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三十三

卷第一百三十二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一百三十三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一百三十四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三十三

  書

   徐内翰

某粤自癸亥拜領墨妙于時身雖居扵輦轂心己在

扵澗阿某猶未以為然既而乃聞冥鴻髙飛矣青牛

出闗矣然後知矩山先生辦一去甚乆非亶唾能㸃

已毎𣣔走僕問起居又念吾二人在列議論合爲

一人求去語言如出一口雖君相知其老大忠赤無

它賜然周身之防謹語之戒聖賢所不能免不若相

忘扵江湖也其心何嘗一日不願立夜雪而坐春風

乎某兹讀邸報窃審辤寵帥藩冠班殿先皇帝延登

翰長待之以江彦章綦叔厚之倫新天子尊禮宫端

葉之以蔡君謨蘇子瞻之職除書一播輿論交歸恭

惟𭭕慶内翰端明厯事两朝中間離合去就数大

節皆可暴之當世言之信史末後一著尤竒偉雖欠

了一柄青凉傘然卓識雅量固不以彼易此也竹溪

歸未盛言漢廷諸公惟矩山念村翁不少忘昔凁水

公謂某與景仁生同志死同傳某扵矩山亦云仲晦

專書為後林催詩序某已冥搜數語并一書授差來

人耳祝仲晦送似時後林猶未有起家之命忽見前

   答洪帥侍𭅺

某便風恭領寳翰竊知侍𭅺與擇齋聮璧飛章拈出

寒齋長子孝詩三百上之公朝上方以孝治天下一

旦此詩進御山林一介之士姓名遂徹九重雖此君

隱趣巳成絶無希覬然二公名重言重素簡主知必

有小小褒異它日附名寒齋傳片万鍾五𪔂何以加

某輙有管見仰干穹𦗟嘉熈丁酉臺官蔣峴劾方大

琮劉某王邁潘昉四人在端平初妄論紀乞坐以無

將不道之刑先皇聖度如天悉従末减大琮罷右史

 某奪𡊮州邁失漳倅昉免官而巳未幾四

  扙拭擢用惟昉僅爲學官一倅而卒其後三士

 委蜕惟某殿後遍銘三士之墓扵潘銘尤哀切

 念之不忘故事殿試前三名仕雖不𩔰許澤一子昉

 妻黄氏昨援第三人李方子例乞官其子初明巳

 省部契勘都曹書擬継而従橐合辤爲之陳乞謝

 二相許為奏聞而未果及咸淳初元黄氏之請

 仰荷師相平章魏公念潘素出鈞門甞辱自代

 化筆判呈而潘地逺寕貧無力守候趂逐至今

 未拜卹孤之典某與昉甞同憂患義當為其

自恨已去國歸田不敢出位此䓁好事非本路帥守

監司誰當言者况前此臺(“士”換為“亠”)閫皆嘗有請今不過拈出

前話欲望台慈倡率當路諸公合辞力請聖君矣輔

必将朝奏暮可足為忠臣義士之𭄿

   為林先輩與廟堂書

某旣耄又盲不當出位白事然受我公國士之知雖

耄且盲偶聞一物不平一事失職尚𣣔傾倒為我公

悉告某莆人與邑子林鑄  所居同巷其人素端

  郷譽既擢第矣䑓評謂其與方大猷同鄉未與

放行参注某扵此士深知其𡨚恨已去國謝事無路

為之昭雪渠有辨誣一卷 --卷(⿵龹⿱一龴)言之甚詳某試言其略惟

我公垂𦗟焉鑄以乙𫑗年賦中公試第二名陞𥙷内

舍又累八分成平校此時大猷方為齋生鑄以癸亥

賦中舍試陞上舍此時大猷南遷已三載鑄以乙丑

   𩔖試中乙科此時大猷南遷巳五載大猷丁

巳年始觧褐由京教書庫為學官在朝三年此時鑄

一省試两舍試皆遭黜當大猷炎趍者瀾倒大猷

創  之舉預者十餘人鑄未嘗預以鑄因大猷中

舍選髙科委是失實當六士之貶同舍無敢舉 者

祖道者鄉人無敢援者推某率郷寓公醵金贐今察

院黄器之之行鄉同舍中惟鑄與今婺敎林寅公襆

被載酒餞察院至徐村信宿而後返鄒誼皆謂某當

為訟𡨚瑟縮不敢者乆之聞六士中多有念之者鑄

所以得此謗乃斈舍争名争進之士粉黛其説言路

𬨨聼遂使此士含𡨚某不為一言誰當言者又聞渠

本齊同舍聮名為之哀鳴可見論所在𣣔望鈞慈參

攷儔中舍選及𩔖試月日便見與大猷了無相闗持

賜化筆放行参注使薄海之内無一物不平一士失

職亦古大臣耻一夫不𫉬之盛心也鑄辨誣一卷 --卷(⿵龹⿱一龴)

