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的勝利

(重定向自庶民的胜利
庶民的勝利
作者:李大釗 1918年
本作品收錄於《新青年

我們這幾天慶祝戰勝,實在是熱鬧的狠。可是戰勝的,究竟是那一個?我們慶祝,究竟是爲那個慶祝?我老老實實講一句話,這囘戰勝的,不是聯合國的武力,是世界人類的新精神。不是那一國的軍閥或資本家的政府,是全世界的庶民。我們慶祝,不是爲那一國或那一國的一部分人慶祝,是爲全世界的庶民慶祝。不是爲打敗德國人慶祝,是爲打敗世界的軍國主義慶祝。

這囘大戰,有兩個結果:一個是政治的,一個是社會的。

政治的結果,是“大……主義”失敗,民主主義戰勝。我們記得這囘戰爭的起因,全在“大……主義”的衝突。當時我們所聽見的,有什麼“大日爾曼主義”咧,“大斯拉夫主義”咧,“大塞爾維主義”咧,“大……主義”咧。我們東方,也有“大亞細亞主義”、“大日本主義”等等名詞出現。我們中國也有“大北方主義”、“大西南主義”等等名詞出現。“大北方主義”、“大西南主義”的範圍以內,又都有“大……主義”等等名詞出現。這樣推演下去,人之欲大,誰不如我?於是兩大的中間有了衝突,於是一大與眾小的中間有了衝突,所以境內境外戰爭迭起,連年不休。

“大……主義”就是專制的隱語,就是仗着自己的强力蹂躪他人欺壓他人的主義。有了這種主義,人類社會就不安甯了。大家爲抵抗這種强暴勢力的橫行,乃靠着互助的精神,提倡一種平等自由的道理。這等道理,表現在政治上,叫作民主主義,恰恰與“大……主義”相反。歐洲的戰爭,是“大……主義”與民主主義的戰爭。我們國內的戰爭,也是“大……主義”與民主主義的戰爭。結果都是民主主義戰勝,“大……主義”失敗。民主主義戰勝,就是庶民的勝利。

社會的結果,是資本主義失敗,勞工主義戰勝。原來這囘戰爭的真因,乃在資本主義的發展。國家的界限以內,不能涵容他的生產力,所以資本家的政府想靠着大戰,把國家界限打破,拿自己的國家作中心,建一世界的大帝國,成一個經濟組織,爲自己國內資本家一階級謀利益。俄、德等國的勞工社會,首先看破他們的野心,不惜在大戰的時候,起了社會革命,防遏這資本家政府的戰爭。聯合國的勞工社會,也都要求平和,漸有和他們的異國的同胞取同一行動的趨勢。這亘古未有的大戰,就是這樣告終。這新紀元的世界改造,就是這樣開始。資本主義就是這樣失敗,勞工主義就是這樣戰勝。世間資本家占最少數,從事勞工的人占最多數。因爲資本家的資產,不是靠着家族制度的繼襲,就是靠着資本主義經濟組織的壟斷,纔能據有。這勞工的能力,是人人都有的,勞工的事情,是人人都可以作的,所以勞工主義的戰勝,也是庶民的勝利。

民主主義、勞工主義旣然占了勝利,今後世界的人人都成了庶民,也就都成了工人。我們對於這等世界的新潮流,應該有幾個覺悟:第一,須知一個新命的誕生,必經一番苦痛,必冒許多危險。有了母親誕孕的勞苦痛楚,纔能有兒子的生命。這新紀元的創造,也是一樣的艱難。這等艱難,是進化途中所必須經過的,不要恐怕,不要逃避的。第二,須知這種潮流,是衹能迎,不可拒的。我們應該準備怎麼能適應這個潮流,不可抵抗這個潮流。人類的歷史,是共同心理表現的紀錄。一個人心的變動,是全世界人心變動的徵幾。一個事件的發生,是世界風雲發生的先兆。一七八九年的法國革命,是十九世紀中各國革命的先聲。一九一七年的俄國革命,是廿世紀中世界革命的先聲。第三,須知此次平和會議中,斷不許持“大……主義”的陰謀政治家在那裏發言,斷不許有帶“大……主義”臭味,或伏“大……主義”根蒂的條件成立。卽或有之,那種人的提議和那種條件,斷歸無效。這場會議,恐怕必須有主張公道破除國界的人士占列席的多數,纔開得成。第四,須知今後的世界,變成勞工的世界,我們應該用此潮流爲使一切人人變成工人的機會,不該用此潮流爲使一切人人變成强盜的機會。凡是不作工吃乾飯的人,都是强盜。强盜和强盜奪不正的資產,也是一種的强盜,沒有什麼差異。我們中國人貪惰性成,不是强盜,便是乞丐,總是希圖自己不作工,搶人家的飯吃,討人家的飯吃。到了世界成一大工廠,有工大家作,有飯大家吃的時候,如何能有我們這樣貪惰的民族立足之地呢?照此說來,我們要想在世界上當一個庶民,應該在世界上當一個工人。諸位呀!快去作工呵!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