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中散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

卷第七 嵇中散集 卷第八
魏 嵇康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九

嵇中散集巻第八

 宅無吉凶攝生論一首

難宅無吉凶攝生論一首

宅無吉凶攝生論一首  

 夫善求壽强者必先知災疾之所自來然後其至

 可防也禍起於此爲防於彼則禍無自瘳矣世有

 安宅葬埋隂陽度數刑德之忌是何所生乎不見

 性命不知禍福也不見故妄求不知故干幸是以

 善執生者見性命之所宜知禍福之所來故求之

 實而防之信夫多飲而走則爲澹支數行而風則

 爲癢毒乆居於濕則要疾偏枯好内不怠則昏䘮

 文房若此之類災之所以來夀之所以去也而掘

 基築宅費日苦身以求之疾生於形而治加於土

 木是疾無瘳矣詩曰愷悌君子求福不回者匪避

 誹𧩂而爲義然也葢知回匪所求福也故夀强專

 氣致柔少私寡欲直行情性之所宜而合於養生

 之正度求之於懷抱之内而得之矣嘗有不知蠶

 者出口動手皆爲忌祟不得蠶絲滋甚爲忌祟滋

 多猶自以犯之也有教之知蠶者其顓於桑火寒

 暑燥濕也於是百忌自息而利十倍何者先不知

 所以然故忌祟之情繁後知所以然故求之之術

 正故忌祟生於不知使知性猶如蠶則忌祟無所

 立矣多食不消含黄丸而筮祝譴祟或從乞胡求

 福者凢人皆所笑之何者以智能逹其無禍也故

 忌祟舉生於不知由知者言之皆乞胡也設爲三

 公之宅而令愚民居之必不爲三公可知也夫壽

 夭之不可求甚於貴賤然則擇百年之宫而望殤

 子之壽孤逆魁岡以速彭祖之夭必不幾矣或曰

 愚民必不得乆居公侯宅然則果無宅也是性命

 自然不可求矣有賊方至不疾逃獨安須㬰遂爲

 所虜然則避禍趣福無過緣理避賊之理莫如速

 逃則斯善矣養生之道莫如先知則爲盡矣夫避

 賊宜速章章然故中人不難覩避禍之理SKcharSKchar

 故明者不易見其於理動不可要求一也孔子有

 疾醫曰子居處適也飲食藥也有疾天也醫焉能

 事是以知命不憂原始反終遂知死生之說夫時

 日譴祟古之盛王無之而季王之所好聽也制壽

 宫而得夭短求百男而無立嗣必占不啓之陵而

 陵不宿草何者高臺深宫以隔寒暑靡色厚味以

 毒其精亡之於實而求之於虚故性命不遂也或

 曰所問之師不工則天下無工師矣夫一棲之雞

 一欄之羊賔至而有死者豈居異哉故命有制也

 知命者則不滯於俗矣若許負之相條侯英布之

 黥而後王彭祖七百殤子之夭是皆性命也若相

 宅質居自東徂西而得反此是㓕性命之宜孔子

 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立高丘而觀居

 民則知曰東西非禍福矣若乃忘地道之爽塏而

 立制於帷墻則所見滋𥚹從逹者觀之則夫乾確

 然示人易矣夫坤隤然示人簡矣天地易簡而懼

 以細苛是更所以爲逆也是以君子奉天明而事

 地察世之工師占成居則驗使造新則無徴世人

 多其占舊因求其造新是見舟之行於水而欲推

 之於陸是不明數也夫舊斷之理猶卜筮也夫鑿

 龜數筴可以知吉凶然不能爲吉凶何者吉凶可

 知而不可爲也夫先筮吉卦而後名之無福猶先

 築利宅而後居之無報也占舊居以譴祟則可安

 新居以求福則不可則猶卜筮之說耳俗有裁衣

 種榖皆擇日衣者傷寒種者失澤凢火流寒至則

 授衣時雨既降則當下種賊方至則當疾走今舍

 實趣虚故三患隨至凢以忌祟治家者求福而其

 極皆貧故有知星宿衣不覆之諺古言無虚不可

 不察也

  難宅無吉凶攝生論一首

夫神祗遐遠吉凶難明雖中人自竭莫得其端而易

以惑道故夫子寢荅於來問終慎神恠而不言是以

古人顯仁於物蔵用於身知其不可衆所共非故隱

之彼非所明也吾無意於庶幾而足下師心陋見斷

然不疑繫决如此足以獨斷思省來論㫖多不通謹

因來言以生此難方推金木未知所在莫有食治世

無自理之道法無獨善之術茍非其人道不虚行禮

樂政刑經常外事猶有所䟽况乎幽微者耶縱欲辨

明神微祛惑起滯立端以明所由 斷以檢其要乃

爲 微若但撮提羣愚  蠶種忿而棄之因謂無

隂陽吉凶之理得無似噎而怨粒稼溺而責舟檝者

耶論曰百年之宫不能令殤子壽孤逆魁岡不能令

彭祖夭又曰許負之相條侯英布之黥而後王皆性

命也應曰此爲命有所定壽有所在禍不可以智逃

