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先生文集/卷15

 卷十四 文山先生文集
卷十五 吟嘯集
卷十六 

卷十五编辑

吟嘯集编辑

生朝(五月初二日)编辑

客中端二日,風雨送牢愁。昨歲猶潘母,今年更楚囚。田園荒吉水,妻子老幽州。莫作長生祝,吾心在首丘。

西瓜吟编辑

拔出金佩刀,斫破蒼玉瓶。千點紅櫻桃,一團黃水晶。下咽頓除煙火氣,入齒便作冰雪聲。長安清富說邵平,爭如漢朝作公卿?

石三峰為示十字,云:「昔日乘龍貴,今朝汗馬勞。」為足六句编辑

雲低昏海日,風急沸洪濤。昔日乘龍貴,今朝汗馬勞。紈綺汙塵土,珠玉委蓬蒿。若作淒然賦,吾將仆命騷。

早秋编辑

寒魄澹玄河,商飆慓明發。羈人坐環堵,壯士衣穿褐。晉陵誰復新?秦陵尚雲秣。夫君百世心,患不在饑渴。

寄惠州弟编辑

五十年兄弟,一朝生別離。雁行長已矣,馬足遠何之?葬骨知無地,論心更有誰?親喪君自盡,猶子是吾兒。

感傷编辑

地維傾渤澥,天柱折昆侖。清夜為揮淚,白雲空斷魂。死生蘇子節,貴賤翟公門。高廟神靈在,韓坤付不言。

自歎编辑

海闊南風慢,天昏北斗斜。孤臣傷失國,遊子歎無家。官飯身如寄,征衣鬢欲華。越王台上望,家國在天涯。

虎頭山编辑

早不逃秦帝,終然陷楚囚。故園春草夢,舊國夕陽愁。妾婦生何益?男兒死未休。虎頭山下路,揮淚憶虔州。

高沙道中编辑

道逢死人骨,委積萬有千。魂魄侵蠅蚋,膏脂飽烏鳶。使我先朝露,其事亦復然。丈夫竟如此,籲嗟彼蒼天!古人擇所趨,肯蹈不測淵?奈何以遺體,糞土同棄捐?初學蘇子卿,終慕魯仲連。求仁而得仁,寧死溝壑填!自古皆有死,死不汙腥膻。秦客載張祿,吳人納伍員。季布疑在魯,樊期託於燕。國士急人病,倜儻何拘攣?伊人莫知我,此恨付重泉!

戰場编辑

三年海嶠擁貔貅,一日蹉跎白盡頭。垓下雌雄羞故老,長安咫尺泣孤囚。魚龍沸海地為泣,煙雨滿山天也愁。萬死小臣無足憾,蕩陰誰共侍中遊?

哭崖山编辑

寶藏如山席六宗,樓船千疊水晶宮。吳兒進退尋常事,漢氏存亡頃刻中。諸老丹心付流水,孤臣血淚灑南風。早來朝市今何處?始悟人間萬法空。

上塚吟编辑

(湘人有登科者,初授武岡尉,單車赴官守。名家正擇婿,尉本有室,隱其實而取焉。官滿,隨婦翁入京。自是舍桑梓,去墳墓,終身不歸。後官至侍從。其糟糠妻居母家,不復嫁,歲時為夫家上塚,婦禮不廢。友人作古詩一首,曰《上塚吟》,某讀之為之感慨。因更廣其意,賦五言一篇。)

余昔從君時,上堂拜姑嫜。相攜上祖塚,歲時持酒漿。姑嫜相繼沒,馬鬛不在鄉。共君甌盂飯,清涕流襦裳。君貧初赴官,有家不得將。妾無應書兒,松自成行。君別不復歸,歲月何茫茫!長安擁朱綬,執雁事侯王。豈無一紙書?道路阻且長。年年酬寒食,妾心良自傷。君家舊巾櫛,至今襲且藏。諒君霜露心,白首遙相望。

葬無主墓碑编辑

(風雨中見道傍一碑,題云:葬無主墓之記。乃大定戊申所立。雨衣淋漓,字晝漫滅,惜不得下馬讀之。)

