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五十六

卷第一百五十五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一百五十六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一百五十七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五十六

 墓誌銘

   雪𮗚居士

顔夫人名静華自號雪𮗚居士故國子傅士𣏌孺人

林氏之女山中趙君庚夫字仲白之妻前國子監簿

時願字志仁之母既笄歸于仲白生志仁及二女年

三十四而寡及見志仁擢甲科第四人掌宣城書記

迎夫人就飬以嘉𤋮戊戍四月四日卒于官舍年五

十三其年臈月十九日合祔于甘露之阡𥘉博士公

詞章名天下夫人于百家𫝊記至老佛之書多貫通

古今文章悉成誦儒生精博者不䏻及落筆辨䴡

不費思索自成文采士大夫以翰墨自命者無以加

也余先君侍𭅺族父尚書與博士同年每曰晋人稱

王夫人惜不使朝士見如雪観才慧非獨閨門之秀

貞可論事殿上矣仲白没志仁尚緫角夫人忍貧自

誓無不堪之容延師于塾程督甚SKchar科舉外教以義

理之學又十四年而志仁成名其奉文對析理甚精SKchar

論甚忠有譽于天下甚蚤賀客至夫人亦無甚喜之

色志仁為大理司直始脫選乞上還   榮二親

詔可其請贈山中宣教郎雪観孺人異㤙也志仁既

采論言扁其冡含曰錫耀堂又泣謂余曰先母之⿱穴之

僅書世系卒葬年月日于坟銘則未也敢以請余亦

泣曰夫人吾友之令妻吾里之貞婦吾先君先太夫

人之所視猶子者也敢不敬諾然衰病累年不克爲

余病少間志仁請益力語益悲余𮗚古列女才而賢

者蔡琰班昭二人而已琰詩高出建安七子父邕賜

書四千卷世亂書亡琰追記四百余篇手抄送官悉

無繆誤才則才矣而好節有媿昭兄固作漢史八表

天文志未就昭續成之其論諌者述世以爲典訓賢

則賢矣而子穀無聞䏻與昭相論難者夫妹曺豐也

生為昭撰集遺文者子婦丁氏也榖于是媿于其姑

亦愧于其内矣夫人節全扵琰有禮宗之風教

扵昭食義方之報志仁之所以植立而𩔰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亦非穀

輩之所敢望也余三十三而銘仲白六十八而銘夫

人是𡻕志仁以奉議郎通守泉州兼南外宗正丞女

長適進士李億億前卒次為尼孫男(⿱艹石)國子進士

孫女四人銘曰 懿㢤夫人之為母也雋㢤志仁之

為子也然富貴腐䑕也王侯聚蟻也夫人之望爾也

盖在此而不在彼也夫必敢言如元城也  如君

𠋣里也䏻⿰糹⿱𢆶匹二子之賢然後有以濟二母之美也勉

㢤志仁之不可以止也

   惠州弟

處和名克剛先君先魏國林夫人之第三子

    天父叔父歴館閣先君至侍從䖏和接奕

世文獻用先君遺表㤙入仕𥘉筮長溪東尉邑去州

数百里與温接境盗出没其間比䖏和去桴鼔不驚

𠕂轉潮州推官先後牧守頼其婉畫去爲泉州錄参