⿰糹𨈡逹電覧

   與洪帥侍𭅺

某恭領近帖諄復詳悉如侍塵談豈勝欣快某目盲

只是𡻕除前两三日及𡻕朝一两次略有所賭俄又

黑暗時求空青扵辨章亦無之前肅翁為致二两初

用略效俄又不然荷侍𭅺毎毎垂問何敢如之某屢

嘗為子眞謝知已兹辱尊諭令録孝詩精加㸃對徑

𤼵至帥閫不必鄭重往建上之意可謂曲盡廌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義即遣一介報子眞渠必遵承嚴戒俟其𤼵至某當

專僕申納庭堅之請辨章本亦念之况侍𭅺言重九

𪔂朝奏必旦夕報某亦當為一二公言之但私書

 如公牘之可施行切望侍郎倡率馮秋蕭教韓山長

 肯辱納采鄙言𭣣之夾袋此三士本不敢求大小状

 但得科目號曰陽巖先生門人榮不啻足矣某與有

 銘激陳常卿仙去侍郎朝聞訃暮遣誅⿰貝專其諸抵合

 辞稱感長郎未至是其諸弟拜謝書令人在則栩栩

 笑語相追逐一死一生交情見為如侍郎之扵故舊

 可謂無愧於幽冥之際矣

    與徐漳州書

 某昨因長學生之官匆匆奏記掛一萬漏追憶悚然

 學生前示台翰勉渠将父就飬欲遣吏士盛供帳以

 示招延且謙謙然有避堂舍盖之意某何以得此扵

 東南哉昔王卿順伯受先大父小状後先人在選調

 欠一常貟王卿為治使不謀於先人併為合尖扵逓

 筒中封一𥿄告示與先人後渠只有一子名友人

 後為浙漕以副使削奉友人并為求一當常員甚愛之未嘗相舍此子初筮

 新昌主薄SKchar熟王卿必𣣔同徃相知皆諌云大卿厯

 浙漕又厯京尹如何去矮屋中坐得王卿問接人云

 新昌有猪肉否有豆腐否答云皆有之卿云有此二

 物如何住不得旣至新昌畏謹逾甚終日在宅堂未

 嘗出至照壁後如子弟然故人恐其岑寂以書問訊

 答 言向耒徃事已成夢幻今且摺疊作主薄宅眷

 某(⿱艹石)摺疊作通判宅眷有何不可寔以三子舍男女

 孫凡千一人篚笥細碎米塩薪水皆老大區處有不

 容獨照燭一房者徒有感激東崗盛心没齒不敢忘

 也學生得坐下風𮗚道徳而親典刑可謂適我願兮

 其資貭諄謹易流扵懦賢使長矯其偏抶持雕𤥨之

 庶免于戾

    與李泉州書

 某自頃承千𮪍出鎮之後相望脩阻缺然記室之問

 徒有春𣗳暮雲𦕈然之思兹者伏審晋班𣗥寺出牧

  城事𫞐擅藩府之雄委寄兼琛䑓之重按臨所至

 觀聼一新伏惟𭭕惬温陵重鎭調守必名公鉅卿上

  以近𡻕事力單調度廣不獨郡難互市亦難思清

  公勤之賢變通而作新之所以度越拘攣属之執

 事 先内相清德遺愛入人骨髄一且象賢求復周

 公之宇必有以清宿𡚁而慰人心者世俗所謂拜𠫊

 之榮何足爲門下道哉某今年遂八十二别後去𡻕

 中元得目疾百藥弗遂愈䘮其明黑暗之(⿱艹石)不可言

 命也柰何牙纛之来𢙢不䏻出迎矣先此候問前茅

 少見賀意某平生與故王𦡱軒實之方鐵庵德潤最

 友善今鐡庵子孫方通𩔰惟臞軒僅有一澤及

 子掀字子騰亦甚才俊但因憂患未過銓家素貧薄

 臞軒又不比它人有蓄積遺後人某與竹溪深念之

 屢薦于諸公自古心召歸之後乆無攝局尤覺艱窘

 與竹溪謀執事旦夕壓境合共薦此𭅺王卿亦受知

 於先内相两司𫞐重事繁州官恐不𣣔增尤負琛臺

 儘有觕使儻𫎇台念以臞軒嘗登内相之門爲此郎

 安排一喫飯處使積累斗升爲赴銓参選計如某與

 竹溪被惠

