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宋慈雲走國全傳/14

目錄 後宋慈雲走國全傳
◀上一回 第十四回 忘大義小人泄忿 假辦公奸佞窮過 下一回▶


  再說龐國丈將馮升傳進內堂。倒身下跪:「上稟相爺,小人乃兵部尚書妻舅,名馮升,要與國家出力。吾姐丈寇元不法,有欺君之罪,私養太子,假認親生之子。吾姐單生一子,冒認雙生之兒。今名寇英,實乃當今太子,私長養成,要報國母之仇。相爺須當劾奏聖上,以免養成大患:一為國家之禍,二為丞相作對。請丞相參詳。」

  國丈聞言,喝聲:「胡說。前時陸國母當殿擲死,言此已將八載,還有什麼太子私養藏匿?汝一讒毀小人,好生膽子,敢於老夫跟前妄言,罪所該當!」馮升曰:「相爺明見容稟,前者擲死金階,非真公主,乃係吳獄官之女頂冒出國母,金階擲死。公主者實乃欺瞞過聖上耳。小人並無一字虛詞,倘有不實,甘當欺君妄毀之罪。」

  國丈聞言大喜,「如此汝可作證對質否?」馮升曰:「吾特出首於他,豈不能作證?」國丈吩咐留款下,「待明日上朝奏知聖上,自有獎賞於汝。」馮升拜謝,是晚宿於相府外堂。

  當時有相府堂官名魏榮,即日私出飛奔到兵部府衙,傳一手本入上,稟寇大人有龐相堂官奉了丞相之命,有緊急機密公文報知。是日寇爺聞說,心頭一想,言:「奇了,龐奸賊向與吾情同冰炭,有何機密事相商?且喚進來便知分曉。」當下傳進。魏榮至內堂倒身下跪曰:「恩大人明日大禍臨躬矣,想必尚未得知?」寇爺聞言神色一變,呼魏榮:一汝且起來相見。本官禍從何來?」魏榮左右一觀,「懇乞大人退去左右,方敢啟稟。」寇爺吩咐退出眾侍家人。魏榮即將馮生親到龐國丈府中出首大人私養太子一事請問:「大人果有此事,須當連夜逃走方為上策,不然遭其所害矣。」

  寇爺聽罷駭然一驚曰:「不好了,養虎為患。本官得汝通知暗害,領汝大恩。吾豈能一刻逃遁得來?預著一死,以報國恩。只有來生結草銜環以圖報耳。」魏榮曰:「恩大人何出此言。小人前者為誤傷人命,得大人輕辦再得餘生,皆叨大人之恩也,小人時常感德難忘,如今報知些小奸人暗害,豈敢當大人之重言。但今大人不願逃走,禍在目前,還須打點無虞乃可。」寇爺曰:「魏榮,汝且回歸相府,本官自有主意,行為不須多慮。」魏榮不敢再言,只得拜別回歸龐府。

  寇爺轉進內堂曰:「汝弟好事行為!今乃恩將仇報,他將私養太子事情往奸相府中出首矣。」夫人聞說,嚇驚不小,含淚曰:「此子向日品行非端,彼雖乃妾之胞弟,前時打死人命案一消,妾即勸諫老爺不可收留,要打發他回歸故土,奈老爺留下他要乾一小小吏員與他歸鄉之意。不想此小人恩將仇報,洩露此事。今日也悔恨不來,即滿門誅戮也不失為忠義之鬼,且將太子發放奔出,別處逃生,以免前功盡廢為要。」

  是日寇爺喚到腹心老家人,名周勇。此人向在府中三十餘年,老妻兩口忠直儉僕,為寇爺夫婦深信得力之僕。當日周勇夫妻聞喚連忙跑進內堂,禮畢請問老爺、夫人喚進有何吩咐。寇爺細言要他夫婦攜出太子,奔出王城,認作親生之兒,「現有黃金四百兩,且攜帶身邊,逃往山東青州府,買些民間物業安身。然後暗中訪覓陸國舅,待他合會五路藩王,保護太子興兵復仇,身登九五。吾即滿門被戮也不失為忠義之鬼,上不愧先王在天之靈,下不干臣民不忠之議。速速離此王城,須要謹記吾言,並有陸后娘娘血書一函,汝須謹敬收藏,待太子長成,汝將血書交還,待他自明本身貴為帝裔。」語畢,不覺淚流沾衣。是日周勇夫妻含淚諾諾應充,即日分離,領著八歲太子奔出汴梁城而去。