盡心業𣗥囚無怨言素拙身謀在潮𫉬常員剡二至

泉又𫉬其一䖏和笑曰安得職剡耶𥘉䖏和丱角時

先君命出拜鄉先逹陳公 (⿱艹石)属之者至是陳公拜

秋卿慨然剡上太守文忠真公亦曰其伯兄乆從吾

㳺合頴非吾責乎由承直郎改通直郎知沙縣二稅

銖卄以上州輸邑計仰𬐱而已牒訴尤繁䖏和以勤

儉扶積𡚁以公恕平两造醝餫通銗筩稀桂帥避通

判静江府以親飬辞監左藏西庫秩滿擢提轄文思

院㑹帑吏亡金同寮三人其二有奥主獨坐䖏和怡

然不辦出倅福州未上擢知新州改循州皆以親飬

辞求為福建参議官入幕数月丁魏國SKchar素豐飢美

髯及卒𡘜羸瘠班白見者不䏻認練祭則皤然一翁

矣免䘮余以大蓬召年已高不𣣔出念䖏和乆困遂

行安晚鄭公當國迎勞曰某𠕂相之𥘉板後村自助

而不至今已更䦨客散矣余曰逺來有求于丞相爾

鄭公問何求余曰以愛弟累公丞相奏以處和需次

知惠州未㡬余先逐鄭公雖薨余至黨論廢䖏和𣣔

辞麾乞祠余曰兄弟罪不相及也有旨免朝辞趣行

余率子弟餞飲南山寛作两年别爾處和行至海豐

見村民数十百輩纍纍(⿱艹石)就逮者呼問之則曰官㸃

集吾曹為新使君擔夫處和曰吾行李不䏻数篋安

用此為笞縣吏盡縱去于時乆旱甘雨傾𩆍至郡反

禮例二十緍扵公帑輟未製供帳絹二百疋以造𥙊

服新旗幟事提大綱獄酌情不以小慧小察為䏻惟

告訐禁枝蔓犯者不少恕𡻕旱運廣米平糶教民

乾種烏龜逕行数十里無人烟號曰盗區舊戍久廢

廼築新基外為土城環以塹請于師増摧鋒四十人戍

焉又創惠民局病者如有毉藥以謁學例卷助學釋

菜始有祭器作豐湖書院列四齋前為夫子殿後為

先賢祠以丁鈔例卷買田飬士始至帑庾赤立人疑

不可為處和⿲氵身攵覈渗漏量出入削苞匪省厨𫝊自奉

始窮書生或笑其過于清苦答曰吾積至萬緡則諸

邑寛剰鐡醋息錢可罷矣瘠一身以肥邦庸何傷寛

剰者取之二稅之外醋息者取之訟牒䖏和方議革

此二𡚁俄得𣻉下之疾比屋薌燈祈安蒲節猶與同

僚小集越三日始伏枕然治事如常手書两幅區畫

身後不少乱左右問無数字訣後村乎曰兄老矣勿

𭣄渠袍易簣尚延郡文學至卧内𠕂捐羡錢千緡増

學畬翌日終于州治年五十六寳祐甲寅五月甲申

也秩止朝散郎始死官吏士民相吊将發空巷哭送

其秋反柩于家娶趙氏贈安人前二十四年卒二子

埜桂皆力學埜當受遺澤一女爲尼孫男三人尚幼

十一月壬寅合𦵏于北辰阡遵治命也余兄弟少而

不天惟同事魏國之日長不幸無競夭魏國薨每與

二季誦君子三樂之言相對悲慨自南來者聞處和

强徤則喜聞郡人稱其亷白則大喜渉夏疾動書來

猶不言病而以来艘至郡爲喜烏虖處和慮其兄之

SKchar而諱其身之病緩其身之病而急其郡之飢語之

土木猶當流涕况天倫之情與郡人之思乎䖏和由工

轄一門十年祿米不⿰糹⿱𢆶匹其所以䏻増汾曲数椽闢郭

外二頃者盖其性儉約攻苦食淡居則亢薄貲爲中

産仕則化凋壘爲富州其道合于易之節老氏之嗇

豈有他謬巧而然㢤昔周嵩自評伯仁仲智不如叔

泊王子敬與諸昆詣謝安客問孰佳安曰少者佳客

請其故安曰吉人之辞寡余平生以言語文字取

無敬所至亦以操持擊㫁多忤惟處和謙厚不矜露

坦蕩無喜愠是固家慶之所鍾而世法之所宜也而

