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右史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

卷第五十九 張右史文集 卷第六十
宋 張耒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舊鈔本

張右史文集卷 --卷(⿵龹⿱一龴)苐六十

 墓誌

   昔居京師常逰西岡錢武昌𭅺中之

   第時同㑹者河東栁子文與錢氏三

   子夏中余出京今纔半年而昔日所

   逰者或東或西有不知所如者古人

   所謂俯仰之間己陳跡者欤

   李𠫵軍墓誌

公諱䖏道字深之吾先君子之友也自言系

出唐太宗皇帝五代時有諱澄者嘗為梁使

閩遂居晋福之連江故今為福唐人公性剛

特耿介不群少孤貧自力學問記覧淹博工

于文辭耒少時猶及見其賦篇其文贍䴡雄

放属比精切一時望士皆慕與之逰名聲絶

SKchar行矣五舉于郷中治平四年進士第𥘉調

陳州南頓尉更成州同谷䖏州縉雲泉州徳

化令建州浦城丞南雄州始興令最後為興

國軍録事𠫵軍以卒令同谷時公與轉運使

厚善知州孫京不法𣣔因公自託公不可京

怒所以捃公萬方卒無所得然猶以公坐免

縉雲有女子徐自號菩薩家有井詭言能治

病趙清獻守杭亦信之嘗求其水由此群無

頼為倡議聲動𢾗州所居成市公怒捕徐杖

之塞其井𥘉清獻聞之大驚無幾何徐氏生

子遂皆服福建轉運使賈青繋福州衙前𢾗

SKchar劾其盗監以贜必欲論死獄成不引伏公

令徳化以獄属公公緩其獄竟青去部卒出

之始公知其𡨚欲直之既而思曰直之則青

怒必以獄他付誰不畏青者則此𢾗人無𩔖

矣姑緩之而覬其去卒如公計焉浦城民有

自稱徐偃王之神頗動衆公捕械繋之民𥘉

不懼猶陳說SKchar怪一邑惑之公以寘于法始

興嶺外小邑前令多以富歸公罷無南中一

物束書而還始興人至今道之其在興國公

己老且SKchar逰矣猶力治曹事無所苟𢾗年反

重囚得免死者甚衆罷官而子授爲鄂州武

昌尉迎飬公于官卒年七十五公性純孝信

厚不逮事其親每忌日則涕泣感慕戚見于

色撫兄弟之孤過己子平居雖與僕妾語必

誠必信既老且病猶不廢書時時與賔客飲

酒賦詩其詩句甚工然多悲壮感慨聞者哀

之有文集十卷 --卷(⿵龹⿱一龴)藏于家先娶林氏⿰糹⿱𢆶匹室龔氏

先二年卒三男子據抗援據早卒抗援皆有

文行援舉進士中第矣三女嫁趙僎何頡陳

任五孫其二男也以某年某月某日𦵏公武

昌樊山之原舉二夫人祔焉曽祖郁故贈虞

部員外𭅺祖汾故贈工部員外𭅺父餘慶

贈屯田𭅺中始公與其兄載之皆友来之先

人相好也耒嘗従公于姑蘇之學宫故公之

子姪徃徃𫉬交焉諸孤以銘属我宜也銘曰

尭理之後氏李子唐宗赫赫自成紀惟澄胄

出貞𮗚帝使閩不歸連江沚猗欤深之文有

斐内懐剛方志孔偉六遷州縣臨輙靡力抗

豺虎傲爪齒讞疑伸枉脱垂死械神鞭佛破

訛詭彼民于我父母視我有甚富見無幾豈

其爱之莫吾以樊山之藏非其里後望武昌

自公始

