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五十四

卷第一百五十三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一百五十四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一百五十五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 --卷(⿵龹⿱一龴)一百五十四

 墓誌銘

   阮安人

始余執親丧既禫矣王君仲初墨衰越邑踵門而來

曰吾母待君銘而塟詞極悲苦余謝曰君請勤矣如

余哀未釋何少需即吉為之既而仲初過傍郡余造

朝數走僕責前諾詞益悲苦余不𫉬以老誖辭按王

阮温福舊旋也世姻也王居長溪阮居平陽安人迪

功郎延年之孫女承奉郎世全之配廸功郎前擬差

荆湖北路制置大使司凖偹差遣復之母復仲初也

安人幼知孝敬渉圖史始嫁夫家窶承奉公又傾貲

助叔婚學聘師教子之費尤厚不足則取諸奩粧安

人不少靳仲初少逰四方誨以擇交故仲初多聞諸

前之言又勉以行好事做好人故仲初早有朋友之

譽仲初未仕客羅浮郡齋積斆學金航栗飽親至邑

飢民掠之家人欲訟於官安人不可而止仲初擢戊

戌第為華亭尉𡻕荒被檄𭄿分安人曰苟可活民吾

篋笥所有汝悉持去樂善好施天性然也承奉公貧

而好禮戸外常有不速之賔觴豆不精潔則訶譴妾

滕安人常以微詞觧紛順適其意宗戚鄰里部曲輿

𨽻皆誦其賢仲初迎二老人就養華亭𡻕餘不幸承

奉公郎世母子質鬻扶SKchar僅能返鄉安人自是家事

一不掛口禀實而氣和至老未嘗擇飲食近藥餌淳

祐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以微疾逝年八十二孫男

一人徳之未冠㧞胄觧孫女一人某年月日葬于渾

江之原仲初赴荆門軍長林縣主簿時余以書薦於

大使秋壑賈公安人覧之曰他日吾松檟間得若人

数語足矣嗟夫吾衰也乆矣血指之笑覆瓿之譏每

引筆行墨輙面汙心愧安人何爱于是文乎銘曰

昔從夫今從子善可書銘不誣

   超師

師名宗超俗姓鄭世為莆人曾大父爕潮州判官大

父偉嚴州通守父昌母蘇氏禮侍孫女也幼為浮屠

學寳慶初元祝髪以嚢山聞為師後淂法于黄檗有

住莆之國𭭕院六年光孝八年俄主妙寂拂衣去最

後坐嚢山道埸淳祐壬子(⿱艹石)知将終者語其徒曰

吾八年於此蠱敞稍餙逋負漸輕安得一住衲傳吾

心燈乎時師年五十三聞者未信九月甲申果示寂

僧臈二十七蘇母尚存師烏捕之念至老不衰預為

規告兆且曰他日拊吾骨焉座下弟子二十餘人

将以是月戊戌用其法荼毗竟歸於新邱師所得于

聞與有者其徒能言之余不能言也至于将滅度而

尚憂其寺已髠緇而不忘其母余能知之其徒未必

知之也銘曰昔桞子厚善言浮屠其説精詣以釋貫

儒嗟乎佛性與人不逺桞言其深余言其淺

   聶令人

聶氏望于晋江令人諱柔中魯祖崇武翼郎祖𥙿武