路逢一石碑,亭亭傲風雨。停驂仿佛看,云是無主墓。末書戊申歲,屈指九十秋。是時龍渡江,甲子恍一周。借問葬者誰?承平百世祖。亦有周餘民,戰骨委黃土。太祖下江南,誓不戮一人。神孫再立國,天以報至仁。大河流血丹,屠毒誰之罪?潼關忽不守,皇皇依汴蔡。螳螂知捕蟬,不知黃雀來。今古有興廢,重為生人哀。

邳州哭母小祥编辑

我有母聖善,鸞飛星一周。去年哭海上,今年哭邳州。遙想仲季間,木主布筵幾。我躬已不閱,祀事付支子。使我早淪落,如此終天何?及今畢親喪,於分亦已多。母嘗教我忠,我不違母志。及泉會相見,鬼神共歡喜。

哭母大祥编辑

(九月七日,先母夫人大祥之辰。某為子不孝,南望嗚咽,為哀章一首。)

前年惠州哭母斂,去年邳州哭母期。今年飄泊在何處?燕山獄裏菊花時。哀哀黃花如昨日,兩度星周俄箭疾。人間送死一大事,生兒富貴不得力。只今誰人守墳墓,零落瘴鄉一堆土。大兒狼狽勿復道,下有二兒並二女。一兒一女亦在燕,佛廬設供捐金錢。一兒一女家下祭,病脫麻衣日晏眠。夜來好夢歸故國,忽然海上見顏色。一聲雞叫淚滿床,化為清血衣裳濕。當年婺緯意謂何?親曾撫我夜枕戈。古來全忠不全孝,世事至此甘滂沱。夫人開國分齊魏,生榮死哀送天地。悠悠國破與家亡,平生無憾惟此事。二郎已作門戶謀,江南葬母麥滿舟。不知何日歸兄骨?狐死猶應正首丘。

哭妻文编辑

烈女不嫁二夫,忠臣不事二主。天上地下,惟我與汝。嗚呼哀哉!

先太師忌日编辑

太師忌汗漫,二紀似跳丸。弟妹俱成立,家鄉忍破殘?衣冠晨月暗,墳墓夜風寒。萬里逢先忌,無言把淚彈。

告先太師墓文编辑

維己卯五月朔,越二十有六日,孝子某自嶺被執,至南安軍,謹具香幣,遣人馳告於先太師革齋先生墓下。嗚呼!人誰不為臣?而我欲盡忠,不得為忠。人誰不為子?而我欲盡孝,不得為孝。天乎!使我至此極耶?始我起兵,赴難勤王。仲弟將家,遁於南荒。宗廟不守,遷我異疆。大臣之誼,國亡家亡。靈武師興,解後歸國。再相出督,身荷憂責。江南之役,義聲四克。為親拜墓,以剪荊棘。大勳垂集,一跌崎嶇。妻妾子女,六人為俘。收拾散亡,息於海隅。庶幾奮厲,以為後圖。惡運推遷,天所廢棄。有母之喪,尋失嫡子。哭泣未乾,兵臨其壘。倉皇之間,二女夭逝。剪為囚虜,形影獨存。仰藥不瘠,竟北其轅。繫頸縶足,過我里門。望墓相從,恨不九原。爰指松楸,有言若誓。繼令支子,實典祀事。有侄曰昇,我身是嗣。興言及此,血淚如雨。嗚呼!自古危亂之世,忠臣義士,孝子慈孫,其事之不能兩全也。久矣,我生不辰,罹此百凶,求仁得仁,抑又何怨!幽明死生一理也,父子祖孫一氣也。冥漠有知,尚哀鑒之!

