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三十一

卷第一百三十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一百三十一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一百三十二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百三十一

 書

   荅翁仲山禮部

某伏承寵示新修蜀漢書四册讀之與考亭大㫖合

陳同父有此意然所見頗踈岩惟公此書甚精宻某

昔聞書之萌芽尚且躍然而喜今覩書成如𫉬拱璧

即欲作数語附卷尾縁有一疑不敢自黙後主不克

負荷貶之誠是但自漢至今所以扶持蜀主張蜀非

私厚昭烈武候也以其存漢也所以斤絶魏貶抑魏

非私要曹氏父子也以其SKchar漢也方操相漢時人目

爲漢賊亦曰鬼蜮人心公議不可泯沒乆矣禅雖庸

騃失國但須有王者作如藝祖之絀削劉鋹李 可

也否則秉筆者自用春秋褒貶之例絀削之亦可也

操丕父子嘗北面劉氏豈冝加無禮扵髙光之子孫

哉今曹氏貶禅爲安樂公史筆因而稱之𫎇叟曰竊

鈎者誅竊國者爲諸侯諸侯之門而仁義生焉愚謂

曹氏加禅此名不足恠史筆如此無乃求仁義扵𥨸

國者之門乎以義起例則書愍懐者當加以劉石所

𢌿之號書出帝者當加以耶律所封之爵與春秋書

公在乾𠉀先儒書帝在房陵之說相反區區以爲禅

不克負荷之罪不待加安樂公而後見此乃是書一

大議論鄙意未安不免傾倒以求啇㩁儻𫎇不以其

老誖而辱教詔之幸甚(⿱艹石)其它則粹然無可指摘矣

   與鄭丞相論史

某六月𥘉九日昧爽京逓至凖尚書省劄一道備奉

宣諭取索某向来已修未成史藁俾之繳進仍具奏

聞荒材而為黄旗添牌所尋覔孤臣之辱玉者天語

之簡記此皆大丞相興念下客常在懐抱兹因史事

拈出姓名示明主之訪求見大臣之汲引某竊𡍼暮

景有此遭際捧拜恩命感極涕零伏念某頃𫎇聖上

過采虗名錫第入館本因史事刑之奎畫某雖空踈

疇昔有志深願效涓埃扵鈆槧之間附名字扵作帛

之末時伯晦侍郎與同館已分撰諸志伯晦先入館

所作天文志略成書餘人所作或方起草而改除或

末渉筆而去國某之入院為諸賢殿分得地理志區

區愚見以為宣靖以来狄禍雖惨炎紹而後版圖如裂

如三京两河関陜中間歸疆失地許多大莭目踈略

則非直筆詳備則傷國体又如舊志所載城郭山川

後来徃徃陵谷易位某遂未敢進草亦未敢扵經筵

奏知姑白㳺丞相以此意㳺公太息以瞽言為是某

始有書筒徃復俄皆緹𮪍佚去章泉詩僕数数見惟未

覩大全後又從故右司陶仁父傅澗泉遺藁二老為

天下後世所重者以人不以詩然終身栖遁其言議

風㫖僅槪見者以其詩存耳僕毎誦其詩則懐其

人之不可復見見其門人則敬之見其里人則敬之

老病歸田交逰掃迹四方書間不至一旦門有剥啄

攝衣出迎盖執事之使也非有巵酒一面之舊而凾

書槖詩不逺千里以相𤼵藥且命之曰聞之願一言

以自壮(⿱艹石)僕向之所施扵二老者僕之賢未至扵二

老執事之材十倍扵僕此所以始聞之而驚徐思之

而不知所以措辭也然𤍠復摘藁乆合江湖士友贄

卷数十家並𮗚覺執事所作如蔡邕状異常人雖欲

遁逃自匿不可如孟嘉在廣坐中亦可識超然自有

一種風骨甚矣執事之似東家丘也其間用雪巢韻

者真似雪巢效誠齋体者真似誠齋雖師二老而参

取諸家所謂善學柳下惠者𫆀僕本空踈加以荒落