   王夫人墓誌

夫人王氏曽祖沔事太宗真宗為執政號名

臣祖睦尚書司勲員外𭅺父乙尚書庫部員

外𭅺庫部主簿于咸平時夫人年十六丞相

晏元憲聞其賢為子虞部君娶之夫人家中

微𧺫嬪相門能以禮自持接上下有則堂無

姑夫人宰家事内外無不允者元憲嘗曰吾

SKchar矣夫人寛𥙿而好禮簡儉而楽施夫族

負市昜錢百萬者夫人爲出所有償之次

子方提孩其伯父以爲己子奏得官後伯父

失官子未官夫人曰吾子可教取𥙷牒還之

以虞部升朝封春安縣君又以長子㤙改封

崇徳縣太君而元憲薨時仁宗臨奠面賜冠

帔生三子長某朝散𭅺次𦸼先夫人卒季姪

左班殿直監黄州酒税楽善好學敏于爲吏

職従予㳺甚善也方夫人疾革姪嘗刲股SKchar

以進三女長嫁某次嫁某孫男十一王氏舊

爲覇州文安人自司動始居開封之咸平今

為咸平人以某年某月𦵏頴昌陽翟舊學郷

舍于虞部之墓姪求銘于予銘曰

隐而聞于顯㣲而立于貴吾何為哉終始吾

義有子而孝歸従其良儀爾山川徳音不㤀





   福昌縣君杜氏墓誌

某先君之執友曰長沙李公夫人諱竦與先

君生同年其應舉得官㳺宦四方禍福淹速

多相似也某為児童時两侍先君遇公于京

師其出入㳺䖏必相與偕其議論談笑率常

自旦至夕⿰糹⿱𢆶匹之以夜其僕役至𢢑言不能

而两公未嘗SKchar某時窃聼之則其是非好𢙣

十嘗同八九己而别去則两家之書問必以

時至盖李公之與人其傾倒笑言若無不可

而于莭義亷耻之際其彊禦甚SKchar且固也先

公前公且十年殁而公晚稍𬒳任使屡使諸

部卒以無所附離大不振顕也元符二年

得罪謫官黄州而公子之子廷老寓書状以

其母杜夫人之行来求銘其墓盖後公之卒

又十餘年矣嗚呼先君同時之人盡矣昔之

児曹皆以班白矣而某又得罪聖世幽SKchar

𦕅不得齒于平人其閲人之盛衰存亾未嘗

不動心悲懐不能自己其尚忍聞其不幸而

銘其墓哉雖然不可己也姑次序其状夫人

洪州人天章閣待制諱杞之女天章在仁宗

時號有風力名臣夫人生貴家自幼SKchar𩛙

禮不𡚶笑語天章公為擇對乆之迺以歸李

公而姑朱夫人老且病又素剛人少能中其

意而夫人在旁輙𭄿公之弟姝未婚姻者夫

人斥所有為成之無所爱也李公素貧不治

生事夫人為均莭其有亾以濟由此李公之

仕宦得以直己行義而不累于私以李公登

朝㤙封某縣君既寡居乃歸心于佛奉其教

讀其書若有得焉紹聖五年十二月二十八

日终于道州司法𠫵軍楚老之官舍年七十

曽祖某某官祖某某官二男子長廷老衡州

衡陽令次楚老四女嫁太博學士虞蕢福建

轉運判官擅宗臣大理正張近衡陽縣令𨵿

沅孫男女九十有六以元符二年十月𦵏夫

人于𠛼門軍長林縣白陽縣李公之墓銘曰

惟婦之徳順以荘既荘而和順以方夫人蹈

此有耿光而享不豐後其昌

   李夫人墓誌

故大理寺丞王君諱毖之夫人李氏真定人

也司空贈尚書令韓國公謚文正諱昉之曽

孫金部員外𭅺贈禮部尚書諱宗諒之孫工

部𭅺中天章閣待制贈太尉諱邁昭之子也

夫人年十有八歸大理大理君性純孝敏静

其事舅姑能先意集事飲食衣服非經其手

不以薦而舅姑亦曰非新婦所為吾食不甘

