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十一

卷第一百一十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一百十一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一百十二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十一        一

 題䟦

   呉帥卿雜著

   恕齋記

今閩帥廬山吳公少受教扵先大君子以恕名齋後

得紫陽夫子所書恕齋兩大字揭之楣間公自識之

乆軒蔡公平舟楊公可齊陳公為作二記一跋所以

發明孔曾言外之意高矣美矣余不復下注脚然三

公言恕之体余請言恕之用以此處朋友必恥獨為

君子以此居鄉黨必能薰晋鄙之人以此淑問必可

以長王以此敵愾必可以使人卽戎以此謀囯必可

以祈天永命恕之功用大矣惟公能終身行之方今

三邊豈不急於中州内治豈不先於外庸惜公施為

僅見於尹京兆鎮甌閩出其毫芒已足以震曜一世

而未極恕之用也世道方有賴於公等努力自爱

   恕齋詩存藁

嘲弄風月污人行止此論之行已乆近世貴理學而

賤詩間有篇詠率是語録講義之押韻者耳然康節

明道於風月花桞未嘗不賞好不害其為大儒恕齋

吳公深於理學者其詩皆関繫倫紀教化而高風逺

韻尤於佳風月好山水大放厥辭清拔駿壯先儒讀

西銘云某合下有此意思然湏子厚許大筆力公學

力足以畜之筆力足以洩之分康節之庭而昇明

道之堂非今詩人之詩也

   恕齋平心録

歐陽公傳詩易精粹然對客喜談政事尹京兆典人

藩皆談笑辨治曾子固發明理學在伊洛之先與歐

齊名為宋儒宗然集中如越州糶濟齊州保甲丁夫

帳目洪州使院行移期限雖微必載豈文章政事同

一机鍵耶恕齋吳公之學由関洛遡洙泗者談經折

理深入聖處其門生故吏彚其歴官擬筆判案曰平

心録為十四卷𥙷遺一卷凡民負抑胥舞文世吏俯

首受欺曲董狐之笔高下伯州犂之手者公一覧如

鏡見像湯沃雪是是非非両造厭服夫人情予之則

恩奪之則怨賞之則喜罰之則怒至於奪人邑而伯

氏不怨廢人終身而為李平廖立所思惟𬋩葛能之

公何以使人至此哉平其心而已矣

   恕齋讀易詩

京房SKchar君平軰以易為占書鄭司農区区訓詁不離

漢學至王弼始一掃凡陋以理求易當時美其吐金

声於中朝后人稱尋微之功必曰輔嗣先儒教人且

看輔嗣易而或者罪之如桀紂烏虖亡晉者𤣥也非

易也衍也非弼也余謂前軰邵猶是𢾗斈惟程氏𫝊

㝡醇粹自言止説得七分盖謙志云恕齋吳公每封

括以一詩授朱子荅學者之言曰此書看得破精粗

巨細皆可受用如其未然且將其間㫖意分明處反

覆玩味亦自可樂不必深求幽遠枉費心力余讀六

十四詩言下悟解者信如公與文公之言亦有管窺

未覩茅塞不通者方將嬴粮挾冊求導師之指迷焉

   恕齋講義

此卷金華殿中語也囯初命王昭素説易南渡命尹

和靖張南軒劝講惟其人不惟其官也恕齋理斈宜