𩔰大夫父逖武功大夫知和州管内安撫母恭人蔡

氏既笄為開國陳公之配相賔敬四十九年開國卒

嫠居十年從其長子官宗邸始不欲仕既而曰吾去

父母家乆矣遂行至則借居聶氏聚族戚甥姪楽飲

俄而属疾以淳祐辛亥閏十月辛已卒于安撫公之

堂寝昔誕育地也年七十九二子增朝奉郎主管南

外睦宗院壁故從事郎漳州龍溪丞二女長適故吏

部郎官鄭逢辰次適通判廣州宋應先皆前卒有二

孫琰廸功郎新英徳府真陽尉岩擬将仕郎曾孫女

一人增奉輀車返新第丧祭皆用家禮明年十月辛

未合葬于開國公之阡自余大父與正獻公善通家

今四世矣令人不逮事丞相奉魏國聶夫人甚謹

如子事母不由姪從姑也雖席貴盛衣常澣濯食或

餒敗順其夫然不廢儆戒慈其子然不使過於温飽

閨門之内動中禮法旁通老釋徃徃成誦卒以中夕

露香肅拜至耄愈勤子(⿱艹石)孫皆敬恭候令人竣事廼

敢退増自解懐安丞不忍離親徘SKchar膝下二十餘年

不調令人安之不以仕進督責其子視猶子圭及鄭

債内為郎外為監牧畧無歆羡意門户或為人侵侮

亦夷然不校余觀令人持家誨子大意合于詩書之

儉易之謙九今人之所朴野而無華者古之所謂儉

也退懦而無能者古之所謂謙也此固人道之所寶

神理之所福歟銘曰 守之勿使隳也陪之勿使虧

也嗚呼正獻之家未可幾也

   趙安人

安人名汝偕系出漢郡南渡徙晋江太師和義郡王

謚忠靖士珸之曽孫武功大夫不猜之孫武莭大夫

主管台州崇道觀善蘭恭人聶氏之女朝奉郎主管

南外睦宗院壁陳増之室自丞相至開國皆娶于聶安

人聶出也幼慧悟長端恪伯祖父知宗不懬愛之女

子及歸宗院丞相家法素嚴安人事舅姑謹以孝稱

處妯娌和拊兒女慈待妾媵恕以賢聞素羸多疾崇

道久官浙江甫還里而安人伏枕語其夫曰聶恭人

未葬吾SKchar矣亟貽書吾翁勿泥風水家説遂卒淳祐

已酉正月某日也年五十一二男長名琰廸功郎新

英徳府真陽尉次辛孫二女辛孫與二女前夭孫女

一人尚幼後于四年壬子臈月某日葬于南山之原

初宗院以二親年髙由岊江丞歸飬不参選于堂者

二十一年盖學士大夫之意有非婦人女子所能喻

者禦㓂辤粟家人拊膺夷甫清談郭氏贖貨謝公髙

卧夫人托諷(⿱艹石)夫同嗜好通肝鬲以靖退為飴宻利

逹為桎梏此儒仲徳公夫婦之事也宗院以貴介宗

安人以宗姫行之不亦竒特而可録乎銘曰 古者

婦徳不出中閨斯銘孰徴余女琰妻逝者無還來者

有稽

   太學博士呉公

莆小邦而多賢牧以余耳目所暏記六七公其人皆

儒者不䏻俯仰追時好鈎距探物情擊㫁希名譽專

以理勝𫝑誠服譎仁化暴而已郡人愛之有百年之

思焉呉公濟之其一也公諱炎其先避五季亂自蘇

遷樵居於城東八十里之固住髙祖惟復贈朝議大

夫曽祖仁祖祐皆隱君子父衍贈朝奉郎母危安人

少以文鳴鄉校入太學益知名尤長於䇿士争誦習

紹熈初元鄭公僑典舉得公卷擊莭擢第十廷試中乙

科授從事郎教授桂陽軍學環郡皆徭也公不鄙夷

其人講切磨濯絃誦彬彬旁境有來學者地逺士貧或

不能偕計吏西上公積餘廪(“㐭”換為“面”)裒衆力置貢士之田焉

秩滿徑参侍郎選授南豐丞㑹故相余公端禮判潭