服不安也宗黨相教以為法夫人之舅與其

従弟同時拜天章閣待制従弟家治黄金𢃄

為燕服夫人顧舅家貧不可得悉其匳中物

易金作帯藏之待制出守陕州盛服燕客夫

人出帯使大理君獻之而家人𥘉不知與其

夫䖏如賔客骨SKchar有不至必面規切之退則

更譽其善故聞者信而不怨大理君通判夔

州卒于官一男始生夫人獨䕶其丧還京師

道峽中舟敗舟人捨舟而逃夫人正色叱之

命取柩挈児以免然家無長男子道逺従者

慢夫人輙能言之官府鞭罸之以寡婦行艱

危𢾗千里無敗事而内外始知其才非獨辦

婦人常職而己也既寡居杜門雖父母家至

有時留之𪧐不可曰吾非間吾親顧年少子

幼理可畏也子長躬教督之慈而不驕于以

有立今丞相范公之配英國夫人大理君之

妺也英國幼時得危疾乆未平夫人晝夜調

䕶有㤙意英國𡻕時躬省勞之良厚以相府

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夫人命服元祐四年夫人年七十矣得

疾不肯御藥物家人固𭄿之夫人曰吾無不

足者又𫉬託死于英國求生何待也左右趣

為我沐浴更衣遂卒五月二十四日也一男

曰約宣徳𭅺四女長嫁隰州録事𠫵軍劉損

次嫁奉議𭅺𫞐通判火山軍葛繁次早卒次

嫁殿中丞鍾離景圭前卒是𡻕六月七日合

𦵏夫人于開封府開封縣大邉村之原大理

君之墓譙郡張耒曰嘗讀太史公書見其為

滑稽日者作傳而不著列女孔子叙詩首𨵿

雎著后妃之徳夫女徳王化之本也豈小𥙷

哉顧隐沒不稱而賢賤士末術于𭄿善未至

也惟夫人之徳之才其于死生之際盖知之

矣此士大夫之所難而可以無傳乎于其𦵏

也而銘之曰

有夭其葉既葉既實既囏既佚而以始卒諏

良窽吉殯夫子穴是謂大畢

   張夫人墓誌

中㪚楊公諱希元夫人張氏亳州譙縣人贈

禮部尚書諱成之曽孫禮部侍𭅺諱傳之孫

贈太常博士諱彭之女也夫人秀美惠和治

女工精工絶人内外宗族無與比早孤母燕

夫人篤爱之曰有男子如吾女者乃以歸之

媒妁日走門燕夫人輙揮之曰吾女非若SKchar

偶時中散公與夫人之叔為寮来請婚燕夫

人素聞中散公賢又窃竒其状貌為有福禄

者曰是足以當吾女矣遂歸中散公夫人既

歸楊氏其宗族敬爱之如一夫人仁爱慈淑

出夫性柔聲怡色無絲毫忤人意其于妬忌

生不知有也年尚少能淡齋戒奉浮屠不治

婦女玩好年三十六𡻕感疾少間召其家人

婢妾環坐酌酒飲之𭄿撫之如他時皆喜曰

吾夫人疾且𧺫俄而正衣起坐家人驚問之

己卒矣後二十七年當元祐三年而中散公

卒諸孤迎夫人之柩于京師是𡻕九月丁邜

合𦵏鄭州管城縣懐㤙郷神崧里先塋之次

始以中散公登朝㤙封壽昌縣君追封清河

郡君子四人彦真彦齡皆宣徳𭅺彦臣慈州

吉郷縣令彦章絳州太平縣尉五女長嫁左

班殿直李祐次嫁左藏副使曹譜次嫁朝奉

𭅺程復次嫁大名府魏縣主簿王需次嫁河

南府登封縣尉李昂孫八人長逵次邁皆太

廟齋𭅺餘尚幼夫人于耒為従姑故諸孤

之銘銘曰

擇所宜従𥘉艱其歸既逄其良身先之萎匪

謀不SKchar天實戾之於穆夫人令徳婉婉物皆

怛終獨𥙿其返惟昔弱子衣冠頎頎逾二十