侍㫋厦輔緝熈曾未展究如僕軰渉獵而非深造然

為說書者三劝講者再劝講者一晚見此編未免有

淳夫得講師三眛之羡

   徐氏二誥

徐先軰唐斈櫂第不肯仕朱梁帰死于莆其墓只書

唐徐先軰与朱文公書晉處士陶潛何異史失其傳

至六世孫昶仕於本朝家藏二告一雍熈告自前晉

州汾西縣主簿三考授曹州司理判官其告猶用唐

制首云徐某年三十九戊申身材中形面貌黄白色

少有髭次云興化府莆田縣崇業鄉身為户曾祖夤

先軰乃唐朝名士見遺於史而獨見於裔孫告身如

此端拱告賛書云郡司理古小國之秋官也比來佐

僚皆用郡吏朕重惜人命乃選士流以爾曹州司理

判官徐昶佐彼獄官綽有能聲言事者逹予聞聴召

赴闕廷加其俸薄而能廉位卑而不屈陞為佐邑用

勸下僚慎爾𥘉終无沗恩寵可授楚州宝應縣主簿

除卑官而有訓詞歴郡SKchar而授邑佐由文林而陞登

仕殊不可曉此綸言出於知制誥王元之筆此公非

輕許可者其人之亷而不屈可謂無忝爾祖矣前告

楊公徽之蘇公易簡皆繫衘後告太保兼侍中普右

僕射昉中書侍郎兼户部尚書平章事䝉正以寔録

攷之𡻕月軄位悉合於此時雖抱関擊柝亦可楽豈

必𩔰融哉

   又

余友貢士徐君端衡請余跋其八世祖諱昶雍熈端

拱二誥余既着語扵雍熈誥之後矣因問貢士家譜

君曰本徐彦伯之後彦伯見唐史与蘇味道李嶠崔

融同時以文章擅名彦伯生務天寶避乱入閩居泉

州莆田縣崇仁里徐村務生在䝉始居延夀又五𫝊

至先軰是為延夀之徐先輩晚年有歸來延壽溪頭

坐終日无人問一声之句今釣磯草堂基猶存至曾

孫以俸薄能亷官卑不屈為詞臣王黄州所称盖徐

氏字彥伯後種詩書遺子孫綿綿不绝貢士於先軰

為十一世祖於曹州郡SKchar為八世祖詞章似先軰操

履似郡SKchar其淵源所漸逺矣復書此扵端拱告之後

   右軍畵讃

画讃黄庭經楽毅論小楷之本祖也洛神賦咄咄逼

乃翁率更千文禇河南黄庭稍拘挾矣

   右軍禊帖

此梅花蘭亭三叚石本與余家所蔵本無小異

   率更千文

余見率更千文多矣此本毫髪無遺恨今無工小楷

者惜不令趙虚齊湯東澗見之

   蘭亭辨考

右蘭亭攷甚詳寔然非仲京老子親札其子雲庄名

審誨所書雲庄好古博雅君子也

   趙志仁百韻柞木詩

志仁工部賦柞木詩始五十五韻明日増之七十韻

又明曰増之百韻以示友人肅翁中書君有七言唐

律賛美之又以示余余一生縳律嘔心断髭時有一

首兩首似恁大篇開拓不去又讀書不多志仁詩引

用古今柞事或余所未識但以柞比檪樗似未然南

華言檪樗以不材无用逃矣代漢有五柞宮則非不

材無用之木矣詩家多以一字命題半山詠龜七言

長篇用尽龜事詠虱詠棋亦然志仁此篇甚古然古

人詩一言半句児童婦女小夫賤𨽻皆記念上口叔

世詩或累百韻或数十韻而精愽者不能通聦惠者

不能記况若余之耄及智昬誦志仁之作如貧兒見

大富長者伸手丐乞之不暇安敢与之角力哉

中書君且放志仁獨歩

   坡公題背面美人行

卷首所画背面美人与余家舊藏本無毫髮異卷此

後坡詩墨濃筆縱暮年書也畫佳非周昉不能作疑

此本爲真余舊藏者爲臨本

