以殉一朝之欲

主父發憤思調五鼎之味耳且鮑肆自玩而賤蘭茝

猶海鳥對太牢而長愁文侯聞雅樂而塞耳故以榮

華爲生具謂濟萬世不足以喜耳此皆無主於内借

外物以樂之外物雖豐哀亦備矣有主於中以内樂

外雖無鍾鼔樂巳具矣故得志者非軒冕也有至樂

者非充屈也得失無以累之耳且父母有疾在困而

瘳則憂喜並用矣由此言之不若無喜可知也然則

樂豈非至樂耶故順天和以自然以道德爲師友玩

隂陽之變化得長生之永久任自然以託身並天地

而不朽者孰享之哉養生有五難名利不滅此一難

也喜怒不除此二難也聲色不去此三難也滋味不

絶此四難也神慮轉發此五難也五者必存雖心SKchar

難老口誦至言咀嚼英華呼吸太陽不能不廻其操

不夭其年也五者無於胷中則信順日濟玄德日全

不祈喜而有福不求壽而自延此養生大理之所效

也然或有行踰曾閔服膺仁義動由中和無甚大之

累便謂仁理巳畢以此自臧而不盪喜怒平神氣而

欲却老延年者未之聞也或抗志希古不榮名位因

自高於馳騖或運智御世不嬰禍故以此自貴此於

用身甫與鄉黨 齒耆年同耳以言存生葢闕如也

或棄世不羣志氣和粹不絶榖茹芝無益於短期矣

或瓊糇既儲六氣並御而能含光内觀凝神復璞棲

心於玄冥之崖含氣於莫大之涘者則有老可却有

年可延也凢此數者合而爲用不可相無猶轅軸輪

轄不可一乏於輿也然人苦偏見各備所患單豹以

營内致斃張毅以趣外失中齊以誡濟西取敗秦以

備戎狄自窮此皆不兼之禍也積善履信世屢聞之

慎言語節飲食學者識之過此以往莫之或知請以

先覺語將來之覺者


嵇中散集巻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