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宋慈雲走國全傳/12

目錄 後宋慈雲走國全傳
◀上一回 第十二回 泄軍機二將分逃 卸罪名三雄妙算 下一回▶


  卻說柴王兵到鐵裘山,對種元帥曰:「本藩奉旨同征,豈得辭勞?還請問老元帥與敵人交鋒幾次,勝負如何?」元帥曰:「兵到交鋒,初陣本帥被傷,幸得軍兵來損。他兵須少,將士不多,惟因山勢高隆寬廣,道途熟認,更加預備戰守火炮利害,難以攻破賊巢。前月參謀探彼山形,卻被地雷火炮燒傷,兵損數百,如今正要整頓攻山之具。幸今二位高明到此,還求指點怎生防避地雷火炮攻擊,方能成功。」

  柴王冷笑曰:「且待孤明日出馬探聽明白,然後商議。吾三人均同奉旨,定必有事同酌而行。」岳元帥曰:「千歲言之有理。」是日定必排上酒宴與二人洗塵同敘,也不多表。

  到次日柴王帶兵三千出敵,跑至山前討戰。陸公子一馬飛出,張夢虎押後。柴王一見大呼:「來者莫非陸鳳陽否?」公子曰:「然也。」柴王冷笑曰:「孤想汝令尊丞相一生忠良,不料得法不肖之子壞玷今尊忠義英名。孤今詢及汝兵不過萬人,糧餉不繼日,與朝廷大兵作對猶如以石投卵、弱犬與猛虎相爭,不達權變者禍不遠矣,陸嗣一脈被汝不肖斬絕矣。還不猛省回頭乃蠢夫耳。」

  當下陸公子也暗知柴王點醒他逃遁之意,只耐著他兵將在此,只得呼:「千歲只見人非草木,豈得臣下與君對敵。只因奸佞害吾父親一命並禍及王后姐姐,故吾今據此高山,招集軍馬,殺回朝中,滅殺奸佞,以報父仇,乃為國誅奸,非有他故。」

  柴王聽了詐作發怒,罵聲:「胡說,放馬過來,見個雌雄!」虛發金刀一劈下,陸公子雙鞭虛架,假殺一番。柴王放馬先逃,公子拍馬追趕。柴王回首望不見大營,呼:「國舅且住,孤且告知:汝須年少英雄,究不知機關利害。汝山寨須然高廣,惟兵微將寡,如今朝廷陸續添兵,糧餉雲集,汝守死孤山實為下策。不若離棄此山另投別所,待有會合之兵,吾等三人自有暗助,方可舉動,以免臨危難以脫身。一有機關緊急,吾等自有暗暗通知。況奸臣之子為參謀,此人智略多端,詭謀百出。汝回山須與張夢虎早早打點,切勿恃勇不悟為要。」

  公子稱謝曰:「感叨千歲與二位元帥扶持,指點生死,沾感大恩未知何日圖報耳。」語畢,二人一人回山,一人歸營,兩下收兵。

  柴王曰:「二位元帥,賊多有限,我兵眾多,惟陸鳳陽勇力無雙,難以力敵,但他有勇無謀之輩。不免今夜三更時分盡起大兵,分四面擁上高山,放火焚其寨柵,或可一鼓而擒。未知如何?」

  龐參軍曰:「不可。他四面山俱有地雷火炮,一觸動火種滿山發燄。枉傷軍士耳。不如待下官製造水車四百架,前後左右每方二百架。水一灌進即帶兵殺上他山也,不防火炮矣。此以水剋火,自得成功。」

  柴王、三帥只得說:「參軍之言有理。」當日兩下按兵不舉。將有兩月,水車方能造成。一天三人暗暗商議,柴工假作巡邏軍兵,修下書一封,紮縛箭上,跑走半山,大呼:「賊人看箭!」時飛數丈之遙。有守山兵抬起,箭上有書,即忙奔走回山中呈上。陸公子、張夢虎二人接書一看,上寫著:

  

  「玉門關威武王榮、耀武侯種、車騎將軍岳書奉陸國舅、張總戎寨前日:天下治而賢臣進登,國運迍迍而佞黨專政。溯令先君陸丞相,上能致君下足擇民。陸國母懿德素聞,六宮雅化。父女進登外則蒼生仰望,內則型於宮閫。是當今政治所攸關。孰料忠奸淆混之際,涵濁難分,禍起蕭牆。賢臣哲後,同登鬼錄。以國舅天性之親顙額,焉能無泚?所幸者,包某仗義捐軀,忠良一脈紹存一線耳。然誅奸滅佞以直報怨之心,豈人子所須臾忘哉?惟審機達權,英雄作用之舉;逞強恃險,蠢犬自誤之劣。茲奸子參謀製造水車戰具,將次完成。北方壬癸可克南曜丙丁。特具來書。雖當遠遁別投,藩王起義抑或外國借兵一由尊意。切囑深心,萬毋泛際,請自三思,勿移後悔可矣。」