年與位惧出余下悲夫雖然使五筦之人皆知嶺海

有亷牧守處和持此有以見先親于地下矣(⿱艹石)夫世

系見于水心葉公所作𠕂世隧碑不複出也銘曰

親之孝子兄之順弟里之善人國之清吏汝歸有

余銘無愧

   顧監丞

莆多舊族顔氏尤著君謀名孺履君謀字也於

大夫廼為五世朝謝大夫端智為高祖承莭

為為曽祖䖏壬清為祖贈奉直大夫幼强為考

公前輩耆儒席下諸生常数百人嘉定庚午

同貴于鄉辛未君謀擢第調潮州戸椽未上丁

㳟人SKchar歴高要主簿陽江令丁奉直SKchar

平两縣令用薦者改秩僉書江隂軍判官廣

主管文字監左藏西庫知英徳府臺閫交薦

州兼安撫都監召奏事擢軍器監丞以風聞

武夷山冲佑𮗚寳祐甲寅閏六月庚辰以

十五秩至朝議大夫娶宜人謝氏惠安 前二十一

年卒六子紹午端平戊戌進士歴程卿主簿蚤夭紹

庚新㑹尉紹申後伯父通守改名介孫為畨禺主簿

紹甲将仕郎貢于漕紹戊以遺澤擬登仕郎紹子未

冠五女長適高要主簿林祖徳次適英徳府法椽方

大年其三尚幼孫男二人孫女三人外孫六人諸孤

卜以巳邜七月朔乙未㐮大事于烏石之阡與宜人

合祔而請銘扵余君謀𫝊家庭義方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後譽然

性行平實才力精練治三邑皆可紀尤為南平人所

思繇計幕司京帑将𨳩朝蹟矣適哭紹午乞麾而去

至英飾夫子廟新試闈教民陶瓦易茅以辟火災郡

人祠之至今侮南無白米斛折二十餘千君謀庸鐫其

估民大恱先是牧守不䏻綏靖召戎⿲氵身攵變縣鎮鄉團

蕩爲丘墟君謀至開諭𥠖蜑責其自新皆叩頭感泣

俄而西𥠖涂白峒覆出君謀聲其罪俾東𥠖率諸峒

討之遂俱屈伏經畧使李公曽伯上其功状于朝乞

轉两秩與監司差遣訓詞云爾牧瓊臺𥠖氣未帖一

綏懐⿲氵身攵勵間使之覆敗枝披投戈請命晋陞一級非

朕私畀李公謂賞未酬勞乞以身所轉一官巽君謀

不報劇盗烏流鱗乆爲海道患(⿱艹石)依外國爲窟亢朝廷

名捕莫能𫉬君謀設竒畫擒酋黨数百人都曹議再

増二秩君謀素善陳公𩔰伯及余萬里遺書曰某以

過海賞當轉元士矣年高恐死海外請母轉秩生入

玉闗可乎陳公適與余同立螭相率堂白遂躬予環

之命君謀入對頗條時𡚁而諌湖寺土木尤切時余

 陳公皆巳去君謀暫留亦不能久烏虖以君謀之

賢而外止于二千石内止于一職事官悲夫余昔待

罪廣SKchar君謀為寮察其持論至平而止决訟寕恕無

己甚諸人或露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已君謀居其間如不䏻言余以

是知其存心之厚也長有過必箴切人有疵則掩覆

然未嘗漏言余以是知其謀人之忠也嘗謂瓊筦者

皆厚君謀惟有宅一區郭外之田僅及中人之産余

又以知其律身之SKchar也與人交耐乆𭧽余三入也不

加宻後余三黜也不少疎白首還鄉方将修蘭亭洛

社之故事君謀又少余三𡻕孰謂其先余而蛻乎君

謀晚節酒邊頗以紹子及三女未成立為SKchar余曰君

學士大夫也奈何有持姬女指季豹之難古人有託

子于其家臣及其友者故有存趙孤者嫁阿騖者君