    答劉𡹴縣書同祖

某既耄而瞽眼前故舊或不相聞况閩浙相望修阻

乃軫記衰朽凾書實篚逺相煖𤍠此事古或有之叔

季風俗媮薄未之見也讀之感慨用和才學乃使之

徒勞郡縣催科𦗟訟雞鳴漏盡坐曹未休彼巍冠廣

厦前席宣室者又何人哉向使脩齋少留用和接武

扵鴛鷺行乆厯𮗚前輩文章事業鉅公有必 最巳

東夷陵是也况當路皆知已乎某六根既不全毉禁

思索友𭄿自嘿用和亦引張湛損讀書省思慮二語

可謂有味之言但某讀得多少書思量到甚處直

福過灾生耳近作無人抄寄石塘有刋本曾見之否

 録示儷語六篇惜乎不用之扵黄麻紫誥未免斵而

 小之耳

    與石壁胡卿書

 某自去嵗重九失明以來一字不能冩遂踈記室之

 問獨有皈向寸心拳拳某疇昔受信菴丞相國士之知

 聞其仙去不覺爲天下慟身雖退老尚能記憶此公

 平生忠孝大節開濟元勲庻幾刻之金石附名扵不

 朽不謂天奪書眼區區此願亦莫之遂毎一念至忽

 忽如狂田舍無邸报不知莭惠二字及褒贈官品以

 故未得遣玉下束芻之奠先為薤章五首以泄此哀

 然舉國誰可舉似者令録呈石壁想經電目亦爲之

 沾𬓛及袂而重云亡殄瘁之痛也

    與竹溪林中書書

 録示飛躍亭詩篇篇有飛躍意與卷 --卷(⿵龹⿱一龴)中諸賢髙談闊

 論諄諄然解費隐字及勿忘勿助長数句興飛躍全

 無相闗者大有逕庭矣某所謂先得我心同然者𫆀

 鏡中我詩未知唱首云何所和三篇可⿰糹⿱𢆶匹五栁公形

 神之作此三字某只是小書厨𭣣書不多但記得前

 輩有鏡中有客白鬚多鏡外先生識也麽之句又記

 得自有五言云有時臨鏡問此老是何人此𩔖不可

 勝記

    與李應山制置書

 某暮年僅存右目去𡻕中元忽又昏花百藥弗愈遂

 䘮其明四方書問一筆勾㫁雖元勲重望負荷國家

 安危治亂如明公者亦不能以閑漫姓名自通于帳

 下然毎聞元戎洪毅忠壮朝聞命夕引道行臺無

 一日寕居或臨絶塞或泊賊壘大小百𢧐其鋒不可

 當由是中國無獸蹄鳥跡玉関閉而金甌全南渡

 諸老經營江表功業赫赫煌煌内惟容堂外惟應山

 而已子不云微管仲吾其衽髮某扵閣下亦云某昨

爲亡友李艮翁禮部長子濟孫皈依大閫仰荷陶鎔

不遺餘力遂成三考且𫉬小狀而歸如某受惠渠歸

至京艮翁奄忽仙去妻子負土喻嵗甫畢窀穸埋辤

亦某所為也明公念舊賓客必爲惻然某又有迂闊

之請鄭武諭玠亦某筆硯之友薦于容堂又薦于應

山其才學可以貴𩔰不謂終扵一倅生理素薄長子

名鎮秀整有父風昨負笈徒歩拜此平王扵馬前荷

明公以故人稚弟卹其寒飢周其困乏此郎㓜厯憂

患能刻苦歸以明公麥舟之惠傾槖奉母與弟妹之

幼小者共之不私有一錢人以為難忽踵門来言山

 公 孤之意未已(⿱艹石)𣣔位置扵履SKchar之間使沾一命

 以飬其親而成其家者某聞而嘆曰叔世所謂賓主

 見之不使人厭出户不復使人思者多矣武諭之墓

 木巳拱明公懐其人𣣔澤其子待士如此天下賢俊

 聞風感慨孰不願登昭王之臺而客平津之館乎泣

 求 言為之拈起某念武諭兄弟平生從遊自嗟老

 病如此無氣力可效無俸禄可分只得為之皈依明

 公就大幕府陶鑄一𭅺秩庶可以入監當差遣若進

 武以下則近制参選生受某亦𣣔為作太師平章魏

 公書適已為子弟卿人有所干請不敢重疊惟公明

 深而生成之振德之武諭有知豈不效結草之報