年以丧而歸鮮原靡靡従于君子有蕃其承

視此松梓

   王仲儒墓誌

南王雯者齒少篤于自修好學而能文余

聞之而未見也紹聖四年余以罪戾謫官齊

安一日有客墨衰造門視其謁雯也見余則

泣而言曰先君與子舊矣雯不幸既孤将𦵏

而無詞以𠜇先君之墓敢以是属諸子某曰

余嘗見朝奉君于京師其深者某之陋所不

敢知而其粗與夫衆所譽者𥨸聞之矣不曰

篤躬好學而亷儉者欤敏于爲吏爱民狥公

直己不撓于𫞐者欤然其人厚于實而薄于

名豐内而㢘外世之君子未必知之余嘗辱

聞焉則属銘于我固宜謹取其爵里行事叙

之曰君曽祖諱恪西頭供奉官祖諱淮越州

諸暨主簿贈太常博士考諱起尚書屯田員

外𭅺秘閣校理贈左中大夫君𥘉𥙷太廟齋

𭅺調陕湖府城縣尉又為澠池安邑二縣主

簿河中府猗氏縣令改宣徳𭅺監觧州塩池

兼知縣覃㤙遷通直𭅺賜五品服知孟州温

縣遷奉議𭅺加武𮪍尉管勾京北排岸司遷

承議𭅺加雲𮪍尉監京米倉遷朝奉𭅺知徳

州加飛𮪍尉紹聖三年五月二十六日卒于

官享年五十以某月某日雯奉君之丧𦵏于

南府某縣某郷某原以夫人楊氏李氏祔

焉銘曰

君諱仲儒時中其字世河南人河清其里以

䕃筮仕湖城是尉湖廢官罷𭻍君一𡻕實惟

相絳従湖民志其在安邑涌水于野邑人走

祠君鞭而罷後令猗氏有爱其民既去十年

見之如親實其耆老以謂子孫民居侵逵使

者議毀君舒其苛一道是頼安邑賈監氏富

悍豪君教之學奨禮其髦孝秀聿興鄙悖滋

消西民餫師履産輸泉君力弛之鰥寡用安

令温治盗日始安之勿浚其姦吏逸民嬉盗

悔而耕厥壌大滋邑豪坐獄重賂而逸君以

竒購唾手則𫉬君之去温其民涕留耆老百

千聲言于朝惟河内温邑聫部異河内有請

假君决事後守徳州河溢而驚覊民流殍所

活萬𢾗伍長悍驕其将笞之長以衆逃斥将

之疵君謂長叛首寘于罪貸将不問境爲無

事一時持𫞐争欲用君勉之比周君爲不聞

云何不淑五十而僨君凡三娶皆有婦道粤

𥘉氏楊其父曰慥⿰糹⿱𢆶匹李父周學士集賢今夫

人陳𡛸黨稱焉劉時張又楊克中壻其三

子惟徳之同君三男子惟雯在耳進士登科

甚餙而藝陶牙之原鬰乎松楸乗者下之君

子之丘

   吴天常墓誌

公諱天常字希全河南府洛陽人惟吴氏之

先與周同姓至越入呉子孫散居四方以國

為氏公自祖考始占籍河南之洛陽公少貧

不治生産以氣莭自許力學問河南大府號

多士而公自少己知名里中而舅建寕軍莭

度使王正倫深噐之以正倫死事㤙爲郊社

齋𭅺調濮陽縣主簿又調舒州司法𠫵軍郡

大猾章氏𢾗犯法繋獄其𫝑能得于有司公

論正其罪流之一郡畏伏遷泗州盱眙縣令

守笞病人死公當復騐而前騐官言死者不

病公将直之守以利㗖公欲得如前騐公謝

守曰我受公㤙固善如死者恨何卒直之守

爲得罪知洪州奉新縣奉新號難治訟者或

先以釘貫其足以脅有司公畵巨釘于市令

之曰釘必如此則受訟乃稍變俗知彭州永

昌縣轉運使范公純仁深知公是時方變差

科為免役錢公原䆒蜀役法利害講之至精

後以書見王𠛼公𠛼公召公議于司農寺時

𣣔舉江西𭛠法行于蜀公曰蜀不足于地江

西不足于民利害異宜恐不可行主者是公

議乆之安所陳浸忤遂罷歸審官院調簽書