輙題数語并詩二往求啇榷庻幾它日托盛集以行

也飛潜異趣未由簮盍切冀為斯文自愛

   荅陳卓然書

僕與足下可無一日摧舊而華𥚑過門贄卷御袖以

 舉人見主司之禮而施之扵槁項黄馘之病叟足下

 扵僕可謂厚矣長牋反復(⿱艹石)深自晦匿而有所求借

 扵肓聾者豈非過聴虚譽知盛壮之故吾而未所衰

 竭之今我乎及讀所作冷風閣賦立意雖髙至扵修

 辭之際竊所未喻試與足下啇榷焉離騷為詞賦宗

 祖固也然自屈宋没後継而為之者如鵩鳥吊湘子

 虚大人長楊二京三都思玄幽通歸田閑居之𩔗雖

 名曰賦皆騷之餘也至韓退之恥蹈襲比之盗竊集

 中僅有復志感二鳥二賦不𩔗騷體桞子厚有乞巧

 罵尸蠱斬曲儿等作十篇託名曰騷然無一字一句

與騷相犯僕甞謂賈馬而下扵騒皆學桞下惠者也

惟韓桞庻幾魯男子之學栁下惠者矣足下賦此閣

當扵列子書中採至言妙義以𤼵其超出形氣㳺乎

物初之意今自首至尾字字句句不離部是辭與韓

桞軸異與近世秋聲鳴蟬赤壁黄楼之作亦異與山

谷自鑄偉辭之説尤異此僕所未喻也然僕捐書惰

學乆矣聞足下師太常洪公其往問焉僕新哭猶子

悲惱無𦕅或足下未行尚謀欵盡

    與陳抑齋書

比者伏審两朝委質八袠與𢾗耆英十数公孰有

    過本命二十𡻕曾不数扵綘人竹帛流芳

  属望伏惟慶恩盖昔人云活千人者有封前輩

 練夫人全一城而章氏一門貴盛庚寅辛卯間紅

 跨州連縣略如漢唐之季扵是明公建旗皷犯矢

奪赤子扵虎狼之口所全活者不知其幾千萬億視

 千人之少一城之㣲萬倍之矣聖朝恨無可詶之

官明公毎有不肯做盡它底之意然則不扶靈夀而

健不飲菊泉而夀不金䲧丹穴而富不衮衣繍裳而

貴亦天道報施乗除之理然也某素知公下講初度

故常年不敢遣俗禮今𡻕適值磻溪紀年輙課小詞

一闋申献少見門生故吏爵躍善頌之意

   荅翁仲山吳明輔

某辛亥 對以不攻安晩過失爲衆論譏詆端拜受

之不敢自 或見教曰子爲詞臣講官日日可論事

一對之頃不足深咎當要其終耳某初欲因争職事

决去而冷曹無事可争偶進故事略言時弊謂小臣

能輕去就雖大事可論大臣能輕去就雖内䧏可執

 引杜祁公以諷安晚語同列且請他空這𠂻坐做

杜祁公與某看聞 之山如此自此毎因故事必進忠規歴歴

  及 草小吏荅詔安晚一夕三簡諭止某不敢

 苟狥以求容又言版曹當用儒臣不可專任能吏安

 晚雖益不樂猶欲保全其去而某扵禋後適有一䟽

 論山相荷聖上納聞外間聞其直前而不知其論何

 事某人不納副封安晚始疑其二扵巳直前十月十三

 也逐去䦌十月卄七也盖在列数月本末如此某毎

 至相第旅進旅退非更䦨房半客也軄在詞翰非預

 其謀畫也本以片文𨾏字受知非有他繆巧結納也

 只識元老未嘗交其子弟也某人自小司成遷左螭

 某自大蓬遷右螭安晚之待某如此時賢之責某乃

 如彼豈平心之論乎毎某見諸人入未嘗𤼵一言出

 則妄云曾 論事以𤍠瞞流俗而釣取虚譽心甚鄙

 之山相之事是也舊䟽藏之六年近聞其逝謾録本

 去執事察僕用心豈懐利而餙詐瞞人以釣譽者哉

 某宦情世法已置膜外是身衰病㑹當変㓕毁譽安

 在恩怨奚有但使此一種人持論以一時之爱憎為

 毁譽而不考察其人之平素則實有耿耿未能平者

    荅郷守潘宫教

 某官立身有本末入朝無附麗嗚陽一䟽況着痛快

 𥿄價為髙請麾而去豈嚴憚黯𫆀抑欲詳試望之耶

 或謂莆難治非也他置勿論如葉監叔嘉范卿仲冶

 至今為人所思皆婺人也如聞田里之論咸謂是邦

 不覩儒者之治乆矣将扵閣下乎觀政某雖耄荒敢