    荅洪師侍郎書

 某一病至九月醫膜未開墨暗如故雖𫉬空青㸃

 暫明復昏昔卜啇有天乎予之無罪之嘆僕安敢然

 必是修為有𫉬罪扵天而不自知者又不然則是年

 髙質朽不比少壮人有回光返照之理命也奈何侍

 𭅺所教郤應酬省思慮真藥石之言某閒作小小詩

 文亦不甚費思索但賦性褊狹被人⿲氵身攵惱時有少忿

 怒頗覺傷和雖搏頬噬臍悔之無及今當書陽岩敬

 語于座右矣石塘孝詩已累趣其冩納得其近書知

已徑授之悵犀直徹電覧不復𤼵来此間窃想已拉

擇齋吹送上天渠兄弟感⿲氵身攵二公推轂之恩不容口

必自能奏記摧謝某伏𫎇攽貺玉面狸宣𤓰牛酥皆

日用飲食所需莧膓属饜昔人云一飯必償某巳去

為農雖𣣔報徳而無路矣呵呵陽岩去約無妄費聞

燈夕只費二十千今一旦餉買山錢多至三千萬眞

𣣔塞破措大屋子某幸有山不必買但乆病醫禱之

費不貲得此錢支吾之絶真所謂雪中送炭時擇齋

亦遣人來廋䑓司存所謂季氏富扵周公而所遺藥

貲僅及陽岩三分之二擇齋儉德又髙于陽岩矣

   又

某介恃好雅輙有白事某疇昔受西山先生罔極之

恩陽岩所知自幼至老所以粗有植立扵世者誰之

力也某終身不敢忘前爲懐安尉求知扵陽岩擇齋

云公皆以毁譽難調而止某亦羞縮不敢復言但人

家子弟不可槩論二公方物色故家象賢扵此盍分

别 窃見SKchar漳添倅眞司令紹祖西山之聞孫仁夫

  之長橘洲姚公之愛婿某素所敬畏之友也邑

  最開朝蹟人倅信漳已書一考思親丐祠寕廟

   而歸無一毫躁競意在漳與學生情好如親手

足擇齋聞其賢而薦之真倅書云平生尊敬陽岩幸

在使星臨照之下陽岩一語重扵九𪔂𣣔某因書拈

出其姓名某受先師之知且與橘洲同侍従又稔知

司令之賢與少君不同謹以其任状緘納庶幾自漳

還建有辤以白其家廟親庭今之䑓閫薦士無数然

二公之薦與它人不同此司令兄所以介羽言而請

某所以不容已於言也儻𫎇采納幸甚幸甚

   囬劉汀洲書

某行天下老矣凢士大夫中有孝於親忠扵君宣勞

扵國垂名扵世者雖乆别未嘗不仰止髙致雖素昧

未嘗不願交下風如賢使君自狂羯透渡天塹失險

以来入籌帷幄出冐矢石大小百𢧐汔掃妖氛而奏

戎㨗䇿㸃飲至宜從晋公朝京師大當如董晋取卿

相小當如李正封輩厯臺閣而執事方髙蹈逺引出

幕持麾幾扵十年臨汀雖閩支郡而接傜蜑君相擇

文武有威風者以撫鎮之弄印甚乆舉以属公自開

府禡牙以来畬人之附固者逃卒横民之喜亂者掃

 滅 -- 濊 ?迹厥功茂焉某鄉人多南官還里具能言之未

嘗不起敬起畏惟是既耄且盲四方書問一筆勾斷

  撝謙先枉書題𠫵数百字在𥿄上皆有光恠朗

 誦数𬨨欣快無已某伏承台諭以先大君子提刑寳

 章公隧碑囑筆扵僕某少㳺閫幕扵蘄黄間事耳目

 之所睹記非得之傳聞者與駕部公同患難兩年異

 姓兄弟也雖未識先君子然嘗聞之扵駕部公者詳

 今遂得秉此茟以還賢賓主衛社捍塞之偉績以詔

 不朽顧非幸歟矧玉局弟朝夕慫慂不遺餘力某八

 十二弟亦八十相與友愛家傳嘆其詳實僕既脱藁

 又招舍弟㸃對楷録一本申納誌一千一百四十四

 字銘三百一十五字又有管見合請契勘修定一紙

 乞電覧速遣一定本見報幸甚

    與徐憲書

 某頃因妄論倫紀爲新尚書論擊中傷甚深流落于

 外無人敢拈出者及衞王薨始有諫官鄭寀爲某訟

