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死復生經

弟子死復生經 南北朝 劉宋
譯者:沮渠京聲
本作品收錄於《大正新脩大藏經
參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修大正藏經錄入

弟子死復生經

宋居士沮渠京聲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祇樹給孤獨園,與千二百五十比丘俱,菩薩萬二千人、神足弟子五百人俱。

爾時有賢者優婆塞,本奉外九十六種道,厭苦禱祠委捨入法,奉戒不犯精進一心,勤於誦經好喜布施,笮意忍辱常有慈心,暴得疾病遂便命過。臨當死時,囑其親屬及其父母言:「我病若不諱之日,莫殯斂七日。若念我者,不違我言。」遂奄忽如死。父母親屬諸家如其所言,停屍七日,到八日親屬諸家言:「死人已八日眠,眠無所復知,當急殯斂。」父母言:「雖已日久,亦不膖脹亦不臭處,小復留之,以到十日。」語言未竟,死人便即開眼。諸家父母大小踊躍歡喜,未能動搖,諸家共守之。至十日,便能起坐,善能語言。

眾人問所從來?盡見何等?言:「有吏兵來將我去,往到一大城。中有大獄,獄正黑,四面悉以鐵作城,城門悉燒鐵正赤。獄中繫人身,皆在大火中坐,上下火燒炙之,青烟出。或有人以刀割其肉,噉食之。獄中有王問我言:『若何等人?犯坐何等乃來到是中?是中治五逆、不孝父母、不忠信事其君,治諸惡人處,若罪何重乃爾?』答言:『我少小為人以來,為惡人所惑,奉事外道,少為世間愚癡,殺生祠祀天地,飲酒;又於市裏採取財利,升斗尺寸欲以自饒。會後與善師相得,相教作善,牽我入佛道中,得見沙門道人,授我五戒奉行十善。自爾以來至于今日不復犯惡,恩由明王哀我不及。』我便叩頭。

「王即起,叉手謂我言:『止止,清信之人不應當爾!』便與我座,便坐。王便呼吏問之:『此乃無上正真弟子,汝曹等輩皆當從是人得度,以其人壽命自盡時乃當死耳!魂神自追隨行往受,若生天上,天神自當來迎之;若生人中,人中自當來迎之。何得將此尊人來入是五逆之處?』吏答王言:

『世間多有是人,不畏王法、不畏四時、五行不拘,鬼神天地無所取錄,不可一二不問耶!是人橫行天下,無所拘制。有法師名之為沙門,髠剔頭髮被服踈陋,以法自大、多將弟子,東西南北無所取錄,移徙、葬埋、嫁女、取婦,不畏四時,毀敗改易不拘王相,是曹輩人應當治之。』

「王言:『止止,卿為了不解是法耶?法服之人無所貴敬、他所畏難,諸釋、梵、日月中王,下及帝王、臣民皆所尊奉。尊奉是人得福無量,使人得道,不得輕慢是人,輕慢是人者自求罪苦。急案名錄,壽命應盡未?』吏白王言:『以命錄理之,未應死耶!尚有餘算二十。以其先小時所犯罪惡,後乃欲作善,是以取之,使其黨輩小復自下。』

「王言:『人居世間少作惡至于百歲,是輩人罪當復云何?』吏言:『是人但可以生不可以死,死便更連延當受罪苦痛,千劫萬劫無得解脫。』

「時王曰:『其佛弟子有戒,精進不懈怠,為天神所貴敬。所以爾者,佛以大慈大悲護心、投心,以是四等心憂念十方天下,一切人民萬物、蜎飛蠕動之類佛皆哀傷之,功德流演十方天下。是故佛子,天神、地祇、鬼龍皆敬貴之,豈當拘王相、四時、五行耶?佛恩如四海不可得限量,百億恒水邊流沙尚可升量盡知其升數,佛恩不可得量耶!』吏白王言:『大王為奉佛淨戒耶?』王曰:『坐我不奉佛故,追罪來作此獄王。卿見此獄中,今現有數壽終不受,亦不敢當前,皆當叉手起往奉迎之,使案其所行善福,福神自來迎取之;未應死者自有護,速得除愈。若有人已入正法,後悔乃復還為外道,殺生祠祀,邪道惡鬼法見之得便,此則自無護。雖有千歲壽命,當逢九橫無病自死。所以爾者,救護神不祐之,如是者終不得解脫。

「『若持戒比丘及諸弟子,當勤行六事。何等為六?一者、檀波羅蜜,當好布施無得慳惜;二者、尸羅波羅蜜,當護誡慎莫犯;三者、羼提波羅蜜,當忍辱笮意,心口莫瞋恚;四者、毘梨耶波羅蜜,當勤力精進莫懈怠;五者、禪波羅蜜,當一心定意莫放逸;六者、般若波羅蜜,當勤作經上口諷誦,當曉漚惒拘舍羅。是為六事,菩薩求道之本。