州與湖南諸司合薦檄公源明拜冬卿薦語尤力詔

與掌故丁危安人憂嘉㤗二年除戸部架閣為侍郎

王公違所知四年除武學諭開禧改元遷太學博士

改宣教郎時權臣擅朝公不楽官京師因悼亡請外

添差通判建寕府前王公適出守舉郡以聼詔選禁

卒待調發舊比有犒吏不即白卒誶語廷中衆皆失

色公登時按籍散給皆肅然無譁𡻕旱民相剽SKchar

府檄公撫諭周行境内冨者𤼵廪(“㐭”換為“面”)貧者觧力郡以無

事垂滿請台州崇道觀以歸初公與章卿良肱同在

故府相善至是其弟良能拜中司上公自代俄参政

事問公所欲公曰食議幕之禄足矣章公曰吾有何

辭以白吾兄遂需次江隂軍嘉定二年也五年陛辭

時更楮法吏奉新書甚峻公極論之曰民心向背社

稷存亡繋焉開邊桃虜𭧽嘗失其心矣柰何更持不

恤之論行一切之政稽令者斥干令者誅大吏倡之

小吏之迎合者和之臣恐人心徭而國隨之矣别䟽

言士風饕墨冝復祖宗治𧷢吏舊法又舉公儀休毛

玠事以諷當軸之貪公素有美譽衆謂必擢舘閣旣

對不復留矣所親任公希夷時在詞掖先和對語公

拒不答奏篇出始大媿伏江隂以邑為郡𡻕入尤狹

頼舶稅支吾後改𨽻嘉興公請復之寛征嗇用以其

餘力茸郡學貢闈繕黄田閘溉田甚廣民欲建祠立

石下教禁止詔行殿最法而公為浙西郡之最七年

除知温州公喜治劇固請小壘改興化軍先教化崇

禮遜賔興命樂工按古鹿鳴音譜以燕之剏郡學曝

書㑹士之𨽻上庠者公視如同舍修蘆浦斗門終更

乞主管建康府崇禧觀祠滿改紹興府千秋鴻禧觀

雖老𡻕時家𥙊盥奠必躬與親朋為貞率集以觴詠

琴奕自娯六月朔謁郡得疾輿歸夕終於寝年六十

九十四年也官至朝散郎娶同郡澹軒李先生吕之

女事姑謹持家肅前卒二子長垠通直郎知建寕府

甌寕縣次壮二孤以明年六月十三日葬公于固住

東臨江之原公清介恬静出于天性少斆學長官游

所入皆以奉尊老均兄弟身無私藏宅一區田一㕓

足以具饘粥庇風雨家無留資色晬而荘言簡而逺

若甚和易而有毅然不可犯者終其身不汲汲進取

歴二郡自下車一奏記時宰外比去不再通名自謂

平生無一毫僥倖之心亦無一毫僥倖之𫉬常以此

訓其子公之歿也李公方子状其行後三十年垠詒

書史官劉某曰諸老盡矣君盍銘吾先人乎盖樵有

古君子二人焉吳也葉也余昔受㕓于呉納交於葉

今皆亡矣葉公名武子字誠之與吳公出處大致畧

同立朝申公轅固也故時莫能好治郡陽城元結也

故乆而見思葉公及見端平絫召不至亦稍褒崇矣

吳公卒于嘉定之季墓上之題僅曰宋博士示爾

悲夫銘曰 即之如春叩之造微徳人之容吉人之

辭及勇于善賁育莫支堂堂二䟽落落两麾儒林循

吏皆公SKchar為今無班馬筆之者誰蘇溪之東墓檟蔽

𧇊孝哉垠乎霜露之思守余三年其請余悲公不喜

諛余肯傳疑咨爾後人勿毁茲碑

   林貢士

林氏舊居朱紫坊先世仕當靖康炎紹間有抗莭死

虜庭者有罵賊死兵變者有為柱史而不屈於時宰

者至長楽通守雩始居北郭君曽祖也祖天覺父瓘

皆隱君子君名時字徳成少善為賦與訔齊名十九

亞秋薦後一舉兄⿰糹⿱𢆶匹之人謂二林如機雲入洛矣既

而君五上春官輙不利兄三薦六上始擢丙戌第君