   林和靖遺墨

與猶子云汝数年來應舉不曽有一句好言語在人

口若據如此荒唐何以望它科第愁人人人十𭅺下

筆便道得些言語極蔑視汝汝見此後切須寄取新

做㡳事業來千萬千萬和靖一生抗志物表然程督

猶子應舉業如此之嚴後二皆登第有聲家訓也

   徐搃𬋩雨山堂詩

右雨山堂十六詠搃戎信安徐侯伯東之所作也十

六詠曰雨山堂凡六十四首曰午峰曰裛香曰細香

曰洞庭曉霜曰𥂟隠曰德逸曰適安曰皆春曰芙蓉

墅曰清𠔃曰東疇曰存菊曰秀逺各十六首或為卉

木或為泉石而非作一景也或五七言或大篇或短

章不一体也余昨為侯賦唐律附衆作列堂上時猶

未見此編也𡻕行未周而侯自作此堂時增至百六

十首他人嘔心撚髭鉤章棘句營度甚苦而侯得手

應心易易如此時方多事三边用武惜不移此手磨

盾墨颯颯草軍書乃作窮書生冷淡生活無乃侵余

之疆乎昔張歩兵云黄花如散金五字耳而太白以

為風流五百年孟浩然云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踈

一聨耳而王維携入禁中以高妙𫝊不以多𫝊也余

乂將𮗚侯之老筆焉

   滿領衛詩

唐元和大歴間詩人多是韓門弟子如湜籍如翺老

舊皆直乎其名雖称盧仝玉川先生然語意多諧謔

惟於孟郊特加敬比之長松巨鍾自比青蒿寸建又

曰低頭拜東野其沒也謚之曰貞曜先生史稱退之

木疆非茍下人者余嘗論唐詩人自李杜外萬竅互鳴

千人一律忽有月蝕䓁作退之自是驚異非謔之也

如東野諸詩自出機杼無一字犯唐人格律如鶡弁

短衣中見古人衣冠如盆盎中見罍洗退之豈陽

尊而謬歌之哉夫詩在天地間有貴窮公相學為宗

師而無一字近傍者有山人幽子而能道驚人句者

心泉蒲君示余詩百三十古賦三前此二十年君家

有陶猗之名余未之識也後君家貲益落誅茅泉上

余始詩爲賦又十年乃見君詩今江湖諸人競爲四

灵體君卷中時有三数句似四灵古体如九日蛩菊

送杜生歸田閨意投所知師岩見大閲蚊歎諸篇皆

𠖇捜苦思変現光恠脱换騷雅使退之見之必引而

進之盧孟之間矣古賦在詩之下昔人善擬古者倣

其意不倣其辭桞子厚有騷十首或散語或三字或

四字不盡拘𠔃字爲長句也三賦皆用楚詞体按摸

出繫𠇍

   林和靖帖

和靖天聖明道間詩人然得闕下方袍及舘中三二

君子唱和数章約江夏茂才来㸔方𫀆失其名舘中

君子當是李建中軰人其倡和敢𭔃和靖和靖至約

客共觀可見前軰无争名之意茂才必亦當時社中

人也坡公評和靖書謂其少肉此帖穠艶非少肉者

   鍾肇史論

本朝如晏叔厚賀方回桞𦒿卿周羙成輩小詞膾炙

人口他論著世罕見豈為詞所掩歟抑材有所局歟

惟秦晁二公詞既流䴡他文亦皆精確可𫝊余

始見延平鍾君楽章而異之及見其史論一斑作而

曰此非曲子中縛得住者惜余已老而君方少不得

究其論而别

   母惰趙資政奏槀

右母惰資政趙公淳祐丙午十月五日十二月九日

奏論山相二槀于時朝野𫝊其覆出從官言路館學

聨章合疏五庠諸生投匭伏闕者以千百計咸請削奪

䟽皆留中余適與母惰公同両省公一日問余旦夕