不有四丈夫子列膴仕乎暮子穉女諸郎之責非君

所當SKchar也君謀為之一笑銘曰 顔侯恂恂呐不出

口及⿲氵身攵而奮勇𬨨賁黝出掃氛祲海無狂瀾入諌

木天為霽顔材無不宜用有未盡惟銘不磨可以者

   何君

嘉祐已夘余歸自江淮閫幕里中耆舊尚多相與

予于復齋陳公之月楼酒酣陳公語余曰吾近得一

詩人余曰豈江湖社友乎陳公曰非也翌日余

問詩人安在君出楫一黒痩髯

䇿余驚曰君讀書多落筆工逢掖中未易

短後衣從事于轅門乎君曰何氏四世于此矣死

康勤王之役者曽大父清也以𢧐功宣差歩軍

使者大父徳也以勇力為大校者父華也某 嗜

大父請其不武始捐書習馳射擊刺之事而舊讀

根着于心至老不忘遇感時傷事SKchar⿲氵身攵切必于詩

洩之自開禧後邉𨻶開虎符数調郡國兵某請行

不省每春秋都試弓馬外輒陳詩以自見守将

王公亟嘉賞而不䏻用今憊矣無䏻為也余歎曰

有此士而余不知盖天下詩人生于𮎰逺厄于

與寒螿俱鳴與朝露同 者多矣常記君在心

鍾愛一子𥘉筮建康騘  曰吾擇可與吾兒

者莫如君子後果以亷稱至郎官監司然君暇日登

治城訪新亭意多感慨吟益悲苦竟客死建康嘉定

壬午九月五日也年五十六陳公痛惜以紹定辛邜

十一月二十日𦵏于廣化寺之中峯配張氏⿰糹⿱𢆶匹陳氏

以好施稱君沒余始識謙察其奉母至孝事主忠父

子皆志義人也謙詩視乃翁尤組麗精宻𥘉陳公諾

埋文及斬板公不及見矣後二紀謙乃以属余昔

石之SKchar詞鄙而義拙五噫之詠寂寥而簡短一遇

史遂𫝊于世君詩殆不减飰牛賃舂之作而余又

非子長蔚宗之比悲夫君𥘉名俊後改名

抑翁銘曰 昔徐光秣馬兒書栁柱學頌詩千載下

君似之三大字義取斯陳公禮劉傁碑

   楊監稅

余少為靖安主簿及事江西計使吏部楊公時幕

有二李國錄公名誠之司直公名燔賢聞一時公

以余年幼名微羅而致之二李之間余後稍自植

皆公𤼵之公諱楫字通老所謂恱堂先生也初公

併哭子孫沒而生祭者屡次門館既𮎰弓箕靡託

念昔人存孤之事誦事呉如事主之言未嘗不齋

而感慨焉余後自掖垣斤有新監漳州稅務楊君

來謁問其家世 従子也出一編書 遺文也余悲

喜交集而君廹上日不少留及戍滿余方執䘮君來

吊廬自是乆不相聞余晚自禁令斥有登仕郎楊𡌴

走僕致函書且奉其乃翁行状來曰先人徹殯而𦵏

有日矣𡌴羸瘠不克要經以請公幸矜哀而賜之銘

余悵然曰君亡矣夫𡌴君之子也行状毗陵陳使君

均之文也状言楊氏世為長溪人族居大姥山下君

曽祖亞祖昇父梓廸功𭅺與吏部公同大父君幼聞

吏部緒言内以族老畏齋溥外以勉齋黄公幹為師

淹貫羣書于通鑑尤精熟中年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頓挫見擠

假途恃右選取名第亦俯就焉抑齋陳公韡吏部

也建閫金陵載之後車總蔡公範SKchar唐公璘皆論薦

至漳俸外一錢不取歸装惟載漳蘭王侯璞章侯

任又論薦然君宦情已䦨遂不復出朔望帥族子

聴畏齋講四書仲春祀晦庵勉齋恱堂三先生于家

徹爼行鄉飲礼為𡻕儉穀貴先下其估救人患難終

無徳色也盖修于家行于州里者如此其手揮七絃