至老不屑就南廊試卒以淳祐辛丑九月五日年五

十八遺言⿱穴之我於城西北南豐院側母厚䘮髙家葬

以明年臘月二十二日君塲屋頓挫閉𨵿蕭然配陳

孺人正獻公姪孫女也與君相安於隱約君每語家

人吾家世三積善後必有興者姑待之既卒孺人勤

苦持家言不出梱而烝嘗伏臘男女婚嫁皆有倫緒

卒以辛亥二月四日年六十合祔以壬子臈月二十

二日子一人慶龍女一人適宣教郎鄭垉孫男女各

一人余幼與君俱從鄉先生方澤孺小君三𡻕相親

狎也每嘆君一輩行才名将君者貴顯爲侍從或起

家至二千石雖素出君下者徃徃皆擢科第致宦逹亦

有怠於自守而善於自營遂以資雄者猶之詭遇各

有𫉬焉君藝髙而不成一名行潔而不謀近利坐一

室書圍之枕籍螢𥦗間以死正射正御而終身無

𫉬焉悲夫命也夫銘曰 君之才𠔃軼牧之與相如

今無人𠔃誦阿房與子虚題其馬鬣曰貢士之墟噫

此志士所以有眊矂之恨而主司不得而辭冬烘之

貴歟

   胡藤川

公胡氏諱余潜字叔昭世爲台州臨海人上世諱南

仲者居太平鄉之黄奢傾家集衆捍盗吕師嚢之

鋒以身死難里人哀思之共⿱穴之于治平寺公曽大父

也姚方氏大父諱彦直妣吳氏任氏父諱綬累贈宣

教郎妣安人葉氏公襁褓而孤隨母隨余氏束髪以

行藝推於鄉前一輩皆願交錢相弟兄尤噐重迎

致家塾最乆既而席下弟子益衆然應舉猶用余姓

耆舊或告公所自出公矍然即日返本宗而更今名

示不忘長育恩也俄首鄉薦登辛未苐爲鉛山主簿

守章公良朋羅致之幕玉山乆不治俾攝令丞通賦

滯訟刄觧氷泮夏潦夜至公避之驛楼向晨盛服精

禱水去楼板僅寸許家人皆泣公不顧有縁棟攀木

號呼者命納之曰何忍視其先斃水退全活者多郡

走書慰勞趣還邑人泣隨数里後公道玉山送迎皆

然丁公黼檄公商義役先授薦書公自言未有尺

寸勞且永豐任尉賢又廹滿巽與之丁公尋亦薦分

去為㑹稽丞諸暨闕令章公已持倉莭與帥呉公格

憲汪公網皆曰無如胡君者至則其邑大治寓公

或强市卑幼産奪還之秩且滿憲巳兼帥倉辟慶元

府長山鹽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實留幕中余公鑄⿰糹⿱𢆶匹至以公廉勤𩔗已

尤見委任在倉幕七年多所𥙷益如社倉惠民局積

蠧實惠見之罷行于是京状尚乆合頴鹽司援増羡

常乞為减一削有司沮格公亦不願受徑注餘杭酒

庫尹𡊮公韶謂人曰當為胡君了茲事遂班改知平陽

縣以親嫌改金溪閩江盗作金溪為盗區矣所親多

勸勿徃公疋馬疾馳求兵與食於郡守愧謝曰郡不

自謀如邑何邑宿兵千六百餘人日費不貲常賦巳

預借至再𡻕公慨然告諭諸大家曰留貨以資㓂不

若瞻兵以禦㓂然令不敢科抑也暫貸以紓急可乎

衆皆楽輸又請本錢於郡權㩁監酒以佐軍費内平

闘訟外接事機躬視諸隘激勵隅㧾有鄧富两社團

結義兵共数萬皆精悍公抽還官軍以其廪(“㐭”換為“面”)與義兵

分布防守遇賊追勦所向輙㨗招撫流移以漸復業始

至時紅巾滿野未两考田菜闢桴鼓稀撤戍罷摧還

本錢於郡貸于民者理為新賦他人寸功必力言于

上丞黄必大尉曽勲改秩将校鄧克濟冨梯等初授