夕有大除目子何以待之余曰必駁論若綿力不能

挽回則有給舍聨街封駁故事公與茂寔継之可也

至𥘉九夜御筆嵩之昨預乞致仕今服闋可令守本

官職致仕衆SKchar復用聞其休致皆喜惟余當草其致

仕致未免𭻍黄駁論其無父之罪四無君之罪七請

其罪名著之訓詞不報又加大覌文殿斈士上使㳺

丞相謝待郎迭宣諭趣書黄行詞報余埶前論凡三

奏皆不報母惰公憐余獨立雷霆之下約余茂寔之名

黄上意感悟卒奪其大覌文之命㳺丞相方嘉其論

事回天之功章琰殿院乃論其貪荣去親賣直欺君

之罪𥘉余論駁𭻍中嘗自劾臣有老母不帰飬事聖

君不力諌未能自責安能責人言者急欲逐余遂因

其自劾之罪以罷之去之日母惰餞飲湖山别去簡余

曰適見貝錦之言二字見还四方之所欲也自古快

讐之速未有如此者余旣為計院使君出母惰遺

墨使君亦為余出母惰諌草上距淳祐丙午二十有

二年矣始知山相休致之議寔公發端臈月九日御

筆純用公是日經筵諌草中語烏虖景定聖人於母

惰公君臣遇合之盛雖虬鬚帝於魏文真不若也余

手録二藁寶藏又題其後以俟南董氏之筆

   母惰趙公辭執政恩数簡

理宗皇帝臨御乆閲士夛群臣或見面得之眉睫或

隔膜如其肺肝有前敬而後怠者有始密而終疎者

余事軒陛耳目所覩記士大夫終身為上礼貌親信

𭔃之以心腹待之以賔師惟母惰公一身而已雖去

而國有大政猶以小槧咨訪公何以得此於帝哉余

告老歸田公兄子計院出牧於莆始見公與使君木

史蝇頭細字約三十餘行可五六百字乃晚年出處

大節目矍然起敬曰公召入陪祠甫税冕即行留之

不可時相矩堂董公為上言欲加公執政恩数公掩

耳曰以吏部尚書則辭以報政恩例則受吾事上十

年聒聒頂門一鍼每言治亂原於君心公私之判南

陽攀附者當盡换右階官寺精黠者當遣出外任今

南陽則兩人儼然為從官官寺則兩人儼然逐臺諫

如此而呼之則至上必待以無亷耻之人矣何面目

見上乎今若必不出必不受朝廷分毫官聀上冷地

思量或自感悟即是爲君相扶持國事使君以此槧

示樞SKchar葉仲圭以白矩堂遂寢前說公辭受如此世

所未知昔温公以攻新法忤㫖然以不拜副樞一節

使人主有若他人雖推之不去之語公辭執政與温

公事相望穆敬陵公猶𥙿陵之敬涑水也豈苟然哉

余前所謂前敬後怠始密終䟽者未必人主之眷不

可恃母亦有自取䡖之道歟余謂使君當礲片石刋

此墨妙以備史舘采擇

   母惰趙公與兄子書

此一卷八幅母惰公所與兄子計院使君書時使君

習詞科公謂作文已是謬用其心况於務博争新𨩐

詞鐫語殆是敗德之具不(⿱艹石)以義理之書澆灌𦙄次

又云且理㑹古人言行如輕名利薄軒冕等事則不

以揺其踏寔地之脚論諸暨諸事云所言固疾惡之

意但聖門𨚫有疾之已甚一條况宗族間有䟽宻事

体有幾様若一絶之則此後不復可誘其向善矣父

兄典訓之言也别幅云劣叔身入都曹恐无益於國

復無益於身又云時事日有変態益覺孤立之難大

丈夫富貴不能滛者之言也諸帖皆行草妙絶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凝式朱文公筆意方鼎貴而𭔃錢⿰氵𭝠書厨卷卷於戚