福不可以力致英布畏痛卒罹刀鋸亞夫忌餒終有

餓患萬物萬事凢所遭遇無非相命也然唐虞之世

命何同延長平之卒命何同短此吾之所疑也即如

所論雖慎若曾顔不得免禍惡若桀跖故當昌熾吉

凶素定不可推移則古人何言積善之家必有餘慶

履信思順自天祐之必積善而後福應信著而後祐

來猶罪之招罰功之致賞也茍先積而後受報事理

所得不爲闇自遇之也若皆謂之是相此爲决相命

於行事定吉凶於知力恐非本論之意此又吾之所

疑也又云多食不消必須黄丸茍命自當生多食何

畏而服良藥若謂服藥是相之所一宅豈非是一耶

若謂雖命猶當須藥自濟何知相不須宅以自輔乎

若謂藥可論而宅不可說恐天下或有說之者矣既

曰夀夭不可求甚於貴賤而復曰善求壽强者必先

知災疾之所自來然後可防也然則壽夭果可求耶

不可求也既曰彭祖七百殤子之夭皆性命自然而

復曰不知防疾致壽去夭求實於虚故性命不遂此

爲壽夭之來生於用身性命之遂得於善求然則夭

短者何得不謂之愚壽延者何得不謂之智茍壽夭

成於愚智則自然之命不可求之論奚所措之凢此

數者亦雅論之矛楯矣論曰專氣致柔少私寡欲直

行情性之所宜而合養生之正度求之於懷抱之内

而得之矣又曰善養生者和爲盡矣誠哉斯言匪謂

不然但謂全生不盡此耳夫危邦不入所以避亂政

之害重門擊柝所以避狂SKchar之災居必爽塏所以逺

風毒之患凢事之在外能爲害者此未足以盡其數

也安在守一利而可以爲盡乎夫專靜寡欲莫若單

豹行年七十而有童孺之色可謂柔和之用矣而一

旦爲虎所食豈非恃内而忽外耶若謂豹相正當給

厨雖智不免則寡欲何益而云養生可得若單豹以

未盡善而致災則輔生之道不止於一和茍和未足

保生則外物之爲患者吾未知其所齊矣論曰師占

成居則有驗使造新則無徴請問占成居而有驗者

爲但占墻屋耶占居者之吉凶也若占居者而知盛

衰此自占人非占成居也占成居而知吉凶此爲宅

自有善惡而居者從之則當吉之人受災於凶宅妖

逆無道獲福於吉居爾爲吉凶之致唯宅而巳更令

由人也新便無徴耶若吉凶故當由人則雖成居何

得而云有驗耶若此果可占耶不可占耶果有宅耶

其無宅也論曰宅猶卜筮可以知吉凶而不能爲吉

凶也應曰此相似而不同卜者吉凶無豫待物而應

將來之地也相宅不問居者之賢愚唯觀巳然有傳

者巳成之形也猶覩龍顔而知當貴見縱理而知餓

死然各有由不爲闇中也今見其同於得吉凶因謂

相宅與卜不異此猶見琴而謂之箜篌非但不知琴

也縱如論宅與卜同但能知而不能爲則吉凶巳成

雖知何益卜與不卜了無所在而古人將有爲必曰

問之龜筮吉以定所由差此豈徒也哉此復吾之所

疑也武王營周則云考卜惟王宅是鎬京周公遷邑

乃卜澗瀍終惟洛食又曰卜其宅兆而安厝之古人

修之於昔如彼足下非之於今如此不知誰定可從

論曰爲三公宅而愚民必不爲三公可知也或曰愚

民必不得乆居公侯宅然則果無宅也應曰不謂吉

宅能獨成福但謂君子既有賢才又卜其居復順積

德乃享元吉猶夫良農既懷善藝又擇沃土復加耘

耔乃有盈倉之報耳今見愚民不能得福於吉居便

謂宅無善惡何異覩種田之無十千而謂田無壤塉

耶良田雖美而稼不獨茂卜宅雖吉而功不獨成相

須之理誠然則宅之吉凶未可惑也今信徴祥則棄

人理之所宜守卜相則絶隂陽之吉凶持知力則忘

天道之所存此何異識時雨之生物因垂拱而望嘉

榖乎是故疑恠之論生偏是之議興所託不一烏能

相通若夫兼而善之者得無半非冢宅耶論曰時日

譴祟古盛王無之季王之所好聽此言善矣顧其不

盡然湯禱桑林周公秉圭不知是譴祟非也吉日惟

戊既伯既禱不知是時日非也此皆足下家事先師

所立而一朝背之必若湯周未爲盛王幸更詳之又

當知二賢何如足下耶論曰賊方至以疾走爲務食

不消以黄丸爲先子徒知此爲賢於安須㬰與求乞

胡而不知制賊疾於無形事功幽而無跌也夫救火

以水雖自多於抱薪而不知曲突之先物矣况乎天

下微事言所不能及數所不能分是以古人存而不

論神而明之遂知來物故能獨觀於萬化之前収功

於大順之後百姓謂之自然而不知所以然若此豈

常理之所逮耶今形象著明有數者猶尚滯之天地

廣逺品物多方智之所知未若所不知者衆也今執

糓之術謂養生巳備至理巳盡馳心極觀齊此而

還意所不及皆謂無之欲據所見以定古人之所難

言得無似蟪蛄之議氷耶欲以所識而決古人之所

棄得無似戎人問布於中國覩麻種而不事耶吾怯

於專斷進不敢定禍福於卜相退不敢謂家無吉凶






嵇中散集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