南軍莭度判官丁母SKchar服除以便親調蘄

州蘄口鎮都大監轄俄丁父SKchar服除通判無

為軍公諷軍守興庠序勉士以學部有礬池

官專利民多冐禁公為立法公私便之而犯

者鮮改通判𪔂州以朝命按知誠州周世隆

帥司部使者皆欲致世隆于罪公言世隆習

蠻事且未嘗有罪論執甚堅卒免世隆人以

為難辰州有軍事以公攝守公之官見属縣

吏部夫千餘挽木山間公曰方春役民妨農

耕悉罷之公至郡蠻酋繫獄者公諭以朝廷

徳意盡遣之皆感泣而去公因言自誠州抵

融州道新通請每三十里建一佛寺擇僧知

蠻情者居之諸蠻信佛平時可使入蠻與之

習熟有警可用以間牒而佛舍可因以儲粮

其利邉甚大朝廷許之後為諌官丁𨻶言不

當廢誠州為軍頃蠻所以𢾗叛者盖雖輸欵

而未嘗去巢穴一失撫循則亂稍内徙則定

矣雖不致州尚可安事廢州乎是時方議役

法有訪公者公陳三事以謂州縣之役莫重

于衙前今雖昜顧爲差衙前𢾗之多寡與役

SKchar重請守熈寕元豐之舊母輙改又言郷

差于分𩔖不知書計𫝑必雇人代者必要厚

價請官爲立直又言縣所積免役錢請皆納

州或輸旁郡户部皆奏行之用薦者除知𪧐

州時𠛼門新復軍擇守乃以公爲知軍宰相

召公郡堂諭以擇才之意軍乆廢百事圮毀

公至爲興𧺫𡚁敗必使完好可将乆不爲苟

且計人至今頌之俄知沅州其去𠛼門人爲

立祠𡻕時父老率子弟拜之公既習知蠻情

其治沅務安静SKchar守偹撫溪獠乆之奏請出

廵邉防軍行有告帳下謀變者公獨保其不

然罪吿者卒如公言又檄諸縣寨使察㳺民

與蠻交昜爲嚮導者捕之俄復知辰州公去

沅如去𠛼門而辰之吏民與蠻酋皆相賀曰

我公復来矣蠻相約無犯邉郡爲無警辰民

春夏多疫公𩛙醫工親視藥物人頼以全甚

衆乃立學校𭄿以讀書人皆服従風俗爲變

朝廷既知公有功南邉将用之矣以病求告

卜居蘄州金沙溪上家藏書萬卷 --卷(⿵龹⿱一龴)有以自楽

泰然也公喜讀書于書無所不𮗚自少至老

未嘗一日廢卷 --卷(⿵龹⿱一龴)至其閒居好之尤篤有詩集

卷 --卷(⿵龹⿱一龴)奏議三卷 --卷(⿵龹⿱一龴)紹聖四年八月六日以疾卒

預治終事至属纊精爽不亂享年六十有一

公曽祖延慶祖諱澤皆不仕考諱英以公登

朝㤙授大理評事累贈朝議大夫三男子長

忱太廟齋𭅺仲惇未官季悟假承務𭅺皆以

進士知名三女長嫁萬載縣令黃公孺次嫁

進士胡世南季嫁寕州録事𠫵軍譚康世公

自濮陽縣主簿積官至朝奏大夫積勲至柱

國公為人厚重寛博逹于為吏官無大小所

臨必有績當其有所建立必得所𣣔而後己

或以利害怵之不顧也其仕宦多徃来南

故深知溪洞諸蠻所以治亂有所措置後不

能昜然考其大體本于安静寛簡不為苛SKchar

而頗立隄防明條教期無亂而己不徼有功

也君子韙之公少嘗従丁寳臣學寳臣異其

才薦于歐陽文忠文忠稱焉既仕則不苟取

知于人而一時賢公卿咸知之獨是正憲知

之尤深而公自重不輕就人故雖知之不絶

岀力而公才見于世者如此而己也其孤

元符元年八月二十有一日𦵏公于蘄春

縣安平郷𥠖企里啟先夫人之兆而合焉夫

人程氏有賢行封文安縣君前公二年卒云

銘曰

其直非以爲訐其和非以爲悦也獨盡力于