(余始至南安軍即絕粒,為告墓文,遣人馳歸,白之祖禰,瞑目長往,含笑入地矣。乃水盛風駛,五日過廬陵,又二日,至豐城,知所遣人竟不得行。余至是不食,垂八日,若無事然。私念死廬陵不失為首丘,今心事不達,委命荒江,誰知之者?盍少從容以就義乎?復飲食如初。因記《左傳》申包胥哭秦庭,七日勺飲不入口,不聞有他,乃知餓踣西山,非一朝夕之積也。余嘗服腦子二兩,不死;絕食八日,又不死;未知死何日、死何所?哀哉!)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賦(一十七首)编辑

编辑

直弦不似曲如鉤,自古聖賢多被囚。命有死時名不死,身無憂處道還憂。可憐杜宇空流血,惟願嚴顏便斫頭。結束長編猶在此,灶間婢子見人羞。

编辑

落落南冠自結纓,桁楊臥起影縱橫。坐移白石知何世?夢斷青燈問幾更?國破家亡雙淚暗,天荒地老一身輕。黃粱得失俱成幻,五十年前元未生。

(范曄在獄中為士題扇,云:「去白日之皎皎,即長夜之悠悠。」)

编辑

心期耿耿浮雲上,身事悠悠落日西。千古興亡何限錯?百年生死本來齊。沙邊莫待哀黃鵠,雪裏何須問牧羝?此處曾埋雙寶劍,虹光夜指楚天低。

编辑

寥陽殿上步黃金,一落顛崖地獄深。蘇武窖中偏喜臥,劉琨囚裏不妨吟。生前已見夜叉面,死去只因菩薩心。萬里風沙知己盡,誰人會得廣陵音?

编辑

亦知戛戛楚囚難,無奈天生一寸丹。鐵馬行鏖南地熱,赭衣坐擁北庭寒。朝餐淡薄神還爽,夜睡崎嶇夢自安。亡國大夫誰為傳?只饒野史與人看。

编辑

風雪重門老楚囚,夢回長夜意悠悠。熊魚自古無雙得,鵠雀如何可共謀?萬里山河真墮甑,一家妻子枉填溝。兒時愛讀忠臣傳,不謂身當百六秋!

编辑

聽著啼鵑淚滿襟,國亡家破見忠臣。關河瀝落三生夢,風雪飄零萬死身。丞相豈能堪獄吏?故侯安得作園人?神農虞夏吾誰適?回首西山繼絕塵。

编辑

風前泣燈影,日下泣霜花。鍾信忽然動,屋陰俄又斜。悶中聊度歲,夢裏尚還家。地獄何須問?人間見夜叉。

编辑

風霜陰忽忽,天地澹悠悠。我自操吳語,誰來問楚囚?寂中惟滅想,達處盡忠憂。手有韋編在,朝聞夕死休。

编辑

環堵塵如屋,累然一故吾。解衣烘稚虱,勻鎖救殘鬚。坐處心如忘,吟餘眼已枯。不應留滯久,何日裹籧篨?

(吳殺諸葛恪,以籧篨裹而棄之。)

十一编辑

浩劫風塵暗,衣冠痛百罹。靜傳方外學,晴寫獄中詩。烈士惟名殉,真人與物違。世間忙會錯,認取去來時。

十二编辑

儼然楚君子,一日造王庭。議論探堅白,精神入汗青。無書求出獄,有舌到臨刑。宋故忠臣墓,真吾五字銘。

十三编辑

兩月縲囚裏,一年憂患餘。疏因隨事直,忠故有時愚。道在身何拙?心安體自舒。近來都勘破,人世只蘧廬。

十四编辑

袞衣坐縲絏,世事亦堪哀。枕外親炊黍,爐邊細畫灰。無人淚垂血,何地骨生苔?風雪江南路,夢中行探梅。

十五编辑

我自憐人醜,人方笑我愚。身生豫讓癩,背發范增疽。已愧功臣傳,猶堪烈士書。衣冠事至此,命也欲何如!

十六编辑

久矣忘榮辱,今茲一死生。理明心自裕,神定氣還清。欲了男兒事,幾無妻子情。出門天宇闊,一笑暮雲橫。

十七编辑

珙璧衣冠十六傳,更無一士死君前。自慚重趙非九鼎,猶幸延韓更數年。孟博囊頭真自愛,杲卿鉤舌要誰憐?人間信有綱常在,萬古西山皎月懸。

和夷齊《西山歌》编辑

(歌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仁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然沒兮,我安適歸矣?籲嗟徂兮!命之衰矣!」後二千餘年,某乃倚歌而和之,曰:)

小雅盡廢兮,出車采薇矣。戎有中國兮,人類熄矣。明王不興兮,吾誰與歸矣?抱《春秋》以沒世兮,甚矣吾衰矣!