者数十人而絶口不自伐帥李公夀朋漕趙公彦覃

憲陳公愷倉黄公炳合辭論公桑洲飛鳶沙溪暖水

勦賊之功暴露經理之勞不報夏旱公禱雨於仁政

堂芝産堂梁吏民驚異甘澍果應士民歌之北去贏

錢尚數百萬且儲粟三千石偹賑荒公書生不能折

利素清儉無錙銖妄費而已丁公守廬陵熟公邑最

㑹擢桂帥約諸司同以挂倅碎弗就復以帥司幹辦

公事辟或謂中書堂記公姓字乆矣奚以南爲公不

荅至桂海南𥠖㓂冝州羅蠻弗靖籌畫尤審既盪定

以次受賞公亦不預諸司委攝外郡則辭謂其子曰

吾起寒畯仕至外郎望不及此将尋松菊盟矣端平

𥘉元辟知藤州命未下起居如常然(⿱艹石)忽忽不楽者

一夕端坐奄然而逝六月辛邜也年六十有九階朝

散郎以子陞朝累贈某官娶盛氏贈安人⿰糹⿱𢆶匹林氏封

大宜人子二人太𥘉朝請郎秘書郎兼景献府教授

從龍某官女三人長適某官傅自樸次適韓轍次適

公有至性内行事母極孝既歸宗余氏子止一

女公欲為命⿰糹⿱𢆶匹倩弗楽公輸以秋毫無侵自買田以

𦔳擇余宗嘗立者後之鍾愛女弟一食必剖方巖至

公居安當薦公云孝友聞于鄉閭人謂實録公少負

俊聲長有美譽宜速成蚤逹然登第已四十餘通籍

已六十餘學髙輩流而不得預於禮楽文字之選材

周世務而僅施于簿書米鹽之間白首一麾假使臨

郡其惠不過及於古籐斗壘而止然天於是區區者

猶不公畀謂之何哉八歴六任十四五考貧不能歸

仕越偶市屋小因居焉其逝也秘書君適歸應試訃

聞跣足萬里哀動行路将母䕶柩反葬于山隂縣承

務鄉謝墅之原乙未十月庚申也後十有九年淳祐

辛亥余典册府與秘書同舍一日過余曰先墓之碣

未立非緩也有待也敢以累君言𤼵涕下昔文中子

叙銅山府君以下桞子厚誌其先君先夫人六一公

表瀧岡皆不属筆於人秘書顧謙巽而諉諸僚友乎

銘曰 仕勿速化不可以乆禄勿多取留畀爾後賢

哉胡公有徳之言不於其躬于其後昆英英秘郎進擢

未已匪天勝人廼父遺子

   大理卿丘公

丘氏之先仕齊永明中為顯族五季自湖之烏程從

泉之永春又徒安溪公諱廸嚞字惠叔少與弟秉嚞

受春秋學于鄉先生余公克濟見推髙第遂冠鄉試

登壬戍第調永福尉激賞酒庫皆未上改武康尉先

世松楸在焉公清謹至不敢與宗人往還教授潮州

蠲學𠫊雜費之歛于士者去教授融州芮提刑及言

異興𥙊酒子既以職剡薦尚未深知公後聞其莭守

喜吾得人矣改知候官縣治尚清嚴吏攪皆不使公

又邑人梁成大在臺誅賄不𫉬嗾同列誣公鐫罷

知増城縣捍㓂保境去見思秩滿入京要路或有教

公介醫僧可留中公謝不能部差通判循州以俸金

築城西堤二千餘尺沮洳患息循人名曰丘公堤帥

檄攝惠州積𡚁蘇醒知新州郡亦大治除提舉廣東

市舶兼常平舶司例卷取諸畨商者公痛革去崔丞

相喜之欲刻諸石公力辭崔公益喜甚除提舉常平茶

塩事以方嚴為人所惮罷主𬋩崇禧觀待次漳州侍

徒竹湖李公薦公廉直不畏强禦召除大理丞遷駕

部郎官進對言立治之本不離乎身心次論士風上

問何以革𧷢吏公徐曰以身帥之無不可者復罷爲

崇禧觀俄以屯田召䟽八事而尤諄諄於畏天命固

人心振紀網重節義改兵部兼國史院編修官實錄