中散之高趣也探丸起死中軍之妙觧也詩律尤高

有得庵集五卷多驚句與族之俊秀為吟社遇好風

月佳山水屐齒印莓苔SKchar聲驚樵牧盡𭭕而後巳

  不怛 寳祐甲寅九月晦日卒于寝年五十八

明年十月庚子以治命塟安仁山喜祥鸞配林氏一

子𡌴也二女長適進士高簳次適侍郎陳公昉猶子

未行而夭返𡚁陳氏談者美之余讀史爱馬少㳺䑓

修尚平之爲人君庶㡬爲𡌴不逺三江九嶺以銘見

記其父子皆有可書者銘曰一士涉世兮非一端修

而壊之易𠔃全而歸之難猗楊君𠔃老澗槃官雖卑

𠔃氣則完使繡裳而䟦㚄兮不如敗絮之温五鼎

SKchar𠔃不如一瓢之安鳴呼下見吏部兮無怍顔

   鄭玸宣教

 樞観文殿學士邠國鄭公起倫魁事三朝慶元該

 號名執政仲子左司忤𫞐相投散地端平親擢為

  士左司坐君名玸字純甫治周官旁通他經𫝊

叩之亹亹不竭如窮書生也自國𥘉至南渡中間政

事㳂革世道消長数大節目皆黙識即之纚纚可聼

君耆老人也君既佩服義方而大母邠囯夫人為王

山端明汪公之女母恭人又少端明之女也耳目霈

染皆两家之舊事諸老之雅言終其身無珠玉犀𧰼

僮僕狗馬之好架惟陳編几惟古硯衣垢SKchar穿見者

不知為貴公子既孤尤勤儉君外兄樞宻潜齋王公

與余書君何如答曰君保家主也寳祐𥘉元十月

己巳以疾卒于寝年四十二𥘉𥙷承務郎遇璽赦及

上龍飛東朝慶夀左司以任子㤙囘授絫轉宣教郎

嘗與姻家臞軒王卿邁有違言坐微累乆不調臞軒

晚而悔之將銓集矣而君⿺辶䖏大命也夫娶林氏金紫

公悦之孫貢士峕之女四男泌以左司遺澤𥙷将仕

郎次淄次沂次渭與二女俱幼三年十一月壬寅塟

君于松嶺茅洋山之原泌來謁銘邠公諱僑左司諱

寅世係見于囯史銘曰 盛徳百世古有是言繇樞

至君偉僅三𫝊蘭枯玉折談者感焉河流西來天道

左旋君雖不年君婦甚賢君嗣森然相與勉旃

   丁倩監舶

君名南叟字山父給事中丁公之子母碩人林氏荘

氏給事為御史時余為樞椽君尚丱角供立親傍執

弟子職貌甚恭也年甫志學一銓而㨗藝甚敏也終

 劬書端坐家塾未嘗識茗枋酒爐足跡可数也余

 工部方為爱女擇配余曰無如丁氏子遂諧姻好

 以父任受廸功郎太平州司戸参軍未上丁外艱

改奏承務郎監福州海口鎮未書考丁内艱調監泉

州市舶務秩滿以疾終于寝寳祐甲寅九月朔也年

二十四娶劉氏三男錫老及老長老𥘉長老煢然甫

晬劉氏為門戸計又命君從兄汝振南一之子同紹君

後錫及是也一女未笄君雖卑失怙而𬒳服先訓内

SKchar惮荘碩人外親炙婦翁粹然有佳子弟之譽不幸

両家尊老棄去君寝荒手酒性復踈財視金帛如糞

土余每規君飲量増穀氣少非衛生之道又給事清

成家冝以勤儉⿰糹⿱𢆶匹志君殊自(⿱艹石)仕踰一紀未嘗叙

年勞秩止𥘉𥙷給事有遺表㤙亦不汲汲自列盖其

氣宇宏豁規圓闊逺(⿱艹石)将大有成就者鸞方飛而鎩

    聘而踠足可悲也夫明年十月庚寅祔

于   下太墓之左世系見給事公碑銘曰 頎

然而秀龎然而厚不貴不夀孰尸其咎在昔SKchar孫强

諌 後英英夕拜剴切百奏先諸賢鳴宜十世宥天

無不定将啓其胄

   韓母李氏