  寇爺送太子去後,左思右想:「昔日奏本雙生二子,今獨有吾一兒,即有救太子之功,難免欺君之罪。但今放出太子,未知聖上意見如何,即聖上念著親生一脈,追究回太子,吾仍不免欺君之罪。老奸臣多言唆奏,未必肯輕赦。想來此事又累及吳進獄官矣,怎生是好?但今既往之事難追,死死生生只由天命而已。」是夜夫妻憂慮談言不睡。

  至五更黎明,肅整衣冠上殿。鐘鼓齊鳴,御香飄渺,文武山呼。朝見罷,龐國丈即將寇爺私養太子,現有伊舅出首,被有欺君之罪,懇祈陛下詢究,自有明白。以免國母負屈含冤,死於不白,正富儲君留落無依作賊。

  神宗王聞奏,心下不明,糊疑半晌曰:「此事國丈風聞得據,抑或現有證人在此?但此事已有八載之久,如何至今一朝復陳此事,豈非根據難憑?況當日陸后摜死此孩子乃小女兒,緣何又言另有太子落在別方,此事究竟何自而來?」

  龐國丈奏曰:「此女孩非別人頂冒,乃司獄官吳進妻杜氏所產,有此斗膽串同作弊,以欺瞞陛下。金階摜死者實乃吳獄官之女。如今太子現育於寇兵部府中。陛下詢察明原知詳略矣。」眾文武聞奏,各皆驚異有此駭聞。當時天子曰:「寇卿,此事果也真否?太子既在汝府中,休得隱諱。救了太子是有恩於國家,且明白奏知。」

  實此時寇爺聞天子詰問,事在兩難。早知聖上不執責,不該將太子私放,逃走出王城去了。倘不依昨昔奏說雙生兒子又犯了欺君之罪。只得含糊啟奏曰:「臣豈敢作此欺君之事,罪莫大焉。懇乞陛下休聽小人讒毀,冤屈於臣。」

  國丈曰:「寇兵部休得遮飾欺瞞,妄言冤屈,汝妻舅馮升現在吾府中出首,一訴分明,休得放刁,駕前還不直言!」轉奏:「陛下如要分明此事,須當宣他妻舅馮升上朝面質,方得他實言難卸。」天子准奏,正要發旨,國丈又曰:「此人乃身無寸職一小人,難以進朝面君。陛下須要恩賜一函,方能進見。」

  天子曰:「此人可當武員抑或文人之貌?」國文曰:「此人容貌可當一小小武員。」天子曰:「如此且賜彼武進士,傳旨宣進。」不一時馮升進朝下跪,俯伏金階。天子曰:「平身,汝是兵部寇元親眷,且將私養太子之事一一奏明,不許一字虛詞妄言改說,取罪不便。」當時馮升奏曰:「陛下駕前豈敢虛詞妄說,既無此事豈得妄加詆毀於姐丈大人。果也前者,八載之前寇兵部將太子頂替,懷抱到府中。不過兩天,吾姐姐馮氏夫人復產下一子。是日兵部大喜,將此傳揚出雙生兒。長名寇英、次名寇杰。原來寇英實乃當今陸國母親產儲君。昔日金階擲死女孩者乃獄官吳進之女公子。陸娘娘已改名慈雲,如今現在寇兵部衙府中,聖上將他府中搜出便知明白矣。」

  天子未及開言,寇爺複賽曰:「陛下休聽此奸惡小人之詞。此賊心性非良,與臣須屬渭揚之親,十載之前音問不通,不料於十載之後,彼在家鄉恃臣在朝,有一親之誼,兇惡打死良民,地頭官擒拿緊急,他即遠遁奔來汴京,投於臣衙內訴明行兇打殺人命一事。臣念夫人情面,舅戚之誼,移文往金華府。太守之衙看臣情面略將罪案緩些究追。留在行中,倘捐於一官半職,有功時將功消罪,以免被故土冤主所害之意。豈知此賊生成人面獸心,難以提拔,前兩天在臣衙內行奸侍女,被臣目擊親察明。但此家醜難揚,即將侍女趕逐回娘家,將此賊拘回故土,尚贈被白金四百兩,任由往別生涯。不想他恩將仇報,私到相府與國大同謀,平地起此風波,實欲害臣一命之意耳。懇乞聖上明察,以免冤屈於臣。然臣當日產下雙生之子,後來長子不育,已夭亡矣,如今只剩下一兒寇杰耳,還有何太子尚在臣街中。」

  此事又駁說明。當時馮升被逐之後,不知寇爺已將太子命家人攜帶出,故駕前奏說尚在衙中。又有國丈奏曰:「寇兵部放刁以欺陛下,前已奏明雙生兒子,今又言長子夭亡不育,莫非覺事情敗露,將太子傷害未可知,如此罪倍加大矣。今有獄官吳進夫婦尚在,不免再宣上殿,陛下虛詞以詰問,言兵部已招出私養太子一事,不許藏頭露尾之說。彼匹夫匹婦之見,怎猜出此,迅雷不及掩耳之急,定然實說,立見分明此事矣。」

