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宋慈雲走國全傳/13

目錄 後宋慈雲走國全傳
◀上一回 第十三回 劉家莊佳人著祟 雙龍山杰漢招親 下一回▶


  當時陸公子曰:「老先生須將令媛扶出別所,小子乃敢進臥房。男女有別,豈得妄進,同房不雅。」劉迪曰:「趙法官休得拘禮。小女十餘天人事不省,危於早晚。老拙有言在先:但有高明手段人收除邪鬼,救得小女一命,年紀相登者即共結絲羅。今法官有此法力,一貌青年,正當與小女作匹,何須拘執。」公子允諾。

  是夜復多吃數盅。晚膳畢,劉迫命僕人持燈引進臥房。僕人在房外不敢進內,將燈交陸公子,走跑走了。公子自思:「不好了。酒後之言狂躁,擔承人擒拿邪鬼。」無奈,放膽持了雙鞭推開臥房門。只見繡房幽雅廣大,大桌上繡刺針指之物奪目鮮明。四壁上弓箭滿掛,牆邊左右排插刀槍器械。細想劉氏女子有此英雄武藝,故弓箭刀斧齊備。但劉老頭兒說有能獲鬼救他之女許結絲羅,且喜此女精習武藝,足與吾同心,如匹配吾也情願。又見前面一團羅帳,想必女佳人臥於繡榻中。近前用左一鞭撥開羅帳,只見女佳人繡被蓋體,頭面仰開,真有可餐之色,一息之氣,面如土色,覺得生憐。「可惱妖物,將此佳人祟得如此狼狽。吾陸某便將一命與汝拼了必要救回此女。且不可閉閂房門,倘鬥戰他不過,開門跑走,免被所害。」只得靜坐房中,閃埋暗處,與佳人隔開一帳,不異古人之美談高潔。

  再等候一番,不覺時交二鼓,忽起一陣邪風,將燈燭吹得影映搖動。只見紅光透射進房中,又見一高大邪神高與簷齊,將羅帳一揭,說出言語來,曰:「小姐,汝非真病。吾非作祟汝者,吾乃報事夜神。但前月汝父親商議要將汝許配前村張姓者。但此人乃一村郎富人之子,豈能配得小姐一品夫人之貴?吾故奉月老之命,略將汝家吵鬧,略弄小姐輕輕小病,阻卻汝父親議婚之約耳。一等待陸貴人一到,吾即還洞復旨矣。」

  有陸公子在暗處聽得半明之際,忍耐不住,閃出大喝一聲:「好膽大邪神,為阻他父議婚,即將小姐弄祟壞,好生可惱。吃吾一鞭,好取記號回覆月老。」語畢雙鞭打去。高大神一看,原來正星主在此,踏步急跑出堂前,借土而遁。陸公子用鞭插下土泥二尺多。

  劉迪聞響即與家僕急持火把、提籠,一堂光徹。劉迪命家人十餘名,持鋤拾鍬,頃刻之間扒開泥土七八尺,略見穴中光亮,甚覺駭異,不敢下穴中。天色曙亮,再令家人用力鍬鋤,覺有丈餘深,將鋤鍬撞著叮噹一響,眾人嚇了一驚。住手細看,內有大石一段。眾人鍬鬆四邊土泥,尚不能扛抬起。陸公子曰:「汝八人多扛此石不起,不過千餘斤之重,好沒用東西。待吾來也。」將袖袍一搌,將身縱下,雙手向大石下一插,上下兩手將石挾移離,用力一提,掇開一旁。只見內有皮匣一個,其大有三尺,高二尺。陸公子將次托上。只見上面有封皮,書著「陸鳳陽開迎」五字。眾人驚駭稱異。公子即將皮匣打開,內有金盔一頂、鎖子龍鱗金甲一幅,又有書一函封固。公子即拆書一看,上寫著:

  

  「金盔鎧甲立功高,滅佞誅奸膽氣豪。

  宿世姻緣劉氏女,絲羅早定勿疑糊。」

  陸公子看畢,大悅曰:「原來此非邪祟。」又對劉迪曰:「老先生,此非邪鬼作祟,實乃報事夜遊神候待於吾也。」細將夜來游神言語一一達之。

  劉迪聞言大喜,「如此吾女兒無患矣。不料汝乃陸國舅,失敬了。」公子曰:「某乃落難罪人,是至改換姓名。」劉迪又曰:「曾聞國舅在鐵裘山招集軍馬,朝廷又有兵征討,如何又遠來吾省,真乃令人難猜測也。請道其詳。」

