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賦(一十七首)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賦(一十七首)
作者:文天祥 南宋
1279年
本作品收錄於《文山先生文集/卷15》和《吟嘯集

编辑

直弦不似曲如鉤,自古聖賢多被囚。命有死時名不死,身無憂處道還憂。可憐杜宇空流血,惟願嚴顏便斫頭。結束長編猶在此,灶間婢子見人羞。

编辑

落落南冠自結纓,桁楊臥起影縱橫。坐移白石知何世?夢斷青燈問幾更?國破家亡雙淚暗,天荒地老一身輕。黃粱得失俱成幻,五十年前元未生。

(范曄在獄中為士題扇,云:「去白日之皎皎,即長夜之悠悠。」)

编辑

心期耿耿浮雲上,身事悠悠落日西。千古興亡何限錯?百年生死本來齊。沙邊莫待哀黃鵠,雪裏何須問牧羝?此處曾埋雙寶劍,虹光夜指楚天低。

编辑

寥陽殿上步黃金,一落顛崖地獄深。蘇武窖中偏喜臥,劉琨囚裏不妨吟。生前已見夜叉面,死去只因菩薩心。萬里風沙知己盡,誰人會得廣陵音?

编辑

亦知戛戛楚囚難,無奈天生一寸丹。鐵馬行鏖南地熱,赭衣坐擁北庭寒。朝餐淡薄神還爽,夜睡崎嶇夢自安。亡國大夫誰為傳?只饒野史與人看。

编辑

風雪重門老楚囚,夢回長夜意悠悠。熊魚自古無雙得,鵠雀如何可共謀?萬里山河真墮甑,一家妻子枉填溝。兒時愛讀忠臣傳,不謂身當百六秋!

编辑

聽著啼鵑淚滿襟,國亡家破見忠臣。關河瀝落三生夢,風雪飄零萬死身。丞相豈能堪獄吏?故侯安得作園人?神農虞夏吾誰適?回首西山繼絕塵。

编辑

風前泣燈影,日下泣霜花。鍾信忽然動,屋陰俄又斜。悶中聊度歲,夢裏尚還家。地獄何須問?人間見夜叉。

编辑

風霜陰忽忽,天地澹悠悠。我自操吳語,誰來問楚囚?寂中惟滅想,達處盡忠憂。手有韋編在,朝聞夕死休。

编辑

環堵塵如屋,累然一故吾。解衣烘稚虱,勻鎖救殘鬚。坐處心如忘,吟餘眼已枯。不應留滯久,何日裹籧篨?

(吳殺諸葛恪,以籧篨裹而棄之。)

十一编辑

浩劫風塵暗,衣冠痛百罹。靜傳方外學,晴寫獄中詩。烈士惟名殉,真人與物違。世間忙會錯,認取去來時。

十二编辑

儼然楚君子,一日造王庭。議論探堅白,精神入汗青。無書求出獄,有舌到臨刑。宋故忠臣墓,真吾五字銘。

十三编辑

兩月縲囚裏,一年憂患餘。疏因隨事直,忠故有時愚。道在身何拙?心安體自舒。近來都勘破,人世只蘧廬。

十四编辑

袞衣坐縲絏,世事亦堪哀。枕外親炊黍,爐邊細畫灰。無人淚垂血,何地骨生苔?風雪江南路,夢中行探梅。

十五编辑

我自憐人醜,人方笑我愚。身生豫讓癩,背發范增疽。已愧功臣傳,猶堪烈士書。衣冠事至此,命也欲何如!

十六编辑

久矣忘榮辱,今茲一死生。理明心自裕,神定氣還清。欲了男兒事,幾無妻子情。出門天宇闊,一笑暮雲橫。

十七编辑

珙璧衣冠十六傳,更無一士死君前。自慚重趙非九鼎,猶幸延韓更數年。孟博囊頭真自愛,杲卿鉤舌要誰憐?人間信有綱常在,萬古西山皎月懸。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