  天子曰:「龐卿所奏不差。」即傳快馬旨宣進。吳進夫婦上殿雙雙下跪,俯伏金階。天子曰:「吳進,昔日救出太子乃汝夫婦一點忠心,將親生女頂冒出至陸國母摜死於金階,此乃寡人之不明是至如此。汝今實有功於寡人,休得畏懼,且將實情奏知,倘有虛言遮飾,反有欺瞞之罪。」

  吳進夫婦聞言大驚,「因何聖上將已往之事一朝詰盤起?又未知怎生泄漏出,兵部大人供認否?」只得轉奏曰:「陛下明並日月,微臣一小小司獄之職,叨蒙聖上隆恩旨命司獄,豈敢斗膽將賤微之女頂冒儲君,罪該萬死?此事未明那人仇家誣誨於微臣夫婦耳,懇乞陛下參詳,以免有屈微臣並瀆褻國母至尊,微臣幸甚。」

  天子曰:「吳進不必虛言不認,如今寇兵部已經認供明白,事情盡露,汝還強詞欺著寡人,該當何罪!」吳進未及答言,杜氏暗想:「不好了,此事敗露,吾夫與寇大人危矣,不免作吾婦女輩無有知識,一人認抵其罪,以免連害吾丈夫及寇大人,豈不為上?」想罷即奏上:「陛下,此事非於臣夫與寇兵部之過,此計臣妾謀知陸娘娘。只因太子產下之時娘娘憂心如焚,只為內有寵奸,外有奸臣,只恐太子一命難以保全,又值臣妾產下一女,方才三天,故臣妾斗膽謀知娘娘,將女兒頂冒了太子,娘娘懷抱下吾女兒,是數天臣夫尚未知覺。只一天聖上將國母宣上金殿認觀太子,一時錯過未得轉換,問起情由,娘娘事在兩難,不敢實奏,只將女兒擲死金階。後臣妾丈夫明知此事,驚慌無措,只得將太子交於寇兵部府中夫人撫養。臣妾並無一字虛詞,此罪皆歸於臣妾,並不干丈夫、兵部之過。如今臣妾奏明,甘當領罪。」說畢步跑金階,撞石身亡。

  天子看畢大怒,「可惡匹夫匹婦,串同欺瞞於朕!況寡人有言在先,救出太子者有功於國家,並非執責取罪。可惱兵部乃當朝老臣,寡人幾次詰問,並不實言而對,誆哄君上,罪之一也;冒認太子為親生日久不陳奏明,畏罪有誤邦國,希圖日後爭立邀功,罪之二也;太子現在,妄言夭亡不育,欺侮寡人,罪之三也。並吳進身當司獄之職與兵部暗同機謀,當朕詰問又不直供,妻身將女頂冒太子豈有不知,一同欺瞞於寡人。杜氏一死,希圖一人抵當三人之罪,國法難饒。」吩咐押出二人斬首。

  忽左班中閃出一位大臣,乃平章閣臣司馬康,乃司馬光之子,俯伏保奏曰:「吳進夫妻有救太子之功,有恩於國。杜氏乃一婦人耳,仗義捐軀,以求脫丈夫賢臣之罪,乃有志婦女,陛下豈更加罪於其夫?寇兵部一心保護太子,多年忠心為國,滿朝文武再有何人可及?況陛下有旨在先,救養太子者有大功於國家。今又將欺瞞小過執斬救主大功之賢臣,豈非立法有差,輕重倒置?伏懇陛下開恩赦此二人,將功消罪如何?」

  天子曰:「杜氏既已捐軀,吳進且開恩免罪,消職回鄉,恩賜白金五千兩,押運妻樞回歸浙省安葬。」吳進謝恩,領妻屍骸而去。天子又詰問兵部:「汝言長子早已夭亡,料想是王太子無疑,果今現在否,須說分明。不然,汝稍含糊不認,謀陷太子不得辭其責,罪大倍加,禍及滿門,斷不姑寬。」當時寇爺難以推卸,只得奏曰:「臣差莫矣。昨天得聞馮升往相府出首,臣懼畏奸臣劾奏,未知聖上赦認太子否,倘執責起來,太子一命難逃,豈不前功盡費?故臣即日將太子付托忠義僕人,逃出京城去了。」聖上聞奏,未知赦轉寇爺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後宋慈雲走國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