  公子曰:「一言難盡。」即將兵糧不繼,不能抵敵,棄山而遁之由說知,又言:「到此山東尋覓故友一人,不意在此相逢。有幸神聖賜吾盔甲,指示姻緣。」

  劉迪曰:「此實小女之福,皆由國舅宿世姻緣之所招也。且褻屈月餘,待小女患病痊,擇選吉日完婚,再由國舅往覓訪貴友來遲。」

  公子曰:「月老須然指示姻緣,惟某係朝廷欽犯,縱老先生不棄,只恐有禍干連於汝父女,某心何安?」

  劉迪曰:「國舅之言差矣。汝不見錦囊上討詞吩咐明白,此是天所前定,倘然不允,是逆而行,豈可為之。安得以禍及干連為疑?老拙埋名不仕者,豈真不務先人馬上功勞,無奈奸臣當國,不若全身遠害為高之意耳。吾只願國舅有日削佞誅奸,報復君父之仇,肅清朝廷為望。」

  公子曰:「既叨老先生不棄,金石之論,晚生怎敢不從尊命。惟吾父仇未報,立足未定,即今完婚未敢從命,且待有安身之處,自然差人迎請賢父女同敘。今無物可憑,只留下此寶甲金盔為記,望老先生詳察依允,且請良醫調理令媛患病為要。明日晚要告辭了。」

  劉迪只得應允,苦留數天。陸公子是日執意登程,劉迪只得叮嚀送別,又取出白金百兩以作路費,「倘有安身即要差人回音,以免吾父女牽掛。」公子允諾,相辭而去。

  一路思量:「久聞李豹落在山東登州府。只因在朝與龐奸賊作對,反出山東登州,未知落在那方。」一連大王覓訪。一天,到得一山,高險嚴塹,青松發秀,古木蒼蒼,周圍數十里寬廣。正歎羨間言:「吾鐵裘山難及萬一。」跑了半天至半山,銅鑼一聲響振,跑出數十名強徒,大喝:「馬上那人敢生膽子,向吾寶山跑路?身上金帛衣裝休得帶去,盡情送上,或好生之德放汝生路,倘恃強不與,休思活命。」

  公子聞言冷笑曰:「這是本該當送汝金銀,管山食山,管水食水。惟一說,且將汝家大王報名上來。倘然相識故舊好友,何須買路;如非故人,自然奉送金銀汝等。」眾強徒曰:「此地名雙龍山,吾大王名李豹,昔日五虎將李義之子。」公子聞說大喜,曰:「他是浙江寧波府人,自小與吾結拜金蘭,正要覓訪,不意在此山埋名。汝且進山通知名姓,言寧波府陸鳳陽要見。」

  不一刻,嘍啰入報,李大王大喜,飛跑下山,一見大呼:「賢弟久別年深,何幸相逢於此?愚兄實乃夢想不到矣,好不遂心懷。」語畢攜手並同登山。公子含愁曰:「弟之苦命,東奔西逐,惹下不孝大罪名,來知兄知否?」言畢已至山中,二人下坐。李豹曰:「賢弟闖出滔天大禍,累及世伯令尊、國母,愚兄豈有不知?後聞汝逃遁出,吾日夕為汝擔憂,被朝廷捕獲回,一命危矣。後又聞朝廷興兵征伐鐵裘山,方知張夢虎哥哥也同在內,未知那人勝負,意欲私自興兵相助,算來難以過各種關津城池,故遠遠探聽。不想上數月前風聞攻破鐵裘山,某心如焚,不知汝二人下落,被兵所害否。今幸賢弟到來,還未知張哥哥逃出否?」

  公子即將柴王三帥有恩於己,通知水車之害,故得弟兄逃脫,一一說明。李豹大悅,又聞張哥哥也在潼關安札,轉聲:「賢弟勿憂。吾山非比汝鐵裘之弱,水陸並通,山灣險阻,利於我兵埋伏,不利客兵攻擊,精銳嘍啰三萬,糧草可足三年。正好招兵買馬,屯聚數秋,訓練士卒,然後暗通潼關高千歲,方可動兵。否則張揚在先,被朝廷聞知,四路齊起大兵先來征伐,又蹈了汝鐵裘山之轍矣。是自取其敗也。」

  陸公子聞說大喜:「李兄長之妙算弟難及萬一矣。」是日山中排開酒宴,弟兄開懷暢敘,酒至更深,言多談論。到次日,陸公子修書一封,往劉家莊接迎取父女到山。選了精細頭目二名帶領家書。此地同府別縣,三黨三天已到劉家莊上。將書投進,劉迪拆書從一至尾觀看分明方知陸國舅的故交乃李義之子李豹,又是吾世交弟兄。但他在雙龍山為強寇,只因在朝件違奸佞,反出山東。陸賢婿身投此山,說明倘我恐防禍及於己,即言語將女兒另適高門。但經神人指點,姻緣前定於他,況此子堂堂一表,膽正心雄,久後未必居於人下者。吾亦以大丈夫自許,豈可言而失信?總憑禍福只因天降也,只將此事對女兒說明,看他如何。」想罷留款下頭目二人,待他引進。

