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自新傳

張自新傳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二十六

張自新,初名鴻,字子賓,蘇州昆山人。自新少讀書,敏慧絕出。古經中疑義,群子弟屹屹未有所得,自新隨口而應,若素了者。性方簡,無文飾,見之者莫不訕笑,目為鄉里人。同舍生夜讀倦睡去,自新以燈檠投之,油汙滿幾,正色切責,若老師然。髫齔喪父,家計不能支,母曰:「吾見人家讀書,如捕風影,期望青紫,萬不得一,且命已至此,何以書為?」自新涕泣長跪,曰:「亡父以此命鴻,且死,未聞有他語,鴻何敢忘?且鴻寧以衣食憂吾母耶?」與其兄耕田度日,帶笠荷鋤,面色黧黑,夜歸則正襟危坐,嘯歌古人,飄飄然若在世外,不知貧賤之為戚也。

兄為里長,里多逃亡,輸納無所出,每歲終,官府催科,搒掠無完膚。自新輒詣縣自代,而匿其兄他所。縣吏怪其意氣,方授杖,輒止之曰:「而何人者?」自新曰:「里長,實書生也。」試之文,立就,慰而免之。

弱冠授徒他所,歲歸省三四,敝衣草履,徒步往返,為其母具酒食,兄弟酣笑,以為大樂。自新視豪勢,眇然不為意。吳中子弟多輕儇,冶鮮好衣服,相聚集以褻語戲笑,自新一切不省。與之語,不答。議論古今,意氣慷慨。酒酣,大聲曰:「宰天下竟何如!」目直上視,氣勃勃若怒,群兒至欲毆之。補學官弟子員。學官索贄金甚急,自新實無所出,數召笞辱。意忽忽不樂,欲棄去。俄得疾卒。

自新為文,博雅而有奇氣,人無知之者。予嘗以示吳純甫。純甫好獎士類,然其中所許可者不過一二人,顧獨稱自新。自新之卒也,純甫買棺葬焉。

歸子曰:余與自新遊最久,見其面斥人過,使人無所容。儔人廣坐間,出一語,未嘗視人顏色,笑罵紛集,殊不為意。其自信如此。以自新之才,使之有所用,必有以自見者。淪沒至此,天可問邪?世之乘時得勢,意氣揚揚,自謂己能者,亦可以省矣。語曰:「叢蘭欲茂,秋風敗之。」余悲自新之死,為之敘列其事。自新家在新洋江口,風雨之夜,江濤有聲,震動數里。野老相語,以為自新不亡云。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