院檢討官擢軍噐監大理少卿復罷爲沖佑𮗚起家

直秘閣廣東運判公歴琛庾两臺南人素重公清德

喜曰賢監司至矣惟吏属之寡謹者豪右之有過者

畏公風稜𬒳㫖攝帥清逺縣徒㓂以入省地拒官軍

爲常一日猝至殺縣令其鋒剽鋭四出前不楽公者

因譁言紅巾滿山海廣左皆盗區欲以撼公去之公

不爲動益明賞罸審布置慮上下羅峒𫝑合則未易

平廼厚撫上羅以絶下羅之援擒首惡俘同黨餘相

⿰糹⿱𢆶匹敗降盡縱其脅從者𥘉清逺戍卒劵食苦主将接

剋公今月就州同摧鋒諸軍支給以絶禍根遂條上

山前官軍民兵勞苦有差㨗書聞朝廷嘉歡或者又

謂徭非大㓂公所殺多平民上獨知之召對勸上修

身正心辨天理人欲界限時議者欲罷廣郡客丁錢

公曰湖廣諸屯兵餉繫焉罷之則不可郡矣上顧問

慰勞甚寵每奏稱善語及財賦公奏郡計素狹臣以

儉爲之未見其窘及徭㓂公奏平㓂皆陛下威徳臣

何力焉因言浮論謗傷狀上札付大臣曰丘某對朕

詢廣㓂其言皆有始末㓂作之𥘉或者張皇以重

其事及其平定又云多殺(⿱艹石)以浮議抑之緩急何以

使人宜以大卿處之大臣乞宣忖史舘翌日上御經

筵以告侍讀趙公以夫趙公賀曰聖天子明月萬里

之外矣除大理卿淳祐庚戍春也為省試参詳官公

晚入朝積中外之望又有主相之知少郤當列法從

而談者妄疑公必居風憲竟以此不容罷以舊職提

舉崇禧觀辛亥十月丁未以疾卒于寝年七十三積

階中奉大夫安溪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戸賜紫金魚袋

娶楊氏柯氏贈令人男二人汲古從事郎平江軍節

度推官學古登仕郎女一人後公朞年卒承直郎辟

差两淮制置司幹辦公事翁官壻也孫男二人孟崈

登仕郎仲崈該致仕恩二孤以寳祐初元二月某日

葬公於南安縣嘉禾里蔡嶺之丘山公無恙時過而樂

焉曰他日吾歸於此矣公少清羸尚書楊公炳一見

竒之有宅相之議或疑其寒楊公卒與女性剛峭寡

合不蘄人知人亦鮮能知公者持身如玉雪𦲷官居

鄉無秋毫㸃黦時有賈胡銅臭埓國徧交貴仕公獨

拒其謁苞篚亦不敢及門温陵大都㑹朱門華屋鈿

車寳馬相望公未爲廣漕前僅有弊廬在委巷出則

徒歩一童負衣笈見者不知其嘗爲郎官使者也盖

他人仕宦巧者速化貪者悖入公自一尉至九卿銖

積寸累無劵外之𫉬自初筮至監牧方面氷清蘗苦

無俸外之償雖甚惎公毁公者不過病其太剛勁爾

至於清白吏之稱則怨𬽦不能改也嗚呼功名之際

其難久矣營平破羗宣帝知之魏相主之也新息失

侯世祖抑之梁松毁之也陛下于公奎畫昭囬布之天

下方之趙馬有璽書之奨而無珠犀之疑矣然毁公

者豈止一松哉卒于天子深知之而不果用大臣

力主之而不庇不亦重可悲慨乎余⿰糹⿱𢆶匹公為琛庾者

覧公遺跡敬公雅操二十年間每以告鄭喬李范游

数丞相曰求竒才則愚不知求廉吏丘某其人也二

孤來徴銘余病且髦氣力不足以伸公之屈文字不

足以垂公之名姑撫其寔而銘之曽大公某妣某氏

大父某妣某氏父某以公故贈中散大夫妣林氏贈

令人銘曰 甚哉世論之險巇也没其善之大而撫

其瑕之微也惎其事之濟而幸其人之危也然昔也

惟敗事者蒙詆譏也今也雖成功者亦洗吹也哀哉