  前途劉迪前妻亡過,遺下女兒,故命著二房妾,吩咐對女兒說之,看是如何。張氏領命即登繡樓,將公子來書交他看畢。麗容帶愧曰:「二娘親,此事乃爹爹作主,豈女兒所能定主意?但前時有神人指點結姻,豈容更改,以違天意?有勞二娘親轉達爹爹,休得三心兩意。女兒豈敢達懺。」張氏微笑曰:「女兒明見不差。汝父親亦不忍食茹前言,但不知女兒心意所見否。既然父女同心,更見貞俠出於一門也。」語畢,轉出外堂,對劉迪說明。大悅,擇定吉期。是日親送女兒出閣。小姐哭別生身母神牌,又別二娘,登車而去。

  一連趲路,三天到得山前,放炮報信。陸公子下山接迎,翁婿相見。小姐自有丫環扶進內寨。公子曰:「某回音說明在此山安紮,猶恐禍及於賢父子,是以書上推辭令媛別擇良緣。因何老先生反將女兒帶進敝山,是何主意?」

  劉迪曰:「那裡說來。老拙一言已定,豈得妄更,況神聖指示之言,豈可違逆?」公子未言,有李豹上前相見是世弟兄,通家好友。是日大排筵宴,宰殺豬羊牛馬,山禽野鹿之味多般,不須多述,鼓樂喧天,音韻悠揚。是夜於寨內送入洞房花燭。

  次日劉迪辭別回莊,陸、李弟兄慇懃送別下山。回歸莊上,張氏接見,細將山中險阻一概言知,又言:「既將女兒送上雙龍山,萬一有人泄漏風聲,難逃本土官兵之厄,不免盡將倉庫金銀、糧米不下三十餘萬一並搬運進山中,不憂糧草不敷矣。」夫妻商議定,次日命家僕四十餘名,將倉谷盡罄搬運大舟,將白銀打上皮匣三十餘個,封固下舟,一並使女、僕人盡數登舟而去。

  一到得高山,嘍啰報公子二人。大喜,接劉迪。一一言明。李豹曰:「如此大事濟矣。吾山所欠者糧餉。今具此三十萬之糧,可足十餘載之食,即當今四路兵出攻伐,有何干礙?」語畢,吩咐頭目盡將金銀、糧穀運收倉庫。是日小姐出山迎請張氏二娘進後寨同敘。內外一堂暢樂。立起招軍旗號,附近居民毫不驚擾,不許小嘍啰下山犯擾鄉民,違令立刻處斬不饒。附近本府萬民喜悅稱德不表。

  再說汴梁城朝內兵部寇爺。一天退朝回衙,經過西邊書樓,一聞內有男女之音,將身駐足一觀,只見正嫡馮氏夫人之舅馮升與他京香侍婢白日行奸。寇爺忍耐不行驚破,進至內堂,將此事說知。馮氏夫人驚怒交半,曰:「老爺豈得容留此不法之人,定須趕逐,以免家醜張揚。」寇爺點頭,吩咐喚進馮升、丫環。二人驚惶不已,自知不好。馮升下跪,求姐丈、姐姐恕罪。寇爺曰:「好言類!汝在金華府家鄉打死人命,地頭官擒捉於汝。一走脫,至京城哀求本官。體念夫人情面,申詳文書回金華府尹照知,消案免追,止望在京與汝捐下官吏一函待汝榮歸故土,以免苦主報仇提案,豈知行此不肖事。實乃閉門養虎,足以自害其軀,玷辱吾清白之門。今留汝不著,有白金三百,由汝回鄉抑或別所寄寓,不許多言再懇。」馮升羞慚而去。寇爺夫妻打罵京香丫頭一番,命人逐出,發賣煙花,也不多表。

  卻說馮升小人之心,深恨寇爺逐出於己,自言:「吾須犯了些小姦淫,不該將吾逐出,無有棲止,真可惱。他既不念親情,也罷,待吾放出一星之火,燒焚萬頃之山。不若往龐府出首,說明他私養太子,認作親生。如今出首無罪,反有賞賜。吾萬物不取,只取他侍女京香為妻足矣。有何不妙?」一程跑到龐相府中,擊鼓喧嘩。

  有家丁跑出查問。他自言兵部寇爺妻舅,姓馮名升,只有機密大事要見相爺,非面稟不可。家丁聽了此言,未知真否,只得進內稟知。

  有龐國丈聞言一想:「這寇準老匹夫,平日間與老夫毫無相得,猶如目中之釘,事事與老夫相反,常常多言辯駁,吾所最嫉此老。今他妻舅一說有機密大事求見,未知如何。且讓他進來便了。」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後宋慈雲走國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