(又從而歌之,曰:)

彼美人兮,西山之薇矣。北方之人兮,為吾是非矣。異域長絕兮,不復復歸矣。鳳不至兮,德之衰矣。

十二月二十日作编辑

家國哀千古,星霜忽一周。黃沙漫故道,白骨委荒丘。許遠死何晚!李陵生自羞。南來冠不改,吾且任吾囚。

二十四日(俗云小年夜)编辑

壯心負光嶽,病質落幽燕。春節前三日,江鄉正小年。歲時有如水,風俗不同天。家廟荒苔滑,誰人燒紙錢?

立春(己卯十二月二十六日)编辑

無限斜陽故國愁,朔風吹馬上幽州。
天翻地覆三生劫,歲晚江空萬里囚。
烈士喪元端不惜,達人知命復何憂?
只應四十三年死,兩度無端見土牛。

遇靈陽子談道,贈以詩编辑

昔我愛泉石,長揖離公卿。結屋青山下,咫尺蓬與瀛。至人不可見,世塵忽相纓。業風吹浩劫,蝸角爭浮名。偶逢大呂翁,如有宿世盟。相從語廖廓,俯仰萬念輕。天地不知老,日月交其精。人一陰陽性,本來自長生。指點虛無間,引我歸員明。一針透頂門,道骨由天成。我如一逆旅,久欲躡行屩。聞師此妙訣,蘧廬復何情!

歲祝犁單閼,月赤奮若,日焉逢涒灘,遇異人指示以大光明正法,於是死生脫然若遺矣。作五言八句编辑

誰知真患難,忽悟大光明。日出雲俱靜,風消水自平。功名幾滅性,忠孝大勞生。天下惟豪傑,神仙立地成。

己卯歲除编辑

歲除破衣裳,夜半刺針線。
遊子長夜思,佳人不可見。
草枯稚驢吼,燈暗饑鼠現。
深室閉星斗,輕裘臥風霰。
大化忽流斡,浩刼蕩回轉。
冠屨失其位,侯王化畸賤。
弓戈叱奇字,刀鋸摧䪻弁。
至性詎可遷,微軀不足戀。
真人坐冲漠,死生一乘傳。
日月行萬古,神光索九縣。

(右自己卯十月一日至歲除所賦。當時望旦夕死,不自意蹉跎至今。詩凡二十餘首,明日為商横執徐歲,不知又當賦若干首。而後絶筆云。己卯除日,姓某題。)