 𡨚見扵奏疏由是先皇悔悟再蒙𭣣用某懐鄭公知

 遇終身不敢忘南劔司户鄭鄰鄭公猶子受其奏薦

 猶冇先世典刑前得两小状皆某之力然至今未有

 爲合浮屠之失者適值擇齋並建兩臺薦員稍寛儻

 蒙熏慈惻然興念咸持此𭅺使某他日有以見鄭公

 扵地下幸甚幸甚

    與淮閫賈知院書

 士友黄牧與某同邑所居相去可二十餘里某多在

 田里黄兄多逰江湖前此未及識之年来聞其隽声

 籍籍一日忽携其四方之文相訪讀之鍜鍊有功夫

 警㧞出胷臆不蹈襲古人已陳之芻狗其年方壮盛

 匕如此使之稍加𡻕月兼采諸家不至一体其進未

 可童也因扣其客逰有何人賞識黄曰惟伯晦侍𭅺

 王公與一二君子容我惟同知相公一以命官我我

 将挟初𥙷文牒以應漕舉然家貧早孤扉屨僕馬之

 資無所出我将秋䇿謁同知相公扵轅門某答曰相

 公既以一命為子𤼵身又干相公求資身乎黄日昔

 陕西用公雖横渠亦謁之髙平公今相公亦昔之髙

 平公也舍此不徃将安所歸某戯之曰昔吕醤山人

 衣破衣繋麻鞋乃責不足扵韓公公亦熏沐而收拾

 之安知相公不熏沐子𭣣拾子乎某老矣扵邑子皆

 不能忘情而此士又同知相公之所已識故敢犯顔

 開薦口焉牧後改名以牧乙丑進士

    與方𫎇仲制幹書

 黄兄牧水南人乃翁登第而不得年此兄早孤某多

 㳺江浙間近方見其四 大筆力極警䇿精諳咄咄廹

 人自言乆在伯晦侍郎書館侍𭅺薦之𡐍相壑相析

爵官之吾鄉有俊才如此吾輩皆不及知而伯晦侍

𭅺獨知之又客之又薦之其早貴為名卿不亦宜乎

因黄兄逰邉知其嘗識壑相輙以書温伯晦薦語書

藁録呈念兄方領䄂幕府不獨以黄兄薦于壑相又

薦于兄庶幾黄兄無𡍼窮之嘆矣

   答余安逺令師䕫

某衰朽杜門鄉國故舊江浙交逰散在四方一筆勾

斷都無隻字徃來早吏有持雙緘至者初疑緘題之

誤徐審其然剥讀以還良仭髙誼名家美材俯就瘴

邑功聞溪峒向化田里安生可見琴調和平所致所

欠合頴必冇欣然任貴者與瑞金明府接踵通籍為

此邑盛事不亦仕宦之一快乎某年事髙世味薄已

决意掛神武衣冠它無可言别牋諄諭尤切不都向

來瑞金合頴果是宵人有力令某使雲竹吏部頃SKchar

邦某在寓士中最與之厚亦猶前臬使趙丈猶司

也𭧽既與瑞金推轂今豈扵門下不盡情邪已就染

一書及此曲折度新太守未便至某書至幸即投之

臬使及秋剡未上早圖之為佳書語别帋録呈

   與趙憲與諲

安逺號為瘴窟仕者莫不惮徃莆有二士乃相⿰糹⿱𢆶匹

銅墨焉前令則瑞金明府林珙辰垂滿欠合尖某與

前綉使趙左司有交承之好為求之左司左司文字

𤼵盡轉薦之太守遂脱選今坑今令余師䕫又欠合

知某向來受𠪨辱知辱最厚又知瑞金明府向来

成就因某一書之力遂援例以為請某年事推排遂

爲鄉老扵後来英雋無親疎厚薄皆𣣔其成就不避

僣越敢以其人薦于節下切知閣下甚念余冷嘗𫎇

千金之諾許薦于新太守今則開藩不逺秋風一别

全在吏部一言余令終身之通塞榮悴焉其人乃鄉

間故家子弟多俊才有登第入學者此兄通練而詳

 審仰惟膚使察之詳矣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 --卷(⿵龹⿱一龴)第一百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