  陸、張二人看罷嚇得一驚。王昭曰:「不意奸臣之子有此計謀。倘被他四山運水,濕卻地雷火炮,他兵多吾五倍之眾,乘勢殺上則吾進退無歸矣。速須依他來書,逃走為上,方免此厄。示知公子、賢婿意下如何?」

  陸公子曰:「吾與眾嘍啰一些無礙,易於逃遁。不若張哥哥早早攜帶嫂嫂與令岳先逃出後山,待弟修書一封,汝帶到潼關高王府投遞,吾姐丈自然周全於汝等。弟今離此山再往山東尋訪一故友,並另覓機會通知姐丈等,然後再聚會興兵。」就此拜別,又吩咐眾兵萬人曰:「吾等兵少,不能拒敵朝廷大兵,汝等一概可棄山逃走,免至臨難不能逃脫。所有庫中金銀由汝眾人帶去別業,回歸故土。吾弟兄二人亦往別所逃生。」眾兵聞說,即打開庫門,盡分金帛而去。是日,張夢虎、夫人、侍女,俱扮男裝,與岳丈在後山逃出。惟山前有兵把守,後山並無一人攔阻,故翁婿一路平安逃出,望潼關而去。陸國舅次日改扮客商,亦於山後逃奔,也不多表。

  是日眾兵散盡,內有膽雄不畏死者數百人不信此言,仍駐守高山。

  再說營中將近兩月,水車造成四百架。一夜於二更時分,四方分兵五萬之眾,一同盡出,殺上高山。數百嘍啰方才懊悔不信來書。看見火勢燄光,卻被水車運入水櫃,水勢漂飛,猶如波浪高揚,大雨狂注,破火登山。數百嘍啰一經殺戮盡。

  三帥登山巡查,不見了陸鳳陽、張夢虎二人,止殺死了嘍啰兵數百,心中暗暗喜悅,只得將著假怒。柴王曰:「孤家立心兵到第三天即要連晚攻山,是出其無意攻其不備。諒此二逆有勇無謀之輩,豈不早日成功。參謀自逞才能,要製造水車,至耽延兩月走漏消息,二賊首走脫。還朝有何顏面見當今聖主?」種元帥曰:「費去國家十餘萬糧餉,遷延將近兩載,一功不成,真好羞顏回朝也,即聖上不執罪,有何面見眾同僚?」岳元帥曰:「汝二位回朝羞赧無功也無大乾礙,只有末將蒙柴千歲保救回,再薦提兵,一心兵到擒拿陸、張二賊回京對質,洗清欺君逆命之罪。今被國舅敗露兵機,至二賊逃脫,怎生復旨免罪,吾之一命豈不害於國舅掌中?」

  龐雄雲曰:「三位不必多言了。如今雖然走脫賊人,惟得回前番戰馬數百匹並糧料不下五萬多,諒必聖上恩竟未可知,即有執責,下官自抵當其罪,也說不得了。」是日督率眾兵牽出馬匹,盡搬糧草,然後放火燒山,焚成白地。次日帶兵一同班師回朝,行軍兩月方抵汴京城。

  柴王三人暗合商議,盡將露泄軍機罪名卸在龐雄雲身上。一天進得京城,將軍馬歸回兵部,糧餉歸回王倉。次早設朝上殿隨班拜賀。天子傳旨已畢,有威武柴王四人見駕。神宗王一見曰:「御弟免禮,賜坐錦墩。」柴王謝恩下坐。神宗王曰:「御弟等帶兵征剿,賊首擒拿下否?」

  柴王曰:「臣等三人勞而無功,虛費兵糧,只望成功,少報國恩,兵到之日交鋒數次,未得其利。他兵須少椎山勢高廣,又值我兵道途不熟,地雷火炮利害。參謀打探山穴,傷兵數百。臣料二賊首有勇無謀,兵一到即於三更後四圍殺上,連夜攻山,卻被參謀力阻。自逞才智要製造水車四百架,以水灌山,克滅地炮,至耽延兩月,走漏軍機,二賊首逃脫。今須得回戰馬、糧餉,惟不能成功。皆國舅之誤也。」