元日庚辰歲编辑

鐵馬風塵暗,金龍日月新。
衣冠懷故國,鼓角泣離人。
自分流年晚,不妨吾道春。
方來有千載,兒女枉悲辛。

庚辰四十五歲编辑

東風昨夜忽相過,天地無情奈老何。
千載方來那有盡,百年未半已為多。
君傳南海長生藥,我愛西山餓死謌。
泡影生來随自在,悠悠不管世間魔。

感興编辑

萬里雲山斷客魂,浮雲心事向誰言。
月侵鄉夢夜推枕,風送牢愁晝掩門。
蘇子窖中閑日月,石郎家裏舊乾坤。
朝聞夕死吾何恨,坐把春秋子細論。

正月十三日编辑

去年今日遁崖山,望見龍舟咫尺間。
海上樓臺俄已變,河陽車駕不須還。
可憐羝乳煙横塞,空想䳌啼月掩關。
人世流光忽如此,東風吹雪鬢毛班。

上元懷舊编辑

禁門三五金吾夜,回首青春忽二毛。
池上昔陪王母宴,斗中今直貴人牢。
風生江海龍遊逺,月滿關山鶴唳高。
夢到鈞天燈火閙,依然彩筆照宫𫀆。

讀史编辑

自古英雄士,還為薄命人。
孔明登四十,韓信過三旬。
壮志催龍虎,高詞泣鬼神。
一朝事千古,何用怨青春。

感傷编辑

家國傷冰泮,妻孥歎陸沉。
半生遭萬刼,一落下千尋。
各任如曹命,那知吾輩心。
人誰無骨肉,恨與海俱深。

遣興编辑

一落顛崖不自由,春風相對說牢愁。
稚驢黒月光中吼,饑鼠青燈影下遊。
豈料乾坤成堕甑,始知身世是虚舟。
遥憐海上今塵土,前代風流不肯休。

编辑

東風吹草日高眠,試把平生細問天。
燕子愁迷江右月,杜䳌聲破洛陽烟。
何從林下尋元亮,只向塵中作魯連。
莫笑道人空打坐,英雄收歛便神仙。

四月八日编辑

今朝浴佛舊風流,身落山前第一州。
贛上瑶桃俄五稔,海中玉果已三周。
人生聚散真成夢,世事悲懽一轉頭。
坐對薫風開口笑,滿懷耿耿復何求。

夜起编辑

夢破東窗月半明,此身雖在只堪驚。
一春花裏離人涙,萬里燈前故國情。
龍去想應回海島,雁飛猶未岀江城。
客愁多似西山雨,一任蕭條白髮生。

端午感興编辑

千金鑄鏡百神愁,功與當年禹服侔。
荆棘故宮魑魅走,空餘楊子水東流。

编辑

當年忠血堕䜛波,千古荆人祭汨羅。
風雨天涯芳草夢,江山如此故都何。

编辑

流棹西來恨未銷,魚龍寂寞暗風潮。
楚人猶自貪兒戯,江上年年奪錦標。

見艾有感编辑

過眼驚初夏,回頭憶晚春。
已憐花結子,又見艾為人。
故國丹心老,中原白髮新。
靈修那解化,清夢楚江濱。

自歎编辑

綠槐雲影弄黄昏,月照牢愁半掩門。
一片心如千片碎,十分鬚有二分存。
沙邊黃鵠長回首,江上杜䳌空斷魂。
𥪡子溷人漫不省,紅纓白馬意軒軒。

自遣编辑

詩餘眠白日,飲後坐清風。
萬事乘除裏,平生寵辱中。
心無随境變,意自與天通。
莫笑邯鄲夢,惺惺更是空。

自述编辑

赤舄登黄道,朱旗上紫垣。
有心扶日月,無力報乾坤。
往事飛鴻渺,新愁落照昏。
千年滄海上,精衛是吾魂。

不睡编辑

終夕起推枕,五更聞打鍾。
精神入朱鳥,形影落盧龍。
弭節蓬莱島,揚旗大華峰。
奔馳竟何事,回首謝喬松。

七夕编辑

大地風塵惡,長天歲月奔。
憂來渾是感,夢破與誰言。
緱鶴空回首,河牛暗斷魂。
吾今拙又拙,無復問天孫。

有感编辑

石郎草草割山川,一落人手三百年。
八州風雨暗連天,三皇五帝如飛煙。
人人野祭伊水邊,春秋斷爛不復傳。
白頭潦倒今魯連,夜深危坐日晏眠。

聞季萬至编辑

去年别我旋岀嶺,今年汝來亦至燕。
弟兄一囚一乘馬,同父同母不同天。
可憐骨肉相聚散,人間不滿五十年。
三仁生死各有意,悠悠白日横蒼煙。

有感编辑

(丁丑歲八月十七日,家人䧟。今恰三周,而予在行既十閱月矣,有感而賦。)

平生心事付悠悠,風雨燕南老楚囚。
故舊相思空萬里,妻孥不見滿三秋。
絶憐諸葛隆中意,嬴得子長天下逰。
一死皎然無復恨,忠魂多少暗荒丘。

感懷编辑

(己卯八月二十四日,予以楚囚發金陵;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今為庚辰中秋後九日,感懷四十字。)