家塢書籍籠無一念忘簡編此其所以為母惰歟頃

余未識使君友人湯伯紀見余所作母惰公哀詩有

中壘老猶上封事三閭去尚作離騷之句謂歟伯紀

誄文暗合因言母惰已矣其猶子嶷嶷有立趣造不

凡使君朝辭二䟽治郡大指亷直有李父風

   湯埜孫長短句人四六

孫花翁死世無填詞手後有黄孝邁近又有湯埜孫

惜花翁不及見此事在人賞好坡谷亟称少㳺而伊

川以爲䙝瀆萃老以爲放潑半山惜耆卿謬用其心

而范蜀公晚喜柳詞客至輙歌之余謂坡谷憐才者

也半山伊川萃老衛道者也蜀公感熈寕 元豊多

事思至和嘉祐太平者也今諸公貴人憐才者少衛

道者多二君詞雖工如世不好何然二君皆約而在

下世故憂患不入其心姑以流連光景歌詠太平爲

樂安知他日无蜀公軰人擊節賞音乎

余既賞湯君小詞君贄余四六一卷亦絶出軰流其

擬作松竹梅三友除授制雖戯用前人驢如九錫𩔖

例然意新而語綺世常謂藝之至者不兩能由君𮗚

之豈有不兩能之理哉然四六千変萬態有用故事

而工者辭拜相云宜選於衆㪯格于皇天之材使暨

乃僚纂廸我高后之事收復燕山加恩時宰云昆夷

惟其隊矣周公方且膺之事也又不用故事而工者

宰相求去云責任非輕此豈久居之地從容求去幸

當未厭之時舊相謝降秩云國皆曰殺雖无可恕之

情耄不加刑姑用惟輕之典是也有用全句而工者

謝越州减放降秩云致効秦人坐視越人之瘠欲安

劉氏理知晁氏之危是也有不用全句而工者謝

不𠉀回𨹓發𢊬賬濟略云惟比年之通患視荒政為

具文昔嘗竊嘆於閭閻今忍自欺於天日未聫云使

殺身有益尚堅一節以報君况為善無傷敢替𥘉心

之及物是也余謂四六家駕清談者輕虚惟故事者

重濁謏辭傷直道全句累正氣寕新母陳寕雅母俗

寕壯浪毋卑弱君勿忘老夫此語後有新作毋惜商

   張文學詩卷

建安張君仲節示余玉澗藁一卷律体流麗者有元

白材情閨思云蝴蝶似知春梦熟穿巷飛度画屏東

宫怨云夜夜月明金苑裏如何照不到長門之𩔖是

也古意竒崛者有盧工樊宗師風骨征婦怨云凱歌

四面動地来斬得名王歸献闕一朝驃騂先論功封

侯佩印劔授齋龯不知去年征𢧐時妾家良人在還

没諸篇是也他人之作率是辭多意少惟君篇什簡

質𣷉蓄不現光恠徐玩味之 悠然深長寕不足於

辭而有餘扵意意本也辭末也然聖門之論曰辭逹

而已矣又曰質勝文則野辭亦豈可少哉君力學而

苦思勇猛而精進試参取張藉王建之調鬯以發越

盧仝樊宗師之奇崛則高无對矣

   桐鄉父軒所作富文行状誌銘

余少於銅鄉艾軒二公之文单辭隻字皆記念上口

二公蓋光堯重華兩朝詞臣其文貴重于世不以一

字假人然艾軒狀富文翁累千二百六十言桐鄊銘

亦九百言艾軒受學於富文翁狀公行時方三十餘

猶未脱白自稱門人敬之如此桐鄉軰行在前理辭

亦詳而偹富文翁之賢可知矣竹溪林君肅翁守莆

訪求艾軒遺文鋟梓余與有勞而行狀乃漏落未入

集至公之曾孫君節始得其本竊意尚有六丁下取

未盡者可以物色也富文翁生不䝉稽古力僅止一

麾君節遂𡚒孤童擢甲科入為瀛洲學士兼掌南宫

牋奏不在身必在子孫豈不信然雖以論事去國其

大節母忝爾祖矣余既銘公之孫録参之藏君節示

余此軸墨妙筆精敬書其後而歸之

   方名父松竹梅三友除授四六後語

安晚鄭丞相兩宰天下名位之重机務之繁雖操化

權而未嘗一日釋筆硯嘗為文房四友除授制詔客

録本示余戯擬数篇依本葫蘆爾公見之擊節後效

顰而作者益衆意益新語益工又有於四友之外别

以𡻕寒三友命題者余謂唐虞命官或一字或数語

