廬山五乳寺供養畫像碑記

廬山五乳寺供養畫像碑記
作者:譚友夏 明
1633年
本作品收錄於《鵠灣文草/卷6

予三遊江南,一入彭蠡,至章門,凡往來八經廬山,而不得登。

崇禎壬申孟夏,病臥琵琶亭下,蓋山中僧待予久矣,對之有愧容。適慈航、石照諸師初募成五乳寺八十八祖畫像香燈,買田礲碑,求予為記,以壽此畫及其募田,永無漁敚。予既以病不得上,而喜吾字墨之先據其巔也,諾之。

其明年,予家居,慈公身為請,始進而問故。慈公曰:「此新安丁南羽居士所畫像也。南羽畫佛大士像滿天下,雄悲動人,率不能一二軀,而是畫獨取盈各祖,冊與軸各八十有八。所畫行住雲水、目努眉低、杖飛瓶立、捧書執器,皆有微細功行蟠入筆端,下至胡人蠻奴、獅喜蟒嗔,無不支頤曲膝、豎毛決蹄、仰視俯視、向人作語,蓋道子、伯時之流也。自憨山大師至止五乳,此畫遂留山中。憨師逝,畫益當守。吾徒募緇褐善信,如其祖數,各有香燈花果,生生供養。於是乎有田,因田念香燈花果,因香燈花果念丁氏畫像,因像念憨師所遺,是其所以壽之之道也。」予聞之有感焉。憨師在神宗朝,坐有道士山事,赴詔獄,戍嶺南,尋蒙放歸衡嶽,因老匡阜。高標警俗,卓行棲雲,宗風之振,遠接紫柏。而深山眷屬同志,相與敬所尊、愛所寶,為法皇皇,營心千劫,可重如此。吾儒士大夫,一遭罪廢顛踣,嗟吁頹然,無復道德文章之想,偷生視息,安能卬首結思,益究所未逮,使天下翕然?而其所號為門牆徒侶者,又安能益重其言,服習恪恭步趨不稍衰,念其死,而曝其書畫,為一歎息者?是豈真世外人獨有高風耶!碑山中者,當令岩間亂流莫便飛去,尚為人間洗此感慨也。作八十八祖畫像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