「『復有六事——一者、眼,二者、耳,三者、鼻,四者、口,五者、身,六者、意——人欲求道蒙福,當護是六事。護眼莫著色,護耳莫著聲,護鼻莫著香,護口莫著味,護身莫著細滑,護意莫著愛欲。是為護六事。

「『當復滅三事。何等為三?一者、淫泆,二者、瞋恚,三者、愚癡。是為三毒。

「『當復滅五事。何等為五?一者、痛痒,二者、思想,三者、生死,四者、識,五者、愛欲。是為五陰。

「『復有六衰。何等為六衰?一者、眼為色衰,二者、耳為聲衰,三者、鼻為香衰,四者、口為味衰,五者、身為細滑衰,六者、意為法衰。是為六衰。

「『五陰、六情、三毒合為身中二十事,常在人身中,道人行道常當斷絕是二十事。不能禁絕是二十事,當墮人著罪中:六情不絕,當墮十八泥梨中;五陰不絕,當展轉五道中;三毒不絕,當入三惡道中。

「『若善男子、善女人,禁制持戒身中二十事,如鏡之去垢清淨無穢、內外照明者,天下千百億萬人,有一人是佛弟子不?』吏言:『實自無有。』

「王曰:『以是觀之,知佛功德大巍巍,淵泓堂堂乎,如巨海不可當耶!』吏白王言:『誠如大王所言,小吏罪之所致不別真偽,請得遣之還。』王曰:『善。』吏便辭謝人,使自還去,人便如從高墮下,[火*霍]然而穌,便得生活。」

父母便以車載,詣祇洹以白佛。佛便呼人問之,其以所見、所言答,佛便笑,五色光從頂上出,遶身三匝還從臍入。

阿難便整衣服以膝著地,叉手白佛言:「佛不妄笑,笑當有意,願佛廣說其義!」

佛言:「阿難!諦聽受眾會。」阿難受教而聽。

佛言:「是間閻浮利天下為五逆惡世,子不孝父,臣不忠君,夫妻相欺,欺上罔下;人民佷戾,少有義理,輕慢無節,以強陵弱;富富相從,貧困守窮,貪利慳惜,無有慈心,但欲勝人。四王相守,鬼惡神司取其便。犯者則死,魂神展轉,隨行往受,當作餓鬼、畜生,地獄楚毒、痛掠笞斫、湯鑊燒煮。若有餘微之福得上生天,當在第六魔天,薄福短壽,不受法教。雖得作人,當作下賤奴婢;或作牛馬畜生、騾驢駱駝、象虎師子、鳥獸蟲蛾,困苦叵言,百劫、千劫、萬劫無得解脫。時適生便病,或時即死。若得為人,六情不具,癃殘、聾盲、瘖痾,如是困苦無極。

「今是世上有一人,知世間有佛,聞經法,得見比丘僧,有善心好意恭敬慈心,捐九十六種道來入正法,自惟自剋奉受五戒,修行十善以滅十惡。爾時有一人,皆是維衛佛時得道人,功德同是人,其有百劫、千劫、萬劫之罪,皆悉滅盡。其人壽終已後,不復更見三惡道中。假有所犯,當追罪輕重詣地獄,王見之,衣毛當竪敬仰其人,帝王人民一切莫不尊奉,雖未得道,功德隆赫,天人龍鬼莫不稱歎。」

佛語阿難:「我般泥洹後,世人多不敬法,喜自貢高自大輕蔑於人,薄賤正法,毀諸比丘,不與分衛,罵詈、瓦石擊之,無所拘畏。是曹輩人,皆從魔界中來,生為人故,復惡如是。其信樂佛法,則是上古先世時佛上足弟子,能知真偽隨奉正法,受持經戒復滅二十事,皆悉諸菩薩摩訶薩,非凡人耶!「人生當有死,無有不死者。持戒善人不惜身命,但念大慈大悲拯濟一切,為眾人作唱導。菩薩不懼生死之變,入生死度生死;入地獄說經戒,止惡為善;入餓鬼為說布施;入畜生為說婬泆亡人身;上天生為教諸天;人中為作法惡為善。人作地獄行則有地獄想;人作畜生行則有畜生想;人作天行則有天想;人作餓鬼行則有餓鬼想;人作人行則有人想。一切萬物皆無所有,但依所作名便有思想。今是賢者,眼所見其證分明,於世生已得為人,有福德奉正法,何不努力可自致得佛尊貴?何為作勤苦之業?身當自往受之,悔有何益?」

佛語阿難:「法之欲興,世生善人;法之欲衰,惡人眾多。善相告語,各勤加精進經戒,為憂一切無常。無常力大,佛不常住。於世努力勤之,既以自度,復能救度一切人、非人。諸比丘!汝曹當及我在世,當努力,莫言佛常在,今不努力後悔何益?今以死人者名見諦。」

見諦聞佛說經,父母諸家皆得阿羅漢道諦,即得阿惟越致,堅住不復動轉。諸比丘及諸菩薩、大弟子、天龍鬼神,聞經莫不歡喜,皆前為佛作禮而去。

弟子死復生經

PD-icon.svg 本南北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