李氏自承宣使畊扈從南渡始為閩人居城東城夫

人諱道康曽大父荀㩴第終衡州法掾大父濬父國

材贈承信郎兄亮魁慶元龍飛武舉牧二州弟師武

魁絶倫省試𥘉伯氏為夫人擇對以歸韓君永字昭

父行義推于鄉自號王陽翁夫人不以大貧而事姑

孝謹每曰吾何以報婦夫耽書外不屑羣辟夫人益

勤生葺家水菽盡𭭕祔庶出女甚慈嫠居二紀雖貲

薄力微(⿱艹石)不䏻自存然男畢娶女有歸塟叔姒之丧

為嫁女字幼女妹䘮所天休夫人以居汲賴以塟又

𭣣孤甥養之里人服其賢智始余以大蓬召過㞯江

約夫人子斗同戴夫人勉斗行曰是翁長者可也至

都不数月余逐午朝它貴人争婦搨以延斗斗日吾

母命吾從後村翁翁去余留可乎即日桃𮎛出関從

余至家塾一日聞夫人體中小不安雨泣辞去越壬

子  已夘夫人年七十八矣属疾三日而遂終斗

   之歸不復離膝下其秋徃應漕牒還道順昌

以夫人年高預求美檟載歸及門夫人已属纊以其

木殮人謂純孝之感而斗猶以不及侍疾為大恨余

與斗㳺知夫人于六經多䏻黙誦属文染翰如學士

大夫然二子斗滋一女適進士趙某滋以是𡻕先夭

夫人傷悼始衰男孫四人女孫二人夫人之殁以十

一月丁酉塟以明年某月某日某山某原斗來請銘

李門閥光顕韓父子隐約而夫人安之視陋巷莱羮

如華屋玉食昔楊樸之妻以其夫之聘召為憂种放

之母不以其子之授生徒有聲聞為喜夫人平生大

都有楊妻祌母之風矣斗字孔思銘曰 友母之子

銘母之藏斗也顯榮自表子岡

   林經

故兵部侍郎簡肅林公在淳𤋮間號魁礨骨鯾之臣

危言勁氣視古肅汲公其仲子諱行知字子大少為

專苦两上春官不售父任為承務郎監徳清縣尹部

犒賞庫有䏻聲外艱免丧辛帥棄疾以醝局屈致力

辭歴湖北營田司幹辦公事帥議復権湖魚之利

又𣣔更酒政公皆力争而寝秩滿奏記時宰言湖北

義兵七萬餘人徒供里胥緫首私役宜修教閱法紹

興𥘉營田𡻕𫉬二十四萬斛今僅及十之一宜修舊

帥葉都丞法葉都丞者夢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丞相也授南外睦宗院

以從官執政薦靖退堂審除大杜令遷将作監簿大

理寺丞嘗鞠偽造楮𡚁之獄察知一囚之𡨚既而𫉬

真犯者一寺皆驚火災求言公䟽火失其性由讒夫

昌邪勝正所致朝廷以一人之言改舊章銓曺以一人

之故破定法汚吏自陳而改正美官夤緣而倖得濫

思執劵以取償此災𠩄由興歟以親老丐外知漳州

罷属邑鬻塩下車甫三月郡大治以内艱歸終制朝

塩家以漳人之愛公也復𢌿右符陛辞言比𡻕風俗壊

亷耻䘮膺重仕者負國居方面者從逆縉紳謀身重

扵謀國學校圖利甚于圖名冝操名教以範俗崇名

節以勵世留為司農寺丞两浙饋餫滯留公言受輸

出省限則費追呼之SKchar𤼵綱失春水則有淺涸之患

SKchar期限又言浙綱以地近不該賞郡縣官有援者

率規避而抑差簿尉指使之孤寒者宜均勞佚時朝

廷出親楮易舊民旋疑惑公𬒳選行江浙也州未嘗

譴一吏罪一民而民間帖然順令薦無錫宰鄭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等十人于朝知永州道改提舉湖南常平茶鹽常峒