去歲趍燕路,今晨發楚津。
浪名千里客,剰作一年人。
鏡裏秋容别,燈前暮影親。
魯連疑未死,聊用托芳塵。

重陽庚辰编辑

飄零萬里若為家,一夜西風吹鬂華。
秪有新詩題甲子,更無故舊對黄花。

编辑

江南秋色滿梧桐,回首青山萬事空。
怕見鏡中新白髮,長将破帽褁西風。

编辑

風捲車塵弄暁寒,天涯流落寸心丹。
去年醉與茱茰别,不把今年作徤看。

己卯十月一日,予入燕城,歲月冉冉,忽復周星,而予猶未得死也。因賦八句编辑

去冬陽月朔,吾始至幽燕。
浩刼真千載,浮生又一年。
天南照天北,山後接山前。
夢裏乾坤老,孤臣雪咽氊。

己卯十月五日,予入燕獄,今三十有六旬,感興一首编辑

石晋舊燕趙,鍾儀新楚囚。
山河千古痛,風雨一年周。
過雁催人老,寒花送客愁。
捲簾雲滿座,抱膝意悠悠。

去年十月九日,余至燕城,今周星不報,為賦長句编辑

君不見常山太守罵羯奴,天津橋上舌盡刳。
又不見㫿陽将軍怒切齒,三十六人同日死。
去冬長至前一日,朔庭呼我弗為屈。
丈夫開口即見膽,意謂生死在頃刻。
赭衣冉冉生蒼苔,書雲時節忽復來。
鬼影青燈照孤坐,夢啼死血丹心破。
只今便作渭水囚,食粟已是西山羞。
悔不當年跳東海,空有魯連心獨在。

冬至编辑

書雲今日事,夢破暁鳴鍾。
家禍三生刼,年愁两度冬。
江山乏小草,霜雪見孤松。
春色蒙泉裏,煙蕪㡬萬重。

冬晴编辑

北國天寒少,南方地氣來。
年光如箭去,世事正輪廻。
可恠新祈雪,相思久别梅。
夜䦨燈坐暗,獨自撥殘灰。

自歎编辑

可憐大流落,白髮魯連翁。
每夜曕南斗,連年坐北風。
三生遭際處,一死笑談中。
嬴得千年在,丹心射碧空。

戊寅臈月二十日,空坑敗被執,于今二周年矣,感懷八句编辑

横磨十萬坐無謀,回首蹉跎海上州。
太傅只圖和藥了,将軍便謂斫頭休。
乾坤顛倒真千刼,身世留連復一周。
一死到今如送佛,空牎淡月夜悠悠。

所懷编辑

萬里青山两鬂華,老臣無國又無家。
乾坤局促籠中鳥,風雪飄零糞上花。
歲晚江空人已逝,天寒日短路何賖。
書生不作綱常計,聞是東門已種瓜。

除夜庚辰编辑

門揜千山黑,孤燈伴不眠。
故鄉在何處,今夕是窮年。
住世真無係,為囚已自然。
勞勞空歲月,得死似登仙。

编辑

歲暮難為客,天涯況是囚。
乾坤還許大,歲月忽如流。
夢過元無夢,憂多更不憂。
屠蘇兒女態,肯作百年謀。

元日辛巳编辑

金虬㗸日出,鐵騎勒春回。
天上青門隔,人間白髮催。
霜寒欺舊草,山晚放新梅。
環堵甘牢落,東風枉却來。

编辑

慙愧雲臺客,飄零雪滿氊。
不圖朱鳥影,猶見白蛇年。
宮殿荒烟隔,門庭宿草連。
乾坤自春色,囬首一澘然。

初六日即事编辑

車馬燕山閙,誰家早管絃。
開門忽見雪,擁被不知年。
篋破書猶在,爐殘火復燃。
偷桃昨日事,回首哭堯天。

人日编辑

今年為蛇年,此日是人日。
江右一龍鍾,山中舊佔畢。
獨坐守大玄,一笑發狂疾。
悠悠王正意,衰涕感麟筆。

自歎编辑

功業羞前輩,形骸感故吾。
屢判嵇紹血,㡬無慶公鬚。
落落惟心在,蒼蒼有意無。
江流總遺淚,何止失吞吳。

元夕编辑

燈火喧三市,衣冠宴九宸。
金吾不禁夜,公子早行春。
夢斷青山逺,愁侵白髮新。
燕山今夕月,清影伴孤臣。

编辑

飄零竟如此,元夕㡬堪憐。
南國張燈火,燕山沸管絃。
相思雲萬里,剰看月三年。
笑與東風道,浮生信偶然。


 卷十四 ↑返回頂部 卷十六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