而已叔季王言太繁而封拜大臣告廷之辭尤繁往

往溢美且純用儷語欠者古意等而上之又有一種

难題漢魏以來篡奪者必先加俻物典册以示改物

之漸志莭之士聞而洗耳其踴躍操觚者皆出於文

章鉅公臺閣貴人之手楊雄美新阮藉勸進表袁宏

宏九錫詔樊系册文古今一律可勝歎哉善乎謝公

之言曰卿固天才安可以此示人前人或以馿加九

錫制非惟誅竊弓之盗亦以愧秉筆之人也姑舍是

勿談方君名父示余松竹梅三友除授四六一卷年

年而筆老意高而語綺此等文字易流於諧俗納謟

然三友者皆凍餓自守杭箕頴之志稱其美無媚悦

之謗与之厚無附麗之嫌然才藻如此不用之於朝

廷之黄麻紫誥而發之於山林之素封遇合有時君

其席珍以待卷中有代三友辭免謝表夫辭免謂未

拜命而辭謝表謂已拜命而謝當析爲二今合爲一

誤矣君宜改作併爲族父廣文刋誤君舊名名父持

叟卑子鄉荐今古㝱華丁卯再荐猶以舊字行

   顧貢士文英詩𫝊演說桞氏國語辨非后叙

顧貢士文英示余詩傳演說柳氏囯語辨非各二十卷

余乆欲䟽愚管以還贄忽忽未果爲君貽書督過時

余已䘮明取君書令子弟展誦巍坐聴之詩傳大略

如鄭夾際朱文公黜小序専以經文求作者之意近

世趙南塘談經多與先儒異同惟詩不能廢鄭氏朱

氏之説嘗謂余曰莆前軰惟鄭漁仲善讀書兄可継

之余昏惰舊讀不記一字𮗚君所作演説妙年美質

所見廼与朱鄭二先生暗合後生可畏豈不信然國

語辨非之書是丘明而非子厚亦与世之隨聲結響

者絶異世謂國語廼朱脩左𫝊非也子厚於左𫝊無

疑而獨不取國語亦非也司馬迁云左丘失明厥有

國語以國語為失明後所作則𫝊成於國語之先矣

子厚非其誣又非其耄君持論欲與子厚爭雄所謂

豪傑之士矣顧氏自國子博士乾淳間以律賦擅名

天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至今𫝊誦余先人與博士昆仲辛丑同年

余與君大父行君任君謀君房君審君立及君尊公

雲卿  皆厚善異哉萃於一門盛矣哉

 往年趙庸齋有盛名高自標致士及門者尊崇之

 過於顏孟皆曰仲尼復出昔叔孫通為漢定朝儀

 薦進諸生不過皆拜官賜金爾而諸生至稱其師

 為聖門其來久矣豈特庸齋門人哉今庸齋墓木

 已拱向之尊師者稍懈散余謂孟喜之改師法不

 如侯芭之守太𤣥房魏之貴㫫不如董常程仇之

 隠約顧君嘗學於庸齋者書以勵君亦以勵庸齋

 之門人

   方俊甫小槀元英

自詩境父子仙去里中無與言詩者及文甫俊甫出

姑接爲詩文甫詩予前十年既評之矣俊甫示予小

槀二十首皆尖新組麗(⿱艹石)百鍜而後出治世稱能𫝊

家學者爲書種惟詩亦然之文甫於詩境公爲叔祖

俊甫於武成爲父子視俊甫爲通家子和其投贈二

詩美之也因以箴之三百五篇有出於小夫賤𨽻寺

人媵妾放臣逐子之作而聖筆不能刪高弟子夏名

儒衛宏不能序韓嬰不能𫝊左史倚相不能知毛鄭

不能箋束晳不能𥙷王通不能續其故何也余𮗚古

詩以六義為主而不肯於片言隻字求工季世反是

雖退之高才不過欲去陳言以誇未俗後人因之雖

守詩家之句律嚴然去風人之情性逺矣君詩之病

在於錬字而不鍊意予竊以為未然若意義高古雖

用俗字亦雅陳字亦新閑字亦警君歸而求之高無

對矣

   徐貢士百梅詩註用虎

鄉友徐貢士用虎和余百梅詩又篇篇下注脚發薬

余甚多嘗問余其間三首如環子䴡華皆已矣謫仙

狎客両堪悲懸知千載难湔洗留下沉香結綺詩又

唐朝才子揔能詩張祐輕狂李益痴管甚三姨偷玉