民或買省地薄産縣吏抑充保正不伏格傷捕者求

公謂曲在縣吏以官錢贖回所買地劾去邑宰乃定

新化峒豪奉姓者素負固犯法公察其人頗知書呼

至送石鼔書院奉悔前非還擄掠公復遣歸峒

㸃刑獄永州趙監嶽女死或訟趙妾易氏寔殺之

獄吏謂易减女食致死以闘殺律論奏不聚問讀示

公讞駁以聞委官别鞫㑹公改除轉運判官永之官

吏欲變獄情公移獄SKcharSKchar章自劾詔下易果不死

湖南楮𡚁尚未流通委官秤提他路奉行操回氏

有虧一錢而没入其鉅萬貲者公歎曰爱民體國

是一事士大夫不當歧而二之綏寕衡山事丞挾令

SKchar皆重劾吏乗時誅求民設譎欺諞者皆峻治猶

曰此未也遂移書廟堂言界未滿而先換令甫下而

旋變上自失信也入責錢銀出用純楮官輕楮也蓋

亦反其本乎其持論如此以度支郎官召未至除直

秘閣知廣州廣東經畧安撫巽避不俞行至臨漳散

遣迎吏拜䟽乞閑上不䏻奪主管冲佑観嘉定八年

秋也復辞貼職後五年除舊職主管明道宫公資禀

厚晚尤清徤忽不疾而逝積階至朝散大夫其卒以

十五年五月十三日年七十一𦵏以其年九月二十

三日墓在福清縣拱辰山宜人鄭氏西塘先生介公

 之曽孫先公十七年卒二子長致誠奉議郎知泉

州惠安縣致廣朝奉郎知肇慶府三女長適承直郎

鎮南軍節度推官洪搏再適宣教郎大理評事任永

年次適通直郎知汀州長汀縣黄普次適某官知某

縣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祖皆巳卒孫男三人曰某曰某曰某孫女三

人公清苦𬨨人在湖北幕積例卷市百牛以助營田

SKchar長沙别儲銅緡十萬以偹緩急簡肅帥湘四年

公亦徧歴諸臺攝閫事父子相⿰糹⿱𢆶匹甓潭衡驛路六百

里湘人徳之所著有奏議史評通鑑綱條雜著藏于

家余観公平生有可以乗機㑹取富貴之時多矣攻

偽學者速化公未嘗片語少阿時好故居中無超遷

奉新書者𩔰擢公猶寛一分以夀國脉故久外不復

入為南伯者必富公麾去牙纛挑𮎛而返故僅足無

厚藏遵大路而不由傍蹊者也貴元身賎外物者也

余少與公有連然未職靣𡻕在庚辰見公里弟眉

目聳秀紅観雪髭質實而凝重前一輩人也留語窮

日夕間示余以所箋詩数則多與朱氏本義同余曰

公亦宗攷亭乎公曰朱公經學妙處聖人不䏻易也

况學者乎余因叩公簡肅素賢朱公晚有異論何耶

公曰吾翁有殊眷朱公負重名當軸皆貌礼之内

不善也及翁𬒳夏卿之擢朱輟臬事而留俱出獨㫁

不由啟擬當軸愈惎知二人素剛不相下翁又新與朱

公論易撑柱遂除朱公爲兵部郎二人果以不咸皆

去卒如當軸所料時臺端胡晋臣助朱排翁相則周

益公也余𮗚近世士大夫多以㤙怨爲毁譽其後光

皇龍飛時事一新簡肅以次對里居方拜䟽以周䇿

兑胡出䑓爲惜向使及見慶元學禁吾知其必爲朱

公作辨誣矣烏虖亦足以知簡肅之賢也公不以家

學掩師說私𨻶廢公論又足以知公之賢也念昔辱

公傾倒握手惓惓者(⿱艹石)見託以身後公歿(⿱艹石)干年肅

翁奉故直龍圖閣復齋陳公宓之状來請銘公曽祖

諱某某官祖諱某贈大中大夫簡肅公諱某母某國

夫人夏氏某國夫人聶氏世居長樂大中公始遷福

清銘曰 長楽建安嘗有異同及公談經取晦翁

紀慚太丘歆畔中壘必如公者廼曰䏻子𢡚恒楮議

耿介SKchar封媒身甚拙謀國則忠晚辞閫鉞歸尋𥘉服

汾曲田廬洛陽水竹士欽其高民懐其仁竟全此璧

下從先人凢余所述皆公提耳庶㡬南薫有攷于此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一百五十六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