  神宗王怒曰:「朕差汝作參軍官,因何不度事審機,至走漏消息,被賊首走脫,罪所該當。」龐雲雄奏曰:「巨製造水車無乃愛惜兵將,免傷軍兵之故耳。二賊藏聚於高山峻嶺,周圍四面半山俱有火藥地雷炮。臣初陣一到探聽山勢,一觸動火種,一千兵已傷數百。是至臣只得制就水車,事出於不得已。四百架之數計日亦兩月趕辦太速,非臣迨緩不在意之過也。如今須走脫賊首,誰得回戰馬數百匹,糧餉運回補足出師之數,懇乞陛下體諒開恩,赦臣之罪,沽恩天地之廣矣。」

  天子息怒,准奏曰:「三位卿家,據參謀之言亦情理所宜。若非用水灌,山火傷軍士難以破敵。如此一概免罪。御弟勞頓疆場一載,敕賜絲帛一百五十匹、黃金五十錠。耀武侯敕賜絲帛百匹、白金五十錠。岳、龐二人將勞折罪,無有賜賞,復職無加。」旨著柴王即日回至玉門關,以免地頭疏失。四臣謝恩退朝。

  是日柴王回關,種、岳二人遠送十里程途。柴王力辭,又曰:「二位將軍在朝保輔朝廷,只緣奸佞眾多,但有變動,二位須要早寄一音,待孤家提兵幫助誅奸,須當牢記。」種、岳齊同允諾相辭拱別。

  話分兩頭,再說張夢虎散山逃脫,夫人扮男,一路改換姓名,奔走兩月到得沓關。進轅門潒軍士轉達。中軍報進內堂,將書呈上。高王爺接書一看,見是鐵裘山陸公子封涵,接拆喝退家人。大意說知三帥興兵征討,山內兵微將寡難以抵敵,先奔來張夢虎,望懇收留,弟准到山東一回再敘之說。高勇王爺看罷來書,即命人喚他翁婿夫妻到後堂安頓下,不許張揚不表。

  卻說陸鳳陽一路改換姓名,一連數月奔到山東登州府。天色將晚,趕旅店不及,只得趲程,一刻不覺,紅日西自。一望前途有莊院一所。將身投進,說明趲路不及。有莊主出迎,請道名姓,問及客官貴省尊姓高名。陸公子回言:「小子乃浙江省金華府人,趙姓名勇。請問老先生高姓尊名?」

  莊主曰:「老拙姓劉,名迪,先君不是無名之輩,五虎將之列劉慶之後。只為奸臣當道,故埋名於故土。」陸公子聽得大喜,「原來英雄之後,小子失敬了。」

  是夜酒宴相款,賓主暢敘。劉迪曰:「老拙看趙客官飲食如龍虎之饗,人材恢偉,定必英雄之輩。惟老拙有段不安心事,難以奉陪,汝且多用數杯,不須拘禮,簡慢休得怪責。」陸公子曰:「叨蒙老先生盛款,小子過意不及。還請問老先生緣何尊容上有憂患之色,有何不安之事,懇乞明示,或小子可有用之處,自然效力不辭。」

  劉迪聽罷搖頭曰:「此事非凡間人可辦,今且說知客官。吾老拙年將五十,不幸無子,單生一女,名喚麗容,年方二九。自小得老拙點指,練習得弓馬精熟。前月在花園內,一晚,跑馬開射一番。忽起邪風一陣,將小女吹下馬驚倒在地,自此人事不省,病重加深。惟紅日墜西,他房中即飛沙走石,驚恐一家不寧。有此異事,故老拙日夕愁煩,無計可施。」陸公子曰:「此事想必邪鬼作祟。何不請些符法之士鎮壓,可獲平安?」劉迪曰:「也曾請僧人長者登壇作法禳送。不料此妖魔利害,作法至三更時分,忽起邪風,飛沙走石將壇式打碎,幾名長者打得頭崩額破,壇式東西不要,盡皆走散,實奈何此怪不得。今將半月,小女未知生死。」說畢淚滿沾食。

  陸公子曰:「老先生不須煩惱,汝今夜且將令愛搬移母房所,讓吾進臥房打睡。倘妖鬼到來,某能收除。」劉迪曰:「客官休得說此輕易,此鬼魔利害不過,汝非有真法力反害身,枉送性命耳。」公子聽了冷笑曰:「先生體得小覷於吾。某乃龍虎出張天師門徒,趙靈宮是也。」劉迪聞說大喜:「原來法官乃張天師今高徒。大失敬了,今夜且請進吾女繡房。」未知公子收得妖鬼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後宋慈雲走國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