爲吏無劇昜必逹也其至民以爲賜其去民

以爲奪也既或知之矣乃揜而不𤼵也進嗇

而退果而後知公之莭也安平之丘公藏唯

𥘉尚語後人洛陽之吴也

   潘奉議墓誌

齊安有君子曰潘昌言其學也正其言也文

其家居篤于孝悌其爲吏清刻苦而爲政本

于恵下爱民至大吏𫝑力能寒𤍠人者必與

較義理一毫不為屈其為人務内而簡外信

己而不求人知而人之知者必皆誠心愧服

焉嗚呼君子哉盖紹聖丁丑𡻕其得罪謫官

于齊安自幸得従君㳺既至而君病矣無幾

何而卒實元符元年十月某日也齊安之君

子皆相弔己而又曰潘君之墓宜有銘矣咸

以銘事属某余既素高君之義用不復辭走

其家𡘜之求其世家歴官行事于其子大臨

而次叙之曰潘氏在唐為滎陽人當僖宗時

有名李荀者仕為太僕卿官于福州避亂因

家焉李荀之弟曰季翺為太子司議𭅺季翺

後二世生吉甫終吴越入朝終國子博士累

贈工部侍𭅺侍𭅺生衢為屯田𭅺中屯田嘗

官于黄遂居之屯田生䖏士革隐徳不仕君

諱鯁字昌言䖏士長子也生而儁警絶人為

児時賦詩己有竒語閩有周希孟者博學篤

行之士也君従之學希孟以謂盡己之道君

居郷里以經教授聚徒嘗百餘人後進皆師

尊之登元豐己未進士第𥘉調蘄水縣尉遷

和州防禦推官知江州瑞昌縣監楚州都監

倉吉州軍事推官改宣徳𭅺監漢陽軍酒税

遂以奉議𭅺致仕卒年六十三蘄水民有以

華為獻者君一嗅而還之曰受賜多矣其亷

潔𩔖是江州賦属縣鬻建茶太守問君瑞昌

𡻕可售若干公曰四斤耳守驚詰其説君曰

縣小民貧米塩猶不足而暇及茶乎獨縣僚

四人人一斤可矣守悟以故諸縣皆得無多

售而旁郡有賣千斤者後七年君以事過瑞

昌有两民拜馬前其一曰異時君為縣我訟

得直其一曰異時君刑我當罪我心服是以

偕来君之為吏得民舉如是也元祐赦民負

官錢無姦者悉免之吉州通判攝守事乃悉

負者于獄将鞫其姦君曰赦欲寛之而君

故獄之耶執不可民乃得免龍泉令捕得𥝠

酒三十家将上府君謂令曰是法皆當徒龍

泉小邑一日徒三十人君為令安乎令乃頗

减出之嗚呼其歴官㣲而見于行事者寡矣

然其修身治人立心SKchar術亦可槩見矣向使

之得富貴立朝廷據位SKchar柄以行其義逹其

道其不貪利苟得如還蘄水之華其忤上爱

下如鬻瑞昌之茶民甘其罰如瑞昌之拜者

則雖古之君子無以加分寸于此矣有集三

卷 --卷(⿵龹⿱一龴)曰春秋断義者十二卷 --卷(⿵龹⿱一龴)講義者十五卷 --卷(⿵龹⿱一龴)

昜要義者三卷 --卷(⿵龹⿱一龴)致仕時家無一金骨SKchar衣食

僅給而君蕭然病卧一榻口不及俗事時與

其子清言而己娶何氏有賢行男二人長大

臨次大 皆力學有文一女嫁進士羅啟宗

四孫其一男也曰戇以某年某月某日𦵏某

縣某原銘曰

白璧芳蘭包以九襲長于外者千萬而一莫

為出之卒殞無施嗚呼昌言不幸𩔖兹致美

在裏不耀于肌豈人是謀謂天實知黄崗之

原松栢其猗我相後人将穫其菑









張右史文集卷 --卷(⿵龹⿱一龴)苐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