笛誑他小玉冩烏絲又浮休嗟桞斫爲薪子美憐梅

傍𢧐塵只願玉関熢燧息老身長作看花人疑与梅

不相関非通論也太白江揔皆未免爲二妃所累抑

二妃所以重梅也三姨貴妃之姊小玉諸王之女玉

笛烏絲事甚秘因張李両生而播傳抑両生所以掩

二女子之謗然二女子非列女𫝊中人矣亦所以重

梅也輕薄子豈能點汚梅哉又疑子羙憐梅傍𢧐塵

之句時禄山䧟兩京遂有桞條弄色不忍見梅花滿

枝空断腸之感徐必因杜五言有遥憐故园菊因傍

𢧐塲開遂有此疑菊傍𢧐塲梅柳豈能免𫆀余意如

   趙靜齋詩藁後叙

余誌静齋趙公之墓述公勲勞尤詳而寔後十年始

見公義㽵規約又一年始見公奏議皆叙之以𥙷墓

誌之闕然猶未及見公賦詠咸淳戊辰公子与䆅自

田里奉公遺藁一卷古律詩百一十五首長短句十

四首距余墓誌時十又六年余年已八十二𦒿且盲

命子姪朗誦而諦聴之内二十章為宗族尊㓜而作

於倫紀最𨺚三十章記官游車轍馬跡所至於淮東

西湖南北三边亭陣堡戍風寒險要如指諸掌凡為

朝家帥閫畫兵籌軍冊歴歴在目他如投贈餞送和

韻之属片言隻字皆有義味公嘗謀故抑齋陳公韚

故尚書開府杜公果大幕府而從杜公最久與之相

為始終杜公奏凱荐公自代其述懐感遇諸篇雖郭

隗之於燕召齊客之於田横無以過也公不為奇崛

險 語皆人所共知者但人不能道耳竊嘗評公所

作其含情切理者借曰思慮所及其語在目前意存

事外者巧力不能至也余又述之以𥙷遺槀之闕與

䆅於公緒業必竭力負荷於公手澤无一字失墜可

謂能子矣

   建徳縣賑糶本末

余旣告老歸田咸淳丙寅江淅春澇夏旱其時郡縣

飢民至嚙草木以食而衝嚴尤甚舊仰糴京粟至是

輦下禁港官吏摶手無䇿廟謨宻運與神為謀渭粟

三百萬斛夕入京師大農所轄豊儲諸倉有廩㑹處

官吏預偹槩量以待未丙夜而三百萬斛皆窖藏充

滿若SKchar輸天雨衆大之區何啻百千萬户𥘉不見舟

車所由之途亦不知紅腐之物取之何所既而始云

皆公田所銖積寸絫而來者時中外方多竊議公田

有利与害言人人殊一旦𡻕𮎰民饑朝家得此以活

六軍兆民之命又霑丐及於数郡菜色雷腹之民於

是前之議公田者始服庙堂之深思長慮時建徳令

趙君以才選宰赤縣於荒政先謂條日勸諸都上户

各出粟三十碩以糶都内鰥寡孤獨之人又曰此事

 以身帥某願出已財就使府賑糶米内回糴湊爲

百碩乞送所属交錢給米遂輦芝楮一千一百緡内

五百緡係已財六百緡係庫吏借過知縣俸米錢府

從 仍從府倉添糴百石併撥一年義倉米三百二

十餘石下縣庻幾爲惠稍廣府縣勤䘏如此宰又申

郡願倡率邑中十数家偹財就公朝回糴五千斛府

以其說備申凖省劄奉鈞判劄付建徳府行下本縣

每碩作芝楮一十二貫内撥二貫充船脚外净納一

十貫文数起觧封樁庫限一月了足宰遣官吏賫一

價錢二萬五千貫先赴封樁庫交納餘錢候糶畢足

余謂今之長官多剥下以奉上趙君能毁家以紓一

邑餓殍之民仁人也今之牧守多以父搉子楊候能

視属邑如子舍古循吏也至於絶席百僚之上俯視

生灵辛苦若不相接而一令之微乞米五千石呌閽

直逹應之如嚮此古大臣耻一夫不𫉬如已推而内

溝之心也嗚呼盛哉趙令故閩帥静齋之子孝而亷

乃翁以俸餘置田六百斛以贍族君増至千斛及領

民社又能輕貲救荒如此謹識本末于左君名與䆅

以邑㝡就擢通守建徳府從民望也

   章南舉千槀

僕𭧽官建上多識其士友去之数十年猶記憶如新

相知今屈指故交存者十無一二予昔所賦詠老不

復記惟溪上故人往往猶能舉似晚得謝生旿照隣

愛其詩有唐風照隣又以書称其友章君南舉才名