丘公之滯且畸也公性迕俗余文皆時嗚呼千載而

下覧之者無私愛憎則有公是非矣悲夫

   鄭徳言

莆鄭氏居後埭者皆祖侍御史伯玉德言諱偘侍御

第五子承議郎叔僑之後于隱君良為曽大父囿為

大父贈承事郎詧為父孺人許氏為母初受學于兄

慶長出語同學兒退三舍入試諸老生避一頭始以

潜甫名取閩廣漕薦後易今名貢于浙遂擢端平乙

未第歴慶元府昌國監豪右樸酒坊十五所有不酤

飲于坊者輙困苦之徳言白府毁諸坊聼民自醒使

縣郭有物力家各以高下𡻕認諸坊息錢有差無物

力而開酤者日認有差昌國行萬户酒自徳言始

也邸第為豪右奥主欲沮其議徳言毅然不變至

今行之辟沿海制置司犒賞酒庫陳公嵦趙公以夫

羅致閫幕城中貴寓能榮辱禍福人者非一族德言

臨事問理不問𫝑未嘗曲筆以徇人始若忤拂終皆

愜服改秩知古田縣未上趙公建㳂江制閫辟主管

機宜文字治法征謀悉謀而行軍府稱治除戸部架

閣數月以風聞去差通判泉州俄以太學博士召遷

國子博士兼沂靖王府教授權樞宻院編修官向用

矣㑹試𤼵䇿論師道大司成疑其侵已又以風聞去

起瑞州蒐軍寔修大政餙先賢祠繕使客館溪貫郡

市舊為浮梁稍霖潦則病渉議改造石橋或曰郡去

石逺徳言卒為之郡人名曰惠政橋在郡年餘帑有

羡財朔望詣州學書院必進諸生講説然其為政常

痛繩豪猾郡有大冶積為姦利徳言急捕治則又

以風聞去主管成都府玉局觀淳祐辛亥閏十月辛

已卒於家年五十六階止承議郎前配趙氏宗姫⿰糹⿱𢆶匹

黄氏舶使非熊女皆封孺人男子䇿未冠歌鹿鳴于

鄉初徳言葬趙氏于興教里徑嶺之原為三冗至是

子䇿母子以寳祐初元二月已未奉徳言合拊距趙

葬七年矣徳言少苦貧萬里客游𭔃食于人及稍有

俸禄則又踈重義嫁孤女䘏窮姻交道尤篤其徇友

之急而危身靡顧脱人于難而絶口不言有可書者

性踈直聞善則服有過必規知徳言者愛之亦以此多

迕未第時安晚鄭公一見噐重遂客光範及官甬東

鄭公方幅巾第門下客皆散去惟徳言過從益宻

論文聮句宫動商應鄭公每曰從我於寂寞者惟徳

言一人耳及再相皆謂徳言必有大遇合鄭公亦以文

字官擬之而内僅為博士外亦僅持一麾以終其年悲

夫余晚貳奉常語議郎汪君之林曰吾欲有言於丞

相如不揖客何汪悵然曰使徳言(⿱艹石)在必能入卧内

以告余以是知鄭公之親徳言也又知徳言之忠鄭

公也然士欲進説于相亦豈易哉自平甫子開皆不

能以頰舌挽廽其兄况賔客乎使徳言不去語及時

政得失人物否SKchar未知鄭公之楽聞否也未知徳言

之終合否也悲夫余與徳言居同村里人既號余後

村徳言又築室治圃自號村邉後徳言罷郡余去國

喜曰歸有以娯老矣孰謂徳言小余九齡而以宰上

之題累皤然之叟乎銘曰 士有抱負患相未知相

知之矣廼揠弗施社登庸而滄浪擯冨遭遇而徂徠

危匪今獨然從昔有之嗟哉徳言吾将尤誰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五十四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