 不躬率耆老子弟以𫯠條教豈但有門户丘墓之托

 而已某一生坐虚名負累所得毫芒而所䘮丘山六

 十再入已誤六十五三入又大誤幸皆不旋踵斥去

 今距掛冠僅有一𡻕已卜首丘治家舍冥心待盡庻

 幾全而歸之以從先大夫扵九原爾空村寂寂忽聞

 兒童有騎竹馬迎細侯者某衣裳倒顛乆矣猶當扶

 憊旅謁旌麾扵道左臨風欣抃之至

    荅郷守趙寺丞

唐自天寳至徳以後天下多事民生窮蹙觀察使但

知督賦牧守但知剥下而元結陽城相断典州結之

言曰追乎且不忍况廼鞭朴之城之言曰撫是心勞

催科政拙某聞閣下此来語邦人曰是公亦當今之

元結陽城也孰下翹首企踵以觀下車第一義某老

矣視世間一無可恋不自意餙巾待盡之際𫉬為負

耒願耕之氓鷦鷯一枝有所棲托引睇前茅云胡不

喜舊書

   荅郷守楊編修

晨起軍将打門忽墜書函禮逾情過雖使段干木田

子方之流猶不敢當况(⿱艹石)某之庸庸𤨏𤨏者乎捧讀

百過茫然不知所以稱塞抑府公有問某安敢嘿無

一言一曰属邑補納之害始縁郡家催科過嚴以最

髙之数爲定額属邑計無所出使群吏各捜尋訟事

而施伯州犂之手焉不當笞而笞不當圈而圈不當

囚而囚十数年于此矣或問縣大夫曰何爲是非曲

直之易位也則應曰不如此無以補納也其實郷書

乎走弄産稅不用功扵板簿而用功扵補納此弊不

革萬物無所吐氣然湏府公視故府公攷舊事鐫去甚

髙之𩔗属縣始不得以此籍口矣二曰民間𥝠闘之

害莆之民惇兵脆本無强悍邇来官府姑息小小争

関不分曲直而惟黨衆之為畏安坐拱手飬成跳踉

呌呼之驕一夫奮躍百夫持挺而趨不特尺籍伍符

然也田里之間駸駸有之矣不治𥝠闘此風不止法

禁結集豈無深意此二事若甚淺近然目前不可緩

者亦無出扵此閣下其留意焉某猶記父老道故侯

之賢者林公景良也名葉公叔嘉也名陳公魯

叟也名楼公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叔也名問其政事則曰不妄取

不妄費耳不動摇僧利耳不為𫝑家所使耳数君子

者無甚髙之論而有無窮之思以閣下視数君子豈

 不SKchar為之乎夫未見顔色而言罪也命之言而不言

 亦罪也惟閣下裁之

    又

 共承一札專城雙旌𡑅境以倫魁鎮雅俗其民将漸

 仁而摩義其士将考徳而問業郡人之喜可知矣某

 之喜又可知矣特不敢犯新約束獻書啓耳敢謂尊

 謙特賜真染輕身以先匹夫今世豈復有此事哉某

 迂闊背時立朝則逐試郡則逐為部刺史則又逐是

 䝉叟所謂不祥人而玉川生所謂不唧𠺕鈍矣然

 亦有幸焉昔龎公不見知於劉牧杜陵不見容於嚴

 尹今某也有賢地主為之依歸累世之松楸先人之

 田廬皆在仁風教雨披拂渗漉之内矣可不謂之幸

 歟

    荅李元善侍郎

 某自頃放還田里聲銷響絶與世相忘不喜與人交

 㳺而扵當世富貴通𩔰之士尤望而畏之不特是也

 其扵當世名譽議論之所宗主者亦甚怕也非謂能

 禍福黜陟自家盖已捐書惰學見賢扵已者自然面

 𤼵赤而背流汗不(⿱艹石)與田夫野叟共治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圃而話桑

 麻耳侍𭅺晚莭遂与先朝曽子開彭噐資為一流人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三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