贈余五言又小槀三十七篇盖余齒髪盛壯時望而

畏者今耄矣精華竭矣何以拜君之惠而還君之贄

乎昔余以所作示南塘此老雖甚擊節其意常闕然

未滿其言曰兄讀書非不多然吞餌上鈎皆黄口小

鮮而鯤鯨大物皆未受令及晚為侍從見余賦詠始

自悔前評之誤有分庭抗礼之語君才十倍於余吾

見其進未見其止也他日有續編當𠕂商確

   丘撫幹遺槀升

自昔振古豪傑立大功名人声應氣求有若符契

合不膠⿰氵𭝠而固者故龍舉丞相二趙公有衛社大功

賔客從者如雲丘君升字成叔獨搦寸管居二公記

室之任横槊之賦所磨盾之所草無論座上客雖帳

下𫤘讀之莫不嘆二公何以能致此士又莫不竒此

士何以見知於二公其遺文存者僅有古律詩二十

篇書檄雜文一卷子不及識君讀行溪狀竒其人嘗

為五言以誄之時應甲方縂角未幾擢高第英邁有

父風而安溪明府太淵又槖君之文請予評之卷中

訓雞之篇雞事該括略盡竒正无窮而語意不犯重

姿態横生而文義相貫属書檄諸作使之生建安黄

𥘉之間豈不与王粲鮑昭陳琳阮瑀諸子相頡頏哉

君没時𦆵四十九属纊遺趙公牋猶勉以忠義無眤

眤児女語予讀而悲傷之且惜其見知於二公之𥘉

節也使及見丞相之晚節功愈高位愈尊權愈重建

大宣威府都督府慔下士有爲將相者而君竟終於

選調君生雖悒悒不得志然身後一叚冷淡生活得

吾輩表而出之未爲不遇也予嘗窺應甲一班青出於

藍者昔枚乗一生僅爲梁園賔客子臯始以賦頌𬒳

遇天子貴震一時(⿱艹石)天假予年聞漢廷之上有与東

馬嚴徐共奮飛者非應甲其誰

   莊侍郎行實

近世公卿家𫝊行狀非出於子弟則出於門生故吏

辭多浮誇雖河南邵⿰氵専稱康節伯温李端叔狀范忠

宣猶有此謗莊公行實乃其高第歐陽偉之筆余同

舎生也其人樸茂不妄語故其文詞雖欠發掦蹈厲

然皆平實確訒余在史舘覧公寔録本𫝊往往得之

行寔余誌公墓亦多采焉

   魏鶴山南平江使君墓碑

南平始𨽾渝州元豐始創郡𫝊記所載賢牧前惟劉

孝標後惟江君叔文賢令惟陳少遊而江君行始見

於西山之序鶴山之誌仕者多華人譽士地稍荒逺

則以卉裳鴃舌鄙夷其人建邛二先生録江君之賢

以發薬今士者之病其論高矣美矣豈容復措一辭

余觀自昔賢守宰有父子守吉陽而澹庵胡公名其

堂曰盛徳有以名臣宰巴東夷陵兩邑之民至今丞

嘗之者豈必鄷都大邑哉否則為壯哉縣方綰銅墨

而其民有推不去之嘲以尚書尹京甫解印綬而都

人有䄂瓦䃯以送之者江君先大君子牧相郡有声

莆通守関决有父風予与南平甲申同班於通守

𡻕晚受𠪨通守命予曰子厚余先君而學於二先生

者乃𭣄涕濡筆書於螭首龜趺之後而歸之

   山甫家書

間為余言多掩惡而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善矯薄而歸厚親友皆勉其

好學而進徳使其官稍可行志力稍可及物豈非佳

子弟乎吾此言非譽児者將以激奮勵之爾

   李翰林集

元和十二年宣池勸察使范𫝊正作太白新墓碑

云公一子名伯禽以正元八年卒生無官𫝊正訪其

後欲申慰荐凡三四年乃𫉬公孫女二人搜於篋中

得伯禽手䟽十数行𥿄壊字缺不能詳備向非𫝊正

新碑則併伯禽與草木俱腐二女一嫁陳雲一嫁陳

𭄿𫝊正於謫仙之後卷卷如此余詳古人名子莫不

有義如明月奴頗𥠖之𩔗只是小字太白非不能名

子者當更攷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十一